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66 卢浮宫的鬼魅们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是谁寄来的?”维多利亚给猫头鹰喂完水,进来就看到女儿看着信捂嘴笑。

“一个朋友,德拉科?马尔福,他给我寄来了蓝莓蛋糕。”

“马尔福……奥古斯塔不是说他们家不喜欢麻瓜?”

“德拉科是不同的。”

德拉科?马尔福和他父母同还是不同,维多利亚也说不清,她现在关注的是:“蛋糕是从英国送过来的,不会坏了?”那么远的距离,靠猫头鹰送,再快也要一天时间,现在又是夏天,东西很容易坏。

门外传来敲门声,原来是叫的客房服务到了,威廉出去没让人送进来,接过订的三分熟的牛排还有给女儿晚上睡觉前喝的牛奶,直接给了小费把人打发走。

威廉把牛肉分割成一块块的,出去喂猫头鹰吃。

赫敏打开包裹,发现里面是一只雕刻精美的木盒,上面有淡淡的魔法波动,开启木盒后,魔法波动停止了,盒子里是整齐放着的六只圆形蓝莓蛋糕,蛋糕还保持着诱人的香气,仿佛刚刚出炉。

赫敏把木盒盖上,那股魔法波动又出现了,她惊奇地想,原来还有保鲜的魔法,不知道是使用何种魔文?

“来吃蛋糕,非常新鲜。”拿出蛋糕,妈妈已经倒好牛奶,一家三口围坐在一起吃蛋糕。

“唔,很好吃,比玛吉蛋糕店的蛋糕好吃多了。”维多利亚惊喜地说,“非常细腻的口感,而且不是甜得腻味。”

“那是当然,马尔福家好歹也是巫师家族中有着悠久历史的贵族。”赫敏与荣有焉。

“给他写封感谢信,好好谢谢他能够记得你这个朋友。”连威廉这样不是很喜欢吃甜食的人也吃了两块,格兰杰先生提醒边吃边研究木盒上魔咒的女儿。

“哦,我马上去写。”说着,赫敏去书包里掏出她的羊皮纸、羽毛笔和墨水瓶,坐在书桌前,面对面前空白的羊皮纸。

应该写点什么?想了想,提笔写道:

【亲爱的我的朋友:

我和爸爸妈妈今天刚到法国巴黎,收到你的来信和礼物我很高兴。蛋糕非常好吃,谢谢你的礼物。你的猫头鹰很可爱,装蛋糕的盒子可以借我研究一下么?嗯……你不会反对的对不对?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哈哈……】不好,写得有点得意忘形了,刚想把这一段划去,想了想还是保留了下来,接着写道,【我想看看法国魔法界购物的地方,你知道地址吗?

祝你暑假愉快!

赫敏】

检查一遍,把羊皮纸折叠放进信封,德拉科的猫头鹰已经吃饱喝足也休息够了,赫敏摸了摸猫头鹰的脑袋:“你还能飞吗?要不要先休息一天,明天再走?”

黄褐色羽毛的猫头鹰亲昵地蹭了蹭她的手,拍打翅膀表示它可以马上起飞,赫敏帮它把信绑到腿上,这样它就空出嘴和脚,半途可以自己找吃的。

目送猫头鹰扑扇翅膀,身影没入黑暗的天空,赫敏突然觉得猫头鹰信使好可怜,它为了找她飞越了英吉利海峡,这一路上都不知道有没有找吃的。

第二天,赫敏很早就醒了,在酒店里到处转了转,去餐厅吃了早餐,八点,卡博尔准时到了。

“各位,早上好。”年轻小伙用他那带了口音的英语和他们打招呼,他把自己的车也开来了,虽然不是很大,坐格兰杰一家足够了。

“那么,你们决定先去哪里?”

“卢浮宫。”赫敏嗓音清脆的说。

“啊哈,格兰杰小姐很有眼光,卢浮宫是世界级宝库,里面聚集了世界各地的奇珍异宝,你能在里面看到各国的风情,就算花上一个星期都不一定能够看全。”卡博尔打着方向盘,汽车进入了快速车道,“卢浮宫经历了八百年,好几代皇帝的修建才形成今天的规模……”

听着卡博尔的解说,赫敏对于卢浮宫更加期待。

站在卢浮宫的入口,绝对会被它的庞大和华丽,沉淀又厚重的历史氛围所震撼。卡博尔帮他们买来了票,并让他们跟着一支英国来的旅游团:“我已经和解说员打过招呼,你们就跟着他走,里面的展品非常多。”说着他给了他们一人一个耳机,“戴上这个就不用跟着解说员太近,他也不用大声说话,只是也不要离得太远,耳机有距离限制。”

进了卢浮宫,耳机里传来了解说员的说话声,他是美术学院的学生,在这里当解说员已经有十年了,他的英语很标准,对于艺术品的讲解非常细致有趣,说话很风趣,让他们可以不用走很多弯路就能看到卢浮宫里最有名的几处珍品。

赫敏显然忘了也可能是她没有想到她是魔法世界的人,更是从异界重生的人,她的眼睛能够看到常人所不能见的东西,随着在霍格沃茨的学习,就算不使用魔杖都能够勉强看到隐身幽灵的存在了,更不用说这座历史悠久的曾经的皇宫如今的博物馆有多少幽灵。

于是她在踏进卢浮宫之后,就被狠狠地震撼到了,这些到处乱飘的阿飘们,都是些什么?

坐在维纳斯雕像前边唱歌边仰望雕像的女幽灵(你再看也变不成维纳斯),蒙娜丽莎的微笑里乱转的眼珠子,看着某张画时,突然从里面跳出来一个伸着懒腰的胖子,有一个小丑站在人群中抛接着好几只小球,摇着扇子款款而行的中世纪贵妇人们,有些人身上都是左一滩血右一滩血的,还非常自得地在王宫里穿行。

手里捧着脑袋,大叫着“我的脑袋,把我的脑袋还给我”的一身华服的中年男人,据幽灵们说,此人是路易十六,上断头台后想不开脑子有点不正常了。

赫敏直想嚎:都变鬼了,还会脑袋不正常?!这都神马诡异的世界呢,比霍格沃茨还要灵异!别人来卢浮宫看的是艺术品她看的都是幽灵?!

更有甚者,她居然看到了木乃伊上也有灵魂波动,跟里德尔的日记本差不多,她不敢接近查看,就怕会遭到被附体控制的倒霉后果,不过小丑幽灵告诉她,这些木乃伊要到晚上才会醒过来,她来得不是时候,闭馆以后才是卢浮宫最热闹的时间。

……这都成幽灵集中营了,她真的没有走错地方?法国的魔法部怎么就不处理这些幽灵?

“我们又没有干什么坏事,平时都是隐身,谁像你能够看到我们?”贵夫人如此说,猛摇扇子,就好像吹得到风,“这里是我们的家,住好几百年了,我才不要迁走。”说着还发出尖利的笑声,“你们不是标榜人权?我们幽灵也有权利!”

赫敏囧之……幽灵的权利?不愧是自由宣言的起源地。

被幽灵们发现她能看见他们是因为她发现这里有一只非常老不羞的幽灵,特别喜欢穿过女人的身体,尤其是漂亮女人,有时候他还跟着这些女人走,让她们一阵阵地打冷颤,怀疑是不是空调打得太冷。然后这只老色鬼瞄上了她妈妈,擦,她怎么能够容忍自家老妈被一只老不羞的色鬼占便宜,于是每次在老色鬼想穿妈妈的身体时被赫敏及时把母亲拽走,几次无果后,老色鬼发现她能看见隐身的他们,一传十十传百,整个卢浮宫的幽灵们都知道了。

赫敏就变成被围观的珍稀动物,走到哪儿就有一大堆幽灵围着,上下左右争先恐后地要跟她说话,小姑娘再也受不了了,最后只得拖着父母落荒而逃,她决定再也不去历史悠久的博物馆参观了,这哪是她去参观,根本是被参观……

奄奄一息地回酒店休息了一晚上,第二天去埃弗尔铁塔俯瞰巴黎,下午参观了凯旋门,晚上则乘坐游轮沿着塞纳河游玩。

本来卡博尔推荐他们去巴黎圣母院和凡尔赛宫,赫敏吓坏了,那里肯定幽灵成群,不去不去,卡博尔还很奇怪他们刚到巴黎时对这些景点不是很感兴趣,怎么突然就失去兴趣了?虽然不解,还是带他们去了一些品牌折扣商店,购买了一些服装、首饰等等物品。

正准备离开巴黎,收到了德拉科寄的回信。

【巴黎的魔法购物街位于香榭丽舍大道五号旁的一条小巷内,沿着小巷走,会经过一处爱琴海咖啡屋,仔细看旁边,有一家叫野牛的酒吧,麻瓜看不到那间酒吧,你进去询问一下就知道怎么进去购物街。

另:那只木盒,送给你了。】

送信的还是上次那只黄褐色羽毛的猫头鹰,赫敏老样子弄来了水和半生的牛肉喂它吃了,让它带上回信飞回英国。

赫敏去了法国魔法购物街,法国的魔法商店的人很热情,虽然有时候大家语言上沟通不是很利索,不过比手划脚的连猜带蒙还是皆大欢喜地做成了几笔交易,赫敏买了给纳威、哈利和罗恩的礼物,德拉科,她准备等回去后让博金先生帮忙买一些材料制作一个含有保护咒的护身符送给他。因此特意去了邮局,在那里选了一只猫头鹰,把需要的材料写下寄给在翻倒巷的博金先生。

另外雇佣了二只猫头鹰,把给纳威和哈利的生日礼物一起寄出。

在书店贩卖的《预言家日报》非常醒目的位置,赫敏看到了韦斯莱一家的照片,背后是埃及的背景,于是买了一份报纸,原来韦斯莱先生抽中了大奖,获得一笔奖金于是带了全家去埃及。

真幸运!赫敏想着,她手气从来没好过……好像有一个什么什么幸运药剂?喝了之后在一定时间内会非常走运……嗯,回去一定要做出来,喝了去买彩票!小姑娘YY着抽中几亿大奖的白日梦。

终于告别了巴黎,这个让赫敏满腹心酸的地方,前往普罗旺斯。

那大片的薰衣草花田,在阳光下飘摇,微风中掀起一阵阵紫色的波浪,非常美丽。

这儿比巴黎的步调就更加缓慢了,空气里到处是薰衣草香味,一系列的薰衣草精油养护的化妆品、干花等等各种各样的薰衣草制品,周围行走的人都是俊男美女,赫敏感叹自己什么时候能够长大,这么多帅哥,只能看啊只能看。

倘佯在如此的氛围中,人也变得心情好了许多,至少看不到那些讨厌的幽灵。

赫敏和妈妈很喜欢普罗旺斯,周围如画的风景和美味小吃让她们决定在这里渡过后面的假期,把普罗旺斯周围的湿地,自然保护区等等景点慢慢地挖掘。

威廉住了一段时间,先行回去英国,他必须回去处理一下客户们累积的预约,这是当初他们商量好的,临走时,威廉爸爸不放心地交代赫敏要看住妈妈,不能让那些可恶的法国人把她迷住,真是后悔来普罗旺斯。

赫敏忍不住笑:“爸爸,你要对妈妈有信心,妈妈爱的是你,那些毛头小伙子她才看不上眼。”

假期快结束前,赫敏收到了艾琳寄来的信,小姑娘抱怨她为何不给她家打电话,也不给她寄信,威胁她不打电话等开学了要给她好看。

信上孩子气的威胁,赫敏觉得很好笑,想想确实有点忽视她,于是回到英国的家里后,在书包里翻出迪恩给她的电话号码,犹豫之下还是拨通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