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36 尘埃落定

36.尘埃落定

“报告教授。”赫敏眼看德拉科要说话,不知他会怎么编排他们,于是抢在他前面,“我们得到消息,有人要盗窃魔法石。”怎么着都要把你拉下水!赫敏不怀好意地想。

“胡说什么,魔法石很安全,你们是怎么知道魔法石的?”斯内普神情变得近乎严厉,那里有各位教授布置下的防护,要一一破解不是那么容易,而且霍格沃茨藏有魔法石,这并不是学生能够知道的情报。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更没有永远的秘密。”赫敏摊了摊手,“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现在哈利已经通过了黑色火焰墙,独自面对那个盗贼,他很危险,教授,你们要快点去救他……”

“西弗勒斯,我相信他们的话。”白色须发,鼻梁上架着半月形眼镜的邓布利多校长从不远处大步走来。

赫敏吃惊地想,来得还真快,他是接到了罗恩的猫头鹰送去的信才从伦敦赶回来的?猫头鹰送信有这么快?

“校长先生。”赫敏向邓布利多行了个礼,邓布利多温和地看向他们:“后面就交给我们来处理。”邓布利多招呼上斯内普,二人匆匆离去。

纳威好半天才喘匀气:“哈利,哈利会没事吧?”

“放心,他命大着呢!”赫敏拍了拍纳威的肩膀,语气里不见担心,既然校长出现了,就不用担心了,而且哈利在她看到的死圣(上)里都没死,根据一般的游戏规律,早期出现的BOSS都没什么大威胁,所以她一点都不担心。

德拉科也恢复了神气,怪声怪气地说:“对哦,他不是‘大难不死的男孩’吗?若是死了也活该,是他自找的。”幸灾乐祸再加上那么一点点拖长的尾音,很有他的特色。

“你说什么?”罗恩赶过来,正好听到他的话,气得从飞天扫帚上跳下来就扑上去跟德拉科打起来。

“你们别打了,快别打了。”纳威在一旁急得不知该怎么拖人,“赫敏,快点让他们别打了。”

赫敏看滚成一团你一拳我一拳的二人,很无良地耸耸肩:“男孩子嘛,打打架,关系就会好了。”纳威圆脸皱成一团,有这种说法吗?可他不敢和别人打架,基本上他都是被揍的那个。

“住手,你们都在做什么?”一声厉喝,穿了一件暗红色晨衣的麦格教授快步过来,两个还抱成团的男孩被某种奇异的力量分开,德拉科有些感触地看了一眼赫敏,罗恩则有些奇怪刚才有什么力量把他和德拉科分开了,不过没有多少时间让他们思考,麦格教授已经到了跟前,女教授目光严厉地盯着他们,“打架?斯莱特林还有格兰芬多扣……”

“麦格教授,不是您想的那样。”赫敏赶忙打断麦格教授,脑筋快速转动, “其实是马尔福不小心摔倒了,罗恩于是好心要去扶他,结果不小心被东西绊了一下,也摔倒了,然后您就来了。”说完用很无辜的表情看着麦格教授,德拉科等人听得目瞪口呆,还能这么扳?

麦格狐疑地打量两个男孩的鼻青脸肿,罗恩还挂了一管鼻血……摔倒?

赫敏笑眯眯地说:“其实我们是经历过同生共死的好朋友,怎么会打架呢?”

“好朋友?”麦格脑子更加迷惑,如果说赫敏和罗恩、纳威是好朋友还说得过去,可德拉科?是愚人节玩笑吗?麦格教授又后知后觉地发觉话里另一个意思:“同生共死!你们还做了什么?”

“麦格教授,我们进入了四楼的禁区,罗恩帮我们通过了您设置的巨型棋盘阵。”赫敏解释,会变形的棋子,一看就知道是麦格教授的手法。

“你们……”麦格满脸震惊,她显然没有想到这些孩子能够通过层层防御,“你们知不知道,那是非常危险的,你们还没有达到那个程度就敢随便乱闯?”麦格教授的脸沉了下来,可见她对学生的乱来行为很后怕,一大通教训毫无保留地从她嘴里冒出。

“教授,斯内普教授已经教育过我们了,他和邓布利多校长去营救哈利了,哈利正一个人拖延那个盗贼呢!”

麦格听了深吸一口气,表情终于变了:“你们是说,哈利……”

“是的,校长和斯内普教授已经去救他了,请问,我们可以走了吗?”赫敏有礼地问。

麦格现在已经没有心情再教育他们了,眼神复杂地看了他们一眼,胡乱地点了点头,转身往四楼走去,才走了几步,她又回转身,赫敏还以为她又要开始思想教育,麦格教授仅仅是对她说:“格兰杰还有隆巴顿,先把韦斯莱和马尔福送去医院治疗一下……你们自己去没关系吧?”

“我们知道去的路线,麦格教授,您不用担心我们,学校里是很安全的。”那话语里有些微的嘲讽,安全得让奇怪的人混了进来也不自知。麦格没有去深思赫敏的语气,此刻她的全部心思都放在了禁区有人闯入,哈利有危险上,向他们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我和他才不是好朋友。”罗恩气呼呼地指住德拉科的鼻子义愤填膺。

“切,和你相提并论让我恶心。”德拉科不甘示弱地反唇相讥。

赫敏笑盈盈地和纳威说:“他们精力充沛,别管他们了,我们去医务室,你还能走吗?”

纳威刚才摔下来的时候,脚扭了,刚才教授们都在,他不敢说话只好忍着,试着走了一步,很疼,小男孩苦着脸摇了摇头,赫敏过去,让他的手搭住自己的肩膀,扶着他,飞天扫帚被赶来的费尔奇收走,这个霍格沃茨的勤杂工絮絮叨叨地说他们这些学生应该好好受点教训,不然就要翻天了。

一行四人吵吵闹闹地来到了医疗室,叫醒好梦正酣的庞弗雷夫人,这位胖胖的庞弗雷夫人是个脾气很好的女人,就算被从睡梦中被叫醒她也没有生气,认真地帮他们几个治疗,罗恩和德拉科的脸上被抹上了清凉的药膏,纳威的脚上也被上了药并缠上绷带。

“好了,亲爱的,在这里睡一觉,等到明天中午的时候你们又能够活蹦乱跳了。”庞弗雷夫人扭了扭纳威胖乎乎的脸肉,亲切地转向赫敏问,“你呢?哪里受伤了?”

赫敏摇头,甜甜地笑:“谢谢您的关心,我没有受伤,我是送他们过来,现在回去了。”

还没等她说完,医疗室的门被人推开,邓布利多校长走在前面,他的身后是抱着昏迷不醒的哈利的斯内普教授,麦格教授尾随在侧。斯内普教授快步走到一张病床前,粗鲁地将哈利往**一放,低头拍了拍衣袍仿佛要拍去什么脏东西。

“庞弗雷夫人,请你帮哈利检查一下。”邓布利多以沉稳的声音说道,庞弗雷夫人看不得人受伤,连忙上前:“可怜的孩子,这是怎么了?”嘴里说着,手下也不闲着地上下检查。

“哈利怎么样了?”罗恩着急地伸长脖子,想看看哈利的情况,可哈利的病床边围着邓布利多校长、斯内普教授还有麦格教授,都是他不敢惹的。

“应该没事,你看校长一点都不着急。”赫敏小声地回答,虽然心里也有点担心,自己这只蝴蝶会不会让后面的剧情改变,因为魔法石她还稍微记得一些,再后面的几部她怎么回忆都是一片模糊。

“没事儿啦,只是受了惊吓,体力透支,他的身上有保护咒保护……等他醒过来就没事了。”庞弗雷夫人的回答就像美妙的音乐响起,所有人悬着的心终于回到原来的地方。

邓布利多看向庆幸着的几个小孩,大步走过来,微笑:“你们表现得非常勇敢。”目光从他们身上一个个掠过,“如果你们还有体力,能否和我说一说你们的英勇事迹?”

即使校长大人很亲切,纳威比兔子大不了多少的胆子让他低着头脸红,德拉科倒是想说话可他刚开口就被罗恩抢着打断,小男孩不屑地哼了声,赫敏笑嘻嘻地在一旁充当听众。

罗恩结结巴巴地把经过说了一遍,赫敏稍稍补充了棋盘阵之后的情况。

“很好很好。”听说他们同心协力共同进退,邓布利多显得很欣慰,眼睛笑得眯成两弯弯月,而麦格和斯内普则有点不可思议,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学院已经多久没有所谓的合作了?不说恨之入骨也是针尖对麦芒,互相针锋相对。

“已经很晚了,你们今晚好好休息,如果恢复了就回宿舍,我允许你们一天假期。”邓布利多校长很给力地批下假期。

忙碌了差不多一晚上的魔法石事件,终于落下了帷幕。

哈利整整昏睡了三天才苏醒,罗恩和纳威去探望过他,赫敏并没有去探视,后来的情况是纳威告诉赫敏的,关于奇洛教授脑袋后面另一张脸,关于那个连名字都不能说的神秘人,赫敏当听故事。

“这么说,伏地……”看到纳威惊得小脸煞白赫敏只得改口,“神秘人,逃走了?”

纳威点着头,提到神秘人,纳威就很畏惧:“幸好哈利醒过来了,明天就是年终晚宴,很快就要放假了,赫敏,暑假的时候,你要不要来我家玩?”纳威说着说着脸红了,期待地看着赫敏,可能是担忧会遭到拒绝,很不安。

“好啊,我很高兴去你家做客,到时候给我寄信。”赫敏大方地同意,巫师的家会是什么样子的呢?她很期待。

霍格沃茨的年终晚宴即将开始,学生们在宿舍换上学院长袍,嘻嘻哈哈地赶往礼堂,斯莱特林们特别高兴,因为总分已经算出来了,斯莱特林学院总分第一,他们再次卫冕学院杯,在人前走路都生风。

赫敏整理好自己的衣袍,再次检查了一遍已经整理完的行李箱,明天就可以乘坐霍格沃茨特快回家了,她提前整理好行李就不用明天手忙脚乱了。

她出去的时候,潘西等几个室友已经离开了,来到公共休息室,还有一些人,对她还算不错的迪恩级长早就去了礼堂,他们这些级长不光要管理学院里的学生还要帮忙管理学校的组织活动,赫敏仅仅是看了一下休息室里的人,走到门口正要出去。

“格兰杰。”德拉科-马尔福出声叫住她,赫敏收回推门的手,看过去,看到小男孩脸色奇怪地走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