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63 回家途中的争执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63.回家途中的争执

“下午好。”邓布利多正在写着什么,稍稍抬了下头,目光从鼻梁上的月牙形眼镜上方看过来,“对不起,我还有些文件要处理,你可以随便参观一下,我很快就好。”说着又指了指桌子上放的糖果盆,“吃一颗糖,味道挺有趣。”又低头写着什么。

赫敏瞄了一眼黑黢黢的糖果,这些糖果在盘子里不老实地爬来爬去,一看就没有了胃口,她不喜欢吃活的东西,就算知道这是魔法世界的特色,她也不想去尝试。

走到一旁仔细打量起办公室,上次来只是粗略地看了一下,转身打量的时候,目光被门后一只红色的大鸟吸引,这就是上次那只快老死的鸟?已经重生了?大鸟红色鲜艳的羽毛,流光溢彩的眼睛,在她看它时歪了歪脑袋,发出清脆如同歌声一般的鸣叫,听着凤凰的歌声,胸中似乎涌起一股豪气。

“福克斯喜欢你。”不知何时,邓布利多来到了赫敏身边,同她一起看着凤凰唱歌,脸上的神情充满了愉悦。

“我听说凤凰的眼泪是疗伤圣药……”等福克斯终于停下了歌声,赫敏眼热地盯着福克斯,不知道能不能弄一点给她制作疗伤药?而且凤凰的羽毛也是好东西……福克斯低头理了理身上的羽毛,无辜地望着赫敏。

“哈哈。”邓布利多开怀地笑笑,“福克斯一般不愿意流眼泪,要收集到凤凰的眼泪,可不太容易。好了,现在来谈谈我们的事情。”邓布利多转身走回办公桌,从糖果盘里取出了一颗糖放到嘴里,顿时眼里涌上泪水,用指尖抹去眼眶里的泪水,校长喝了一大杯水才缓过劲来,“太倒霉了,居然是超级辣椒味……你不想试试手气?”

赫敏连忙摇头:“谢谢,我不喜欢吃糖。”开玩笑,这种乱七八糟味道的糖果,谁爱吃谁吃,试手气,不知道她手气很差吗?十赌九输,昨天的赌注两边下了才持平的。

“好。”校长看上去有些失望,很快变得严肃起来,“昨天比赛结束后,险些出现骚乱……”赫敏的神情很平静,面对正在酝酿气氛的校长,并没有察觉他生气了,应该只是想吓唬吓唬她,这位校长先生经常做这种诱导的事情。

好嘛,要玩游戏,那么她奉陪。

“我只是想庆祝我们学院的胜利。”赫敏做出可怜兮兮的表情,“难道校规里规定不可以这样做?”

邓布利多目光深远地默默注视着赫敏,他不说话的时候给人的压力渐渐增加,赫敏被看得有点心烦气躁,暗暗猜测难道真的要处分她?

“哼哼……”校长突然发出了哼笑,嘴角弯起,“格兰杰小姐,校规里确实没有规定不能那样做。”邓布利多魔杖对准旁边的凳子一指,移到赫敏身边,“请坐。”

“谢谢。”赫敏有些摸不着头脑地坐下。

“我还没有说在密室事件后对你的处理。”

赫敏想道,那件事不能全怪她?把学校炸掉一角又不是她想要做的,而且都过去快一个月了,现在重新拿出来干什么?这次疑惑的表情不是装出来的。

“我明白,破坏学校的并不是你。”邓布利多说道,“能够脱离里德尔的掌控,我就应该奖励你,只是你破坏了学校是事实,所以奖励和处罚就一笔勾销。”说着老校长笑了笑,“接下来就是昨天比赛结束之后,礼花弹很有意思,是你的作品?”

“是的。”赫敏松了口气,她不想要什么奖励,只要不用她赔钱一切好商量,“只是时间太短,做得比较粗糙。”

“我很高兴,你能学以致用。”邓布利多笑眯眯地说,“以后学校的魁地奇开幕和结束时的庆祝会,你能不能帮忙制作礼花弹?”

赫敏现在是完完全全地放心了,她考虑了下,有点为难地说:“制作礼花弹不是问题,不过需要很多材料。”

“材料什么的可以向我申请。”校长说着眨了眨眼睛,那意思是说,他一定批准。

这下赫敏还有什么好考虑的,爽快地答应了,能够让她不花钱地练手,如果做出来的成品多又好,还可以让博金先生帮忙找买家,哇咔咔,多好的事啊,不答应的是笨蛋。

正事谈完,赫敏向校长道别,正要离开的时候,校长先生的声音响起:“啊,我忘记说了,加油套装,下次有货了也给我留一套。”

晚上,一直不见踪影的黑猫回来了,在她回来的时候,就看到那只黑猫妖正在她的**打滚,还一脸白痴样地傻笑,别人看不到黑猫,只能看到她的床一团乱,梅丽和索菲亚在她进来后,结结巴巴地说:“不知道是谁弄的,我们不知道……”她们对潘西被整的惨况印象深刻,绝对不敢惹赫敏生气。

赫敏没说什么,只是手一挥,床幔降下,**的乱象被阻挡住。

“没事,我知道不是你们。”点了点头,直接爬上床,撇清关系梅丽和索菲亚才松了口气,连忙走开,不敢接近赫敏三米内。

“喂,你怎么了?疯魔了?”赫敏揪住黑猫的前爪,把他吊在空中晃荡。

“我……我高兴,咯……”黑猫哈哈地笑,还哼着歌,赫敏闻到了一股酒味,满脑袋黑线。

“你喝酒了?”

“喝酒?”黑猫醉眼朦胧,“一……一点点,我可没醉……哈,告诉……告诉你一个秘密……东方有……”黑猫越说声音越低,似乎睡着了,赫敏本来等着他的下文,等了会儿没声音就嫌恶地把他扔到床尾,她讨厌醉鬼。

去洗了澡,回来,黑猫已经团身在她的枕头上睡了,赫敏伸出两根手指拎住黑猫颈后的皮,扔到床尾,这才躺好睡觉。

谁知,还没睡着,一个黑影啪地贴上她的脸,赫敏险些被闷死,郁闷地拉扯黑猫的尾巴,你丫变身成抱脸者了?难道您老前身是异形?

和猫妖抗争了一晚上,总算是在天亮前,不闹腾了,好不容易才睡了一会儿,天就亮了,赫敏只好顶着两只熊猫眼,万分瞌睡地去上课,一整个上午都是昏昏欲睡的样子,中午也不吃饭,直接回宿舍补眠。下午的时候恢复了清醒,她才知道,昨天城堡里所有的酒突然消失了,连校长大人都惊异万分,他的收藏也一点没剩。这个专偷酒的小偷让霍格沃茨紧张地进入戒备状态。

赫敏正想再去找黑猫好好问清楚,那只黑猫又跑得不见踪影,对于他说的秘密,赫敏茫然无解,东方有……东方有什么?估计是喝醉了,胡乱说的醉话,认真就傻了。

接下来的日子,天气变得越来越炎热,期末考试结束后,伴随着赫敏制作的改良版礼花弹,学校的魁地奇比赛终于落下帷幕,斯莱特林魁地奇球队二胜一负占第二,拉文克劳一胜二负占第三,赫奇帕奇三战全负为第四名,格兰芬多以全胜纪录毫无疑问地夺得了这一届的魁地奇奖杯。

面对格兰芬多学院的放肆欢庆,德拉科想着,明年绝对要重新夺回冠军。

学期结束的晚宴上,邓布利多校长宣布了四大学院的总分,哈利和德拉科因为获得了对学校的特殊荣誉奖并分别额外获得二百分,又因为魁地奇比赛冠军的身份格兰芬多以微弱的优势战胜斯莱特林,夺得今年的学院杯。

学期结束,霍格沃茨魔法学校再次进入暑假,学生们搭乘霍格沃茨特快准备返家。黑猫从醉酒之后就再没出现过,既然找不到就不能怪她了,赫敏收拾好行李,登上霍格沃茨特快。

赫敏、纳威、哈利、罗恩四人独占了一个包间,金妮在列车开动后来到他们的包厢,小姑娘实在被内心的愧疚感压得受不了,向赫敏道出了真相,并请求她的原谅。

“赫敏,我知道一切都是我引起的,你如果想让学校开除我,我也理解。”小姑娘眼眶含泪。

“你这个傻瓜,那种有意识的日记本,一看就是非常有问题,你怎么不跟我们说?”罗恩听了惊得差点跳起来。

“我是在买的一堆书里找到的,还以为是妈妈放的。”

罗恩突然想起来:“对了,在丽痕书店,马尔福的爸爸不是拿过你的书看吗?肯定是那个时候塞进去的,他们家以前就帮神秘人做事……”

“不管是不是马尔福先生做的,都跟德拉科没关系,我相信他和此事无关。”赫敏没有半丝犹豫,他能够不顾危险地去救她,还帮她搜集线索,如果他参与了这件事,他还会冒险吗?

“我们会不会被他骗了?”罗恩站起身,“该死的,我还拿了他的‘光轮2001’。”说着从行李架上拿下了那把“光轮2001”,他竟然为了一把飞天扫帚就放松了对马尔福家的警惕!

“罗恩,赫敏说得对,就算这件事跟马尔福先生有关,和德拉科没有关系。”哈利想了想说道,“而且我们现在也只是猜测,如果错怪了他怎么办?”

“怎么可能猜错?还有谁最有可能有神秘人的日记本这种危险品?”罗恩对于哈利没有赞同他生气地说。

“可是……上次我们怀疑斯内普教授,结果不是我们错了?”哈利说道,他也很无奈,为了德拉科反驳好朋友罗恩让他很难受,可就像赫敏说的,在没有证据前只能以无罪来推断,有时候偏见能够蒙蔽住双眼。

罗恩这时候也沉默了,捏住“光轮2001”的手背上青筋冒起,车厢里一度气氛压抑。

纳威看看这个看看那个,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和德拉科交朋友就已经会被奶奶骂了,她认为那一家人全是坏蛋,应该被关进阿兹卡班。

包厢的门被人敲了敲:“对不起,我可以进来吗?”温文有礼的声音,在得到允许后,金发蓝眼的少年才走了进来:“你们好,我是迪恩?费克斯。”

罗恩心情正不好,对斯莱特林的人没好气,也不搭话地坐回位置,哈利、纳威、金妮和他打了招呼,赫敏起立:“迪恩,有事吗?”

“没事就不能来找你?”少年勾起嘴角,笑了笑,“今年我就毕业了,这是我家的地址和电话号码。”

“电话?”赫敏惊讶地盯着迪恩,她没听错?斯莱特林的巫师家里竟然有电话?

“不用怀疑,肯定能打通。”等了会儿,见赫敏似乎并没有告诉他她的电话号码的意思,迪恩笑了笑,“希望你能打给我,我会在麻瓜世界发展。”在离去前,他想到什么地回头,“刚才马尔福没有进来就走了,不知道听到什么,脸色似乎不太好。”

包厢里的人面面相觑,他听到了么?为什么没进来?不承认也不辩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