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74 比赛场上的意外变故

74.比赛场上的意外变故

全校师生们或者撑着雨伞或者穿着雨衣,穿过草坪前往球场。

赫敏一边暗中诅咒糟糕的天气,一边考虑今天该帮谁加油才好呢?只得两边脸各贴一张蛇跟狮子的形象。

“你这样还不如一张都别贴。”罗恩歪了歪嘴角。

纳威不停地抹着打到眼睛处的雨水:“还是帮自己的学院加油比较好。”

“嗯,说得对。”赫敏想了想,她这样就太对不起自己的学院了,掏出一瓶药水,把一边的狮子擦去,重新翻出一张蛇院的贴纸,把蛇印到脸上。

风把鱼贯而出的两队队员吹得左右晃动,观众们的欢呼声被风雨声和雷电声掩盖,有人吹响了号角,接二连三的号角声低沉地穿透雨幕和滚滚雷声,此刻也只能听清这些号角声了。

哈利的眼前一片模糊,德拉科也不见得比他好到哪儿去,他们只能凭借霍琦夫人的口型和动作知道比赛开始,纷纷骑着扫帚升空。

不停向下倾倒的雨水让人什么都看不清,每个人光躲避游走球和鬼飞球就已经非常困难,一眼看出去只见一片灰蒙蒙的雨幕。

格兰芬多队请求了暂停,两队队员从空中降落,赫敏见了连忙跑下去。

“德拉科。”斯莱特林队的马库斯队长正在对德拉科说着,“你一定要快点抓到飞贼,现在我们落后二十分,关键还是飞贼,如果不能抓住飞贼,谁知道还要在这鬼天气里飞多久。”

“雨太大,我眼睛都睁不开。”德拉科泄气地说,这样的天气只能靠运气了,除非那只飞贼出现在他近处,否则哪里看得清?

“德拉科。”赫敏跑近,从鼻梁上取下了她戴着的护目镜,“戴上这个。”

德拉科接过护目镜,眼前顿时清晰一片,他高兴地笑:“太好了,看起来好清楚。”他有信心取胜了。

赫敏对他笑了笑,雨水打在她的脸上,一串串的水珠往下滚落,脸上的小蛇正在不停地扭动昂首。“加油!”赫敏握拳挥了一下,霍琦夫人吹响比赛继续的哨声,赫敏转身快步往观众席跑。

队员们再次跨上飞天扫帚,比赛比开始更加激烈,双方队员都想在飞贼出现前尽量多得分。德拉科避开了迎面飞来的哈利,把飞天扫帚的高度再次拉高,随着一道闪电过后,雨幕中一点金色的光芒一闪,他立刻紧紧盯住,仔细一瞧,果然是飞贼,哈利盯着观众席不知在发什么呆显然没有发现,德拉科心里一喜,驾驶飞天扫帚高速俯冲,穿过大半的球场。

“哈利,在你后面。”格兰芬多的队长伍德痛苦地大喊,哈利回头,看到德拉科和他之间有一个闪烁着金光的小点,哈利连忙压低身子催促光轮加速。

怪事发生了,一股熟悉的可怕寒意朝哈利袭来,争先恐后地要把他身体里的热量夺走,他低头往下看时,球场下方至少有一百多个摄魂怪站在下面,他们仰头望着他,脑海里突然浮现了一个女人痛苦地尖叫。

“别碰哈利,求求你别碰哈利!杀我吧,杀了我吧——”

不停的痛苦尖叫在哈利脑海里盘旋不去,让他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只觉得一阵阵心痛如刀绞,下一刻,他什么都不知道了。

失去控制的飞天扫帚被狂风吹着往赛场外面飞,德拉科抓向飞贼,正好看到哈利昏过去,因为身上的保险带绑着,他并没有摔向地面而是被风吹离了赛场,大家来不及反应,哈利已经几乎看不见了。

德拉科悬停在空中,仅仅是犹豫了几秒钟立刻催动飞天扫帚,他的飞天扫帚是所有扫帚中速度最快的,很快就追上哈利,哈利的扫帚就像风中的浮萍,总是在他差一点就要抓住哈利时突然改变方向,这一次居然直接朝打人柳的方向去了。

暗暗“呸”了声,哈利的胆子怎么这么小,被摄魂怪看一下就昏过去了……

不管怎么样,他依然继续追,哈利离打人柳越来越近,那棵树似乎是知道有东西过来拼命挥舞着枝条张牙舞爪,德拉科探出身体,在打人柳抽到哈利扫帚的时候一把拉住哈利的手臂,只是哈利的扫帚被打人柳拽住了,其它的枝条胡乱**,德拉科黑线地双手抓住哈利,又要空出手把保险带强制解除,其间被打人柳狠狠抽中了手臂,顿时手臂发出一阵刺痛,不过保险带也顺利解除,哈利顿时摔向地面,打人柳缠住哈利的“光轮2001”分出一部分枝条抽向他们二人,德拉科让扫帚迅速转向,完好的手拉住哈利的衣服向打人柳枝条的外围飞行,打人柳狠命地抽打扭动,幸好它是棵树不会移动,枝条伸展到极限再也追不上才发泄一般地把哈利的光轮折成一段段然后拍飞。

比赛场上此刻只能听到震耳欲聋的雷鸣,邓布利多校长在哈利出事之后非常震怒,一大片耀眼的银光从他魔杖间迸射而出,摄魂怪们顿时四散逃跑。格兰芬多球队的人骑着飞天扫帚追着德拉科消失的方向去了,斯莱特林球队的人则降落在球场中央。

“哈利会怎么样?”纳威和罗恩担忧地盯着他们消失的方向,他就那样毫无防备地被风刮走,会被吹到什么地方?不会落到禁林里,或者那些摄魂怪又去包围他吧?这样一想,更加坐立不安。

赫敏抓紧纳威的手,她同样焦急不已,雨水不停地拍打着她的全身,从雨衣的缝隙里钻入,身体很冷,她现在很后悔没有帮哈利做一枚护身符,他才是最需要护身符的人,德拉科追上去了,但愿他们都没事。

纳威的手被赫敏抓得很疼,他看了一眼紧张地看着前方毫无所查的赫敏,紧紧握住她的手,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给她一些力量。

“来了,他们回来了。”罗恩突然指住前方大声喊。

雨幕中,一行人摇摇晃晃地回来了,哈利正在韦斯莱兄弟之一的扫帚上,格兰芬多球队的队员围在他们身边护航一般。

他们降落在球场中央的地面上,把哈利动扫帚上扶下平放在地面,教授们纷纷上前,询问情况,邓布利多校长先检查了一下哈利的情况,确定他还有呼吸,让其他人把哈利送去医院让庞弗雷夫人治疗,罗恩直接跟着一起去了医院。

赫敏在其他人都在关心哈利的时候,看到了被人群挤在一旁的德拉科,他看上去情况也不是很好,雨水把他冲刷得脸色苍白。

“你怎么样?要不要紧?”赫敏问道。

德拉科摇晃了下,险些摔倒,他已经用尽了体力,赫敏赶紧扶住他:“德拉科?”

“……你那个什么护身符?一点用处也没有!”德拉科靠在她身上有气无力地说道。

“呃,肯定是你当时没有生命危险……”赫敏没什么气势地回答,她只是照着在图书馆的古书上的一个制作方法做的,没有试验过有没有效果。

“我的手被打人柳打中,肯定断掉了。”德拉科嘴里说着,暗想,果然还是不要相信护身符的好,谁知道有没有用,有用还好没用不就死定了?

“我送你去医院。”赫敏连忙抓过他手里的飞天扫帚,“你快点上来啊?”

德拉科怀疑地盯着她:“你行不行啊?”他可记得她带人飞行到处乱撞的。

赫敏被他不信任的眼神看得恼羞成怒:“不要拉倒。”说着从飞天扫帚上下来。

那些一直没有注意他们这儿的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的球队队员们,忽然呼啦啦地涌过来。

“多亏了你,谢谢你。”伍德对着德拉科就是一记熊抱,德拉科受伤的手臂被勒得疼得要命。

“滚开,谁让你靠近我的?”德拉科的话并没有阻止其他人的热情,格兰芬多的队员们纷纷借机对他又拍又打又揉头发地表示他救了哈利的感激。

“统统给我住手。”赫敏看德拉科被折腾得有口难言,怒了,“你们没看到他受伤了吗?”一股无形的力量把德拉科身边的人推向周围,她从人群中大步走过去,气势汹汹,让所有人不敢造次,他们真没发现德拉科受伤了。

“你们这些野蛮人,要把他打成重伤吗?”赫敏扫视了一圈格兰芬多的人。

“哪里,哪里,我们这不是没发现么。”伍德尴尬地说。

霍琦夫人过来:“受伤了吗?”

“是的,他的手被打人柳打中了。”赫敏回答。

霍琦夫人让赫敏快点送德拉科去医院,赫敏拿了鸡毛当令箭,得意地跨上飞天扫帚示意他快点上来,这次是霍琦夫人“让”她“送”他去医院,德拉科抹了把雨水,无奈地坐到她后面。

“关于比赛,飞贼没人抓住又出了这样的意外……”霍琦夫人跟两名队长商量,看怎么样,是不是应该择日再战?

“等一等。”德拉科让赫敏飞到霍琦夫人他们那边,赫敏飞得歪歪扭扭,德拉科心里捏了一把汗,总算是悬停在几人面前。

“你们还有什么事?”霍琦夫人问道。

德拉科在自己衣服的口袋里掏出金色飞贼,现场一下子静了下来。

马库斯哈哈大笑:“怎么样,伍德,还有什么话要说?”

“你们赢了……”伍德无奈地说,“霍琦夫人,不需要重新再战了,确实是他们赢了。”

霍琦夫人点了点头,既然大家都没有异议,她吹响哨子,宣布斯莱特林获胜。斯莱特林们顿时欢欣鼓舞地庆祝。

赫敏驾驶着飞天扫帚,晃晃悠悠地在天空中飞向城堡。

“……你到底会不会飞?”

“闭嘴,别来影响我驾驶。”赫敏紧张。

德拉科更紧张,心里想着,就算他只剩一只手也比她飞得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