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65 暑假来信

65.暑假来信

“还是妈妈的手艺好。”赫敏吃着盘子里淋满酱汁美味的小牛排、裹了一层色拉酱的蔬菜沙拉,发出一声满足的感叹。

“你这样子,奥古斯塔要伤心的。”被女儿的表现逗笑,威廉哈哈笑,这些日子,赫敏一直住在隆巴顿家里,同去的还有哈利和罗恩,隆巴顿夫人家住在乡下,旁边有一大片的草原湖泊,赫敏拍了照片回来,那里就跟油画里的田园风光一样,非常漂亮,若不是他们没有魔法不能使用家里的飞路网,一定要去那里渡假。

“奶奶的手艺当然也是不错的。”赫敏舔去嘴唇上的酱汁,“我是吃妈妈的手艺长大的,妈妈烧出来的味道是世上最好的。”

这只小马屁精拍准了位置,把老妈拍得舒爽无比,维多利亚眉开眼笑。

“锵锵锵……”愉快的气氛下,维多利亚神秘兮兮地拿出一只信封,献宝地在赫敏面前晃了晃,“猜猜这是什么?”

小姑娘一开始没看清楚信就被维多利亚收到背后去了,眨了眨眼,又看看笑得很开心的父亲,到底是什么?难道是钱?送钱这么老土的事情,还用得着装信封?难道是存折?小财迷顿时来劲了,又不想被说贪财于是忸怩着。

“妈妈,我猜不出,到底是什么?”小女孩心里被猫爪挠一样痒痒,“给我看看啦,妈妈~~”小姑娘跑到妈妈身边,想要去拿信封,维多利亚偏不给她地把信拿的远远的,让小丫头够不到只得干着急。

“哼,妈妈,我不猜了,不给看就不给看。”小姑娘撅起嘴跑回座位埋头吃饭,生气了。

“咦?你真的不要看了?”

硬气地扭头,表示绝对不要看。妈妈是那种你越是纠缠她越是喜欢逗你玩的性格,等没意思了,她就会告诉她了。

“不气,不气。”维多利亚看了看威廉,威廉爸爸充当老好人地说,“妈妈逗你玩呢,你不是说想去法国玩吗?我已经把所有的手续都办好了,三天后的机票,酒店什么的都已经预定了。”

“法国?”赫敏的眼睛顿时一亮,当初她只是随口说了一句有同学去了法国过暑假,她也想去看看,没想到爸妈把她随口说的话都记下了,又是欣喜又是感动。

“先去巴黎,然后去普罗旺斯住一阵,如果有时间还想去哪里玩再做决定。”

“爸爸,你说真的?诊所的客户怎么办?”

“我们已经跟他们打过招呼了,预约都做了调整。”威廉笑着说,“都是老客户了,大家都很熟悉,到时候买些小礼物回来送给他们。”

赫敏开心得跑过去搂住父亲蹭了蹭,又跑到妈妈身边讨要机票。

“小叛徒,签证都是妈妈去办的,你就没有一点表示?”维多利亚斜睨她,直到小姑娘好一番甜言蜜语加亲吻才眉开眼笑。

吃过晚饭,赫敏立刻就通过壁炉去了纳威家,跟三个朋友还有隆巴顿奶奶说了要去法国的事情。

“法国啊,真好。”罗恩很羡慕。

“祝你旅行愉快。”哈利说。

“赫敏,多拍点照片回来给我们看。”纳威说。

“好的,好的,我会给你们买礼物,放心吧,一个都少不了。”小女孩都快要乐疯了,出国旅游啊,巴黎和普罗旺斯,这可是两大世界级浪漫之地,风景一定非常不错。

后面两天,赫敏留在了家里,将菲利普寄送到猫头鹰商店,让店里的人帮忙照顾一下,等他们回来时再去取,顺便整理好行李,把自己的行李都塞进了随身背着的书包里,书包虽然和身上的衣服不是很配,到底是空间物品,可以减少很多重量,过海关的时候才担心会不会被海关检查出来而拦截,心里一直默默复习迷魂咒的咒语,打算真被请去开包检查就不管三七二十一用了迷魂咒再说,结果什么事也没发生,通过安检的时候,赫敏还频频回头,好奇她的书包过安检台时,X光照出来的到底是啥?

巴黎不愧是时尚之都,从一下飞机就能看到许多装修得漂亮的品牌商店,服饰、香水、珠宝各式各样的奢侈品应有尽有,周围叽里呱啦的法语让赫敏听得眼睛直打转,让她看法文还能勉强看懂,毕竟欧洲的语法还有单词组成差不多,要听懂这些人叽里呱啦快速的语速……她突击的两下子真拿不出手。

还好酒店派人来接机,那是个二十五六岁的年轻小伙子,有着灿烂的笑容,在接机的人中举了一块写有“英国来的格兰杰一家”的布条,在人群中很醒目。

威廉三人连忙迎了过去,小伙子很热情:“你们是格兰杰先生和夫人还有小姐吧?我叫卡博尔?路易?摄瓦列,你们可以叫我卡博尔。你们需不需要导游?”说的英语带了些口音不是很严重,威廉先生和他握了手,介绍了家人,小伙子主动帮他们推行李车,并把他们一家人带到机场出口,让他们等一会儿,他去把车开来又帮他们把行李搬上车,边开车送他们去酒店边说,“我对巴黎很熟悉,你们可以选择让我全程陪同也可以选择只是让我帮你们购买门票,或者有需要了再来找我,价格各有不同。”

“你当导游多久了?”坐在前排的威廉先生笑笑地和卡博尔闲聊,赫敏则朝窗外看着飞快往后倒退的风景。

“快五六年了,我从小就在这里长大,保证能够拿到最多的折扣。”卡博尔不知是自夸还是真有本事,总之接下来和威廉聊了很多,知道他们一家是第一次来巴黎,于是给他们介绍巴黎的景点,极力推荐卢浮宫和艾弗尔铁塔,“香榭丽舍大街也一定要去看看,那里的商品一直走在流行的尖端。”

一路上几乎就听到卡博尔一个人在说话,一直把他们送到了酒店,卡博尔把他们交给了酒店服务生,他和服务生看来很熟,威廉先生和卡博尔敲定了全程陪同,让他明天上午八点到酒店来接他们。

“谢谢您,格兰杰先生,我保证您的钱绝对花的值得。”卡博尔夸张地向他们行了个礼,高兴地走了。

“我们都不太会说法语,有个导游至少不会迷路,他也能帮忙解说一下奇闻轶事。”威廉老爸如此说。

酒店很舒适,订的标准套房,有三张单人床,电视、空调、浴室一应俱全,第一天到巴黎,因为不是跟旅行团,所以时间很充裕,一家人决定今天先好好休息,养精蓄锐,明天开始正式法国之旅。

晚上洗完澡,赫敏正躺在**看电视,这些法国人的电视节目就当给她锻炼听力了,知道要来法国旅游,赫敏才发现自己没有学习法语,要知道,法国是个很排斥英语的国家,在她重生之前的世界,法国对于英语的排斥已经好了许多,至少你用英语问路别人不会给你白眼,可她现在没学过法语,就靠要来法国之前突击背了法语三百句,这还要靠她优秀的记忆力,一些简单的对话说得慢一点也可以听懂,爸爸和妈妈以前也没有学过法语,所以请一个全职导游是非常有必要的。

“咦?你们听,外面是不是有人在敲窗户?”维多利亚对父女俩嘘了一声,并把电视的音量调低,果然听到窗户外传来“嘟嘟”的声音,不时还会有划拉玻璃的声音。

“都到我身后来。”威廉神经紧绷起来,他们的房间在五楼,那边是阳台,难道是小偷?

赫敏在父亲去拉窗帘的时候,从包包里摸出了魔杖,魔杖在手,心里顿时安定不少。

窗帘猛地拉开,外面没有人,只有一只黄褐色羽毛的猫头鹰,睁着一双圆溜溜橙黄色的眼睛和威廉先生大眼瞪小眼,看着猫头鹰,威廉这才想起自己有个巫师女儿,猫头鹰正是魔法世界送信的使者,连忙打开窗户,让猫头鹰进来。

大猫头鹰飞进屋,围着屋子飞了一圈似乎在寻找落地的地方,它的脚上抓了一只包裹,最后猫头鹰选择把东西放在书桌上,接着飞出窗户,站在阳台的栏杆上。

“它是谁家的猫头鹰?难道法国的魔法部给你寄东西来?”格兰杰夫妇好奇死了。

“法国的魔法部?怎么可能。”赫敏觉得爸妈真会乱猜,见猫头鹰并没有立刻就走,于是去倒了杯水,招呼它过来,可猫头鹰就是不来,挥了挥翅膀想要过来却又停在那儿,眼神却是渴望着喝水,赫敏忽然明白了,原来是个教育良好的猫头鹰,房间里没有可以让它落脚的地方,爪子会把房间里的物品弄坏,这才没有进来。

赫敏拿着杯子送到猫头鹰面前,果然没猜错,猫头鹰欢快地大口大口地喝水,还发出满意的咕哝声。

“包裹上有封信。”在女儿给猫头鹰喂水的时候,格兰杰夫妇一起研究着包裹。

“妈妈,你帮我再倒点水喂它,爸爸,可以给酒店打个电话送点肉食来吗?”赫敏则过去拆信,把信纸抖开。

“这是我家特制的蓝莓蛋糕,比霍格沃茨的好吃多了。你不是喜欢吃甜点……我才不是特意想起要给你吃的,反正多出来很多,不吃也浪费,你就拿去吃了,不许浪费!”

署名是德拉科。

这真是意外的惊喜,德拉科会给她寄吃的,看着信上的语气,赫敏嘴角忍不住向上扬起,她都能想象他一脸别扭地写信的表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