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20 灰姑娘和后妈

20.灰姑娘和后妈

悄悄地回头,就看到斯内普教授那张脸黑得都能媲美包大人了,而且他身上那些污渍是什么?惨了,难道刚才的垃圾桶砸到教授身上了?赫敏连忙丢掉手里的凶器,和德拉科一同低眉顺目做乖宝宝状。

她明明没听见开门的声音,难道是和德拉科打得太投入,没听见?不管如何,这次绝对完蛋了,不知道又要被罚多少时间的禁闭,她这一学期就要在禁闭中度过了?

斯内普觉得自己要气炸了,只是想来看看他们打扫完没有,谁知道一开门就被垃圾桶砸了个正着?谁会一天到晚抓着魔杖,紧张兮兮?面前不敢面对他的二个孩子,耷拉着的脑袋几乎要垂到胸口了,教授浑身冒着冷气,简直想把他们俩吊起来抽一顿。

努力压下怒火,掏出魔杖,对着自己指了一下,使出一个清洁咒,身上的污渍顿时被消除,衣袍恢复原状。

从鼻孔里冷哼了声,两个孩子明显缩了缩肩膀。

“看来我给你们布置的任务太简单了,既然这样,除了把这里收拾干净,你们还要帮我把明天上课要用到的魔药材料做好分类。没做完,不许休息。”

斯内普手里拿着一本笔记本,走到讲台的位置,拉过一把椅子坐下,翻开笔记本,拿出羽毛笔和墨水瓶,笔尖沾了沾墨水,正要落笔,见到两个孩子僵立在那里,皱眉:“还不快点把教室打扫干净?”

至此,二人明白斯内普教授准备在此监工了,再也翻不出花样,赫敏和德拉科只得抓起扫帚抹布认真打扫起来。

“哪个讨厌鬼把东西丢地上?”赫敏气得嘟囔,狠命地用铲子把粘附在地板上的魔药残留物铲除。

德拉科手里抓着一块抹布,也是拼命地擦擦擦,这些魔药非常顽固,不能使用魔法打扫起来很困难,等二人把教室打扫完已经快九点多了,算上他们浪费的时间,总共花了三个多小时,可是他们今天的任务还没有结束,还有分类魔药材料。

二人互相看了一眼,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不屑,很快向两个不同的方向撇开头。

斯内普教授抬头正好看到,也没有劝他们要好好相处,只是站起身,收起了笔记本。

“你们在这里等着。”丢下话,教授一甩衣袍,大步地离开魔药教室。

这些东东是什么?真的是明天课上要用到的,不是整个学期用的?

两小孩瞪着眼前小山一样的混合药草堆发呆,魔药课要用到的材料有很多,斯内普教授拿来的东西是各种药草混杂在一起的材料堆,如果要靠双手来挑选,天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

“教……”德拉克被斯内普教授一个眼刀吓得把教父这个词语的后半部分吞到肚子里,放弃拉关系来逃避责罚,以他对斯内普教授的了解,这次他真的把斯内普教授惹毛了,苦瓜状地开口,“教授,这些,这些也太多了……”

赫敏没有和德拉克作对,赞同地猛点头。

斯内普教授估计不怎么爱笑,扯出一个怪异的笑容,让赫敏看得是胆战心惊,想着:您还是别笑了。幸好斯内普教授很快又沉下脸:“你们不是精力旺盛?这点小事难不倒你们,或者你们今天不准备睡觉?”微微蹙眉,“我一会儿会过来检查,如果你们再打架……”强力冷气机再次冷气放送,两小孩连忙摇头,表示不敢了。

教授见好就收,冷冷地瞥了他们一眼,转身离开。

直到教室门关闭的声音传来,二只小鬼头面面相觑,虽然还是看对方不顺眼,可那一堆混合草药山不会因为二人互相干瞪眼消失,只好一人一边开始整理。

斯内普教授其实是灰姑娘的后妈转世的,是吧?是吧!绝对是的,后妈让灰姑娘在灰烬里挑豆子,他换个法子,让他们在一大堆混合药草里挑草药,绝对是后妈。

正挑得眼花缭乱,赫敏敏感地发现德拉克那小子频频对她瞄啊瞄,那眼神真是欲言又止,看到她看他又连忙低头,装作认真挑草药。

心说,你用这么令人误会的眼神看我啥意思?

“行了,你有什么话就快说。”赫敏再也忍不住了,丢下手头挑了一小块的药草休息,她的眼睛都快成斗鸡眼了,如果变成近视眼,绝对是斯内普后妈害的。

“你……你不是……会不用魔杖……使用魔法么?能不能……”

“不能!”

“为什么?”德拉科不结巴也不害羞了,甚至就像被踩中尾巴的猫,浑身炸毛,本来就不小的眼睛变得更大,还闪烁着气愤的光芒。

“你以为不用魔杖使用魔法很方便啊?”赫敏丢给他一个看白痴的眼神,“我修行不够啊,如果是大件的物体,我可以很容易控制区分,可这些药草有些跟黄豆那么大小,有些又大得跟颗卷心菜,我可没这种能力,不用魔杖把东西区分干净。”

德拉科瞪着赫敏,似乎想看出她说的是真是假,可小女孩理直气壮的眼神,哪里像说谎?可以偷懒,难道她会不用?最后他泄气地耷拉下脑袋,不再言语,认命地挑挑挑。

赫敏则想着他难得能够想出一点好建议来,斯内普教授为了不让他们再使用魔法,把他们的魔杖没收了,必须等到今天的处罚完成才会还给他们,那么要使用魔法,只能靠她的超能力……可她以前从来没试过在一堆乱七八糟的东西里把相同的东西找出来……

啊,对了,魔法中不是有个飞来咒?只需对着某个方向指住,使用正确的魔法咒语就可以让要找的东西自动飞来,应该也可以让大堆相同的东西飞过来,但是,那个魔法是怎么使出来的呢?如何确定自己要找的东西?是只会飞过来一样还是相似的物体都飞来?这些都是难题,她从来没考虑过要如何解释或者说是分解魔法。

“喂,你居然在偷懒?”德拉科挑拣得累了,正捶着肩膀,发现死对头居然在发呆,顿时大怒,吼过去。

赫敏回神,见小鬼头瞪圆眼睛,气鼓鼓的样子,好像她占了天大的便宜,撇了撇嘴:“小气鬼!”说着对他做了个鬼脸。

魔药教室的门,无声无息地开了,一身黑袍的斯内普教授就像一只大蝙蝠静静地出现在门口。

让他们两只又吵又打!!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