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2 处罚

12.处罚

几位重量级的教师走到战区附近,来回打量喘息着狼狈不堪的赫敏和血迹斑斑的德拉科,小男孩发出大声的□□,小女孩就比他硬气多了,额头破了皮,左手掌同样有深深的齿印还在渗血却就是不出声,甚至还把左手放到背后藏起来。

几位教授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皱眉,还是第一次在分院时发生如此恶劣的打架事件。

邓布利多眉角抽搐,心里暗叹,他是不是做得过火了?他仅仅觉得分院帽难得抽风一次,把一个麻瓜家庭的孩子分进斯莱特林会很有趣,保持了沉默,没想到分院还没结束就发生这样的恶劣事件,最令人啧啧称奇的是,刚才这小女孩用魔力吹动花瓶打中马尔福额头的那招可是没用魔杖,绝不是什么魔力暴走。

抚摸着胡须,邓布利多看着赫敏的眼神中带了一丝赞赏。

只是有一点邓布利多想不通,她明明有格兰芬多的勇气,分院帽为何会把她分入斯莱特林?

“格兰杰小姐,你使用野蛮的暴力殴打同学,影响分院进程,情节恶劣,原本应该被开除,鉴于你是初犯,斯莱特林扣十分,我还要关你一个星期的禁闭,从明天开始执行,现在你必须向马尔福同学道歉。”本来面色就枯黄的斯内普教授脸色和语气同样阴沉地说出他的处罚。

原本他说到前面的处罚时,赫敏一脸满不在乎,但是说要她道歉时,她转而用一双仿佛在烈火中淬炼过的漂亮宝石般闪亮的眼睛,目光灼灼地迎视斯内普教授。

“我、不、接、受!”赫敏一点不怕这个散发着阴沉气息的教授,她的回答更是引来那些霍格沃茨老生们此起彼伏的抽气声,她居然敢跟斯内普教授顶嘴,偶像啊……

“难道没人教过你做错事要道歉?你的教养呢?”斯内普有些尖刻地说道。

“道歉也要看对象,我没有错,为什么要道歉?”赫敏冷静下来,板起脸冷冷地说,“我的父母教我要尊重别人才能得到别人的尊重,可是从被分入斯莱特林之后我没有得到一丝尊重,教授,您口口声声说我打人,可是你知道我为何打人?你都不询问就直接判我的罪,您要处罚我是您的权利,但是道歉,我不接受,因为我没有错!”

赫敏说话条理分明口齿伶俐,有几位教师暗暗地点了点头,例如邓布利多,例如麦格,例如弗立维。

斯内普压下心中的怒气,转而问:“你为什么打人?”

“他骂我泥巴种,我已经警告过他,他不停地骂了好几遍。”赫敏说的时候,韦斯莱家的双胞胎在一旁点头附和,替她作证,斯内普的脸色更加难看。

“他可以骂我,但是不能骂我父母,不是我挑起事端,他侮辱我父母就表示已经做好为此付出代价的心理准备,等价交换很公平,我为什么要向他道歉?我要道歉的是其他人,其他被我们的事情影响的同学们,对不起,我不该在开学的聚餐上情绪失控,影响你们的心情和食欲,我应该找没人的地方报仇。”赫敏身上的魔咒已经解除,她挣脱那两个架着她的斯莱特林高年级生,向其他人道歉。

但是她朗朗的道歉最后一句怎么听怎么别扭,其他学院的同学听了忍不住大笑,被斯内普教授的冷冻光线一扫,大家的笑声顿时降了下去。

“马尔福,你怎么说?”斯内普问被打得凄惨的德拉科,眼神闪过一丝阴郁。

德拉科的嘴巴显然受伤了,说话都不怎么利索:“她……她已经骂回来了。”德拉科很委屈,那丫的骂人一溜儿,比他骂得多,很多都听不懂,只知道不是什么好话。

“她都骂了你什么?”为了公平起见,斯内普教授问道。

德拉科说话很困难,刚才赫敏的一撞似乎把他的舌头撞伤了,门牙一直发出刺痛感,跟他关系好的几个新生,争先恐后地重复他们记得的赫敏骂人的话,其中很多词汇小孩子们不懂,连教授们也不清楚是什么,不过其中有些骂人的话真是高段,没一个脏字,合在一起却又非常狠辣,邓布利多听得不由露出一丝会心的笑容。

“西弗勒斯,看来马尔福是有错在先,就这样处罚格兰杰不公平。”邓布利多说道,“而且,马尔福骂人的话很伤人,你在她这个年纪听了也会忍不住吧?”

“那么,校长先生觉得应该怎么处罚?”斯内普用嘲讽的口吻问道。

“你才是斯莱特林的院长。”邓布利多圆滑地说道,斯内普气得牙痒痒,邓布利多这样说就是指出这两个闹事分子都归他管,怎么处罚也该由他来说,只是如果只处罚赫敏一个人就有失公允,群众的眼睛是雪亮滴。

斯内普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凌迟德拉科?马尔福,你说你一个纯血贵族的后代,打架就打架不光没赢还输了理。

“德拉科?马尔福辱骂同学在先,引起骚乱,斯莱特林扣十分,关禁闭一星期,从明天开始!”开学典礼都没完,斯莱特林学院就负二十分,有史以来最大的耻辱,斯内普教授无处发泄怒火只得重重地哼了声,“你们,先送他们去医疗室找庞弗雷夫人,还不快去。”教授心情很不好,气势比以前更甚,被他的目光扫到的斯莱特林高年级生连忙搀扶还想说什么的德拉科跑路,生怕慢一点,斯内普教授也罚他们禁闭。

赫敏跟在他们后面去了医疗室,庞弗雷夫人对这两个还没真正开学就闹得进医疗室的小家伙,好好训斥了一通,不过善良的庞弗雷夫人依然手脚麻利地帮他们好好治疗了下,赫敏的额头和手上的伤上药包扎一下就能返回礼堂吃晚饭,德拉科就没那么幸运了,庞弗雷夫人帮他检查的时候,他的门牙掉了,小男孩吓坏了,用漏风的声音颤巍巍地问:“还……还能唱(长)出来吗?”

“当然可以,亲爱的。”庞弗雷夫人调配了一碗刺鼻的药水让他喝下去,“睡一晚,明天就能长出来。”

德拉科松了口气,嫌恶地捏着鼻子把那碗药喝完,赫敏走的时候嘿嘿笑,那示威的味道让德拉科恨得牙痒痒,不,是牙疼得难受。

邓布利多等闹事者离开后挥舞他的魔杖,将凌乱的环境重新恢复到原状。

“好了,同学们,各就各位,我们继续,将分院完成。”邓布利多校长拍拍手,用愉悦的声音说道,礼堂里的人们慢慢地回到各自的位置。

中断的分院继续进行,还剩下的几个学生在分院帽匆匆说了各自的学院后,草草结束,邓布利多校长起立没有说废话,直接宣布开席,每张桌子空空的餐盘中顿时冒出各种各样美味的食物,学生们早就已经饥肠辘辘,刚才的打架风波成了他们的佐餐菜。

斯莱特林的桌子上气氛奇诡,众人保持食不言的好习惯,埋头苦吃。

格兰芬多、赫奇帕奇、拉文克劳的学生们胃口很好地边吃边谈论刚才的打架,不少人都说赫敏打得好,一夕之间,赫敏的名气居然超越了那个魔法界赫赫有名,大难不死的男孩,连哈利和罗恩都在一起说起他们和赫敏曾经在火车上遇到还坐的一艘船,看上去她很有礼貌而且也很好相处,那个马尔福真不是个东西,欺负女孩子,还用那么难听的话辱骂女孩子。

开学当天晚上就孤零零地躺在医务室病**的德拉科?马尔福那个冤啊,他就骂了一个词,赫敏回了一大堆,还被她打得门牙掉了,晚饭只能吃流质,喝了难喝的药水等长牙,这也就算了,他还因此被扣分被罚关禁闭,他才是受害者啊喂!

德拉科还不知道自己成了众人茶余饭后的笑料,和女孩子打架打到住院,这件事不知要过多久才会被人淡忘,可能一辈子都不会被人忘记。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