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21 魔药课

21.魔药课

不知是斯内普教授真如传言中偏袒自己学院的学生,还是他仅仅是为了减轻德拉科的处罚,总之头天晚上的处罚,在斯内普教授前来检查时发现两个学生乖乖地埋头工作,于是大发慈悲地训了他们几句,把魔杖还给他们,打发他俩回去睡觉。

其实时间还是已经到了将近午夜,连赫敏这种曾经的夜猫子也不禁瞌睡得不得了,熬夜那已经是前世了,眼睛都快睁不开,不是谁都能坚持几个小时低着头分类药草,特别是小孩子更加需要充足的时间睡眠,不然会妨碍大脑发育。

二人已经没有力气互相指责,拖着身子,跟随斯内普教授的黑袍指引的路线前进,来到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的入口,教授说了口令,无精打采的二只打起精神向教授道了晚安,灰溜溜地爬进休息室。

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充满着盈盈绿光,壁炉里的火正在静静地燃烧,除了赫敏和德拉科,公共休息室里寂静无声。

二人连鄙视对方都无力做到,默默地各回各寝室,入睡前,想着这样的日子还有六天就无比郁闷地入睡,可惜他们已经连做梦的力气都没有了,这一觉睡得特别香。

后面几天二人接受禁闭处分的时候,不再吵闹互相扯皮,斯内普教授就没有再找出奇怪的要求让他们完成,除了打扫教室,有时候会让他们罚抄句子,诸如“不许闹事”、“斯莱特林必须团结”之类的洗脑字句,要抄几个小时。

赫敏边抄边腹诽,原来魔法世界跟她上小学差不多,默生字写错了就要罚抄一百遍二百遍的,老套,她以前还曾经一次使用好几支笔一起写,这样就可以加快抄写速度,然而在这里她可不敢作弊,一方面马尔福这个喜欢告密的家伙一定等着抓住她的小辫子好到斯内普教授那儿邀功,一方面她确实害怕再被关一个星期禁闭,这样的日子她都要疯了。

其实她不知道的是,德拉科同样快疯掉了,他从出生到现在还没被这么罚过,斯内普教授一向挺喜欢他,本来以为进了斯莱特林就可以受到斯内普教授的关照,谁知关照是有的却是处罚,抄写句子这种枯燥的处罚比第一天的分拣魔药材料更无聊,他也想着怎么样才能快点抄完规定的数量,如果赫敏能够想出作弊的法子,估计他会非常支持地保持沉默然后照搬。

就这样过了几天,大家都充满兴趣的黑魔法防御课却因为奇洛教授那充满大蒜味又经常吱吱唔唔,不清不楚的说话让大家失望透顶。星期五吃过午饭,终于轮到斯莱特林学院上魔药课了,虽说斯莱特林的院长正是教魔药课的斯内普教授,偏偏他们学院的一年级和格兰芬多一起最后轮到上魔药课。

格兰芬多学院的学生,从已经上过魔药课的其他学院的学生嘴里得到消息,说是斯内普教授特别偏心斯莱特林,总是对非斯莱特林的学生横挑鼻子竖挑眼,经常讽刺连连,就算你再小心,他都能找到你的错误无限放大,一个个还没开始上课就已经被流言吓得战战兢兢。

相对于格兰芬多们的心惊胆颤和小心翼翼,斯莱特林的学生们倒是很镇定。

学生们早早就来到了教室等着,赫敏同样早早地进了教室,在桌上摊开书本,正在预习魔药课的教材。

纳威和赫敏一起来的,他经常会犯迷糊找不到路,吃饭的时候他就紧跟赫敏,早早到了魔药教室,若不是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以中间的走道为界左右两边分得很清楚,估计纳威就会和赫敏坐一张桌子,他现在看赫敏认真地看书也紧张地翻着教科书。

德拉科走进教室的时候,一眼就看到坐在第三排靠中间走廊位置的赫敏,没人坐她旁边,她也毫不在意地捧着书本津津有味地看着,不知为何,他总觉得很刺眼,德拉科不知不觉就走到她边上:“都没人愿意和你一起啊,也是,大家都讨厌你。”

他的跟班,克拉布和高尔适时地发出“哈哈”的嘲笑声。

赫敏依然捧着书,抬头仔细地盯着德拉科上下打量,吃过亏的德拉科脸上的得意劲退了少许,吞了口口水,当赫敏合拢书本时发出“啪”的一声响,德拉科连忙戒备地后退了一步。

赫敏忍不住喷笑,就这点胆子啊,真是太好玩了。

“你……你……不准笑!”德拉科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想想刚才的举动落了下风,又赶忙挺起胸膛,做出一副高傲的姿态。

“德拉科?马尔福,还记得我们被罚抄写的句子么?”赫敏笑笑地说,她现在已经不想跟他打架了,欺负弱小不是吾辈所为,如果再被罚禁闭可怎么办?她可不想把时间都浪费到抄句子上面。

“什么句子?”德拉科怔了下,不自觉地回想起这些天来一直抄写的句子,不解她突然提起这个干什么?

“‘斯莱特林必须团结’,记得吗?我是分院帽分进斯莱特林的,你以为我喜欢斯莱特林么?偏偏我现在就是进入了斯莱特林,我正在努力喜欢斯莱特林,不给我的学院抹黑,你现在找我的碴,嘲笑我,是准备违背学院的宗旨,让其它学院的人嘲笑斯莱特林内讧?”

原本教室里的其他人兴致勃勃地观看德拉科和赫敏之间一触即发的气氛,赫敏和德拉科在分院时分大打出手,那简直是建校以来从未发生过的大事件,就算没有被计入正式的学院大事记,也会在学员中代代相传,成为霍格沃茨十大经典事例之一。现在赫敏的话顿时让大家愕然,冒失的小姑娘变得理智了?德拉科此刻也是进退两难。

“你们还站着干什么?”斯内普教授冷漠的声音传来,教室里的人顿时如同被冰水淋头,一个个老实得就跟老鼠见了猫,在座位上正襟危坐,不敢吱声。

插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