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76 阴影与迁怒

76.阴影与迁怒

离圣诞节已经很近了,大部分人在吃过早餐之后就离开霍格沃兹前往位于霍格莫德的火车站,因此餐厅里人还是挺多的,大家胡吃海塞了一通就匆匆赶往火车站,行李在吃饭的时候就已经有人帮他们送到车站了,只需到车站寄放行李的地方领取就可以了,大家都没有考虑过到底是谁帮他们送的行李,只是理所当然地享受着霍格沃茨的服务。

餐厅经过一番热闹一下子就变得安静下来,仅有几人还留在餐厅里吃饭,留下的基本上就是圣诞节准备留在学校的学生了。

哈利从进了礼堂的门就看到坐在餐桌边吃着早餐的德拉科,他这个圣诞也不回家,他的两个跟班自然也留下了,三人正吃完了东西聊天。哈利想到昨天利用活点地图找到了密道去了霍格莫德,在三把扫帚酒吧里听到的关于小天狼星布莱克的事情,知道了他作为他爸爸最好的朋友竟然出卖了他们,甚至杀害了他们的好朋友小矮星彼得,想到梦中母亲不停地乞求伏地魔“放了哈利,要杀就杀我”,想到了小矮星被炸得粉碎只找到一截手指,布莱克则仰头哈哈大笑,他心中就止不住一阵恨意。

马尔福一家也是伏地魔一伙的,他们家当时为了找他的父母一定也不遗余力了?他们是同伙,那么现在布莱克越狱出来说不定就是跟马尔福一家有关?哈利不能控制心中的黑暗扩大。注视着德拉科跟克拉布和高尔乐呵呵地笑,突然觉得有些刺眼,不由自主地走了过去。

罗恩吓了一跳,还以为哈利想做什么,连忙跟上他。

感觉到有人走近德拉科抬头看了一眼:“哈利?你来得可有点晚了……”本来德拉科对着他笑着说,哈利却用一种难以描述的眼神盯着他,似仇恨又挣扎的眼神,顿时沉下表情,谨慎地看着他。

德拉科不说话可不代表克拉布和高尔也不说话,他们看看气氛不对,克拉布“噌”一下站起来,装出凶狠的表情问:“你想干嘛?”高尔愣了下才放下手里的香肠,站起来龇牙咧嘴,不过嘴巴里鼓鼓囊囊的样子让他的凶相打了折扣。

“哈利,你不会做傻事的对吧?”纳威很着急,他们不会在这里吵起来甚至是打架吧?好不容易大家才成为了朋友……赫敏怎么还没来?她不是说圣诞节不回去吗?

“哈利,我们先去吃点东西……很久没去看海格了,我们吃完早餐就去看看他?”罗恩也有些吃不准,自从哈利听说了关于布莱克出卖他父母的真相之后,他就一直不太正常。

哈利握紧了拳头,德拉科自然也警戒着,以前被赫敏一声不吭就暴起痛揍一顿,吃过一次亏就不会在相同的情况下再次吃亏了。

“你们这是在做什么?一大早就含情脉脉地互相凝望,难道你们想要来一段禁忌之恋?”赫敏懒洋洋的声音传来,顿时打破了此刻剑拔弩张的气氛。罗恩和纳威同时松了口气,看着赫敏的目光就像看到了救星。

“你不要胡说八道。”德拉科生气地回答赫敏,瞪了一眼哈利,“你一大早过来瞪我是什么意思?”

“哟,原来是哈利对德拉科有意思!”赫敏唯恐天下不乱地插科打诨。

“你胡说什么……”哈利心里那股气顿时松懈了,紧握的拳头也松开,叹了口气,看着德拉科的眼神有些茫然和颓丧。

赫敏把手中抱着的一本《遗失魔咒寻踪》放到桌上,在长条凳上坐下:“你们都站着干什么?再不吃早餐,时间就要过了。”拍了拍旁边的位置,“反正放假了,坐哪里都一样。”

因为放假的关系,早餐的时间延长了一个小时,这是为了照顾学生们可以睡个懒觉。

哈利本来想转身离开的,纳威居然在他背后把他推到长凳边:“哈利,我们吃早餐。”

哈利并没有吃东西的心情,随便吃了一点就用叉子对着盘子里的食物反复地戳。

“愿意说说你到底怎么了吗?不想吃东西也别糟蹋食物。” 估计吃东西的时间会来不及,赫敏往自己准备的饭盒里放了一些吃的,收进书包。

德拉科同样不爽地咬着面包,恨恨地想:可恶的哈利,最好说出个四五六来,不然真以为我好欺负?

哈利沉默地盯着盘子里被他戳烂的食物,赫敏用询问的眼神看了看纳威和罗恩,他们俩动了动嘴唇,正要说话,哈利开口了。

“对不起,是我不对。”没料到他一开口就是道歉,德拉科不由吃了一惊,很快讥讽道:“一句对不起就完了?你说得倒轻巧。”

“……昨天在霍格莫德,教授们一起聚在酒吧里,我听到他们……”

“等等,你不是应该在霍格沃茨怎么去的霍格莫德?”德拉科疑惑地打断他的话。

哈利这才发现自己说漏了嘴,得到活点地图的事情不能告诉德拉科,虽然和他是朋友但是这份友谊还没有那么深刻,他无法像信任罗恩他们那样信任德拉科,毕竟他的父母是伏地魔的忠实拥护者。

“是我们在三把扫帚酒吧里听到了教授们的谈话。”罗恩不愧为哈利的好朋友,赶紧帮忙解围,“我和纳威回来告诉了哈利。哦?”说着捅了捅纳威,纳威愣了下才应了声。

“教授们说了什么?”赫敏察觉他们想要掩饰什么,这些不重要。

“当时有麦格教授、弗立维教授、海格还有魔法部的部长。”罗恩说道,见哈利没意见,于是罗恩把他们几个听到的谈话内容说了一遍,等他说完餐桌上陷入一片寂静。

“你认为我要为此事负责?”德拉科的话尖利地刺穿了沉寂,他非常生气,当时他才几岁呢,刚出生不久,哈利这个混蛋要把他父母的死亡加到他的头上?他都没见过那什么小天狼星布莱克。

哈利忽然抱住头,把他杂乱无序的头发弄得更加乱:“对不起,我这是在迁怒,我只是,我只是……”哈利心里一团混乱,揪紧了头发盯着桌面,“我不能原谅他,背叛了我的父母,他是他们最信任的朋友。”

“哈利,你可别干傻事,他不是我们可以对付得了的。”纳威吓坏了。

罗恩也劝他放弃。

“关于从前的事情,我的父母并不跟我说得很明白,他们认为我不需要了解。”德拉科说道,“所以,那个人的事情我不了解,布莱克什么的我就更不清楚了。”

他的眼神非常清澈,毫无隐瞒。

哈利顿时就像一颗泄了气的皮球,整个人颓丧不已,他觉得自己非常没用,见到了摄魂怪就昏倒,又会听见妈妈临死前的说话,还有不知所谓地对着无辜的人胡乱憎恨,对于那个背叛者他又什么都做不到……

“布莱克的事情我们就不要管了,魔法部会处理。”赫敏拍了拍哈利的肩膀,“吃点东西,吃饱了才有力气。”

“没得吃才好。”德拉科挖苦地说,“吃饱有力气了,不是又要来怀疑我了?拜托你以后说话动动脑子。”

“德拉科,你就不能对哈利宽容一点?他现在心情不好。”赫敏责怪地说。

对面的德拉科撇了撇嘴,不说话了,心里有些不满。

哈利心情不好就能胡乱怀疑人了?那么他也心情不好,怎么就不对他宽容一点?在他们说话的时候,桌子上的食物一下子消失了。

哈哈,饿肚子吧!德拉科幸灾乐祸地想。

没得吃了,几人只好离开礼堂,哈利被罗恩和纳威拉着去找海格,赫敏又抱着书跑图书馆去了,德拉科回到公共休息室,觉得空荡荡的公共休息室里一点都没意思,早知道这样他应该回家才对。

图书馆里到处是几乎碰到天花板的书架,上面摆满了书,空气里充满了老旧的书籍特有的气味,霍格沃茨图书馆的藏书内容非常广泛,要从中找出自己需要的书不是件容易的事,如果知道想要借的书本名称还好些,不知道名字,那无疑跟大海捞针一样。

图书管理员平斯夫人记得每一本书存放的位置,只需向她询问一下想要寻找的书的内容或者类型,她就可以帮忙指出存放的位置。赫敏现在就搬来一大堆书埋头苦读,她看过很多书并没有发现有书本解释魔法的成因,也就是说魔法是不可思议的存在,无法解释它是如何出现又如何被人们利用的,很多是说魔法是神赐给人类的礼物,只有被选中的人才会拥有魔力。

合拢了一本古老的用如尼文记录的古代史,赫敏揉了揉睛明穴,这些记录就跟神话故事一样,对其中的真实性表示怀疑,她还是比较倾向于,魔法的出现是有其规律可循的。就像黑猫所说的,修行是为了吸收和驾驭天地能量,每一种修行都需遵循某种规则。

妖族的妖力,人族的灵力,还有这个世界人类巫师使用的魔法力,归根到底都是调动天地能量的一种表现,她能够看清空间里分布的粒子们,它们组成了这个世界的万物,施展的法术或者魔法的咒语其实就是一种媒介,驱策这些粒子组合,这应该就是一种规则。

赫敏的眼前出现了一条人们从未走过的路,她一手托着下巴陷入沉思,忽然有人走过来,她抬头看了一下,发现居然是哈利三人,他们手里搬了一个大箱子,里面放了许多书刊报纸。

“你们怎么啦?而且这些都是……”瞄了一眼桌上的书,居然是关于审判的书籍。

“还记得巴克比克啄伤德拉科的意外吗?”罗恩说,见赫敏点头接着说,“德拉科的爸爸向魔法部提出上诉,海格接到魔法部的书面通知,4月24日将对巴克比克进行审判,基本上会被杀死。他正伤心得哭呢!”

“我们想帮忙找找看有没有胜诉的记录。”纳威补充。

因为这件事,哈利似乎把小天狼星的事情抛到了脑后,全心全意地找起资料,赫敏其实觉得他们的希望不大,一般伤害了人的动物都会被确认为危险而除去,很少会有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