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71 劝慰

71.劝慰

“先生,我要早退。”德拉科神情紧绷,那个家伙居然哭了,问题非常严重。

卢平教授瞟了眼赫敏消失的方向,点点头:“去吧。”德拉科立刻转身,在其他人让出来的路中穿过。

她还真会跑!

德拉科一路追出城堡,站在高坡上气喘吁吁地四处查看,他已经跑得算快了,竟然连个影子都没见着?要不是画像里的人给他指路,他就要像一只无头苍蝇到处乱转了。总算是居高临下看到她确实往坡下跑,背着书包的身影正往禁林旁的湖边去,心里一惊。

“你……你不是……不是准备跳湖吧?”德拉科担心他慢一点她就真跳下去,一路狂奔,气都喘不过来。

赫敏没有回答,扭身低头沿着湖边快步走。

“赫敏。”德拉科赶紧跟着,“……那个女人是什么人?是厉害的女鬼?”

“你才是鬼!”赫敏猛地站住,眼睛通红地瞪他,没事少咒她妈妈,吼完,扭头又走。

德拉科一口气憋住,脸涨红了,不禁生气,他好心过来,就为了被她骂?气得嘴角抽了抽:“我管你呢!”气哼哼地扭头就走,好心没好报!老爸说得对,多管闲事会短命,好嘛,他不管了,跳河也罢,哭死也罢,跟他没关系。

愤怒地踩着地面出气,走出一段,忍不住停下来,回头,只见赫敏蹲在湖边很近的位置,曲起膝盖,手环抱住两腿,形单影只地团起身就像一颗球,从来没见她这么孤单沮丧过。

……切,他才不是担心她!

重新走回去,鞋底踩着卵石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赫敏没有动,德拉科站在她身边低头看着她头顶,见她没有叫他走也没跟他说话的意思,手抱在胸前,看了会儿湖水,一片树叶被风吹着飘落到湖面上,一圈圈的微小的涟漪扩散出去。

无聊地看了会儿,从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子,用力抛出去,就听到“噗通”一声,石子落水溅起一圈小水花,接着他又捡了颗石子,丢出去,连续捡石子丢出去,丢得有些无聊了,停下来。一时间,静静的能听见风掠过树梢的声音。

“……她曾经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赫敏的声音突然响起,德拉科愣了下才看了看坐到地上,抱着脚,下巴搁在膝盖上,目光注视着湖面的赫敏。

“我很抱歉……”是死了吗?那么他并没有猜错?

“不,她还活着。”赫敏语气有些激烈地说,“她活在另一个世界。”

德拉科保持沉默,那还不就是死了么?不过这一次他聪明地闭紧嘴巴没有跟她争辩,还是静静地听着就好。

“她给了我生命,我却离开了他们,而且还努力想把他们忘记,我害怕想起他们……”一旦回忆从前,她会觉得自己很冷血,离开了父母只难过了没多长时间就欢乐地和这一世的父母闹在一起。

“很正常。”德拉科忍不住接口,“你见不到她了对不对?”见赫敏迟疑地点头,他接着说,“既然已经见不到了还有什么好害怕的?她又不会跳出来咬你,若是忘了可以快乐一些,忘了又如何?而你根本就忘不了,那么记得和她一起的快乐不就可以了?”

赫敏又把头埋进双臂和膝盖间,默默咀嚼着他的话。是啊,往事已矣,为何要害怕回忆从前?曾经的妈妈和爸爸,他们同样疼爱着她,不知道在那个世界的她的身体里有没有一个灵魂来代替她?爸爸妈妈,希望你们能够幸福。

“难得你也能说出一些发人深省的话。”赫敏头枕在手臂上,望着德拉科笑着说。

德拉科在她旁边蹲下,和她目光平视,在她眼睛里没有了悲伤不禁放下心,笑:“也不看看我是谁,哼,现在你还想跳湖么?”

赫敏嘴角抽搐:“谁要跳湖?你吗?”

“是你上课途中突然哭着往外跑,还一路冲到湖边,不是想不开吗?”

“跑到湖边就一定要跳湖?我不可以来看大章鱼?”

“切,谁不知道那只章鱼只有早晨和傍晚才会出来透气?”仿佛是要给他拆台,平静的水面突然鼓起一个包包,一根长长的触须钻出水面,接着是数根触须破水而出,翻卷,大章鱼露出小半个脑袋,高举的触须猛地拍下激起的浪花争先恐后地涌向岸边,赫敏连忙跳起来,急急往后退还是被水花溅湿了脚。

德拉科是蹲着,站起来跑得快,看到她狼狈的样子“噗噗”地笑:“看章鱼……嗯,章鱼出现了。”

赫敏苦哈哈地两手拉起校袍的下摆,脚湿淋淋的,看着眼前嘲笑她的小鬼头,直想好好教训他,手向着湖里一指,一个篮球大的水球从湖里飞快地砸向正笑得嚣张的德拉科,顿时把他砸成落汤鸡,于是德拉科笑不出来了,抹了把脸,淡金色的头发粘在脸上,一簇簇的,还在往下滴水,现在轮到赫敏指住他大笑了。

德拉科牙痒痒得紧,摸出魔杖,指住湖面,念动咒语,弄上来一颗小水球,挥舞着水球砸过去,赫敏哈哈笑着往旁边一跳就避开了,那表情显然在说,你不行……

水里的大章鱼似乎觉得岸上这两孩子的游戏很有趣,游到岸边,趁赫敏跳向靠近湖边的时候,巨大的触须拍击水面激起大片的浪花,小女孩只觉得乌云罩顶,接着就是一大蓬水兜头淋下,尖叫一声,同样变成落汤鸡。

二人都没料到会如此,看看狼狈的对方,忍不住相视而笑。

黑魔法防御课变成了大多数人最喜欢的一门课,斯内普教授是少数人中的一个,他的情绪甚至变得更加暴躁,原因是据说在格兰芬多的黑魔法防御课上,纳威把博格特变成斯内普教授的模样,并给它穿上一身他奶奶的衣服,如今只要斯内普教授听到有人提到卢平教授的名字,他就恶狠狠地瞪着他们,如今是变本加厉地找纳威的碴儿。

可怜的纳威,在魔药课上战战兢兢,越是紧张越是出错,要不是有赫敏偷偷帮忙指点纳威魔药制作的步骤,斯内普教授好几次没挑到刺瞪着赫敏,实在是不想扣自己学院分数地隐忍下来,不然早对着格兰芬多狂扣分数了。

九月份结束,魁地奇球队的训练又将开始,德拉科得瑟得很,如今学校里还有谁的飞天扫帚比他的快?除非是今年最新款的火弩箭还能和他比一比,他毫不犹豫地夸下海口:今年的胜利绝对属于斯莱特林。

赫敏有次上课差点迟到,拿出滑板代步,被不少人看到于是一大群人围着她询问飞天滑板的事情,纷纷向她订购,一块两块的还行,太多了赫敏就支持不住了,麻烦之下只得委托博金先生帮忙联系买家购买飞天滑板的技术。

直到飞轮公司生产出飞天滑板,可以在地面缓行也可以在高空快速前进,还能玩转出许多花样的飞天滑板很快风靡整个魔法世界的运动界,深受年轻人的喜欢。

十月刚刚开始,三年级以上的学生们都在热烈讨论着前往霍格莫德村的话题,三年级是第一次去霍格莫德过周末,正好是万圣节前夕。

“啊,好羡慕你可以去霍格莫德过周末。”艾琳下巴搁在一本书上,看着赫敏羡慕。

“等明年你也可以去了。”赫敏用羽毛笔沾了沾墨水,低头继续在羊皮纸上写她的关于魔药的论文,斯内普教授规定要写一英尺。

“还要等明年呢!”艾琳嘟嘴叹了口气。

“其实也没有什么好羡慕的,外面不见得比学校里安全,小天狼星布莱克还在外面游荡,到处是摄魂怪,还不如呆在学校里好。”

“……你说得外面那么危险,留在学校里别去了。”

赫敏淡淡地瞟了她一眼,低头在教材上快速地扫过,查阅资料:“某人不是想要蜂蜜公爵糖果店的糖吗?留在学校啊,也没什么。”

想到被人传得很美味的糖果,艾琳吞吞口水,艰难地说:“呃,我会等你回来,别忘了多买点好吃的回来。”

赫敏好笑:“吃那么多,小心长成小猪猪。”

“哼,你比我还要喜欢吃甜食也没见你胖么。”小丫头不甘示弱。

无奈地摇头,她那是增加了运动量消耗卡路里,哪里像她这样光吃不锻炼的:“从明天开始,你跟着我早起跑步。”打量艾琳已经有点圆的脸蛋,赫敏觉得有责任监督小丫头减肥,对于早两年迪恩的照顾,她怎么着都要报答一番,可不能让这个小丫头长残了。

“几点钟?”

“五点半。”

艾琳一下子扑倒在桌上,痛苦:“不要,我要睡觉。”

“对身体好。”

“我正在长身体,需要充足睡眠。”艾琳用赫敏的话堵回去。

“晚上早点睡不就行了?”

“不要。”

“我教你功夫好不好?”说着比划了两下。

“不好……功夫?”兴趣来了,“啊,我知道,李小龙,你会功夫?”

“咦?你居然知道李小龙?”

“我还知道成龙呢!”如果艾琳有尾巴,此刻肯定得意地翘尾巴。

赫敏不禁鼓掌,厉害,成龙大哥的电影,这一世都没去找来看过,英国有引进成龙的电影?

“你们在说什么?”德拉科训练完回来,看到赫敏跟艾琳谈得很开心,走过去,向赫敏伸手要喝的。

赫敏在包里找出了一瓶果汁,递给他,并向里面挪了挪:“麻瓜世界的电影,你不了解的。”

“赫敏,我要去睡了,明天早上五点半见。”艾琳起身,抱起桌上的作业和学习用品,高兴地回宿舍去了。

“五点半?那么早你们要做什么?”德拉科把自己的作业拖过来,翻了翻,开始埋头做作业,他出去训练前把作业放在桌上,反正赫敏一向要学习到很晚。

“跑步,教她散打。”赫敏盯着书说。

“散打?”

“嗯,我从小开始练习散打,可以增加身体的协调性和攻击力,在对方拔魔杖前就能够先发制人。”

德拉科写字的手顿了下:“明天五点半?我也要参加。”

作者有话要说:前几天在苏宁买了台冰箱,以旧换新,嚓,居然来了一批又一批的拖冰箱的,特么的,今天才知道居然不是苏宁电器的回收人员,那么昨天一个个来跟我打电话说是苏宁家电回收的人是谁啊?到底是哪个混蛋把我家的旧冰箱拖走了?今天去苏宁忙了一整个上午,累的要死,居然网上查不到……掀桌了要,谁把我的信息泄露出去的,丫的,居然知道我家电话和地址,连回收安排在哪一天都清楚,苏宁回收的动作也太慢了吧,居然比预定的时间晚了二天,尼玛谁知道那是冒牌的?居然连旧家电都要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