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70 深埋内心的恐惧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海格先演示了一遍如何向它们行礼,得到回礼之后才能靠近它们。

哈利是学生中第一个演练的,他是硬着头皮上的,因为谁都不愿意第一个上,大家看到他骑上了巴克比克的背上在天空中飞行,终于放下心中的恐惧,大家各自选择一头鹰头马身有翼兽作为练习对象。

德拉科选择了哈利骑乘的那头,赫敏跟哈利在一旁看着,等德拉科和鹰头马身有翼兽亲近之后轮到她上,德拉科本来已经获得了巴克比克的允许,让他拍抚它的嘴,然后这小家伙管不住自己的嘴,对赫敏说:“太简单了,其实它一点也不危险,根本就是一头蠢野兽,是不是?”

“危险!”赫敏刚刚才感到一股杀气,德拉科的手臂已经被巴克比克尖利的喙撕开了一道口子,巴克比克昂高头还要啄他,赫敏连忙使用魔力将巴克比克一下推开,巴克比克踉跄着往旁边跨了几步,恶狠狠地盯住德拉科气势汹汹地走过去,赫敏连忙将双手对准巴克比克将它抛到空中,固定,德拉科捂住鲜血直流的手臂,吓呆了。

海格很焦急地拿着项圈,想要把巴克比克套牢:“下来一点,把它放下来一些。”巴克比克在空中死命挣扎,这一个大家伙可不是妖怪书那样的小东西,挣扎的力气非常大,赫敏真是暗中叫苦,刚才一下子把巴克比克悬停得太高了,海格够不到。

“哈利,快点把那个笨蛋拉走!”赫敏几乎是咬牙切齿,她快要控制不住了。

哈利听了,连忙跑过去拽了德拉科就跑,巴克比克挣脱了赫敏的控制,狠狠地盯着德拉科,从空中俯冲,发出一声尖利的鹰啸。

哈利和德拉科跌跌撞撞地向前跑,黑色的影子越来越大,巴克比克越来越近,周围的学生们一个个都傻眼地看着。

巴克比克巨大的爪子对准德拉科抓下,大家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巴克比克仿佛撞到了一块巨大的透明屏障上,空气中发出水纹一般的波纹,扩散出去,因为冲击,它的身体狠狠撞上透明的屏障,屏障碎裂,平衡被破坏,侧着身体倾倒跌落。

“快点卧倒。”海格大声喊着,哈利和德拉科往地上一扑,下一秒巴克比克巨大的身体从他们头顶擦过,落到地上翻滚了几圈,海格大步上前用锁套将巴克比克拴住。

**终于被控制了,赫敏从包里找出了白鲜香精,走过去拉起德拉科受伤的手:“看你以后还敢不敢随便侮辱别人!”嘴里说着把药水倒了两滴到他的伤口,顿时冒起一股青烟,德拉科的脸孔疼得扭曲了下,不停出血的伤口慢慢止住了出血。

“你要不要紧?”海格脸色苍白地过来,他第一节课就出事了,这令他很不安。

“德拉科,你的手还在流血。”潘西眼睛里含着眼泪,尖声说道,“你要坚持住。”

“我没事。”德拉科显然被潘西的语气弄得身子抖了抖,潘西以为德拉科是因为伤口疼才发抖,连忙说,“德拉科,你一定要坚持住,你不会死的。”

赫敏听了嘴角抽搐,演戏呢?这么点伤就呼天抢地,当初她可是胸前被戳了好几个洞,脸也破相了,还被这死小子骂丑八怪来着。

高尔看了眼德拉科的伤口,有点害怕,伤口很长鲜血浸湿了他的校袍:“呃,你还好吗?”

“我送你去医院。”海格处理好那些鹰头马身有翼兽,一把抱起德拉科,赫敏跑过去帮忙把栅栏门打开,海格抱着德拉科冲上山坡往跑向城堡。

“应该把他开除。”潘西说。

“这都怪马尔福自己。”迪安?托马斯不客气地说,高尔和克拉布威胁地对他捏着拳头,在赫敏看过去的时候,撇开目光望天。

一行人进了城堡,潘西说:“我去看看他怎么样了。”说着跑上大理石楼梯,斯莱特林们一边嘀嘀咕咕地说着海格的坏话一边向地下室的公共休息室去。

“我们要不要去看看德拉科?”等其他人散了,哈利对另外三人说道。

“他又没什么事,庞弗雷夫人什么样的伤都能治好。”罗恩说,而且赫敏已经帮他止血,刚才看上去,外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他毕竟是伤员。不知道海格会不会受牵连。”哈利有点担心,从刚才那些斯莱特林们的谈话可以看出,他们对海格很不满,如果德拉科说点什么,海格大约马上就会被开除。

四人一起去了医院,病房里庞弗雷夫人正在帮德拉科治疗,海格在一旁显得坐立不安,潘西脸色苍白,好像受伤的人是她。

赫敏跟庞弗雷夫人是老熟人了,看到胖胖的女人端来一碗药让德拉科喝,他苦着脸闭眼憋气地一口往下灌,忍不住想笑,连忙止住,咳了声:“庞弗雷夫人,他的伤要不要紧?”

“没什么问题,开始的治疗很有效。”庞弗雷夫人监督着德拉科把药喝完,小男孩的脸色跟腌菜差不多,潘西紧张得跟他好像要离开人世一样,“好了,好了,他现在需要休息。”庞弗雷夫人赶鸭子一样把人赶走,用帘子把病床隔离开。

“你等着被开除吧!”潘西凶悍地对海格说道,踏着不高兴的脚步走了。

“不用理她。”罗恩哼了声,“还不是马尔福不听你说的注意点。”

海格显得很颓丧:“我肯定是破记录了,有哪个老师只教了一节课?”

“德拉科的伤应该没什么的。”哈利安慰他,“我上次一半骨头没有了,还不是一晚上就全长出来了。”

海格勉强扯了扯嘴角,心里却没有哈利这么乐观。

第二天下午,德拉科出现在黑魔法防御课上,卢平教授正要带学生们离开教室,看到德拉科于是微笑着对他说:“今天上的是实践课,请拿好你的魔杖就可以了。”等德拉科放好课本,拿上魔杖回到队伍,卢平教授才带领大家走在空荡荡的走廊里。

潘西抢在赫敏之前和德拉科并肩而行:“我写信给家里了,海格这样不把学生安危放在心上的危险人物怎么可以当教授?”

克拉布赞同地点头:“我们也给家里写信了。”指了指高尔。

“谁让你们多事的?”德拉科差点呕血三升,恨不得把他们一个个抽一遍,他们写信回去不就代表家里的老爸也知道了,他虽然不喜欢海格那个傻大个,可这件事是因为他先做错了才会导致受伤,如此丢脸的事情,被老爸知道了还得了?肯定被拿出来大肆宣扬,如果是他的英雄伟业就算了,受伤这种事有什么好炫耀的?

“我们难道还做错了?”潘西不解。

“错了,错得离谱!”德拉科烦恼地苦思,该怎样跟老爸说,他什么事儿也没有?

赫敏走在他们之后,听着德拉科的话,微笑,看来这小子总算是知道不要一出事就找爸爸来解决,找个时间把做好的护身符送给他吧,差点忘记给他了,如果早点给他,昨天应该就不会受伤了。

卢平带着大家来到了教工休息室,这是一间长长的屋子,四面墙上镶着木板,屋里堆满了不配套的旧椅子。关好门,卢平示意同学们朝房间那头走去。那里只有一个旧衣柜,就在正中的位置。

大家在旧衣柜前站定,卢平教授则走到衣柜边,衣柜突然抖动起来,发出嘭嘭的撞击声,好些斯莱特林们惊得往后退,昨天刚被那些鹰头马身有翼兽吓到了,他们可不希望再冒出来一只怪兽。

“用不着担心,里面只有一只博格特。”卢平教授语气平缓地说,“博格特是一种喜欢阴暗空间的生物,没有人知道它独处的时候是个什么形状,一旦面对我们时,它就会变成我们最害怕的东西。有人知道,我们现在面对博格特时有什么优势吗?”目光在学生们之间扫了一圈,站在前面的只有赫敏跟德拉科了,其他人都缩到后面,“马尔福同学,你来回答。”

德拉科用驾轻就熟的语气回答:“我们有那么多人,它不知道该变成什么形状。”这么简单的问题也拿出来?

“非常正确。”卢平教授给斯莱特林加了五分,又稍微讲了个博格特的小笑话,接着教他们如何战胜博格特,并教他们正确的念咒语。

“格兰杰小姐可以帮我个忙吗?”卢平教授说,赫敏走上前,“你说,在这个世界上你最害怕什么?”

赫敏想了想,回答:“我也想知道什么是我最害怕的。”她的回答令卢平先是愣了下接着无奈地笑了,“真正让博格特完蛋的是笑声,你们需要强迫它变成一种你们觉得很好笑的形象,你现在可以好好想象一下,你们也一样。”

所有的学生对此兴致勃勃,努力想着如何对付自己害怕的东西。赫敏的回答真的不是说笑,她确实不知道自己最害怕的是什么,本来以为最害怕的是鬼怪,可她连穿越重生都经历了,和鬼魂们为伍,身边又跟了一只黑猫妖,其实妖怪也不可怕……

“都准备好了吗?”卢平教授问,大家都点了点头,“那么,格兰杰小姐,你先来,结束后,我会让另一个同学上前。”学生们除了赫敏都往后退。

“我数到三,就开始。”当他数到三时,他的魔杖冒出一串火星,击中了柜子的锁,衣柜的门霍然洞开,出现在他们面前的居然是一个黑发黑眼,才一米六左右漂亮的东方女人,看着赫敏的目光充满了温柔。

人们愕然地想道,这个女人有哪里可怕?他们却发现她握住魔杖的手在发抖。

东方女人——博格特跨出一步,一直用温柔又怜惜的目光看着赫敏,慢慢地走近。

“格兰杰小姐,快点念咒语。”卢平显然没料到,在列车上能够临危不乱,在霍格沃茨非常有名的小姑娘居然会在小小的博格特面前发抖?

“赫敏,快点干掉它。”德拉科催促。

赫敏仿佛惊了一下,魔杖指住博格特:“滑稽……不,我不能!”握着魔杖的手在发抖,眼睛舍不得移开地盯着眼前的人,她说不出是恐惧还是期待,她以为前世已经离她很远,原来一直都在她心底深处——妈妈,我努力把你和爸爸忘记我很不孝吧?眼泪涌上眼眶。

卢平眼见不好,连忙在博格特就要碰触赫敏时,几步到她面前,博格特啪一声变成一颗发光的圆球,卢平轻巧地说了句:“滑稽滑稽。”一只蟑螂落在地上,重新把博格特丢进柜子里。

“感觉怎么样?需要休息一下吗?”卢平温和地问道。

赫敏眼睛里还有着眼泪:“请原谅,教授,我想先离开。”说完,也不等他同意,转身从斯莱特林的同学们身边穿过,打开门匆匆跑了。

参与上课的同学们惊诧:比鹰头马身有翼兽还要彪悍的赫敏?格兰杰也会有害怕的东西?难道那个东方女人有什么特殊能力,非常厉害?居然把她给吓到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