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56 混战意外的援救者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哈利和德拉科两个人耳中听着蛇怪的腹部贴着地面滑行时产生的摩擦声,心脏紧张地狂跳,手脚发软,蛇怪吐出的蛇信在他们身旁缓缓出现。

德拉科起身,闷声不响地沿着楼梯往下跑,哈利在他行动时也跟着一起发足狂奔,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赫敏,可是他们现在自身难保,都不知道能不能从蛇怪嘴里逃出生天……

【撕裂你……我要撕裂你……】哈利耳中听到蛇怪嘶哑的声音在身后越追越近,哈利绝望地用蛇语吼回去:【滚开,回去,滚回密室去!】

蛇怪张开大嘴,露出尖刀一般的毒牙,猛地急射,嘴里发出腥臭的气味黏糊糊地紧贴哈利后颈的皮肤,然而蛇怪的致命一击却如同撞在了一堵墙上,空气产生水纹般的波纹,蛇怪撞得有点晕乎乎,甩了甩脑袋,橙黄色的眼睛扫向正举着魔杖的人,白发白须的邓布利多校长在蛇怪看过来时,连忙闭上眼。

在校长侧后方的斯内普举起魔杖,连连挥舞,一道道魔法像利刃划过蛇怪庞大的身体,将它坚实的皮肤划出数条深深浅浅的伤口,惹得蛇怪暴怒地嘶吼。

“你们快点过来,别回头。”邓布利多校长对哈利和德拉科高声说道,两个孩子没命地往教授们那儿狂奔。

另一个蛇语声响起:【回来,保护我。】

蛇怪身体一顿,扭身,快速地蹿到里德尔身边。

“校长先生,日记本,赫敏接触了一本日记本,一个叫里德尔的人的,她突然就变成另一个人一样。”哈利语无伦次地解释着,他现在很后悔,当初捡到日记本的时候没有立刻交给教授们,这样的事情根本不是他们所能处理得了的,开始赫敏提议交给校长他还不太乐意,现在后悔都来不及。

眼睛红通通的。

是他害了赫敏……

“我知道了,”校长神情凝重。吩咐学校的魔药教授,“西弗勒斯,你先保护他们去安全的地方。”

“这样的事,让麦格来做。”斯内普目光凶狠地扫了一眼哈利,似乎在说又是他搞出来的事情,目光在德拉科身上停顿数秒,走上楼梯。

“好吧,米勒娃,孩子们就交给你了。”邓布利多边说边匆匆向楼上走去。

当他们到达上一层的时候,只看到一片狼藉的现场,没有赫敏也没有大蛇,只有一地大大小小的碎石块,散落一地的盔甲,还有撅起屁股抱头趴在墙角里发抖的吉德罗?洛哈特。

“洛哈特,洛哈特先生?”邓布利多叫着他的名字。

“校……校长先生?”洛哈特听到有人喊他,立刻放下了抱住脑袋的手,脚上装弹簧一样地跳起来,“没问题了,一切都在我的控制之中。”

邓布利多微微蹙眉,对于这个在危急时刻丢下学生的教授有些不齿,然而多年来温和待人的习惯让他没有立刻表达出对此人的厌恶:“您知道蛇怪和格兰杰去了哪儿?”

洛哈特露出闪光的笑容:“……我刚才正在研究建造学校的材料问题,嗯,太不牢固了,应该要再加一点防御的魔咒。”说着拍了拍衣服上的灰尘。

其实刚才他一直抱着头缩在角落里,努力让蛇怪不要注意他,哪里敢去看蛇怪去了哪里?

斯内普可不掩饰对洛哈特的讥讽:“他们朝上一层去了,你不是经历了很多冒险?正好可以让你大展身手。”

“我……我……哎哟,我的脚刚才被砸伤了。”洛哈特抱住左脚假装痛苦地干嚎。

斯内普厌恶地撇开头:“校长先生,请恕我先走一步。”沿着地面上蛇怪留下的血迹,快步向上层走去,邓布利多也懒得跟这个只会夸夸其谈的家伙浪费口舌。

麦格教授把哈利和德拉科护送回礼堂处,哈利说:“我可以自己回宿舍,教授。”

“不行,现在很危险,我必须要确保你们的安全。”麦格教授不容分说,押送犯人一样跟在他们俩身后,精神一直紧张地戒备。没走多久就遇到了正在组织学生会寝室的级长们,麦格教授把哈利和德拉科交托给级长们,立即匆匆离去。

学生们神情惊恐,爆炸的声音很远都能听到,他们不知道出了什么事,斯莱特林的继承人打算把整个学校都拆了么?哈利在格兰芬多的队伍里安静地走了会儿,听着旁边的人胡乱的猜测,越想越后悔,都怪他把日记本给了赫敏……

对了,赫敏说过,密室的入口在某个盥洗室里,蛇怪很可能会回去密室,他要把这件事告诉教授。

哈利想到此,趁珀西不注意的时候,悄悄地离开队伍,拐进一条安静的走廊,沿着走廊,他拐了好几个弯重新回到了刚刚离开的混乱的地方,此时空无一人,四周安静得仿佛能够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他刚刚走到楼梯口准备转弯,一根魔杖指住了他的颈部,哈利下意识地举起双手做投降状,看清指住他的人,吃惊:“马尔福?”

德拉科“啧”了一声,竟然是波特,收回魔杖:“你来干什么?”

“……我和你一样的打算。”哈利紧盯着德拉科。

德拉科撇开头,没说什么,握紧他的魔杖。

洛哈特两手各拎一只皮箱,从办公室里匆匆跑出来,和正在四周寻找踪迹的德拉科和哈利正面撞上,洛哈特显然受到了惊吓,头上的帽子歪歪斜斜他也没有注意。

“洛哈特教授,你知道赫敏去了哪里?”哈利立刻问道。

洛哈特吱吱唔唔,眼神闪烁,不敢直视他们:“好像往楼上去了,邓布利多还有斯内普。”他拎着皮箱就要下楼。

“你要去哪里,洛哈特教授?”哈利拦住准备逃跑的洛哈特,“你不去帮忙吗?现在有邪恶的东西在学校里肆虐,我们需要帮助。”

“这个,这个,怎么说呢?”洛哈特含糊不清地嘟囔,“当初签合同的时候,工作条例里没有包括……我不知道……”

“不用跟这个胆小鬼啰嗦。我早就知道,他根本就是个不学无术的白痴。”德拉科鄙夷地说,“简直是浪费时间,还不如我们自己想办法。”

“你们知道什么?我需要做很多事情,成为名人非常不容易……”洛哈特还在一个劲地嚷嚷,哈利和德拉科的身影早就消失在楼梯处,碎石块滚落的声响让还在喋喋不休地诉说自己非常辛苦,需要很多努力的洛哈特一下子噤声,惊恐万分地四处打量,等了好一会儿没有任何险情,原来是偶然落下的碎石子,松了口气的同时,洛哈特拎起皮箱往楼下跑,他打算尽快离开霍格沃茨,再也不来了。

另一方面,因为与赫敏直接进行意识层面的交流而意外成功附身到赫敏身体内的里德尔,被黑猫逼迫着边打边退,一路退回到密室,站在巨大的斯莱特林雕像前,仰望那张威严却老态龙钟的脸。

这个女孩子可以和日记本中他的灵魂碎片直接进行对话,仅仅是几分钟的时间,他就获得了大量的能量,比之通过日记本吸收使用者生命能量更加迅速,这种情形非常古怪,在进行意识对话时,他悄悄地将二人联接起来,本想直接使用这具身体直到将她的生命力量吞噬干净以获得重生的能量,却没想到她的身边有一只奇怪的黑猫,那到底是什么生物?

蛇怪在身旁盘成一团,庞大的身躯将里德尔保护在中央。

【你以为光凭外面那道门就能够拦住我?】满含威胁的声音传来,黑猫已经追到。

里德尔目光死死瞪住飘浮在半空的黑猫,握紧手中的魔杖,用蛇语驱动蛇怪帮忙。蛇怪睁着橙黄的大眼,张开血盆大口,挺立起身体做出威慑状。

【区区一条小蛇,居然跟本大爷叫板?胆子不小!】黑猫哼了一声,本来就因为赫敏在他的保护之下还被人趁虚而入非常生气,蛇怪好死不死地送上门来,爪子从肉垫中探出,直接扑上去,速度惊人的快速,里德尔只听见蛇怪痛苦地哀嚎,扭动的蛇身似波涛又像一堵坚硬的肉墙向周围无序地扭动,甚至一下将原本保护的他抽飞,撞上斯莱特林的塑像才停下来。

蛇怪的眼睛被黑猫抓瞎了,剧痛令它狂暴地胡乱扭动撞击,哪里还顾得上里德尔。

撑起身,里德尔咳嗽着吐出涌到喉咙的血块。

好疼啊,这种疼痛,自从失去身体以后还是第一次感受到,全身的骨头都仿佛碎裂了一般,还有不断往外流淌的鲜血,都在表示身体快到极限了,他很想快点离开这具身体,可是半空中冷冷注视他的黑猫绝对不会让他如愿,只要他一离开就会杀了他。

【还不出来吗?】黑猫眼神凌厉,银色的眼睛冷漠一片,蛇怪在一旁翻滚,失明加疼痛令它发狂。

里德尔直想咒骂一切,见鬼的运气,挑中最不该挑的人,如今却骑虎难下。

脸色阴晴不定,最后阴狠地冷笑,抹了把血:“我死了,她也不能活。”

黑猫大怒,怒极反笑:【很好,非常好!】半空中的黑猫身体被一团黑色雾气包围,那些雾气如同活物一般贴合着他的身体,渐渐地黑猫的身体拉长,逐渐化为人形,最终一名有着黑色长发身着黑色战甲的英武男人出现在眼前,银色的眼睛里闪动着嗜血的光芒。

里德尔瞳孔紧缩,是阿尼马格斯?!他身上的衣着就像中世纪的战士一般的盔甲,他到底是谁?

【这几十年来,你还是第一个让本大爷如此生气的人,非常好!】男人的气势和猫形时无法比拟,蛇怪察觉了威压,动物身上对于强者的畏惧令它本能地臣服缩到角落里不敢乱动了。

【再不出来,我就连赫敏一起杀了!】

他冷酷嗜血的眼神令里德尔感觉到了畏惧,握着魔杖的手微微发抖,然而他明白只消离开这个女孩的身体就是他的死期,他还是想要赌一把,这个人不会如同他所说的杀了身体的主人。

杀气在空间中弥漫:【如此,永别了!】身穿黑甲的男人手指尖冒出尖利如刀刃的长长利爪,身形快如闪电,又仿佛电影的慢镜头,里德尔手忙脚乱地想要抬起魔杖却发觉身体不能动,原来是身体内原本的灵魂苏醒了么?

【你想死吗?】里德尔焦急地用意识直接对话。

女孩子的声音含着怒意:【是啊,被你控制,欺骗所有人,我还不如死了算了……】

【疯子……】里德尔眼睁睁看着那些利爪刺入胸口,皮肉被撕裂的痛楚袭来,对于死亡的恐惧使他撤出了赫敏的身体。

一名十六岁左右的少年从赫敏体内分离出来,神情狼狈:“两个疯子……”

银瞳男子直视着赫敏的眼睛,小女孩微微一笑:“原来你长这样,以后我都不敢抱你……唔,好痛!”原来是黑猫妖拔出了利爪,大股鲜血涌出,赫敏连忙捂住汩汩流血的伤口,苦笑,下手还真狠,幸好,避开了要害。男子舔了舔手上的血液:【太弱了!】边说边摇头,眼睛移转打量正缓缓后退的少年,带了一丝猫捉老鼠的戏谑:【现在,轮到你了。】

里德尔猛地抬起刚才撤出赫敏身体时顺势夺下的魔杖,对准赫敏:“阿瓦达……”

“夺你武器!”三道光芒从旁侧击中了里德尔,他手中的魔杖高高飞起,人也被魔法击飞,在场三人看向魔法飞来的方向,只见有着一头铂金色头发的男孩子和身旁的两名教授一样举着魔杖。

校长、院长大人还有……马尔福?赫敏捂住胸前的伤口,用力地眨了眨眼,以为是出现了幻觉,德拉科?马尔福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和哈利一起?

他不是一贯奉行,“安全第一,冒险是愚蠢的行为”这一信条?关键是,他最讨厌哈利,曾说那就是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只知道出风头的蠢货……

教授和学生的四人组合快步来到赫敏身边,小女孩摇晃了□体,哈利和德拉科立刻一左一右地扶住她。

“你个笨蛋,死了算了。”德拉科忍不住骂道。

“又不是赫敏想要这样。”哈利帮着赫敏说话,扶着她坐到地上,“她都伤成这样了……”

“看看你,本来就长得丑,现在还破相了,我是你宁愿不活了。”德拉科接着恶毒地说着,赫敏郁闷地捂住伤口,咬牙,你丫就是来气我的么?要气得我吐血而亡才开心?

作者有话要说:晋江老抽抽,回复一直显示请稍候,抽得人要暴走、暴走、接着暴走……最后吐血倒地,好吧,咱输了,升白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