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58 我的朋友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赫敏在医院的病**足足昏睡了三天三夜,中间被庞弗雷夫人叫醒灌了一肚子补血、恢复体力之类的药水,期间哈利、罗恩和纳威来探望过她,而她一直在睡觉,经过庞弗雷夫人再三保证,她的身体已经恢复,是精神损耗太过厉害,睡眠有助于身体的自我调节。

直到自然苏醒,庞弗雷夫人宣布她完全康复随时可以离开,赫敏换下了穿着的病号服,重新换上她的校服,当她出现在礼堂里时,她受到了如同英雄凯旋般热烈的欢迎。

人们热烈地鼓掌,目光热切,有些人还吹响口哨,赫敏以为自己走错地方了或者她错过了什么?向两旁看了看,是不是欢迎别的人,然而身边没有别人。他们的目光也都落在她身上。

“你好,赫敏。”从她身边经过的人微笑着和她打招呼。

赫敏连忙笑着回了句“你好”,得到她回应的人一脸激动,就跟看到偶像的粉丝笑嘻嘻地跑到自己朋友身边,还大声地说:“你看到没?她跟我说话了。”

赫敏简直觉得是自己疯了还是眼前这些人疯了?尴尬地保持着笑容,在人们的注视和不断的招呼声中,如履薄冰地往斯莱特林的桌子去,艾琳正在向她挥手,赫敏赶忙快步过去,等到她坐下,大家对她的关注才减少了许多。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赫敏抹了把额头的冷汗,简直是莫名其妙的受欢迎,比她在开学宴上获得奖金还要难以理解。

艾琳说:“大家觉得你和蛇怪面对面竟然活了下来,非常了不起,其它学院的人估计还有一个理由。”说到此,艾琳捂嘴偷笑,“你把学校炸了一大层,大家传说,如此壮举,没人能超越你了。”

居然是这个理由?赫敏嘴角抽搐,她为学校的八卦事业做出了伟大的贡献,她的事迹将被载入霍格沃茨大事记被永远流传。

德拉科进礼堂吃饭时看到了赫敏,微微顿了下,就朝她走去,在她身边坐下,感觉有人,赫敏回头看了一眼:“你好,马尔福。”

德拉科的脸顿时一沉:“叫我德拉科,我允许你。”

允许?赫敏眼神郁闷地闪了闪:“我们没那么熟。”

骄傲的面具碎裂,小男孩生气了,初时见到赫敏痊愈的喜悦顿时荡然无存,气呼呼地说:“那天你答应我的话都是假的吗?”

“我答应你什么了?”茫然。

“你……你跟隆巴顿那笨蛋一个记性。”德拉科咬牙切齿,他冒着生命危险去救她,事件结束后才知道那个汤姆?里德尔就是黑魔王的年轻时期,他和哈利一起得到了对学校的特殊贡献奖却接到老爸来信挨了一顿教训,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让他以后少管闲事,那封信被他扔到箱底去了,“你答应要以身相许,所以以后要听我的话,帮我记笔记、做作业、洗衣服、端茶倒水……”

“等等。”赫敏冷汗地打断他貌似还有很长的宣言,“我什么时候说要对你以身相许了?”

小男孩得意地勾起一边嘴角,坏笑:“就是那天送你去医院的路上,我救了你的命,你承认了。”

赫敏努力回忆那天她到底答应了什么不平等条约?回忆不起来了,只记得他当时说了一大堆话,还一直追问好还是不好……最后,她到底回答了什么?

【你真答应了。】黑猫在她头上凉凉地开口,悠闲地甩着尾巴,赫敏的脸顿时变得那叫一个五颜六色。

“赫敏,什么是以身相许?”艾琳在一旁用手指捅了捅赫敏,小声地问。

赫敏头疼,压低声音对她说:“以后再告诉你。”又转过头对德拉科露出一个甜得可以滴出蜜来的笑容,看得德拉科吓了一跳,直觉她不怀好意。他受到惊吓的表情让赫敏连忙收敛了一些,“马尔福……”

“德拉科。”

“好吧,德拉科。”赫敏对于称呼倒是没什么抵触,从善如流,“你救了我的命,”小男孩笑,“我也救过你的命,我们扯平了,以后别说什么以身相许。”德拉科的笑容僵住,赫敏接着说,“所以,谢谢你救了我。德拉科,你愿意和我做朋友吗?”

德拉科低头盯住伸到跟前的手,朋友吗?如果老爸知道他和一个泥巴种成为朋友……不对,父亲说过她是可以结交的。想到此,愉快地握住她的手:“我的朋友。”

坐在他们周围的斯莱特林们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他们之间愉悦的气氛,这两个人从一开始的打架,互相看不顺眼,发展到现在,竟然成了朋友?纯血巫师和泥巴种的友谊?不少人看在眼里,心中则在想着要给家里写信报告。

巫师世界风起云涌,历史的车轮在此稍稍产生了偏移,逐渐向着越来越不可知的方向前进。

“对了,你养伤期间,三年级选修课的目录发下来了。”德拉科从身旁一叠书里翻出一张表格,递给赫敏。

黑猫本来趴在赫敏脑袋上一起看,很快没了兴致,交代一声,闪了,憋闷了好几天他需要活动活动。

赫敏研究着课程,发觉选修课都很有意思,她都想学一下,可惜她分?身乏术,有些课程时间上肯定会有冲突,真可惜。

吃完饭,赫敏来到图书馆,休息时间去图书馆消磨时间已经是她的习惯,图书馆已经恢复原样,不见当初的混乱,赫敏找了个安静的空位坐下,对着表格考虑到底该如何取舍,一个红色头发的小姑娘来到她身边,局促不安:“对不起,赫敏,看到你没事我很高兴,很对不起。”

“你是……罗恩的妹妹,”赫敏抬头看向这个眼睛通红的女孩子,好像是叫金妮?韦斯莱吧?“谢谢你的关心。”

“很对不起,对不起。”都是因为她扔掉了那本日记本,害得赫敏受了重伤。

“你……不需要向我道歉。”赫敏很奇怪,她怎么一副要哭出来的样子?

“金妮?”罗恩一行人走近,看到金妮惊讶地确认,金妮仿佛被针蜇地惊跳了下,慌张地看向罗恩他们。

“我,我先走了。”金妮捂住脸,兔子一样地跑了。

“她怎么了?”罗恩担心地问。

“可能是为了我受伤难过吧,真是个善良的姑娘。”赫敏耸耸肩,她也猜不出来,莫名其妙地过来跟她道歉,这个世界果然癫狂了。

“金妮一向多愁善感。”罗恩放松了些,“费尔奇的猫被石化,她伤心难过了很久。”总算现在密室事件结束,曼德拉草还有几个月就成熟了,一切又会回到原样,金妮慢慢会好起来。

“赫敏。”纳威开心地在赫敏左手边坐下,“我们去看了你好几次,每次你都在睡觉。”

“是你们来得不是时候吧?”赫敏好笑,不过那时候她确实需要睡眠来恢复。

“你好,赫敏。”哈利仔细观察着赫敏的脸,没有找到一丝伤痕,松了口气,心底的愧疚让他忍不住说,“对不起,都怪我把日记本给你看。”

“没关系,你也不是故意的。”赫敏对于被里德尔控制非常痛恨,可现在里德尔的意识体已经消失了,继续耿耿于怀无济于事,“我不是还活着嘛,比那些被石化等着曼德拉草成熟的人幸运多了。”

哈利听了没有高兴反而更加惭愧,不知道谁才是真正的幸运啊,赫敏流了那么多血,伤得像个僵尸一样躺在**一直不醒……

赫敏见她的话造成反效果,只好说:“最后多亏你驯服了蛇怪,打败了里德尔,没有你,还不知道会怎么样。”

“……你看赫敏没怪你。”罗恩笑着用力拍了哈利的后背一巴掌,差点把哈利拍得扑到桌子上,哈利接住险些掉落的眼镜重新戴好,“罗恩,你轻一点。”哈利龇牙咧嘴地摸着火辣辣疼痛的后背,一直压在心头重重的愧疚感终于消散,神情变得轻松不少。

罗恩傻笑着蒙混过去:“谁能想到,神秘人以前的名字就叫汤姆?里德尔。”和哈利一同坐下后,罗恩说道。

“事实证明,海格与密室事件无关。”哈利心情开朗,带着笑意,真正的凶手被抓出来了,海格曾经的罪名被洗脱,邓布利多校长去魔法部为海格正名,魔法部向海格致歉消除了他的犯罪记录,在《预言家日报》醒目位置刊登声明,并给出了赔偿,他还记得海格抓着他那条脏兮兮的大手帕一边抹着眼泪,一边拍着他的肩膀说不出话来的样子,当时被拍得骨头差点散架,然而因为担心赫敏无法快乐地笑,此刻放下心里的重担才真正觉得心情飞扬。

“你们下学期的选修课准备选择什么?”几人谈笑了一会儿,赫敏对着桌上那张表格发愁,她都想选。

“如果可以,我真想放弃魔药课。”罗恩说道,可惜那是必修课。

“对了,洛哈特走了,这个学期的黑魔法防御课暂停,考试也取消了。”哈利想到赫敏一直在医院,应该还不知道。

“感谢梅林。”罗恩赞叹了一声。

赫敏奇怪:“他走了?”

“是的,反正我们从他那里什么都没学到。”?纳威点点头,“那天我和罗恩遇到他,他竟然不顾我们的请求,在一片混乱中逃跑了。”纳威很气愤,“我要和奶奶说,洛哈特是个骗子。”

赫敏无语地望天,以前就觉得洛哈特不靠谱,果然没看错人,黑魔法防御课……希望下学期能够来一个有真本事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又收到了一颗地雷,非常兴奋,不知道名字的朋友,谢谢你的支持和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