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35 脱险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35.脱险

死了……

这个词语令赫敏手足冰冷,如果不是她把他踢下来,他也不会死……

“走开!”赫敏及时回过神,眼睛都红了,一把推开哈利,脑海里回忆以前大学里参与过的消防演习中,曾经学过的心肺复苏和人工呼吸。

先捏住德拉科的下颚让他张开嘴,检查没有异物堵塞,于是深吸口气,捏住他的鼻子,将空气吹进他的口腔直达胸腔,等待约莫五秒钟,再次深吸口气,继续吹气。

哈利等人呆滞地看着赫敏一次又一次地对马尔福口对口的吹气,有些明白她是在对马尔福施救,可这样能够让他活过来吗?他们想要劝她放弃的时候,德拉科突然睁开眼,赫敏的嘴唇还紧紧贴在他唇上,他傻了,不知道现在是个什么情况。

“醒过来了,他真的活过来了。”纳威激动地叫了一声,旁边的哈利和罗恩也是一脸松懈下来的表情。

德拉科急促地呼吸,只觉得胸口一阵闷痛:“我刚才怎么了?”

“我们要抓紧时间。”赫敏见德拉科恢复了呼吸,心里的重担总算是卸下,至少她不用担着杀人犯的罪名活下去了,“朝这边走。”

说着她率先沿着一条石头走廊前进,这是唯一的路,哈利他们面面相觑,乖乖地跟着她前进,德拉科现在可没办法原路回去,只得跟着他们走,目光却落在最前方的赫敏身上,发呆。

他们来到了走廊的尽头,一间灯火通明的房间出现在眼前,无数只像宝石一般光彩夺目的鸟儿在穹顶飞来飞去,对面是一扇厚重的木门。

“你们说,如果我们从下面通过,这些鸟会对我们进攻吗?”罗恩问道。

“有可能。”哈利回答,“如果它们同时冲下来,恐怕……”

“切,你们这帮白痴,眼睛都瞎了吗?哪里是鸟?”德拉科本来就仰着头发呆,听到他们的说话声,嗤笑。

哈利他们也不及反驳,仔细观察天上飞舞的鸟儿,果然,这些并不是所谓的鸟,而是长着翅膀的钥匙,几人来到了木门前,无论他们又推又拉还是使用阿拉霍洞开咒也不能打开木门,看来必须从那些钥匙中找出正确的钥匙,他们才能通过。

哈利在角落找到了三把飞天扫帚,他和罗恩一人一把,纳威对飞行根本不着调,德拉科没有对他们冷嘲热讽就不错了,赫敏只得骑上扫帚飞上钥匙群里搜索,那些钥匙实在太多又被施过加速的魔咒,简直像在大海里捞针。

哈利此时发挥了他霍格沃茨史上最年轻找球手的实力,发现了钥匙,几人配合之下,哈利抓住了钥匙,使用钥匙打开门,下一个房间一片漆黑,什么都看不见,等他们进去,屋里的灯火又突然亮起来,他们现在正站在一副巨大的棋盘边上,前方是黑色的棋子,每一个棋子都比他们高大。

“这次麻烦了,看来我们必须充当里面的几颗棋子,下赢对方才能通过,你们谁会下棋?”赫敏深吸口气,终于来到这个给她极深印象的巨型棋盘阵了,她学什么都很快,偏偏下棋不行,不管是前世的象棋、围棋还是国际象棋,她的棋艺都很烂,只能欺负一下初学者……

罗恩举手说道:“看来只有我了。”他在课余时间和哈利还有纳威玩过下棋,他们俩下不过他的,赫敏点了点头:“这一关就靠你了。”她有自知之明。

“我为什么要听他的?他肯定会想办法让我去送死。再说,谁知道你棋艺怎么样,别最后全军覆没……”德拉科阴阳怪气地说,他的话惹来众怒,后面的话他没说出口,喃喃地说,“我有说错吗?你们都瞪我干什么?”

“你不相信罗恩,就一个人等在这里好了。”哈利冷冷地说。

德拉科听闻立刻不再说话,虽然他不喜欢和他们同行,可让他一个人留在这里,他会害怕。

罗恩想了想,上前触摸了下棋子,顿时棋盘上的棋子活了起来,罗恩说出了他们需要代替的棋子,罗恩成为黑方的骑士,哈利是城堡,纳威是主教,赫敏担任王后,而德拉科是国王,因为只有那颗棋子才不需要太多的走动,也是给德拉科一个保证,不会让他去送死。

站在巨型棋盘上一点点接近白色棋子的范围才让人感受到了惊心动魄,那些白棋子吃掉黑棋的时候心狠手辣,下手凶狠,赫敏心里忍不住想,如果要她被吃掉,她就把所有的魔力都爆发出来,把整个棋盘都打乱,她才不要被这些棋子打,如果被打成内伤可怎么办?

手里紧紧握住魔杖,紧张地紧盯前方的白棋。

罗恩努力地指挥黑棋的走位,棋子一颗一颗地减少,白棋和黑棋损失的棋子差不多,最后,罗恩牺牲自己,被白王后凶狠地一拳打在脑袋上摔下来,被拖出了棋盘,哈利颤抖着向前来到了白国王面前,白国王摘掉头上的王冠,扔到哈利脚下,白棋子们纷纷鞠躬后退让出了通道,几人担忧地看向罗恩。

“他会不会……”纳威声音在发抖。

“他不会有事。”哈利打断了他,他们现在只能如此相信,“我们不能停下,只能向前。”

一阵沉默后,几人默然地来到木门前,心情沉重地打开门,顿时一股恶臭扑面而来,熏得他们泪眼模糊,这种嗅觉攻击太强大了,几人努力打量屋中的情况,一只巨怪一动不动地躺在地上,脑袋上有一个血淋淋的大肿块。

“太好了,我们用不着和巨怪搏斗了。”四人迫不及待地捂住鼻子,小心地跨过巨怪的身体,来到下一个房间。

最后一人进入房间后,一道紫色的火焰升起,封住了进来的入口,而他们前面本来出现的一道门也突然冒起了黑色的火焰,他们被困在了房间中央。

“我们要怎么做?”纳威手足无措。

在中央的桌上摆放着七只形状各异的瓶子,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离开这里?

赫敏发现了放在桌上的羊皮卷,于是打开读了起来。

“这上面写的是什么意思?”其他人发现赫敏读完羊皮纸上的内容,反而笑了起来,哈利好奇地问。

“是逻辑推理题,其中有一瓶药水可以让我们通过前方的黑色火焰,一瓶可以让我们通过紫色火焰返回,其它的,两个是酒三个是毒药。”

“你能判断出哪两瓶可以让我们通过火焰?”哈利问。

“给我一点时间。”赫敏专注地盯着羊皮卷。

其他人不敢说话,深怕影响赫敏而让他们困在这里进退不能,德拉科简直是懊恼极了,如果他不要那么好奇,跟着赫敏出来,也就不会遇到这种事情,这么危险的事情,他到现在都不知道他们这是在干什么,一路过关斩将到底是为了什么。

赫敏读了好几遍羊皮卷上的内容,又对着桌上的七瓶药水发了会儿呆。

“啊哈,我知道了。”赫敏一拍手,“最小的瓶子里的药水能够让我们穿过黑色火焰,继续前进,而最右边的瓶子里的药水可以让我们穿过紫色火焰回去。”

“只够一个人喝……”几人看向那只小小的瓶子,发愁,只能一个人通过吗?

四人,应该说是三人面面相觑,德拉科不算。

“你们喝返回的药水,我来喝小瓶里的药水。”哈利开口说道。

“可是哈利,你一个人太危险了,如果,如果神秘人也在呢?”纳威着急地说,“我们还是先回去,告诉教授们,现在有证据表明有人闯入,教授们会相信我们的。”

德拉科听到神秘人的名字心里一震,眼神怪异地看向忽略了他存在的几个人,没人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么。

“就照哈利说的办。”赫敏没有支持纳威的提议,实际上纳威的提议是最正确的,可是哈利在这个时候绝对无法被劝退,而且,她总觉得这里面好像有什么阴谋,她没有解读出来,不过她已经不想再继续下去了,能够不用面对大BOSS她高兴还来不及,只想快点离开。

哈利看着赫敏:“你们先返回,叫醒罗恩,然后在钥匙的房间里,使用飞天扫帚离开路威看守的入口,直接去猫头鹰棚屋,派海德薇去给邓布利多送信,我们需要他来支援。”

“可是,赫敏……那是神秘人……”纳威焦急。

“又不确定是不是真的有神秘人,而且现在只有一瓶药水嘛,时间又紧迫。”赫敏摊手,“哈利又坚持要去,你就让他去吧!”反正原著里,哈利会化险为夷,他爱冒险就去吧,吃点苦头才好。

德拉科在一旁怎么看怎么别扭,搞不懂赫敏到底是什么意思,说她和哈利关系铁吧,看她这样又不像,反而像是那种他要去送死就去好了,拦着做啥?还是他理解错误?

“是啊,你们先回去,找援兵。”哈利没听出来赫敏的意思,对她无条件地支持自己很感动,感激地对她笑了笑。

“我先喝。”虽然是想快点走,赫敏喝药水之前还是忍不住对他关心地多加了一句,“你自己小心一些。”喝了一口药水,冰凉的感觉沿着喉咙滑进胃里,带起一股冷颤。

向哈利点了点头,转身穿过了紫色的火焰,德拉科自然是不想陪哈利发疯,带着怪异的笑,喝了药水跟着走了,纳威实在没办法,只得同样说了一句“小心”喝了药水,穿过紫色火焰。

他们叫醒了罗恩,几人回到飞舞着钥匙的房间,里面只有三把飞天扫帚,必须有一个人坐在另一个人的后面,这个人选肯定是纳威,因为他的飞行成绩实在太差劲,可问题是,谁来带他?罗恩本来要带他的,可能因为被打晕过,他的飞行本就歪歪扭扭,加了一个人险些撞到墙上。

赫敏只得让纳威坐到她后面,由她来带他飞行,但是她高估了自己的飞行水平,自己一个人飞还行,带了一人,她也飞得歪歪斜斜。

“行了,到我这里来,我来带他飞。”德拉科实在看不过去了,说道,然而他的话令其他人惊诧莫名,就好像他头上突然长出了两只角。

“你们到底还准备走吗?”他恼怒地说,难得好心一次,还不给面子?不要拉倒。

“哦,你等一等,纳威,快点过去。”赫敏降落后,让纳威赶紧到德拉科的扫帚上坐下,德拉科的飞行技术确实比在场的几人要好得多,就算后面带了一人也很稳当地飞起来,纳威紧紧抓住他的后摆,赫敏和罗恩就在他们后方落后半个扫帚的位置。

注视着那个在微暗的空间里头发反射幽光仿佛散发出铂金色光芒的男孩子,赫敏不禁想道,其实德拉科?马尔福并不是很令人讨厌。

离开四楼的禁区,赫敏骑乘着飞天扫帚,悬浮着,对罗恩说:“你去猫头鹰棚屋,给邓布利多校长寄信,让他快点回来,我们去找教授们求援。”

罗恩点点头,驾驶着飞天扫帚,直接往猫头鹰棚屋的方向冲,赫敏和德拉科在楼层里飞舞,寻找值班的教授。

“那里面到底藏着什么?”德拉科好奇地问。

“是最后一块魔法石,可以制造长生不老药。”纳威回答了德拉科。

“你们都站住,谁准许你们在教学楼里使用飞天扫帚的?”身后传来费尔奇恼火的大喊声,只是飞天扫帚的速度比两条腿快多了,很快他们就把费尔奇扔得老远。

费尔奇在斯莱特林之间也没有太好的人缘,德拉科回头看了眼气得跳脚的费尔奇忍不住哈哈笑,连赫敏都忍不住嘴角上扬,不过很快他们笑不出来了,因为听到费尔奇的喊声赶过来,一身黑袍的斯内普教授无声地出现在转角,两把飞天扫帚的驾驭者,眼看要撞上教授,一时无法刹停,尖叫着身体向两旁倾斜,赫敏贴着墙壁和斯内普教授之间的空隙穿了过去,德拉科的扫帚后面还多了个纳威,他们俩就没有赫敏幸运了,扫帚失控地擦撞上了墙壁,二人从扫帚上摔下滚成一堆,最后摔趴在教授的鞋子跟前。

斯内普的脸黑得都能挤出墨汁了,赫敏拐了个弯,飞回来,从飞天扫帚上跳下,扶起两个摔得七荤八素的同伴。

“晚上好,斯内普教授。”只有赫敏还能面不改色地和教授打招呼。

“晚上好,教……教授。”德拉科暗暗揉着撞疼的胳膊肘,讨好地咧嘴笑了笑。

纳威声音很轻地低垂着头,说了声:“晚上好,教授。”

斯内普嘴角抽搐了下,目光轮流在三人身上打转,三个人里居然有两个是斯莱特林的学生,而且德拉科什么时候和他们几个凑到一起了?

“你们谁来告诉我,到底是谁的主意,公然违反校规?半夜不睡觉……盗窃飞天扫帚?嗯?”从鼻子里发出的声音,带了一丝危险和压迫感。

斯内普教授发怒了,后果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