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69 保护神奇生物课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接下去的旅程,他们没有人再有心情说话,每个人沉浸在各自的思绪中。终于,火车在霍格莫德站停下,大家纷纷下车。

赫敏和纳威、哈利、罗恩上了同一辆马车,德拉科和克拉布、高尔上了另一辆车。

马车里有一股淡淡的霉味和稻草味,在马车前进的途中,车内的另外三人总担心地打量着哈利,深怕他还会突然昏倒,这令哈利觉得很丢脸。

“快看,又是摄魂怪。”罗恩指住一侧窗户,几人透过窗户看去,两名穿着黑色长袍戴着兜帽的摄魂怪一左一右地在学校门口站岗,经过他们身边时,那种阴冷的感觉再次传来,大家不自觉地打了个冷颤。

幸好,马车很快驶过学校大门,从窗户里可以看见学校城堡离他们越来越近,终于马车停下了,从车上下来,跟着人群进入学校大厅,穿过一道富丽堂皇的大理石楼梯通向楼上,右边,礼堂的门开着,哈利正要进去,被麦格教授叫走,哈利神情紧张地从人群中挤过去。

“你们说,麦格教授把哈利叫走是要干什么?”罗恩担心地问,麦格教授太过严肃,而且大多时候叫他们去都是为了扣分或者教训他们。

“应该是询问关于列车上的事吧,否则他又没做什么违反校规的事情。”赫敏倒是没觉得有什么可担心,再担心也没用,等哈利回来自然就知道是什么事。

“是不是要给他治疗一下?”纳威猜测,“我觉得哈利好像没什么精神。”

几人说着话进了礼堂,赫敏跟纳威和罗恩分别走向各自学院的桌子,施过魔法的礼堂屋顶今天是一片乌云密布。

刚找了个位置准备坐下,梅丽?库柏和索菲亚?帕尼尔过来和她很熟稔地打招呼:“嗨,赫敏,暑假过得好吗?”

“……还不错。”赫敏有些惊讶她们居然会用好像是她好朋友的口气跟她说话?要知道她们从她入学起就没好好跟她说过话,一般都是无视她,二年级的时候跟着潘西?帕金森跟她作对讽刺她来着,难道她们抛弃帕金森了?

寻找着帕金森的踪迹,发现她刚进来礼堂,看到她后有些犹豫,很快走过来:“上学期的小玩笑希望你别放在心上,以前都是误会,希望我们以后可以成为朋友。”

德拉科进来看到三个女生围住赫敏,还以为她们要对赫敏干什么,他是不担心赫敏会吃亏而是觉得那三个人占不到便宜反吃亏,正想过去瞧热闹,走近了却听到赫敏笑容可掬地回答:“我们是室友,你都说以前是误会了,我又怎么会放在心上?相信我们以后会友好相处。”

潘西等三人对赫敏的回答松了口气:“我们快点坐下吧,一会儿就要开始分院了。”

“赫敏。”艾琳从人群中挤过来,手里还抱着两本相簿,“你和他们去谈话就一去不回,我把相簿带过来了,呐,还给你。”

“你放在我行李箱上,会有人把东西送回宿舍的。”赫敏接过相簿,放进书包里。

“哎呀,如果弄错了,送到别的寝室不就糟糕了。”艾琳很自觉地在赫敏左手边坐了,潘西瞪着这个小姑娘几秒钟,看着德拉科坐在赫敏右手边,只得在艾琳身旁坐下。

分院开始了,就像历年来一样的仪式。

“你跟她们交朋友了?”德拉科压低声音问。

“朋友?我有说朋友吗?”赫敏有点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此时分院帽正好将一个孩子分入格兰芬多,格兰芬多的桌子那边发出热烈的掌声。

德拉科回忆了遍她的回答,确实没有听到朋友这个词,刚开始没想明白,她那样说不是同意和潘西她们交朋友吗?

“我只是答应跟她们友好相处,朋友?她们还不配,我可不信她们会舍命来救我。”赫敏见他这么纠结,于是凑近他耳边小声地帮他解惑,德拉科觉得耳朵痒痒的,摸了摸耳朵,看向又关注于分院的赫敏,这才明白,她当初跟自己说的朋友,是一种信任,为了对方愿意付出一切。

也就是说,如果他陷入危险,她也会舍命来救他?德拉科看着扭头关注分院的赫敏,露出淡淡的笑容。

哈利在分院仪式结束后才到了礼堂,邓布利多校长不怎么高兴地宣布,未来摄魂怪会驻守在学校的所有出入口,校长让大家绝对不能擅自离开学校以免被摄魂怪攻击,他们是不会听求饶和辩解的。随后他话锋一转,用比较愉快的语气介绍了两名新的教授,一位就是在霍格沃茨特快上已经有一面之缘的卢平教授,果然是黑魔法防御课的教授,另一位是保护神奇生物课的新教授海格。

海格的任教,让大家吃了一惊,格兰芬多的桌子上响起的掌声格外热烈。

德拉科则喃喃道:“这个傻大个要教保护神奇生物?早知道就不选这门课了。”

第二天早晨,赫敏起了个大早,完成了自己的早锻炼,回到宿舍,她的三名室友和她友好地道了早安,并且等她一起去礼堂吃早餐,这种过份的热情让赫敏想到了在国王十字车站,迪恩跟她说的关于拉拢的话题。

反正不管她们有什么打算,只要多注意些和她们虚与委蛇也不是件难事。

吃了早餐,斯莱特林的第一节课是变形课,麦格教授今天教的是阿尼马格斯的知识,她当着学生们的面变成了一只花斑猫,眼睛周围还有眼镜的痕迹,她露出的这一手让学生们惊叹连连。

“阿尼马格斯都要在魔法部进行登记,这是为了管理阿尼马格斯们不会利用变身做出违法的罪行。”麦格教授如此说。

变形课结束后又赶去南塔楼上古代如尼文,感觉就跟上一门外语一样,凭借赫敏如今越来越好的记忆力,如尼文的学习并不是很困难,主要是背诵单词和句型。潘西和她选修的课目相同,课上时和她坐在一起,有不懂的地方向赫敏请教,赫敏也会不吝啬地跟她解释一下,表面看来,她们之间的关系和谐了许多。

上完第一堂选修课,到了午饭时间,午休时,大家各自寻找平时爱去的地方,新生们则兴致勃勃地在城堡里探险。

下午第一节课是生平第一节保护神奇生物课,学生们三三两两地顺着草坡而下,往海格位于禁林边的小屋集合,赫敏到的时候,看到德拉科正在对克拉布和高尔说话,那两个人哈哈大笑。

时间还早,赫敏走近前:“你们在说什么呢,那么好笑?”

“没什么。”德拉科在高尔掀他老底前说,“一些无聊的玩笑,你说待会儿的课上会学点什么?”

“海格的话,应该是那种比较危险的大型动物?”赫敏摸着下巴,根据对这位护林员以前的表现判断。

“他当教授,我爸爸知道了肯定要得心脏病。”

上课时间差不多时,哈利三人也来了,这节课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一起上的,海格站在小屋门口等着学生们,穿着那件鼹鼠皮大衣,大猎狗牙牙站在他脚边,迫不及待地想要出发。

“来吧,来吧,抓紧点儿,今天有样好东西给你们看。这堂课精彩极了!”海格每当有学生走近就喊道,确定人差不多到齐了,领着他们沿着禁林边缘往前走,五分钟后,来到一个小围场外面。

“大家都聚到这道栅栏周围,保证自己能看见。”海格大声说,“首先你们需要打开课本——”

“怎么打开?”德拉科语气不满地问,“我们要怎么打开课本?”他又说了一遍。他拿出那本用绳子绑着的《妖怪们的妖怪书》。其他同学也纷纷拿出用千奇百怪封住的课本。

“你们都没能打开课本?”海格问,同学们摇摇头,海格看上去有点儿失望,“要抚摸他们一下。”他拿过哈利手里的课本,解开绳子,手指顺着书脊往下一捋,课本颤抖了下就摊开来静静地躺在他的手掌上。

“我们都多傻啊,不知道要抚摸一下。”德拉科讥诮地说道,海格的脸上满是尴尬:“我觉得挺好玩的。”

哈利看了德拉科一眼,似乎在说不要说了,赫敏在他旁边扯了扯他的袖子:“你这是要找碴么?”

“你不看看这书多危险?好玩?差点把我的手咬掉。”德拉科怨气很大,刚买回来的时候,本来想看看里面写了什么,结果险些受伤,他还是第一次没有预习,一章都没预习!

“噗,不是没咬掉吗?”

“你……你……”德拉科瞪她,居然还笑,要他的手被咬掉才算危险?“难道你看到内容了?”

赫敏点点头。

“刚才你不是说不知道怎么打开?”德拉科不信地问。

“虽然我不是使用海格那样的方法,还是有其它办法的。”赫敏抿嘴笑笑,似乎在说,看着,抬手对准她的课本,《妖怪们的妖怪书》飘浮在她面前半截手臂的距离,绑缚的绳索就像有个隐形的人帮着解开,妖怪书刚张开嘴就被一股看不见的力量强制拉开,妖怪书拼命挣扎试图咬合住却总是失败。

“主要是这方法无法控制我要打开到第几页,只能是打开时是哪一页就是哪一页。所以——”赫敏摊了摊手,“跟打不开差不多。”书本飞到她手中,手指顺着书脊一捋,妖怪书不再挣扎,摊开在她手中,翻着书页,嘴角含笑,“啊,确实很有意思。”

在场所有的人傻眼地看着她,不知是擦冷汗还是望天,他们可没赫敏这么高超的操控力,还不用魔杖……

“你们先在这里等一会儿,我去把它们带来。”海格很高兴,赫敏小姑娘帮他解了围,连忙跨着大步走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