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55 灵魂碎片

55.灵魂碎片

“可以让我看看吗?”赫敏询问哈利,哈利把日记本推到赫敏面前,他本来就想让赫敏来帮忙看看,是否能够解读出日记本里的内容。

赫敏神情凝重地取出魔杖,将努力集中视线,日记本上除了一般的粒子组合,还附着了一层灰色的物质。

【奇怪,太奇怪了……】黑猫跳上桌面,脚掌踏在日记本上,银色的眼睛紧紧盯住日记本,【有某种能量,非常微弱……】黑猫偏偏头,【不见了?】难道是他的感觉出了问题?【大概是我感应错误。】黑猫围着日记本转了一圈,耸耸肩,又跳回赫敏脑袋上。

“应该是被施了某种魔法。急急显形!”魔杖指向日记本,没有反应。

微微皱了下眉,难道是这些灰色物质的关系?凝聚全部的精神力,周围的青色粒子聚集压缩,试探性地刺入灰色物质,那些灰色物质先是拼命往旁边躲,眼看避无可避,反过来缠绕上赫敏的魔杖。

【住手……快住手……】嘶吼的声音在脑海中拼命涌来。

【你是谁?】赫敏谨慎地问,全面防卫自己的精神。

【里德尔,汤姆?里德尔。你是谁?】

【我是霍格沃茨二年级的一名学生。】赫敏前世对于隐私的保护也带到了这一世,【你好,里德尔。】

【你好。】

【你知道斯莱特林留下的密室吗?】

【我当然知道……】

里德尔立刻有些着急地把他的所知说了出来,不得不说,里德尔的说话声情并茂,很容易就被他的话所诱导。

【一个姑娘死了,他们警告我不许乱说,但我知道这事还会发生。怪兽还活着,而那个有能力释放它的人并没有被关起来。】

【你说的这些我都已经知道了,那么,密室的具体位置你知道吗?】

这一次里德尔沉默了很长时间,赫敏等了会儿试探性地叫了声:【里德尔?】

【是,我在。入口,好像在某个盥洗室里……】

赫敏感到被谁拍了一下脑门,精神恍惚,眼神从日记本上离开,逐渐从迷茫恢复到清明。

【你怎么了?发现了什么?】

“赫敏,你怎么了?”纳威很担心地问,赫敏的情况似乎不太好,哈利和罗恩也瞧出来了,她很没精神的样子。

“我能有什么事?”笑着摸摸额头,发现出了很多冷汗,居然有种全身无力感?

“日记本里有一个意识体……他知道密室的事,他说入口在某个盥洗室里,不过我觉得他可能没有说实话,也可能并不清楚事件的真相。”

黑猫听了,从她头上跳下,围着日记本打转。

【……奇怪。】黑猫眯起眼,凑近了些,果然是他疏忽了么?里面居然有个意识体?他居然没有察觉?刚才那微弱的波动就是意识体?

“这本日记本……应该交给校长先生。”赫敏暗暗打起精神,却发觉身体很疲累,还头疼。

“给校长?我们不能先调查一下?”哈利不怎么想就这样把日记本交上去,他有种感觉,这本日记本不简单。

赫敏揉了揉太阳穴:“日记本说他是里德尔使用特殊方法保存的一点意识,我觉得他很危险。”

“我们还是照赫敏说的做比较好。”纳威说,他觉得赫敏说的不会错,而且调查这种危险的事件应该交给教授们处理才对。

这一次连罗恩都表示赞同,密室事件太过危险,他实在不想跟事件的幕后黑手面对面,如果遇到斯莱特林留下的怪物,还不完蛋?

“那好吧。”哈利不是很情愿地说,伸手去拿日记本,他看不见黑猫,黑猫的右前爪正按住了日记本,哈利用力一抽之下,黑猫的利爪在日记本上拉出五道伤痕,赫敏大喊一声,从凳子上跳起来,座椅翻倒发出巨大的声音,在安静的图书馆里造成的响声非常惊人,引来周围人不满的瞥视。

哈利他们同样吃惊地望着赫敏,只见她蹙紧眉头,捂住了左脸,鲜血从手指缝里涌出。

赫敏咬住嘴唇,缓缓松开手,五道深深的伤口狰狞地暴露在他们眼前,几个孩子顿时倒抽了口冷气。

“赫……赫……”纳威已经无法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了。

“你们看,日记本。”罗恩指住了哈利手里的日记本。

日记本上被撕扯开的裂痕里正在缓缓流出黑色的墨水,就像血液一般诡异,哈利吓了一跳地把日记本丢到桌上。

【从赫敏的身体出来!否则,我就毁了这本日记本!】黑猫龇牙,目光凶狠,亮出了爪子压住日记本的封皮。

赫敏的表情痛苦,却露出怪异的笑:“你要毁了日记本就动手,日记本毁了,她也会死。”

黑猫的爪子刺入了日记本,赫敏的脸上立刻又出现了伤口,黑猫“啧”了一声,无奈中只得收回爪子,他也会有看走眼的时候,日记本里的东西竟然在刚才和赫敏交流的时候有一部分悄悄附着到赫敏体内了,还以为只是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波动,没料到却是最大的威胁。

“你在说什么?”哈利不解,他只看到赫敏含着某种轻蔑的笑容,对着日记本说着莫名其妙的话,就好像日记本那里有人。

“糟糕了,日记本上果然附有黑魔法。”罗恩呆呆地说道,哈利拿到日记本的时候他就猜测过,那时明明什么事也没有,怎么赫敏一碰就出事了?

【哼,你以为这样我就不会打你了!】黑猫冷哼,拱起后背,眼神凛冽,竟然骗过他,好大的胆子。足下发力,冲向赫敏,速度快得惊人,里德尔还没有反应过来,只看到一道黑影射向腹部,还未举起魔杖,已经被重重击飞出去,就像被一块大石头击中,撞倒了一排书架,顿时引起连锁反应,书架多米诺骨牌一样摔倒,图书管理员平斯夫人愤怒地高声喊着:“怎么回事?怎么回事?你们做了什么,要把这儿拆了吗?”

在战圈周围的学生们早就已经拥挤着跑到安全的室外,围在图书馆外,伸长脖子往里看。

里德尔从书堆里爬起来,扶住头,等晕眩过去,愤怒地盯着黑猫:“我现在可是和这个小姑娘连在一起的。”

黑猫居高临下,神情倨傲:【如果你连这点打击都受不了,就快点从赫敏身体里出来。】这点攻击,赫敏的身体还能承受。

“我不出来又怎么样?”他就不信,黑猫真的能下手杀了这个女孩。

黑猫眼神阴霾,就像一道道乌光,围着赫敏的身体旋转,爪子将她的衣袍撕成一条条,扎起来的头发被抓得蓬乱成一团,里德尔只能抱住头,蹲□将身体团成一团,肩膀、手臂、背部都被抓伤,若不是因为现在是冬天,里面还穿了毛衣,此刻那些伤口肯定已经见骨。

好不容易攻击停下了,里德尔紧咬住嘴唇,思索着该如何逃离。

“赫……赫敏,你……你在流血。”纳威结结巴巴地说,他从来没有碰到过如此情况,好像还有一个看不见的生物正在对赫敏进行攻击。

里德尔没有理会纳威,眼睛死死瞪着浮在半空中的黑猫,要不是她想把日记本交给邓布利多处理,他怎么会出此下策?本来想控制了她的身体和思想就好,谁知她身边还有一只奇怪的黑猫,到底是什么东西?

抬手抹去额头上快流进眼睛里的血迹,身体的痛楚让他几欲疯狂,不管这只黑猫是什么,都去死吧!

“阿瓦达索命——”绿色的光芒从魔杖尖疾射而出,黑猫向一旁闪避,赫敏也就是里德尔猛地跳起,冲向前,经过桌子的时候,魔杖指向日记本往上一挑,日记本飞回到他手中,抓紧日记本,里德尔往外冲。

平斯夫人在赫敏使出阿瓦达索命咒的时候就仿佛被石化了,等赫敏从身旁经过时才尖声喊道:“快点让开,让她离开。”她怕那些学生拦住小姑娘的路惹得小姑娘发狂使用索命咒,她不希望图书馆变成命案现场。

“梅林啊,梅林,请保佑我们……”平斯夫人面对如同狂风过境,一片狼藉的图书馆祈祷着,转而想到这样的事情必须快点通知邓布利多校长。

哈利他们早就呆了,这一系列发展快得惊人,赫敏一转眼就不见了,而且她突然对着空气使用的阿瓦达索命是什么咒语?纳威浑身发抖,索命咒,赫敏竟然使用索命咒?哈利最先回过神,连忙追着赫敏跑了出去,罗恩在哈利跑动之后,拽了一把纳威示意他们快点跟上,不想将纳威拽得一个踉跄,眼神茫然地摔倒在地。

“哎?你怎么了?”罗恩转头看了看已经不见了的哈利他们,于是在纳威身边蹲下,“……我带你去庞弗雷夫人那儿看看。”正要扶起他,纳威突然抓住罗恩,一双眼睛惊恐地瞪大:“赫敏……那个人不是赫敏……”

“你说什么?什么赫敏不是赫敏的?”罗恩努力想要扳开纳威的手指,掐得他痛死了,怎么那么大力气。

“刚才那个人不是赫敏,对,一定是中了夺魂咒之类的黑魔法。”纳威焦急地说,“……教授,校长先生,我们必须尽快通知他们。”

里德尔在人群中灵活地来回穿梭,在楼梯转角处猛地撞到一个人,二人皆往后倒,里德尔要感谢赫敏经常锻炼身体,仅仅是往后退了几步,踉踉跄跄又重新站稳。

对面那个人就没那么幸运了,捂住胸口,往后倒,还好身后的小胖墩吨位足够,正好顶住他,后退了几步,没倒地。

“没长眼睛吗?你怎么走路的……格兰杰?”德拉科揉着胸口,吃惊地看着眼前衣服破破烂烂,头发蓬乱,脸上皮肉翻卷鲜血淋漓的女孩子,她一副惨不忍睹的模样,“你……你怎么……”

赫敏突然扭头,手中的魔杖指向背后斜上方,各种攻击魔法飞出,如同漫天烟火闪烁着一道道魔法的光芒,魔法击中了天花板,有些石头被击碎掉落下来,学生们再也没心思围观,顿时尖叫着抱头鼠窜。

黑猫在魔法间隙中穿梭,总能够在里德尔的攻击到之前闪开,里德尔恶狠狠地瞄准黑猫,一发接一发地发射魔咒,到处是碎石,里德尔边打边退。

“谁在外面吵闹?”一处房间的门打开,有着一头金色卷发笑容满面的洛哈特打开门,原来这里是洛哈特的办公室,看到满脸血腥用魔杖指住他,目露凶光的赫敏,洛哈特的笑容僵住,“哎呀呀,我想起来还有很多给书迷的回信没写,好忙呀好忙。”说着快快关上门,靠在门背后两腿发抖,很快他匆匆跑到柜子边,从中取出两只大皮箱,一边往箱子里塞东西一边不住嘀咕:“快点,快点,可不能把命留在这里……”

德拉科躲在楼梯转角,不时探出头,看一下正在向着空气发射魔法的赫敏,忍不住喊:“你在发什么疯?赫敏?格兰杰!”

赫敏没有理他,只是在不经意间看向他这个方向的时候,德拉科吃惊地发现她的眼睛里只见疯狂与冷酷,一道道危险的魔咒在上方飞舞,德拉科暗惊,她怎么会熟练使用那么多黑魔法?而且都不需要念咒,他和她的差距有那么大么?

“我……我们快……快逃……逃……”高尔牙齿打颤地说。

“逃、逃,你就只会说这个词。”德拉科恶狠狠地说,高尔满脸惊惧,克拉布同样缩在角落里瑟瑟发抖,完全和他高大的身高不成等号。

哈利趁着间隙冲到德拉科等人藏身的转角,德拉科此刻没空表示对哈利的讨厌:“你知道她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还没等哈利解说,洛哈特的办公室里发出了一阵惊慌的尖叫,洛哈特从办公室里踉踉跄跄地跑出来,一脚踢在一块碎石上,朝前跌了个狗吃屎,撑起身,他一边口吐灰尘一边朝前连滚带爬,满脸惊恐地喊着:“蛇,蛇啊——”

伴随着他的话语,洛哈特办公室的门框被抽飞,碎石飞溅中,一只巨大的蛇头从开裂的墙体缺口钻出来,橙黄色的眼睛转动着打量周围,空气里顿时散布着一股蛇的腥气,周围仿佛一下子安静了下来。

等了会儿,克拉布想要探出头去看看,被德拉科拦住:“这是蛇怪,你不要命了,不能直视它的眼睛,会死的。”德拉科的话吓得克拉布和高尔脚一软,抱住头从楼梯上滚到下方,爬起来,撒腿就跑,德拉科气得牙痒痒,这两个没义气的混蛋!

蛇怪从洛哈特的办公室里挤出来,整个身体足有几十米长,像一棵大树那么粗,布满花纹的黑色皮肤上,鳞片闪闪发光,可能是听到了德拉科的声音,蛇怪朝他们这儿游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