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9 沸水与滚油

19.沸水与滚油

赫敏对于打扫房间啥的并不太担心,以前在家里的时候她就使用超能力来打扫房间,既可以锻炼超能力又能将房间清理干净,让她一个人收拾魔药教室不是惩罚只是来游玩的。

小女孩先是跳上了一张桌子,环视一圈周围,运用魔力让那些眼睛所能看到的,散落在桌面上的魔药碎屑浮起,然后落到一旁的废物箱里。

要打扫整个教室对赫敏来说实际上就跟吸口气吹灭蜡烛一样简单,短短五分钟不到,魔药教室基本上已经清洁一新,坐在桌子上,赫敏摇晃着脚,从书包里摸出面包吃着。

如果她愿意,很快就可以去找斯内普教授,交任务了,不过她又不傻,可以偷懒何必去自找麻烦?

一块沾了水的抹布在桌子上拼命地擦着溅出来的魔药残留物,赫敏看着空荡荡的教室,忽然心生不满,马尔福那小子到现在还没来,她一个人把教室打扫完,果然太不公平了。

迟到鬼,没时间概念,装腔作势……

赫敏不停数落马尔福的不是,她才不管那混蛋是个什么东西,在赫敏心中,就是要公平,马尔福真的说起来跟她是敌人,可不能便宜了他。

想到这里,赫敏眼珠转了转,咧嘴露出恶魔的笑容。

控制废物箱飘浮到空中,让废物箱沿着教室的中心走道将垃圾倾洒到教室的另一半,她坐的那一半可是清洁溜溜,另一半就好玩了,什么鼻涕虫的粘液、蜥蜴的粪便、草药残渣之类恶心的东西砸了满桌子满地。

哼,让你迟到,想偷懒?门都没有……

正得意洋洋之际,魔药教室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推开,一身黑袍,发帘遮着下巴的斯内普教授弯身走进教室,淡金色头发的男孩从斯内普教授堵住门口的身影露出的缝隙里探头探脑。

斯内普教授看到飞舞在空中的垃圾,又看了一眼一半干净一半肮脏的教室,眼角抽搐,照眼前的情况看,赫敏根本是存心把垃圾弄到另一边,教授的怒气值开始上升。

“不许使用魔法!”

被人平地一声吼,赫敏放弃了对垃圾们的控制,在空中快乐舞动的垃圾们失去活力,从空中跌落,整个教室的半边变得更加脏乱。

小女孩从桌子上跳下地,整理了下衣服,对黑脸教授很无辜地眨巴眨巴眼睛。

“对不起,先生,刚才您并没有说不可以用魔法。”

斯内普教授被长袍袖子遮蔽的双手握了握拳,放松,再次握拳,放松,连续做了几次才把到胸口的火气压下,沉着声对身后的马尔福说:“你和格兰杰一样,你们的任务是打扫魔药教室,完成了再来找我。”绕过身后的马尔福,正要跨出门前,顿住,回头,恶狠狠地瞪了他俩一眼,“不许用魔法!”

也不等他们的回答,重重地关上门。

回荡在空教室里的巨响,让两个小孩吓了一跳,赫敏耸耸肩,没想到斯内普教授脾气那么不好,不怀好意地瞄向德拉科。

“你……你想干吗?”德拉科感觉到危险,警戒地绷紧身体,“不能打架。”

赫敏嗤笑了声,用不屑的目光上下打量德拉科:“你想打我还不乐意呢!”看他那副样子,简直就跟只害怕的刺猬差不多,打架也要有对手,单方面的殴打多没意思,昨天她都忘记自己学过散打了,教练说过,学武是为了保护自己并不是用来欺凌别人的,所以她决定,不到万不得已绝对不会再跟人用拳头打架,魔法学校嘛,自然是用魔法较量咯。

赫敏的眼神不对劲,小男孩虽然想要维持自身的傲气,可惜现在教室里只有他和她二人,独自面对赫敏让他没有安全感,毕竟骂人输给她连打架都没得到好处。

XX的,为毛她在一旁喝着牛奶吃面包圈,他却不得不像家养小精灵一样干活?德拉科气愤地捏紧手里的抹布,狠命地擦着桌子上的魔药残留物。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嫌恶地对发出阵阵奇怪味道的一坨东西小心翼翼地用铲子铲起,丢到一旁的垃圾桶里,瞄了眼正捧着一本书,坐在另外半边干净的教室的课桌上,边晃荡着脚边喝口牛奶吃口面包圈的赫敏,心里更是愤愤不平,教授说的是让他们一起打扫教室,现在只有他在做事,多么不公平!

“你想干嘛?还不去做事?”稍稍抬眼见到霍格沃茨的黑袍校服离她视线不远处,赫敏放下书,俯视白金色头发的小鬼头,坐在桌子上居高临下的迫力令德拉科暗自吞了口口水,想到这丫打架时的凶悍,心想还是算了?不然又挨揍,这次可只有他们俩,没人会救他。

德拉科郁闷地撇头,走回去继续擦,死命擦。

“你那什么速度,快点,我还准备早点回去睡觉呢!”赫敏站着说话不腰疼。

德拉科反唇相讥:“我就这速度,你看不惯就来帮我打扫,不然我没打扫完,你也别想走。”

赫敏鄙夷地瞥了他一眼:“幼稚。”

“你说什么?”每个人都讨厌被人说幼稚,不管他多大了,就算他分明还是个小鬼头确实很幼稚也不能接受被人说幼稚。德拉科早就憋了一肚子气,现在彻底爆炸了。

“我有说错么?你看看你现在想做什么?明知道打不过我还要来找我打架?你不光脑袋幼稚连行为也幼稚,说你幼稚,你还不承认了,想去找教授打小报告么?没用的,有这个力气,还不如快点干活,干嘛?还敢跟我瞪眼睛?牙齿好了就忘了疼了?”说着,挑了下眉,目光在他脸上梭巡了一圈,似乎在寻找哪个地方好下手。

德拉科下意识地捂住脸,后退,与她拉开三米距离,动作一气呵成,让赫敏看得一愣,接着忍不住捂住肚子大笑,就差在桌子上滚来滚去了。等做完这些动作,德拉科才明白自己做了什么,眼看小女孩笑得张狂,他的脸涨红了,咬牙切齿,恨不得扑上去跟她好好再打一架。

愿望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最后他不得不撤退了,回去继续充当家养小精灵,心底恶狠狠地咒骂“赫敏是个野丫头,野丫头”,边骂边用力地擦地。

见小女孩又把注意力放到书本上,他实在是气愤难当。

你说你把垃圾都丢我这边是什么意思?你可以丢,我为毛不可以?

如此想着,他把清扫下来的垃圾也不往垃圾桶里放了,直接往赫敏划分好的走道隔离线的另一头扔,看着那另外半边一点点变得脏兮兮,德拉科就止不住开心和得意。

“谁让你把垃圾往我这里丢的?”赫敏正想这小子怎么这么老实一直不声不响来着,谁知一抬头就发现他正把垃圾往她这里丢,顿时火大地把书一合,跳下地,冲过去指住他的鼻子。

“就准你往我这里扔垃圾?”德拉科很傲娇地回她,“教授说了,不许用魔法,你就乖乖地给我打扫吧!”还“哈哈哈”地丢下几声嘲笑。

赫敏气得牙痒痒,抓起扫帚,也不说话地低头扫地,哗哗几下就把垃圾重新扫到了德拉科一边,小男孩本来还对赫敏黑着脸的表现看得有趣,见她这么干顿时满脑袋黑线加嘴角抽搐。

好嘛,比谁速度快是不?德拉科不甘示弱地也埋头开始扫垃圾,二人就跟比赛一样,你一扫帚我一扫帚地把垃圾扫到对方的地盘。从这头扫到另一头,本来教室已经干净了大半,被他们如此一折腾,垃圾满天飞,顿时连原来干净的部分也变脏了。

再次碰头时,二人就跟二头小牛,扫帚抵住扫帚,眼睛都瞪得红了。

“你这是要跟我作对到底了?”赫敏从牙缝里一个字一个字地挤出来。

“是你跟我作对吧!”

“够了,德拉科?马尔福,我忍你很久了。”赫敏吼道。

“我也忍你很久了,赫敏?格兰杰!”德拉科同样吼回去。

二人抡起扫帚,如同击剑选手,互相比拼剑技,扫帚被他们打得啪啪响,德拉科作为魔法界的贵族,他可不像那些麻瓜世界的贵族,从小训练体能训练击剑之类的格斗术,他们都是使用魔法,最看不得那些使用蛮力的肉搏,在他们看来那样做既没有美感又野蛮,是下等人才会做的。

就因为如此,他的屁股和手臂上被赫敏连番偷袭成功,被揍得火大万分,他想打赫敏却每次都被她灵巧地躲开,真是悲催到极点,最后甚至被她从背后踹了一脚,扑倒在地,真是羞愤难当。

丢开扫帚,从地上抓起一把垃圾,也不管是什么东西猛地丢向赫敏。

赫敏反应不及,被黑乎乎的东西砸到了身上,顿时脸色阴晴不定地瞪着那一大块污渍,愤怒了,臭小子,找抽呢!抡起扫把兜头就打,德拉科一不做二不休,从地上爬起来,抱起垃圾桶直接砸过去,赫敏这次注意着呢,一把将垃圾桶抽飞。

赫敏对蹲在地上抓了两把垃圾的德拉科示威地摇了摇扫把,德拉科却目瞪口呆地愣愣地瞪着她身后:“教……教授……”

“你以为骗我教授来了,让我回头,给你机会拿垃圾砸我?”赫敏鄙夷,这种伎俩,她三岁时就不玩了。

德拉科丢掉手里的垃圾,在身上蹭蹭手,乖乖地站好,那低眉顺目的小可怜样让赫敏觉得脖子后面冷飕飕的,犹豫地想,难道教授真的在后面?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