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73 预警

73.预警

好不容易回到公共休息室,赫敏直接跑回宿舍,拉拢床幔,头上的黑猫轻轻一跃,落在她面前,本来还很正经忽然躺倒在床单上滚来滚去。

【还是这里舒服。】

赫敏拽住他的两只脚把他倒提起来:“老实交代,这些日子你去了什么地方?”

黑猫晃荡了几下,见赫敏不肯松手,尾巴一甩勾住她的手臂,身子向上翻拱一下子就爬上她的手,一双银色的眼睛注视着她,赫敏觉得脑袋里晕了一下手不由放松了,黑猫动作轻巧地爬上去,站在她前伸的手臂上,咧嘴:【去了东方呗。】

“你上次说的不是醉话?”

【什么醉话?】黑猫斜睨她一眼,哼哼,【我会喝醉?本大爷从来不会醉!】

赫敏嘴角抽搐,说什么大话呢,明明上次醉得乱说话,不过一般醉鬼都说自己没醉。

“学校外面全是摄魂怪,它们都没发现你进出?”

【那些东西啊,小蚂蚁罢了。】黑猫眯了眯眼,一丝光亮从银色的眼睛中闪过,【有一个好消息也可能是坏消息,对你来说,你要不要听?】

又是好消息又是坏消息……心突然就咯噔一下,重重一跳,有点慌乱,黑猫银色的眼睛里写着戏谑却又不像是开玩笑,猛地收回手,黑猫凌空翻了个跟斗轻盈落地。

“什么坏消息?不会是我又要有生命危险,你什么时候也变成预言家了?”赫敏勉强笑着说,和占卜课的特里劳尼教授一样,成天预言死亡。

【预言……】黑猫人性化地耸了耸肩,【我不是那些拥有天目的家伙,也不会观察所谓的星相,禁林里有一群喜欢装深沉的马人看得很准,算了,不说这些,我要说的是……】

“赫敏,你睡了吗?迪奥级长让我们快点去公共休息室集合。”梅丽隔着床幔问道。

“我马上就来。”赫敏回了声,“我先去看看什么事,等回来再告诉我。”说着,快速地爬下床,寝室里已经没有人了,她匆匆出去,看到所有的斯莱特林集中到了公共休息室。

“出什么事了?”赫敏挤到德拉科身边。

“谁知道,突然叫我们到这里集合。”德拉科耸了耸肩。

级长们确认了人数,招呼大家跟着队伍,前往礼堂集合:“跟紧队伍,不要随意走动。”

“到底什么事啊?”

“不是刚刚才从礼堂回来?”

“就是说嘛,不能明天再说?”

一路上大家不住地抱怨,很快众人回到刚刚才离开没多久的礼堂,里面的桌子已经消失不见,四大学院的学生在此集结,除了格兰芬多学院,其它三个学院的人脸上都非常困惑,有格兰芬多朋友的人已经在私下里询问集合的缘由了。

等所有学生都进入了礼堂,邓布利多校长向学生们通报了缘由。

原来是小天狼星布莱克不知怎么地潜入了学校,试图进入格兰芬多的公共休息室,因为没有口令,胖夫人不肯放他通过,布莱克一怒之下将胖夫人的画像撕破,现在胖夫人逃跑了,格兰芬多没有了守门人,通缉犯布莱克也不知道身在何处,为了学生们的安全,将他们集合到礼堂,今晚他们将在礼堂里过夜。

校长说完,变出几百只睡袋,并把学生们的管理交给了男女学生会长,珀西神气活现地挺了挺胸。

邓布利多校长走出去之后,麦格和弗立维教授立即用魔法封闭了礼堂所有的门。

礼堂里顿时响起一阵叽叽喳喳的议论声。

“赫敏,这里这里。”艾琳拖了两只睡袋,朝她招手,虽然赫敏很想过去和哈利他们说说话,不过时间不允许,珀西已经在来回地喊着:“大家钻进睡袋,十分钟后熄灯。”

“真有意思。”艾琳抢先占了靠墙的位置,摆好睡袋,“可以和你一起睡。”

“外面可还有一个杀人犯在游荡。”赫敏钻进睡袋,盯着天花板上的蜡烛,懒洋洋地说。

“……还是很有趣。”艾琳在睡袋里扭动,能靠很近一起聊天让艾琳很兴奋,叽叽咕咕地说不停,赫敏和她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头顶的无数支蜡烛熄灭,施过魔法的屋顶显示着外面漆黑的天幕,点点繁星点缀其上,如果刨去小天狼星这件事,这样的感觉就像在野外露营确实很有意思。

渐渐地四周的声音低了下来,直到凌晨三四点钟,大部分人睡着了,赫敏翻来覆去地睡不着,黑猫对她说的话总在脑海中盘旋。

对她来说是坏消息?到底是什么?本来想等集合完了再回去,没想到所有学生被留在礼堂,黑猫没来找她,心底隐隐有着不安。

校长进来找珀西询问学生们的情况,二人压低声音地谈论着,一会儿斯内普教授也走了过来,低低的讨论声,离得很远,断断续续能听清是说没有找到布莱克,声音飘渺盘旋着有种不真实感。

接下去的几天,学校里最热门的话题就是布莱克是如何进入霍格沃茨的,五花八门版本的猜测纷纷出笼,详情请参阅各种八卦杂志的内容,黑猫听说学校里又有陌生人闯入,自告奋勇地表示帮忙搜寻,一溜烟跑得不见踪影,让赫敏想要询问那个扰乱她心情的消息都没有机会。

第一场魁地奇比赛日益临近,天气却越来越坏,每一次比赛的第一场都是斯莱特林VS格兰芬多,可能两个学院的积怨就是从这里越积越深的。

天空经常乌云密布,已经连续好些天没有见到阳光,狂风暴雨是常事,两个学院的队员们都坚持训练,大家想在第一场比赛中打败对方而憋了一口气。

比赛前一天,斯莱特林的学生们正赶往黑魔法防御课的教室,赫敏显得忧心忡忡,她一直在想昨晚上黑猫告诉她的事情,禁林里的马人们模棱两可地说,禁林里来了一位危险的老朋友,具体是什么他们又开始装深沉。

【说什么:我们只是观察者,窥视天机,不可干涉。】黑猫一脸唾弃,【跟他们别的都好说,一说到未来走向,就一个个变成神棍。】用四十五度仰角的忧郁目光望天,玩儿什么不好,玩深沉,于是他给了他们一人一巴掌外加一顿竹笋炒肉片。

【从他们遮掩的话里可以猜出,布莱克藏身在禁林里,不过我没察觉里面有人的气息。】黑猫如是说,当被问及上次没有说出的消息是什么时,他又用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她,【如果你能在禁林里找出那个布莱克,我就告诉你。】

有没有搞错,布莱克是杀人凶手,还是伏地魔的忠实拥护者,让她去找出他?校长说过,未经许可不得离开学校,禁林那里晚上会有摄魂怪游荡的,这不是要害她短命吗?黑猫肯定有什么没说,甚至,他可能跟布莱克接触过了?

“……你在想什么呢?”感觉被谁捅了捅,赫敏连忙回神,看向来人,原来是德拉科,“我叫你都没反应?”

“我在想……”用力的两手拍了拍脸,让自己清醒一些,“如果明天的比赛还是这种糟糕的天气,我的礼花弹就要泡汤了,我没有考虑防水的问题。”

“已经来不及修改了?”

“时间太紧了。”赫敏摇了摇头,几人走进教室在座位上坐下并从书包里取出课本和笔记,看来只好跟校长先打声招呼了。

上课铃声响起后没多久,一道身影从教室门后进来,黑色的长袍随着他的走动微微扬起。

斯莱特林们看清来到讲台前的人,惊讶万分,面对自己的院长大人,不知是谁先鼓起掌,顿时一片鼓掌声,斯内普教授脸上泛起笑容。

“卢平教授感觉不舒服,他委托我暂代他的位置,这几天的黑魔法防御课将由我来代替,但愿他能够早日康复。”斯内普教授懒洋洋地说,“现在,把你们的书都翻到第394页,我们今天要讨论的是——狼人!”

赫敏盯着课本上写有狼人的内容注释发呆,她现在满脑袋想的不是狼人和真狼如何区分,而是到底要不要去禁林寻找布莱克?

掀桌,她为毛要纠结寻找布莱克啊?他又不是来找她的!什么坏消息,她不想知道!

第二天,早上醒来的时候,依然是狂风暴雨,穿上雨衣,赫敏在狂风中艰难地跑着,本来这样的日子不用早锻炼,可她就是睡不着,狂风把她吹得东倒西歪,豆大的雨点砸得她的脸生疼,眼睛也被雨水淋得睁不开,摸出了一副护目镜,这是她准备的在进行某些危险的魔药实验的时候使用的,用魔杖在上面轻点了下:“防水防湿。”

戴上护目镜,目光能够清晰地透过雨幕看清前方,跌跌撞撞地沿着平时跑动的路线前进,来到湖边,因为大雨,湖里的水涨了许多,湖边她曾经睡觉的那棵大树已经有一半被水淹没,自嘲地想,也只有她这样的傻瓜在这种天气一个人跑出来,还是回去吧!

深一脚浅一脚地在泥泞中走着,向着湖对岸的禁林看了一眼,她停下脚步瞪大眼,那是一只狗还是狼?毛被雨水淋湿而粘在身上,显得瘦骨嶙峋,在树林间望着湖对面,察觉到她的目光,黑狗(狼?)转身隐入林间。

狂风和暴雨很快让她没有了别的想法,又冷又饿,还是先去吃点早餐,今天还要观看魁地奇比赛呢,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比赛,这该死的天气,不知道会变成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