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8 斯内普教授

18.斯内普教授

斯内普教授的禁闭是从课程结束之后就开始的,赫敏前世从小到大没有迟到的记录,又担心没机会吃晚饭,就先赶去餐厅拿一点路上再吃一点,这样就算留得时间再晚都不怕饿肚子。

昨天开学典礼上她那样发飙和人揪打成团,估计各位教授对她没几人会有好感。

手里拿着面包圈,边啃边想。

从灯火辉煌的大厅,转了个弯,进入一条昏暗的走廊,感觉就是在向着地下前进,走廊的两边每隔一步远就有一副肖像,高高低低,大大小小,画中的人物在赫敏经过的时候由上而下地俯看,各种各样的目光落在她身上,还会听到画像们互相交谈。

一个人经过,再加上昏暗的光线,简直就是鬼屋的不二之选。

斯内普教授跟他所教的学院代表形象有相同的习性,喜欢昏暗的地下室,不知道是不是这样会很衬他的形象,让他显得更加恐怖一些?难怪脸色那么难看,不知道人要多晒晒太阳,身体才会健康吗?

赫敏腹诽,她明明不喜欢黑暗和潮湿,为毛把她分进斯莱特林?全怪那顶破帽子,又破又脏,小心眼,说它两句就给她穿小鞋,等着瞧,总有一天她要让那顶破帽子好看……

今天还没有上过斯内普教授的魔药课,因此赫敏并不清楚斯内普教授的办公室位置,询问了墙上的肖像,肖像们非常乐意帮忙地为她指点迷津,没花多少时间,她就来到了目的地。

面对那扇紧闭的门,赫敏将最后一口面包吞下肚,这才敲了敲门。

“是谁?”从门内传来一声问询,声音的主人似乎很不高兴的样子。

赫敏认出这个声音正是昨天惩罚她的院长大人,觉得还是不要太过得罪老师,这些老师根本是那种□□者,就差没直接说“我就是法律”这种嚣张的话了,与之针锋相对要看时机,否则吃亏的只会是自己。于是带了些恭敬地回答:“是我,赫敏?格兰杰,斯内普教授。”

门后安静了片刻,一会儿有人走到门边,打开门,一个略高身穿黑袍,长着一只鹰钩鼻眼神锐利的男人出现在眼前,垂到下巴显得油腻腻的头发就像两道帘子左右对称。

挑剔的目光在赫敏身上打量了一番,小女孩自然是没有移开目光,直直的仰头迎视,只是她太矮了,仰着头很累,也没什么气势,最后赫敏不得不败下阵来,垂头丧气地低头。

斯内普见赫敏颓丧的模样,心情稍稍好了一些,走出办公室,关上门。

“跟我来。”斯内普走在前方,赫敏顿了下就跟上他的脚步,黑色的长袍在前方飘扬。

不知道他会布置一些什么样的惩罚?不会配了古怪的魔药让她当实验品……不……不会吧?赫敏脸色古怪地低头跟随那如波涛翻滚的长袍前进,还没注意到前面的人已经停下了,直接撞上去,她柔嫩的小鼻子撞得一酸,被逼出了几滴眼泪。

“好痛……”赫敏手忙脚乱地扶住前方以为是柱子实则是教授的腿,站直身,捂住鼻子,揉了揉。

没有机会让她抱怨,因为斯内普教授已经在用他那对幽深的黑色眼睛冷冷地瞪她了,小女孩顺着他的目光发现原来她还拽着他黑色外袍的一角,连忙讪讪地松手。

“对不起,教授。”下意识地道歉,想想不够,用双手将被她拽出皱褶的袍子拉拉平整,并狗腿地拍了拍上面并不存在的灰尘。

斯内普嘴角抽搐了下,一把拽过衣袍,冷哼了声:“格兰杰小姐,走路的时候看着前面,难道你的眼睛掉地上了?”

“……”赫敏揉着鼻子不吭声,斯内普扫了她一眼,说道:“我说完,要回答,是,先生或者是,教授!”

“是的,教授,您教训得是,以后我会注意。”赫敏不情不愿地回答,斯内普有些不满赫敏的态度,皱了下眉头,没有再说什么地转身,推开了前方的一扇橡木门,微微矮身踩着阶梯,进入了一间教室。

赫敏尾随前方那位不怎么亲切的教授进了教室,那张臭脸就好像她欠了他几千万没还,一进去,赫敏就察觉这个教室应该就是未来的魔药教室了,教室里整齐地排着两列可并排坐四个人的长条桌,中间有一条走道隔开,教室靠近门口的墙壁处靠墙摆放了两排长长的柜子,有玻璃橱窗的部分,可以看到其中摆放着的魔药材料还有一些破旧的天平、坩锅之类的魔药课上会用到的东西。

赫敏对橱窗里那奇奇怪怪的魔药材料好奇地打量,直到听到斯内普教授假意的咳嗽才回神,自己不是受邀请来这里参观而是来关禁闭的,连忙看向斯内普教授,做出乖小孩的模样。

斯内普嘲讽地勾了勾唇角:“你今天的任务是,将这个魔药教室打扫干净,等清扫完了,再来找我。”

“……”小女孩对斯内普眨了眨眼,教授没有得到回答脸色变差了些,抿了抿嘴唇正要出言讽刺,赫敏恍然大悟,“我明白了,教授。”

突如其来的回答将斯内普的讥讽堵在了喉咙口,张开的嘴没能发出声响,重新闭上嘴巴,飞了把眼刀过去,哼了声,转身正要离开。

“对不起,教授,我能问一个问题吗?”赫敏的声音追上已经手碰上魔药教室门把手的斯内普,一身飘逸黑袍的男人蹲住脚步,回身,居高临下地看着赫敏:“你想问什么?”

“我想知道,马尔福的处罚是什么?”赫敏问,那小子到现在都还没到,难道是跟她做一样的事情?那小子还没来,那她不是亏大了?

“你不需要知道这些,先完成你的任务。”斯内普不耐烦地回道。

魔药教室的门被重重地关上,这个光线黯淡的教室里只剩下赫敏一个人,小女孩嘟嘴,打量周围,这才发现桌子上到处是实验过后留下的魔药残渣,有些是炼制魔药失败,飞溅出来的奇怪**干涸之后的残留物,总之是乱七八糟,赫敏怀疑这里是不是发生过爆炸,斯内普教授绝对是没安好心啊没安好心……

实际上赫敏真的猜对了,这样糟糕的环境,斯内普教授只需要使用几个小小的魔法就能将这间教室清洁干净,他也会让学生们在下课离开教室前将桌面收拾干净,他只需要稍稍打扫一下就够了,为了教训教训这二个小孩,他特意让最后一堂课的学生们不用收拾。

没想到德拉科居然迟到,斯内普教授很不高兴,因为某些原因,他对德拉科有好感,心中的天平也会偏向他,但不代表那孩子可以迟到。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