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64 归家哈利番外

64.归家+哈利番外

德拉科和父亲经过幻影移形回到了庄园门外,雕刻精美的铁门在主人面前缓缓地打开,一眼望去是修剪得整齐平整的宽阔草坪,花坛里点缀着五颜六色的花朵,争奇斗艳,几只白色的孔雀在庭院的阴凉处懒洋洋地散步。

经过了前院踏上家里的台阶,他的母亲已经在门前台阶上等着,看到他,纳西莎苍白的脸上露出了笑容,向前方伸出双手。

“亲爱的孩子,你终于回来了。”

德拉科快步上前,握住母亲的手:“你好,妈妈。”上前和母亲拥抱了下,能够回到家他很开心,只是火车上听到的事情让他的快乐打了折扣。

“怎么了,见到妈妈不高兴?”德拉科是她十月怀胎的孩子,家里也只有他一个孩子,因此将所有的疼爱都投注到他的身上,只消他一个眼神,纳西莎就能看出他的心情好坏,抬眼询问地看向卢修斯。

“怎么会呢,听爸爸说你生病了。”德拉科连忙关心地问,“妈妈,你觉得怎么样?要不要请医生来看看?”因为来火车站接他的只有父亲,听父亲说母亲有些不舒服就留在家里,这让他有些担心母亲的身体又不知道该如何面对赫敏他们,以至于心情压抑。

“没什么,稍微有点咳嗽,已经喝过药了。”对于儿子的关心,纳西莎又是惊喜又是欣慰,这个儿子也知道体贴人了,搂着他的肩头往里走,“下午茶准备好了,先去吃一些点心,跟我说说学校里的事情。”

显得冷漠严肃的棕色色调的墙壁,一大片落地玻璃的休息室里的同色系的沙发椅上放着数只抱枕,纳西莎牵着德拉科的手,在小休息室里坐定,家养小精灵多比很快送上了茶点,并为三位主人分别倒茶。

德拉科在纳西莎的催促下,于是说了一些学校里魁地奇比赛的事情,说到格兰芬多夺得了学院杯,斯莱特林差了几分就是冠军了,明年他绝对会比哈利更早抓住飞贼。

“我知道我儿子是最优秀的。”纳西莎笑着揉了揉德拉科柔软的头发,“听说,你和一个泥巴种走得很近?”

德拉科心里微微有些不悦:“她叫赫敏,妈妈,她现在是斯莱特林的一员,她是我的朋友。”

纳西莎收敛起笑容,认真地看着德拉科:“不论如何,她都不配成为你的朋友,德拉科,和她保持距离,你要考虑好,什么人可以成为朋友。”

“我知道。”德拉科有些不服气,极力争辩,“爸爸不是说,赫敏将来不简单,要跟她交好?”

多比在一旁磨磨蹭蹭,给三位主人倒好茶又开始码放蛋糕。

“你再摆弄下去,蛋糕要被捏坏了。出去!”卢修斯皱了下眉,不耐烦地驱赶多比,一向不受重视的家养小精灵向他们行了个礼,慢慢地退出房间。

卢修斯握着手杖,站在落地窗旁:“那是以前,现在……情况变了。”微微眯了下眼,手指敲打手杖顶端,那是一颗漂亮的祖母绿宝石,无数的切面反射光芒,层层叠叠迷人眼球,“你以后和她保持不远不近的距离。”

“为什么?情况变成什么样了?”德拉科追问父母。

“德拉科,你还小,这些事不需要了解得太多,照着我们的话做就好了。”纳西莎拍了拍他的手背。

“你们总说我还小,不需要知道,我已经不小了。”抽出手,德拉科猛地站起身,脸上涌起一抹生气的红晕。

纳西莎被德拉科的反驳惊住了,过了会儿才去拉他的手,德拉科没有甩开,于是握住,仰望着他:“德拉科,你要相信我们,我和你爸爸一切都是为了你,最近的形势变得很微妙,前不久霍格沃茨发生的密室事件,魔法部怀疑我们与此事有关,对我们家盯得很紧。”

德拉科动了动嘴唇还是没有忍住:“日记本的事情,跟我们家有关?”

马尔福夫妇没有人明确地回答,卢修斯如此说道:“以后你不要参与这些事情,有危险的事就去找西弗勒斯,他会处理。”

“德拉科。”母亲抓紧他手担心他甩开的眼神,让还想争辩的德拉科忍住了。

“我知道了。”德拉科深吸口气,心底暗暗地想,跟赫敏保持距离?等到了学校,还不是随便他做什么?不需要在家里跟爸妈闹得不开心,交朋友,他自然知道跟谁可以成为朋友,高尔和克拉布不是不好,他们从来不会违抗他的话可那两个家伙在有危险的时候竟然丢下他逃跑?

因为他态度的软化,纳西莎松了口气,把他拉坐下,一家三口继续聊着一些平常的话题。

表面看来气氛很和谐,实际上,德拉科在独自一人呆在自己的卧室里时,躺在**,拿出养护飞天扫帚的工具,轻轻地擦拭赫敏送的扫帚,心不在焉地想,等开学后要如何面对那些人?不对,他管韦斯莱他们干什么?他的朋友是赫敏,只要她依然愿意当他的朋友,其他人管他们去死,只是……她不会为了他甩掉纳威那个笨蛋的……为何她跟纳威关系就那么好?怎样做才能把隆巴顿踹走,让他成为她的第一好友……

相比较德拉科的困扰,赫敏就比他要轻松得多了,火车到站后,她在人群中寻找德拉科的身影,车站上到处是汹涌的人潮,最后只得放弃了,想着等开学了再,穿过九又四分之三站台的隔墙,看到了和韦斯莱夫妇站在一起的父母还有隆巴顿奶奶,小女孩推着行李车跑过去,和妈妈爸爸、隆巴顿奶奶轮流拥抱。

站在不远处肥胖得让人为他捏把汗的男人立即用厌恶的眼光看他们,对着哈利挥舞着拳头:“走快一点,还要我来这里接你,不知道我的时间很宝贵吗?我为你错过了切尔西和利物浦的比赛……”

哈利无奈地推着车子快步走过去,他实在不想在这里让弗农姨父指着他咒骂,免费表演。

“哈利。”听到赫敏的喊声,哈利脚步顿了下,回头,以为会看到同情,然而小女孩见他回头,笑着同他做了个打电话的动作,“我会给你打电话,哈利。你也要给我打电话。再见。”在车上他们已经互相交换了电话号码。

弗农姨父听了跟哈利的喜悦截然相反,一张红通通的脸变成酱紫色:“你,你竟然敢把我家的电话号码告诉别人?哼,你别想使用家里的电话,我警告你……”胖胖的男人边拽着哈利往前走边喋喋不休地教训他。

管他说些什么呢?哈利觉得,他有了能够说得上话的好朋友,即使要忍受德思礼一家的荼毒,只要想到霍格沃茨还有这些朋友,他就有了盼头,未来在一点点朝好的方向发展。

在火车站门口和韦斯莱一家,隆巴顿奶奶和纳威道别后,赫敏和妈妈维多利亚一起等着爸爸把车开到门口,把行李箱搬到车后备箱,一家人坐上车。

威廉爸爸是司机,赫敏和妈妈坐在后排。

“来来,皮皮鬼,刚才没好好看你,让我看看你好不好。”维多利亚抓住女儿的肩把她扳过来面对自己,左右打量了一回,皱眉,“不好,怎么比以前瘦了?你看看,脸上都没有多少肉。”捏了捏赫敏的脸,居然没捏到肉,于是抱住女儿不满,“哎哎,都是骨头了,以前不是还有点肉?现在居然只剩下皮和骨头了,皮皮鬼,难道学校里不给你吃饱?”

赫敏冷汗地想,还好没有把受伤的事情告诉家里。

“学校里的食物随便吃到饱,我平时还拿了一些当宵夜。”

“……你没有别的事跟我们说?”维多利亚盯着女儿的眼睛问,威廉开车的时候从后视镜里飞快地瞄了她们母女一眼:“是啊,皮皮鬼,说说你的近况,信里说得不怎么清楚。”

赫敏想了想,爸妈是想要知道她的情况,以前的父母也是一样,每次她从学校里回家一次,他们就拉着她不停地问东问西,嘘寒问暖,可怜天下父母心,于是挑了一些有意思的事情说了,逗得妈妈他们笑,还得意地告诉他们,在学校里她赚了很多钱,以后的学费她已经赚到了。

然而妈妈没有笑,看着她语气幽幽:“……你瘦得就跟遭受了虐待。”

“我这是长个子了,妈妈,你刚才都没发现我长高了?”赫敏伸出手,给母亲看她的衣服袖子,短了一截。

维多利亚搂住女儿,心疼地说:“傻孩子,在学校里受了伤怎么都不跟我们说一声?”看着女儿到现在还要瞒着他们,维多利亚实在忍不住了,抱紧赫敏,“你知道我们收到邓布利多校长的来信有多着急?”他们接到信,急得不得了不知道霍格沃兹在哪里,只好让家里的猫头鹰菲利普给校长送信,校长收到信亲自上门来道歉和解释了一番,并保证赫敏没有生命危险,身上的伤已经治愈,请他们放心,后来接到赫敏的来信,信里依然是说着学校里的趣事,她新交的朋友,对于受伤一个字都没提,于是夫妻俩决定等等,看她什么时候愿意告诉他们,可这孩子什么都不说到现在还要瞒着。

“对不起,妈妈,我只是不想让你们为我担心。”赫敏有些无措,她没想到校长先生已经通知了家里,她就是担心现在这样,让父母为她伤心难过,更有可能会不许她继续上学。

“对我们有什么好隐瞒的?我们是你的父母也知道你喜欢霍格沃茨,不会因为有怪物袭击就让你退学,这些都是意外事故。”威廉边开车边说着,“皮皮鬼,我们不是那种顽固的父母,你选择了魔法世界,那个世界肯定比我们的世界有趣又危险多了,就算在我们这个世界也不能保证不出意外,如果出一点事就限制你的行动,那么我们不如把你一辈子关在家里。”

“爸爸……”赫敏从车后座扑过去,抱住了还在开车的父亲,“谢谢你,谢谢你们。”

“哎哎,你别突然这样,很危险的。”威廉冷汗地把歪了一下的车头扭回来。

“对不起。”赫敏调皮地吐舌头,惹得威廉呵呵笑:“亲一下就原谅你。”

女儿立刻奉上香吻,在他脸上重重地亲了一下,威廉老爸乐得很,一脚把油门踩到底,维多利亚吓了一跳:“慢一点,开那么快,小心出事故。”说着把女儿拉回来,“还有你,不要影响爸爸开车。”被教训的父女俩在后视镜里暗暗眉来眼去,同时忍俊不禁地笑出声。

作者有话要说:本来今天不准备更新的,因为存稿真的用完了,今天就用哈利的番外来抵,放到作者有话说中,算是送给大家的福利哈!今天正文就不更新了,我还在码字来着,可能写不完啊……

哈利番外

暑假过了才四分之一不到,德思礼一家的早餐桌上总是充满了咀嚼和咆哮声,哈利是被咆哮的对象,在他们家不允许谈论任何有关于魔法的事情。

正在一家人不遗余力地打击哈利时,家里的电话响了。

“弗农,应该是找你的,快点去接一下。”哈利的佩妮姨妈正往儿子达力的碗里倾倒油炸鸡翅膀,她觉得她的宝贝去了学校之后,被学校糟糕的伙食弄得瘦了,实际上达力屁股上的肉已经从椅子的周围溢出来,那只可怜的凳子看了就让人担心会不会支持不住。

弗农咕哝着,这么早谁会打来电话?一边扯下围在脖子上的餐巾擦擦油腻腻的手,一边起身脚步沉重地拎起电话。

“请问是德思礼家吗?我找哈利,哈利?波特。”电话里传来女孩子清脆的声音。

弗农一听先是疑惑地看了一眼在餐厅里正在翻弄着炒蛋的哈利,粗声粗气地问:“你是谁?”

“你好先生,我是赫敏?格兰杰,以前曾有幸和哈利在一个小学读书,几年前我和父母一起去了美国……哈利以前都没向您提起过我吗?哎呀,哈利告诉我,他的姨父姨妈是世上最好的人,收养了无父无母的他还把他拉扯长大,你们非常不容易,尊敬的先生,您的全家都是大好人,有一颗善良的心……”小女孩对着电话不要钱地吐出一大串把自己都恶心到的话,听着这些恭维话的弗农很是受用,对于这个叫赫敏的哈利以前的朋友,他难得用温和的语气跟她聊了会儿,在小姑娘有礼貌地问他,今年她和爸爸妈妈回来英国度假,希望能够有以前的好朋友哈利陪同游玩,请求好心的德思礼先生能够同意。

弗农被小姑娘又是一大通赞美捧得晕乎乎地,不知不觉就答应了下来。

“后天早上我爸爸妈妈会开车来接哈利,可以吗先生?”

“如果你们不觉得麻烦……”

“不麻烦,谢谢德思礼先生,您果然是善解人意。”赫敏的声音听来非常有诚意,弗农很满意,小姑娘请他让哈利过来听电话时,他踏着重重的脚步走回去,居然和颜悦色地让哈利快点去接电话。

哈利莫名其妙地走到电话旁,想着谁会给他打电话,而且弗农姨父没有对他咆哮?要知道不久前罗恩给他打过电话,结果把弗农姨父惹火了,后果是把他臭骂了一顿。

拿起话筒:“喂?你是?”

“是我,哈利。”

“赫敏?”哈利惊呼,看了一眼正在和佩妮姨妈和达力表哥说着,赫敏小姑娘多么有礼貌,现在这样的世界很少有小孩能跟他家的达达一样讨人喜欢了,他们一家人是体面的人家,哈利那个小坏蛋总算交到一个好朋友,啪啦啪啦……

“你是怎么让我姨父另眼相看的?”哈利见他们没注意他这里,于是压低声音问,“罗恩可是被他吼了回去。”

“我就是听了罗恩的话,开始就夸了他几句好话呗。”赫敏可不想重复那些恶心话,很快转移话题,“后天我要去纳威家里玩,罗恩也会去,你也一起来,我已经取得你姨父的同意了。”

等哈利挂上电话,还不敢相信,赫敏竟然那么轻松就能够把他带离苦海,让他不用一整个暑假对着德思礼一家的嘴脸。

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等到了二天后,那天上午,本来弗农姨夫要留在家里,表示一定要见一见格兰杰一家人,他准备和他们谈谈机械方面的事情,说不定可以帮公司拉到生意,然而计划不如变化,弗农姨夫突然接到了公司打来的电话,说是账务上有点问题。

“这些人,交代他们做点小事都做不好。”德思礼先生气哼哼。

“亲爱的,这说明他们是多么的离不开你。”佩妮帮他拿出了外套,德思礼先生只得先行去了公司,没有跟赫敏一家人碰面,哈利有时候想想,那天真的有如神助,弗农姨父跟赫敏的家人是见过面的,如果知道他是到霍格沃茨学校的同学家去,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也不知道会不会同意他去。

大约十点半左右,格兰杰家的车子才停在女贞路4号门前,那时候德思礼先生正在公司里忙得不行,前来的只有爸爸威廉和女儿赫敏,威廉先生穿着合身的收腰西服,显得很精神,赫敏穿了一条淡黄色的短袖泡泡裙,腰间系了一根二指宽的真丝腰带,脚上穿着白色的搭扣皮鞋,头发在头部三分之一处左右各扎了一条小辫,其余的头发披散在身后,随着她跳下车,头发跳了跳,明明是很淑女的打扮却显得俏皮可爱。

佩妮不由暗暗评估这家人,等着父女俩走近。

“对不起德思礼夫人,我是威廉?格兰杰,我太太公司里突然有些事,我们都已经来度假了他们还打电话来问东问西,她来不了,让我和女儿先过来接哈利。她很遗憾不能见到友好善良的德思礼一家。”威廉首先开口,说着送上了拜访的礼物,一盒高级红酒巧克力还有一只遥控直升机的玩具。

佩妮和达力打扮得漂漂亮亮地迎接客人,格兰杰家准备的礼物让佩妮和达力非常满意。

“我了解,我家弗农也被公司的人叫了去,这些人,分明同样拿了工钱,难得请个假却什么事都做不了。”赫敏和达力也互相自我介绍了下,面对足有二个半自己般庞大的达力,赫敏嘴角抽搐着想,营养也太好了,还好哈利没变成这样,估计哈利比较像他的母亲,至少哈利的佩妮姨妈是个竹竿。二个大人互相寒暄了一会儿,哈利把准备好的行李拿了出来,海德薇在昨天晚上就提前飞去赫敏家里了,佩妮一直把他们送上了车,目送他们的车子离开。

“终于可以甩脱哈利一段时间了。”母子俩如此说,达力欢喜地拆玩具包装,他才不想管哈利要出去多久,现在他只想玩他的新玩具。

“罗恩和纳威都到我家了,我妈妈上班去了不过奶奶在家里正在准备午餐,先到我家吃过饭下午我们一起去游乐园,明天再去纳威家。”赫敏一股脑儿地向哈利说着计划。

面对格兰杰先生,哈利有些放不开,小声地问:“他们已经到了?”

“嗯,我家已经联入飞路网,所以可以很方便地来去。”

因为不是交通高峰时间,车子很快就回到了格兰杰家,威廉帮哈利把行李箱从车上拿下来,哈利想要自己拿。

“你跟赫敏进屋去,这么一点东西我还是拿得动的。”威廉微笑着说,坚决不让小孩子拿东西,哈利只好腼腆地向他道了声谢。

“爸爸加油。”赫敏向父亲做了个加油的姿势,笑嘻嘻地拉住哈利跑向家门。

还没进门,罗恩和纳威就迎了上来。

“你们总算是回来了,肚子饿死了。”罗恩说道。

“我去告诉奶奶,可以开饭了。”纳威往厨房跑。

哈利跟在几人身后,边向里走边打量着赫敏家,光滑可鉴的地板,房间里收拾得很干净,整个客厅是温暖的米黄色,沙发、茶几、落地灯,正连着游戏机显示游戏暂停的大彩电,在电视和沙发之间铺了一块图案精美的土耳其地毯,上面随意丢着几只抱枕,空间显得很宽敞,不像陋居那样拥挤,不过也失去了陋居的有趣,至少比德思礼家要舒适一百倍,哈利如此评价。

午饭是纳威的奶奶做的,吃饭的时候格兰杰夫人打电话回来,询问他们到家没有,午饭后,隆巴顿夫人留在家里午睡了会儿,他们几个小的稍作休息就由格兰杰先生开车拉去了游乐园。罗恩对什么都很新奇,特别是麻瓜们的游乐园里风驰电挚的各种惊险游戏,让他目不暇接,有些危险性高的游戏,纳威从上面下来小脸煞白,说是再也不想上去坐了,罗恩其实脸色也不好,可是强撑着说没什么好怕的。

嘴硬的结果是被赫敏和他一起拽着玩了好几次过山车,下来的时候走路是飘的。

纳威的家位于一个巫师和麻瓜混居的村子,很田园的风格,每家每户隔开一段距离,是正常的二层的房子,可能由于只有纳威和他奶奶居住,显得比较冷清,哈利每次见到一处新居就想将之与陋居或者德思礼家比较,虽然他也明白这种是无从比较的。

隆巴顿奶奶给他们分别安排了住的房间,赫敏也在这里住下,虽然她可以通过飞路网回家住,不过她说出来玩就是要住在外面才有意思。

离村子很有段距离,有一个大湖,不常有人去那里,他们几人会趁早晨没人的时候骑了飞天扫帚去黑湖边玩,赫敏的飞天扫帚送给了德拉科,他以为她没有了飞行工具,必须有其他人载她,不想她从包包里取出了一块绿色的滑板,正是上次拿药时从她包里翻出来的滑板,很得意地在他们眼前展示。

原来这块下面有轮子的滑板其实也是一个飞行道具,就像赫敏说的,只要知晓了飞行魔咒的排列顺序,任何东西都能做成飞行器,主要是材料上的好坏能够导致速率、制动、平衡等等他都不怎么明白的东西,说得他脑袋晕乎乎,和另外三个男孩子私下里说,赫敏太聪明了,怎么就能理解那么多奇怪的东西?

那段时间真是让人愉快到几乎要忘记一切烦恼,他们白天去湖边玩,钓鱼、游泳,有时候轮流使用赫敏的滑板在水面上高速滑行,溅起两排巨浪,在空中做出各种在地面绝对无法做到的动作,帮助赫敏做各种数据方面的测试。

直到暑假过了快三个星期,赫敏有天回家吃饭,回来后兴高采烈地告诉他们,她要和父母去法国旅游,大概后面的假期都会在法国渡过。

“祝你玩得愉快。”哈利挺为赫敏高兴,罗恩和纳威则很羡慕她可以出国,罗恩晚上睡觉的时候跟他说,如果他要出国玩,除非以后找一份在国外的工作,就跟他的大哥和二哥一样。

赫敏走了,他虽然有些遗憾可还有罗恩和纳威,可是欢乐的时光总会结束,赫敏去法国没多久,罗恩家里就寄来了信,说是韦斯莱先生参加《预言家日报》的抽奖活动,抽到了头奖,获得了一大笔奖金,他们准备用这笔奖金去埃及看望他们的儿子,顺便旅游一番,让罗恩快点回去。

罗恩收到信,兴匆匆地和朋友们道别,收拾了行李,通过壁炉回去了,于是,哈利最快乐的时光结束了,隆巴顿奶奶留他在他们家里住,哈利还是觉得老是在他们家打搅不太好,而且他总有不好的预感,这里到了夜里太安静了,有时候仿佛看到一只大黑狗在黑暗中看着他,哈利最后向隆巴顿祖孙道别,提了行李通过飞路网直接去了破釜酒,那里人多,被暗中窥视的感觉消失了,于是他一直住到暑假结束,期间收到了朋友们寄来的生日礼物,让他惊喜万分。

开学前一星期,他的好朋友们都回来了,新学期即将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