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68 摄魂怪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68.摄魂怪

暑假结束,又到了一年一度的入学日,伦敦的国王十字车站依然人声鼎沸,随处可见推着行李车的行人,如果在行李车上面看到有一只猫头鹰笼子的孩子,不用怀疑,必定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的学生。

格兰杰一家和隆巴顿祖孙碰了头,又在人群里找到了一大家子的韦斯莱一家和跟他们一起的哈利。韦斯莱一家昨天也住在破釜酒吧,几家人互相打过招呼,韦斯莱家的孩子们都挺喜欢赫敏,金妮更是因为赫敏没有追究她的责任而特别高兴。

正当几人要上火车时:“赫敏,赫敏!”几人看过去,就见艾琳小姑娘兴奋地快步过来,她身后跟着身着一件白衬衫休闲西裤,打着领带,金发稍稍有些凌乱,看上去更帅了几分的迪恩?费克斯,他推着行李车慢慢走近他们。

“你们好,我是迪恩?费克斯,这是我妹妹艾琳。”迪恩带着微笑向众人致意。

“大家好,我是艾琳?费克斯。很高兴认识你们。”艾琳拉起裙子施了一个屈膝礼,很快就咯咯地笑起来,“赫敏,等会儿给我看你拍的照片。”

韦斯莱先生恍然大悟,很快笑哈哈地向他点头致意:“你好。我是亚瑟?韦斯莱,这位是我夫人莫丽。这是隆巴顿夫人,那是格兰杰夫妇。”

几人友好地互相介绍了,大家对有礼的费克斯兄妹很有好感。

“嗨,迪恩。你现在在哪里工作?”珀西则带了些炫耀地挺了挺胸脯,让迪恩能更清楚地看到他胸口的男生学生会主席的徽章。

迪恩微笑着回答:“还能怎么样?就是在人手下打工。”

“说实话,你为何不进魔法部工作反而去了麻瓜世界?”

“到哪里还不都一样?”迪恩不想多谈。

“火车要开了,你们都快一点上车。”韦斯莱夫人大声招呼道,家里有那么多孩子,再温柔娴熟的女人都会被折腾得变成大嗓门。

她的提醒让众人醒悟过来,连忙各自提着行李爬上火车。

“哈利。”韦斯莱先生叫住正要上车的哈利,把他叫到一旁,神情严肃地和哈利说着什么,赫敏跟父母拥抱之后正要上车,迪恩过来:“赫敏,能跟你谈谈吗?”

和他一起走到另一边,迪恩蓝色的眼睛注视着她,让小女孩的心怦怦直跳,还在想他到底要说什么,他沉默了会儿,开口:“虽然我很喜欢你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性格,在必要的时候还是要有所收敛,斯莱特林不是那么简单,赫敏,他们每个人背后都有其家族代表的势力……”

“你是指他们会对付我?”

迪恩摇摇头又点点头:“也不用太过担心,巫师家族现在缺少有实力的年轻一辈,他们更可能会来拉拢你……和那些古老的巫师家族打交道,你要注意,他们很会审时度势,一旦发现有异常就可能立刻舍弃对方,一切都看你怎么做,其实我还是很看好你会改变斯莱特林,改变霍格沃茨,甚至是……”整个魔法界。

霍格沃茨特快发出长长的汽笛声将他后面的话掩盖了。

“什么?”赫敏问,迪恩却只是笑了笑没有重复。

“哈利,赫敏,快点上来,火车要开了。”罗恩从车窗里朝车下的两人喊道。

“请原谅,我得离开了。谢谢你的提醒,我会注意自己。”火车已经缓缓启动。

“赫敏,快一点。”格兰杰夫妇着急地提醒。

“再见。”赫敏扭头,奔跑,几步蹦上火车,哈利也在她之后及时上了火车,站台向后倒退,送行的人们的身影慢慢地变得模糊。

不知道韦斯莱先生跟哈利说了什么,哈利也看着车窗外出神,直到别人拍打他们才回神,跟着几人去找车厢。

大约是他们上来得太晚,已经没有空的包厢,大多有一个二个人坐在其中,于是韦斯莱家的兄弟们和哈利坐在一个包厢,金妮坐不下,小姑娘就和艾琳、赫敏还有纳威坐到另一个包厢,里面有一名女生。

“请问,我们可以坐在这里吗?”金妮先进去,询问。

女孩子抬头,红红的嘴唇水汪汪的眼睛,是个非常漂亮的洋娃娃:“当然可以。除了我,这儿没有人坐。”她看了看正在搬行李箱的众人,“啊,你是赫敏?格兰杰,我知道你,我是拉文克劳的卢娜?洛夫古德。”

“你好。”赫敏笑了笑,在她旁边坐下,艾琳坐在赫敏旁边,纳威和金妮坐到了她们对面。

既然同坐一个包厢也是一种缘分,其他人也分别做了自我介绍。

“赫敏,你不是说暑假里拍了很多照片吗?给我看看。”艾琳一坐定就急着向赫敏讨要。

从包里取出两本厚厚的相簿,她确实拍了很多:“大部分是在普罗旺斯拍的,那里的风景很漂亮。我还拍了很多帅哥。”赫敏笑得很满足,去普罗旺斯渡假的不光是法国帅哥,世界各地的都有,真是大大地满足了她看帅哥的欲?望。

“啊啊,快点,快点。”艾琳着急地拿过相簿翻起来,她在跟赫敏的通信中就得知她拍了很多帅哥的照片,这小丫头也是个喜欢美色的,虽然她老哥很帅看多了就审美疲劳了。

“都是不动的么?”金妮拿了一本相簿翻看。

“我家是麻瓜家庭,有时候我爸爸妈妈的朋友会来家里玩,活动的照片会吓到人。”

“快看,这个男人好像模特儿,身材超棒。”艾琳眼睛都放光了,赫敏瞄了一眼,捂嘴笑:“对,我也最喜欢这张,他人也很好。”当时这个男人因为天气热把矿泉水从头上淋下,水珠在阳光下发出一圈光晕,脸很模糊,他的身材却完美地被拍摄了下来,发现被拍了照片,男人没有生气,反而跟她聊了下,还跟她一起拍了一张合影。

包厢的门被人敲了敲,哈利和罗恩开门进来。

“赫敏,纳威,我想和你们说点事。”看着几个不是很熟悉的女生看着他们,哈利加了句,“能另外找个地方吗?”

“对不起,我们出去一下。”赫敏起身,与其他人道歉和纳威一起挤了出去。

四人沿着过道想找一间没人的包间,但是所有的包间里都坐满了人,只有车尾那个包间里有一个熟睡的男人,他的巫师长袍显得破旧不堪,赫敏觉得他比自家老爸大不了多少,两鬓却已经斑白。

“你们说他是谁呀?”罗恩小声地问,关上了滑门,在他对面的座位坐下。

“R?J?卢平教授。”赫敏小声地说,“应该是我们下学期的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

“你怎么知道?”

赫敏指了指他头上行李架上摆放的行李箱上系着的名牌。

“希望他能胜任。”罗恩有些怀疑地打量了下正在熟睡的卢平教授,他总觉得这个教授不堪一击的样子,转向哈利,“你想跟我们说什么?”

于是哈利把昨晚上去吧台拿东西的时候听到的韦斯莱夫妇争吵的内容,以及刚才韦斯莱先生警告他的话都说了一遍。他说完,罗恩和纳威惊得目瞪口呆,赫敏则有些疑惑:“小天狼星布莱克是谁?”

“你都不看《预言家日报》的吗?”罗恩强作镇定,实际上有些被吓到了,“那个家伙是个杀人犯,他现在从阿兹卡班越狱原来是为了杀死哈利。他到底是怎么逃出阿兹卡班的?”罗恩的声音有些发抖,“要知道他是被重点看守的犯人。”

纳威更是吓得脸色煞白,赫敏则暗叹了口气,哈利这孩子真是灾难体,不用出门就能引得祸事找上门,但愿这次学校能够把好门。

霍格沃茨特快一路向北行驶,窗外的景色越来越荒凉,天气不是很好,天空中的云层越来越厚,光线也暗了下来,好像有一场大暴雨正在酝酿。

德拉科带着他的两个跟班来了,拉开车门,克拉布和高尔就跟两尊门神一样。

“你们都在这里呢!”是好久不见的他特有的拉长尾音。

“嗨,德拉科。”赫敏和哈利跟他打了招呼,纳威说了声“你好”,罗恩见到德拉科他们微微皱了下眉,不过没有出言讥刺。

德拉科走了进来,赫敏的左右分别是卢平教授和纳威,他若是要坐下除非坐在罗恩旁边,认真地考虑了半秒,盯住纳威并朝罗恩旁边抬了抬下巴:“你坐那边去,我要坐这里。”

纳威愣了下,看了看哈利和罗恩,见罗恩似乎也不乐意的样子,生怕他们吵起来,于是快快地站起身,换座位。

从德拉科进来后,车厢里就陷入了一片诡异的气氛。

此时推着小车卖食物的女巫到了他们这处,克拉布和高尔的注意力顿时被小车上堆放的食物吸引了,哈利也到小车边买了一大包食物回来。

“他是谁?”德拉科盯着熟睡的男人问赫敏。

“应该是我们新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谢谢。”赫敏接过哈利递来的坩埚形蛋糕,递给德拉科一块,自己又拿了一块咬了口,“唔,还是上次你给我的蓝莓蛋糕好吃。”

“那是自然。”德拉科得意地笑笑,也不看看他家用的材料跟列车上的低档货能比吗?吃了一口,蛋糕甜的腻味,不过看赫敏他们照样吃着,勉强几口吞了下去,拿起糖果,他宁愿吃糖。

雨开始下了起来,火车上的灯突然点亮,列车车厢里很明亮外面已经一团漆黑仿佛夜晚提前到来,一路上的交谈声和食物的香气都没能把卢平教授吵醒,罗恩甚至怀疑他是不是还活着。

火车突然开始减速,大家不禁奇怪,现在还没有到学校,怎么好像停下来了?车外的风雨声激烈地拍打着窗户,克拉布和高尔就站在门边,他们拉开门往外张望。

突然列车上的灯全部熄灭,整条列车陷入一片漆黑。

“怎么回事?”黑暗中无数人在提问,还有人在走道上跑来跑去,不时发出哎哟的痛呼声。

“坐下,不要动。”赫敏的话音刚落,一团绿色的光团突然出现在她的魔杖尖端,照亮了大家略微困惑和惊慌的脸,她旁边一直睡觉的卢平教授已经醒了过来,他很快就收起对赫敏镇定的赞赏,站起身,沉声说:“待着别动。”他慢慢地向门边靠近,然而还没等他走到门口,包间的滑门自动缓缓地打开了。

就着绿色的光,只见一个身着黑色长斗篷的身影出现在门口,他对着车厢里四处张望,这个人浑身缠绕着一股晦暗的气息,空间中的红色粒子大量减少,随着他的到来仿佛落入了冰窟窿冷得让人止不住发抖。

赫敏捏紧魔杖,很紧张,这家伙怎么打扮得跟死神差不多?都看不清长什么样子。心里有股暴躁感蠢蠢欲动,直想对这家伙狠狠揍上去……

哈利突然从座位上摔倒,昏了过去,大家惊慌地盯着倒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哈利,不知道他怎么了。

卢平教授跨过了哈利的身体,挡在黑斗篷的面前并用魔杖指住他:“我们这里没有小天狼星,快点离开——”他低声念了一个咒语,一股银色的光芒从魔杖尖跃出,黑斗篷的人似乎很怕这股光芒,立刻飘远。

列车上的灯又恢复了光芒,赫敏和罗恩跪在哈利身旁。

“哈利,哈利!你没事吧?”赫敏轻轻拍打他的脸。

“什么?”哈利猛地张开眼睛,看到大家都担忧地看着他,德拉科的眼神里也有着惊疑不定。

“你没事吧?”几人把他搀扶起来,坐回座位,罗恩担忧地问。

“没事,我很好。那个——那个东西呢?还有谁在尖叫?我听到有人在尖叫。”

“没有人在尖叫。”罗恩显得非常紧张,他觉得哈利哪儿出问题了。

“可我听到了尖叫声——”

“你那是发梦呢。”德拉科说道,这话让罗恩狠瞪了他一眼,哈利则觉得自己很难堪。

“应该是那……东西直接和哈利对话了。”赫敏两手交叉抱着手臂,“你们还记得我和日记本的意识对话吗?那是非常危险的。”

赫敏的话让几个亲眼目睹了她被附身控制的孩子身体抖了抖,连德拉科都不说话了,哈利的心情好了一些。

“你……你没被附身吧?”罗恩担心地问。

哈利觉得浑身无力,勉强地扯了扯嘴角:“我觉得,应该没有。”

卢平扳断巧克力的声音在突然陷入沉寂的空间里显得非常响亮,孩子们被吓了一跳。

“吃吧。”说着,把最大的一块巧克力递给哈利,“会有帮助的。”

哈利接过,没有吃:“那是什么东西?”

“摄魂怪,是阿兹卡班的看守。”卢平把剩下的巧克力分给每一个人,“吃吧,可以缓解身体的不适,请原谅,我需要跟司机谈谈。”说着,卢平教授拉开门出去了。

赫敏吃了一小块巧克力,顿时感觉手脚变得暖和,好似有一股暖流流过身体。

“太可怕了。”纳威说,“刚才它进来的时候我还以为掉进冰水里了。”

“我感觉怪怪的。”罗恩不安地在座位上挪动,“好像我再也快活不起来了。”

克拉布和高尔靠在墙壁上,脸色发白,默不作声地吃着巧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