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75 护身符镜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75.护身符“镜”

赫敏糟糕的飞行成为德拉科嘲笑她的笑料,原来在进入城堡时赫敏驾驶着飞天扫帚没能飞进大门居然一下子撞在门框上,二人摔到地上,结果德拉科手臂的伤加重了,被庞弗雷夫人强逼着在医院里住了整个周末,哈利跟他同样的下场,这令他非常怨念,于是抓住机会就嘲笑她。

“我一个人就可以飞得非常好。”赫敏大义凛然地说,她想不通,明明她一个人飞行就可以飞得很好,为何带了个人就会失控?

哈利因为他的光轮2001被折成碎片而郁郁寡欢,赫敏本来可以帮他也做一把飞天扫帚,只是她发誓不会再做飞天扫帚,只好无言地拍拍他肩膀安慰。

从摄魂怪闯入校园事件之后,赫敏就很伤脑筋,黑猫让她去禁林寻找布莱克,他那么肯定地表示布莱克在禁林,那么她到底该不该告诉校长布莱克在禁林里?可是她要怎么解释她是如何知道的?最重要的,禁林里也是有摄魂怪在巡逻的,如果有活人的气息在其中活动,摄魂怪不可能发现不了,难道……他不是人?

眼神呆了呆,挥手把这个念头挥走,简直是异想天开,还是快点想想办法怎么样才能去禁林?最关键的还是要想个法子对付摄魂怪。

咬着羽毛笔,赫敏烦恼着。

“羽毛笔那么好吃?”德拉科坐在赫敏旁边做作业,正好要拿书查资料却发现赫敏死命咬着羽毛笔,愕然地问,“你没发烧?”说着作势要帮她量量体温。

赫敏拍掉他的手,把咬碎的羽毛呸呸地吐掉,郁闷,她居然也做这种蠢事,总觉得嘴巴里还有没吐干净的毛。

“你有什么烦心事吗?”纳威在他们对面,他们此刻正在图书馆里,其实他很早就想问了,纳威在某些事上不是很聪明却是个细心的孩子,早就看出赫敏和平常不太一样。

“我……唉,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在想有什么办法对付摄魂怪。”

“你想这做什么?校长先生不是不同意摄魂怪进学校?”德拉科说道。

“以防万一嘛,谁知道摄魂怪会不会又偷偷溜进来。”赫敏可不能直接告诉他们,她准备去禁林。

“……校长用过一招什么魔咒,把许多摄魂怪一下子全赶跑了,其实卢平教授也用过。”纳威咬了咬嘴唇说,“不知道他的身体什么时候才能好起来。”

“我想斯内普教授也可以做到。”德拉科提议,“我们可以去请他教我们。”

“斯内普教授……”赫敏想这也算是一个办法,点了点头,纳威光听到他的名字就瑟缩了下。

“我去找教授说说,他一定会答应的。”德拉科打包票,凭他和斯内普教授的关系,怎么着都会答应下来。

“赫敏,你可以帮我检查一下么?”纳威把自己写完的作业递过去。

“我来帮你检查。”德拉科抢先抓过来,他就是为了不让纳威老是来麻烦赫敏,这才打听清楚她来图书馆的时间。

纳威张了张嘴,想说他想让赫敏检查,主要是德拉科找到了错误的地方就会骂他笨蛋,赫敏跟他比就好多了,果然一会儿就传来德拉科不停说着“笨蛋,笨死了,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笨蛋”总之就跟笨蛋之歌一样的回旋。

赫敏却像没听见,心思又不知道去哪儿旅行了,纳威只得摸摸脑袋,暗中叹气,德拉科不要老骂他就好了,还好比斯内普教授好些,至少他不会害怕。听着德拉科边骂边帮他指出错误的地方,接着认真地修改。

除了摄魂怪,赫敏还有另一个烦恼,那就是护身符的制作,德拉科被打人柳击中的时候护身符一点反应也没有,难道说是她的护身符制作失败了?

于是上课空闲下来,她就请弗立维教授给她批了一张条子好上图书馆寻找魔咒方面高等级的书,寻找适用的魔咒。

【你难道是更年期到了?都不好好睡觉?】晚上躺**,黑猫窝在枕头上,轻轻地甩着尾巴,他被赫敏翻来覆去的吵得睡不着,终于不耐烦了。

“切,什么更年期,我还那么小,更年期,你自己才更年期。”赫敏揪住他的尾巴甩到床尾,“这是我的床,你只能睡床尾。”

黑猫在**轻轻一点又蹦回来,窝在离赫敏远一点的枕头上,女人的脾气还真难伺候,黑猫不准备理她了。

“你知道怎么做护身符么?”安静了会儿,赫敏小声地问,黑猫动了动耳朵,睁开眼,黑暗中两点银光闪烁:【你上次不是做了一枚?】他查看过,他只需一根爪子就能破除上面的防御,不过对付一些普通的攻击还是可以的。

“问题是,没什么用啊,他照样受伤了。”

【那是他并未受到生命威胁。】黑猫觉得她想得太多了,护身符里的保护咒是保证佩戴者受到死亡威胁时才会开启,受伤的情况哪里可能打开?

“你也这么认为?”也就是说她的护身符其实是有效的,只是没能用上,刚高兴了会儿又泄气了,“我不就白送了?谁会一天到晚受到生命威胁?”

【……有一条咒文,是我们那个世界的法术,一般炼制法宝时经常会用到,用你们的意思来说就是“镜”,可以反弹大部分的法术也可以抵御一部分物理攻击。】

“你快跟我说说咒文如何写?要怎么样刻进器物中?”赫敏来了兴趣,“我们也可以使用吗?是不是需要滴血认主?不然如何取得联系?”

【停!】黑猫被她一大串问题说得头昏脑胀,【滴血认主的就凭你也做不出来,需要制作者的本命火焰炼制,也有普通的不需要滴血就能保护佩戴者的道具……其实滴血是为了让法宝能够吸收足够的法力维持阵法,如果是一般的护身道具,关键是使用的材料要有充足的能量。能量越强,可以维持的时间越长。】

赫敏默默地想了会儿,接着提问:“阵法和魔咒是不是起着同样的作用?”

【魔法和我妖族的妖力或者是人类修真者的真气等等,其实同样都是吸收和驾驭能量,如何支配天地之间的能量。某些人天生能影响这些天地能量,我们称之为天赋,并不是所有人都有天赋,于是有些人发现了天道的规律,炼制出的法宝道具对修行、防御等各方面有所帮助,慢慢发展出炼器者……今天太晚了,我要睡了。】黑猫忽然趴下不说了。

赫敏着急地拽他的尾巴:“你快点说下去,我不想知道炼器者的发展历史,只想知道‘镜’要怎么做……”

黑猫发出呼呼的打呼噜声,不管她怎么折腾他的尾巴,他都不说话了。

没辙,只好放弃,赫敏强迫自己睡觉,明天还要接着上课。

德拉科带回了斯内普教授的回复,因为圣诞节快到了,学院里有很多事情要忙,如果他们想学习保护神咒必须等到下学期才行,赫敏在图书馆中查阅了有关摄魂怪的所有记录,试图寻找他们的弱点。结果只发现,它们以人类的喜悦、快乐等等美好的感情为食物,最后只会剩下恐惧,要驱赶它们只有使用保护神咒,除非是杀死它们。

离学期结束还有两个星期,天空放晴了,学校里已经开始布置起圣诞节的装饰,学生们都在愉快地讨论假期的计划,赫敏决定今年留在学院里,可以有足够的时间让她寻找制作“镜”的方法,到时候几个好朋友和她自己一人一个,安全才是最重要的。

家里的父母知道她不回去,特意去对角巷的邮局雇了几只猫头鹰给她送来过冬时穿的衣物,还让菲利普给她带来了写满好几张信纸的家信,大部分是说天气寒冷要注意保暖,按时睡觉,不要老是看书看得很晚,看得赫敏惭愧不已,差点就想要推翻自己的计划回家去。

自从那天说过话,黑猫大约嫌她烦又消失了好些日子,某天睡觉的时候突然冒出来,丢给她一张写满字的纸,图文并茂。

“这是什么?”赫敏捡起丢到她脸上的纸,挥动魔杖变出绿色的荧光,只消两眼,她的目光就挪不开了。

这这……记录的都是黑猫所说的“镜”的制作方法,上面还有咒文的画法,是的,那就跟鬼画符一样的东西,标注是咒文,但是她不会读也不认识。

【你先好好练怎么写这些咒文,记住,要一笔写完,中间绝对不能出现一点差错,一旦写错或者有停顿立刻就失败了。】黑猫舒服地躺在他专用的枕头上,懒洋洋地说,【我帮你弄到一块东海紫晶拿去练手。】说着丢出了一颗足有她拳头大小的紫色晶体,紫色的光华隐隐在晶体间流转,赫敏呆呆地注视着紫晶,先不论紫晶里蕴含的密集的能量粒子,光这么一大颗紫晶就要价值多少?他说得轻巧得就跟随手在地上捡了一块石头。

【有什么事以后再说。】黑猫趴下,两只前爪捂住耳朵,意思是不要吵他,赫敏只得吞下到嘴边的问题,心里好奇个半死,把紫晶放到一旁,就着魔法光芒把纸片上记录的内容仔仔细细看了一遍又一遍。

为了能学习制作“镜”的护身符,赫敏推掉了圣诞前夕到霍格莫德的机会留在学校,几个朋友知道赫敏不知道又在研究什么奇怪的东西了,除了上课外,其它时间几乎找不到她的人影,经常能看到她丢下的纸上画满了奇怪的涂鸦,几人研究了很久都没想到是什么东西。

赫敏一旦对某样事物进入痴迷状态,十头牛都拉不回来,知道她脾性的德拉科等人只得在她不耐烦的挥手中一同去了霍格莫德。赫敏送完他们就同哈利道别赶往图书馆,然而那天之后的第二天早晨,哈利看着德拉科的目光就有些怪异了。

似乎是经过了长久的思索和忍耐,哈利迈步走近正在吃早餐的德拉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