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57 斯莱特林继承人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马尔福,赫敏很难过,你就少说两句。”哈利觉得自己再不说话,赫敏没有被日记本里的意识体弄死也会被马尔福给气死。

眼看赫敏没力气反驳他,德拉科不由得紧张地问:“你还走得动吗?我现在带你去医院。”

“不……”赫敏摇了摇头,她现在哪里还有力气走动,“我的包里,有药……白鲜香精,可以疗伤止血。”

哈利连忙在赫敏包里翻找,可是赫敏的包里有好多东西,他满头大汗都没找到需要的东西,反而掏出一大堆小山一样的书籍,一把飞天扫帚,一块滑板,不少瓶瓶罐罐,都不是白鲜香精,赫敏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德拉科急了:“我来找。”说着一把抢过书包,魔杖对准包包口,“白鲜飞来。”

一只棕色的小瓶立刻飞到他手中,哈利眼神闪烁了下,第一次觉得自己没有好好学习,德拉科拔去瓶盖就往赫敏胸前的伤口泼了大半瓶药水。

一大股绿烟冒起,赫敏痛得闷哼一声,等绿烟过后,她满头冷汗脸色苍白如雪。

“不用太多……几滴就够了。”赫敏小声地说,德拉科有些后悔,往赫敏的脸上小心地倒了几滴,绿烟过后,她脸上的伤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长上了新皮。

皮肤快速生长的痛楚让赫敏痛苦地闭上眼,拼命忍住不要呻吟出声,猫妖已经在校长他们来到之后收敛起了杀气,重新化为猫形,飘浮在空中,只是银色的眼睛冷冷地盯着黑发的少年。

“你是……汤姆?里德尔……”邓布利多惊讶地打量从斯莱特林塑像脚下缓缓爬起来的黑发少年,他英俊的脸上镶嵌着一双不复谦和显得阴鸷的眼睛,从第一次见面就知道里德尔的温文有礼都是伪装,可惜以前他以为可以感化改变他。

“很久不见了,邓布利多教授。”里德尔尽量装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并且用充满讥笑的语气说,“你老了,教授。”

“人从出生后就在迈向死亡,衰老是自然的规律,没有人可以违抗时间的魔力。”邓布利多语气平静地说。

“你错了,没有什么不可以改变。”里德尔打断了邓布利多,“我不就是一个上好的例子?”少年得意地笑,“你老了,可我依然年轻。”

斯内普举着手中的魔杖,指住汤姆?里德尔,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年少时期的伏地魔,心中不知道是什么滋味,面上的表情更加面无表情。

“你才错了。”邓布利多淡淡地说,“违抗自然法则,必然要付出代价,你会变得如此肯定付出了难以想象的代价。”

“代价?”里德尔微抬下巴,神情倨傲,“什么都没有,我不是好好站在你面前?”眼睛不动声色地观察周围,刚才被甩到塑像前时,他把先前进来时藏在塑像脚下的日记本拿在了手中放到身上,趁黑猫没有再注意蛇怪的同时,里德尔突然用蛇语对蛇怪喊道:【杀了他们,杀光这些人。】

听到他突然使用蛇佬腔,邓布利多和斯内普暗叫不好,连忙转向蛇怪,蛇怪已经在不知不觉中到了距离他们很近的地方,张开的大嘴里尖利的毒牙闪烁着绿莹莹的光。

【停下,不要伤害他们。】哈利站起身跑过去,同样使用蛇语对蛇怪嘶嘶地喊,他不知道蛇怪会不会听他的话,然而蛇怪真的止住了动作,似乎非常恐惧地颤抖。

【你在干什么,快点杀了他们。】里德尔命令。

【别伤害他们,别伤害他们,快点离开……】哈利不断地呼喊。

邓布利多抬手搭上斯内普握着魔杖的手,微微摇了摇头,二人极缓慢又小心地向后退,蛇怪偏着脑袋,舌头不停地吐出,似乎在纠结于到底听谁的命令,一会儿之后蛇怪行动了,它张开了满嘴毒牙的大嘴,如同一支急射的箭矢,“嗖”一声从邓布利多和斯内普身前蹿过,扑向汤姆?里德尔。

【停下,错了,不是我,应该是他们,你快停下……】黑发少年脸上出现了惊恐,蛇怪的眼眶里流着浓稠的鲜血,仿佛不光是眼睛瞎了,连听觉和嗅觉都消失,不管不顾地扑向里德尔。

里德尔身上除了一本日记本什么都没有,从赫敏那里得到的魔杖早在一开始就被人击飞,他现在根本无法抵抗,后退,越退越快最终背抵上斯莱特林的塑像,无路可退,眼睛里蛇怪的身影越来越近。

“不……”

蛇怪一口将里德尔兜头咬住,几个小孩子不忍地撇开头闭上眼,一会儿又悄悄打量一眼眼前的惨况。蛇怪的两排毒牙正好咬中他胸前的日记本,用力地合拢嘴巴,里德尔本已凝聚的身体扭曲,发出震憾心灵的痛苦哀嚎,黑色的**从蛇怪毒牙间的日记本里涌出。

“怎么会这样?我是斯莱特林的继承人啊……”里德尔不甘地喊着,黑色的雾气在日记本周围翻涌有尖厉的声音在黑雾中盘旋,十几秒之后就像被一根针戳破的泡泡,嘭地一下爆裂,一股强烈的飓风向四周散去,消失在空间中。

邓布利多注视着蛇怪吐出的破了一个大洞的日记本,上面已经不复整洁有被火烧一般的焦痕,还有蛇怪留下的蛇涎,心中感叹,这就是所谓的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蛇怪扭了扭身体,游到哈利面前,软绵绵又温顺地低头贴在地面上,不住地嘶嘶哀求。蛇怪的举动让邓布利多等人惊讶,似乎想不通蛇怪为何会拒绝服从里德尔的命令听从哈利的话,现在又对哈利表现出臣服的举动。

哈利同样不敢置信,他无助地看了看周围的人们。

“它在说些什么?”邓布利多询问道。

哈利连忙回答:“它在请求原谅,希望得到宽恕。校长先生,我该怎么办?”哈利不知该如何处理,他现在觉得蛇怪很可怜,而且它刚才帮助他们打败了里德尔。

“霍格沃茨从来不会拒绝善良的灵魂,不过城堡里是不能呆的,让它去禁林吧!”邓布利多温和地说道,哈利的眼中顿时显出欢喜,用蛇语跟蛇怪说了不会伤害它,并吩咐它以后不要伤害学校里的人。

蛇怪听了,停顿了会儿,一下子显得很开心,感激地用脑袋蹭了蹭哈利,哈利也很高兴地摸了摸它的脑袋。

在场的人以为是哈利驯服了蛇怪,只有赫敏知道,在里德尔吩咐蛇怪攻击邓布利多校长和斯内普教授时,黑猫突然对着蛇怪发出了威吓,命令它攻击里德尔身上的日记本,后来也是黑猫一直悬浮在哈利头顶上方,蛇怪正是在请求黑猫的宽恕。

斯内普上前弯腰捡起破了一个洞的日记本,稍稍检查一下,交给邓布利多:“已经没有危险了。”邓布利多接过日记本,若有所思,脑海里似乎有什么东西闪过,只是缺少了一些关键的信息,没有想明白。

“你们表现得非常出色。”邓布利多笑眯眯地看向三个孩子,“现在,格兰杰小姐需要尽快去医院让庞弗雷夫人治疗。”

“教授。”哈利在斯内普弯身正要抱起赫敏的时候,突然说话,斯内普目光阴沉地扫了他一眼,哈利打了个冷颤,觉得自己还是对斯内普教授喜欢不起来,不过他可不敢发呆,连忙说,“赫敏的包里有一把飞天扫帚,我觉得赫敏需要尽快前往医院。”

“嗯,哈利说得不错。”邓布利多考虑了下,点点头。

“我来送她去医院。”德拉科?马尔福这一次抢先说,“她是斯莱特林学院的人。”德拉科的话令斯内普颇感意外地看了他一眼:“那么就由德拉科送格兰杰小姐去医院。”

虽然是哈利先提出来,不过德拉科抢得了最终的执行权,小男孩仿佛夺得了一场战争的胜利,示威地瞥了眼哈利,从赫敏的包里翻出飞天扫帚,德拉科先骑上飞天扫帚,在旁人的帮助下,赫敏在他身后坐定,飞天扫帚慢慢浮空,保险带冒出,将他们俩牢牢绑在一起,保险带可以让德拉科无须注意赫敏是不是会从身后摔下去,在几人的注视下,德拉科控制飞天扫帚向出口飞去。

“喂,格兰杰,我这次是不是救了你的命?”虽然能够进入密室是哈利说出了蛇语,后来校长和教父大人都出手了,德拉科觉得他的解除武器的魔法也击中了那个家伙,因此勉强可以算救了她。

“嗯……”

“你是不是应该以身相许?”

“……”

“快点回答!”

“啊?嗯。”

赫敏的回答让德拉科暗喜在心:“以后你不能和波特他们走得太近,不许送礼物给别人……喂,你听到没有?好还是不好?”

“……好……”大量的失血还有消耗了许多体力和生命力让赫敏觉得很累,意识迷迷糊糊地靠在前面人的背上,都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她现在只想睡觉,下意识地回答。

“赫敏,以后我允许你叫我德拉科……你听到没有?”等了会儿没有听到回答,他微微偏头,耳边传来小女孩均匀的呼吸声。

呃,睡着了吗?虽然没有得到回应,小女孩在睡梦中无意识抓紧他衣服的动作让他微微勾起嘴角,尽量飞得快速又平稳。

作者有话要说:晋江老是抽搐,我估计都快得道成仙了,现在我准备不到万不得已不使用存稿箱了,今天就提前更新吧,以后不出意外都会直接更新,更新时间基本在18:10以前吧,如果到21点都没更新,那么就代表那天没有更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