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77 恶作剧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哈利他们忙了一整天查资料也没找出有利的前例,于是只得求助于法律典籍,试图从中找出给巴克比克脱罪的法律条文。

“你们不觉得还有一个很好又简单的方法么?”赫敏实在看不过去他们趴在桌子上,面对一堆法律条文愁眉苦脸。

“什么办法?”

“巴克比克的案子是因为伤了德拉科,如果德拉科愿意撤诉不就没问题了?”

几小愣了下,对哦,只要他撤诉就什么问题也没了……哈利干巴巴地问:“德拉科愿意撤诉么?而且这是他父亲提起的上诉。”

赫敏微微皱眉,她倒是忘了这一点:“我先去找他问一下,不管怎么说都值得一试。”

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里,德拉科越想越觉得赫敏太偏袒哈利了:“可恶的哈利,下次别想我救你,让你被打人柳抽死得了。果然跟你交朋友就很衰,看我不教训你!”抓起座椅上的抱枕丢到地上当成哈利那样一顿猛踩。

克拉布和高尔在一旁吃着糖,有意思地看着德拉科。

“我们可以去作弄他,让他出丑不就好了?”高尔趁德拉科停下来时,舔了舔嘴唇提议。

“你倒是说说怎么个作弄法?”德拉科一听,这主意好,抛弃了抱枕。

“这个……那个……”高尔努力想着,德拉科和克拉布眼神热烈地注视着他,这令他有种前所未有被重视的感觉,“我们跟他说打人柳下面有好东西,把他骗到打人柳那儿?”

“好东西,什么好东西?你藏的啊,能有什么好东西?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随便说有好吃的就跑过去了?”德拉科鄙视道,谁都知道打人柳危险,哈利的飞天扫帚还被打成一段段,智商负数的才会不记打。

“我想不出来了。”高尔苦哈哈地说,“不然我们躲在他必经之路上,等他一个人时,把他打晕揍他一顿?”

“这样做会暴露我们。”

“波特不是怕摄魂怪?我们装成摄魂怪。”克拉布说道,“他看到就会昏过去了。”

德拉科摸着下巴,这也是一个好办法,不过嘛,还是不解气,让他再好好想想要怎么做。

三只苦思了整整一天,德拉科让猫头鹰飞回家里帮忙弄摄魂怪穿的衣袍。

“德拉科,我正找你呢。”赫敏回来时正好看到他们三乐得不行,奇怪他们在玩什么,那么开心?

“哦,什么事?”?想到可以整到哈利,德拉科就心情舒畅,看什么都顺眼。

虽然不知道他为什么那么开心,总之是心情不错。赫敏笑笑地说:“还记得巴克比克吗?”

“……那只畜生,当然记得。”

“你父亲向魔法部提起诉讼,要对巴克比克进行审判,海格很伤心,你可不可以让你父亲撤诉?”

“我父亲很少会改变他的决定。”德拉科想了想说,而且他为何要救那畜生,它伤了他不是吗?父亲是要为他讨回公道。

“如果你有能力就尽量劝一下你父亲……好歹,那也是一条生命。”赫敏真的不知道该怎么说,她的口才果然没有好到颠倒是非的地步,其实在回来的路上就想到了失败,因为她凭什么让德拉科去拯救一只伤害了自己的神奇生物?最关键的是他并不像海格那样喜欢神奇生物。

“……我会给我父亲写信,我不保证成功。”不知为何,看到赫敏烦恼的样子,本来到嘴边拒绝的话变了。

“你愿意写信就可以了。”赫敏笑着说。

圣诞节的早上,赫敏一觉醒来,发现床尾已经有一小堆礼物盒堆着。高兴地起床,拆礼物盒是最令人开心的事了。里面有爸爸妈妈送她的礼物,一副露出手指头方便她做事时戴的毛绒手套,一副厚实的包裹住整只手的羊绒手套,同色系的纯白色的羊绒围巾还有一对可爱的毛茸茸粉红色的耳套。

“唔,这个也太孩子气了,还是粉红色的。”对毛茸茸的粉红耳套嘟囔,开心地戴上露指手套和围巾,顿时暖乎乎的。

还有另一个小一些的盒子,她翻开盒子上的卡片,是迪恩送的,整个学期各种各样忙碌的事情,她几乎把他给忘了。

【里面是什么?】黑猫探过头来,好奇,她一直抱着盒子发着呆,都不想知道是什么礼物?

赫敏拆开包装,里面是一本看上去很古老的笔记本,奇怪地翻了翻,惊讶地发现,竟然是一本不知道主人是谁的炼金术笔记,上面记录了不少心得,粗略地看了几页,上面对于魔纹的画法和解释都非常清晰。这是非常珍贵的礼物呢,有时候这样的笔记花多少钱都买不到。她应该送什么回礼才行?赫敏捧着笔记本想着身边的物品,没有一件能够和这本炼金笔记相比。

迪恩的信上也没有多说得到笔记本的经过和价值,只说记得她对炼金感兴趣看到了就帮她弄来了。

看来只能等自己把护身符“镜”做出来,也送他一个了。

接着读信,里面有一个很委婉的邀请,暑假的时候会举行魁地奇世界杯,这次的举办地在英国,如果她想去看比赛,他们家有贵宾席的票,邀请她一起去观赛。

【你会去么?】黑猫打了个哈气,懒洋洋地盘成一团,天气冷了,他就跟冬眠的动物一样,老是在睡觉。

“不知道,如果没有别的计划,可能会去瞧瞧。”赫敏模模糊糊好像有点印象,好像世界杯上会发生点什么事情?想不起来了,应该不是太重要吧?

“魁地奇世界杯?”午餐桌上,听到赫敏提起,几个男孩子止不住羡慕,德拉科暗中咬牙切齿,可恶的迪恩,又被抢先了!嘴上则满不在乎地说:“没什么了不起,我也能弄到贵宾席。”

“不知道他能不能多弄几张。”罗恩在心里默数他赚的零花钱。

“得了吧,贵宾席的票大部分是赠送的。”德拉科不遗余力地打击罗恩,“就算拿出来卖的,你存个十年的零花钱可能才够买一张。”

“我想想都不可以啊?”罗恩郁闷地低头吃东西,确实跟德拉科说的一样,赫敏真是太幸运了,他也好想去看世界杯比赛,肯定精彩极了。

因为留校的人并不多,学生们和学校的教授们分别坐在两张圆桌,桌上的盘子里装满了丰盛的食物,他们就算敞开肚皮吃也吃不完,因为每次吃完,盘子里又会被食物装满。

他们聊着魁地奇世界杯接着就聊到了哈利的飞天扫帚。

“哈利今天早上收到了一把火弩箭。”罗恩非常自豪地说,就好像收到火弩箭的人是他。

另一个一年级的小男生惊叹地低呼,德拉科则表示就算他骑了火弩箭也不是他的对手,二个人为了谁飞得快一通争辩,哈利觉得开心极了,至少布莱克给他带来的阴影似乎远离了。

德拉科他们准备的恶作剧道具已经寄来了,他们决定趁圣诞假期还没结束前快点把哈利戏弄一番,只是哈利貌似跟赫敏老呆在一起,赫敏在图书馆看她的书画着看不懂的图,哈利他们则在图书馆里找案例,于是德拉科三人又凑一堆商量来商量去,总算弄出了一个看起来不错的计划。

赫敏离开图书馆去上厕所的时候,德拉科就跟着一起出去,他们的计划是由德拉科把赫敏引去天文塔楼,然后克拉布把哈利叫出去,说是赫敏找他,高尔埋伏在靠近天文塔楼的路上,等哈利经过的时候,高尔就穿了摄魂怪的衣服跳出来,接着哈利就会一声不吭地倒地昏厥,克拉布就上前把他痛揍一顿,然后赫敏跟德拉科回来的时候,“正巧”看到昏倒的哈利把他叫醒,这样就不知道是谁下的黑手。

计划是如此的,至于实施起来如何呢?

至少一直到哈利前往天文塔楼的时候都跟剧本写的一样,赫敏离开图书馆时德拉科在门口等着她,当她回来的时候:“你跟我来,有样东西要给你看。”

赫敏不知道他葫芦里卖什么药,见他雀跃的表情还没等她答应就被他等不及地拉起她的手就沿着走廊跑,心里就在猜想到底是什么东西,也就忘了被抓住的手。

二人一路穿过长长的霍格沃茨城堡的走廊,登上到处移动的楼梯,来到天文塔楼,这里是整个学校最高的地方,视野也是最清楚的位置,美中不足的一点就是,天文塔楼没有窗户,除了一个屋顶和支撑屋顶的柱子就是开放式的,寒冷的空气扑面而来。

“很漂亮吧?”德拉科拉着赫敏站在塔楼的墙边,向着远处眺望。

站在最顶层,外面是一片银装素裹,如同钻石粉尘一般晶莹剔透的雪花无声地落下,今天没有风,细碎的雪花旋舞着落向地面,海格的小屋被大雪覆盖,窗户里透出温暖的橘黄色灯火,就像圣诞卡片上的小屋,非常漂亮,只是天文塔楼也特别冷,赫敏打了个哆嗦,跳着脚,对着冻红的手指哈气,从书包里掏出了羊绒手套戴上,那副可爱的粉红耳套无论如何不好意思拿出来。

“很冷吗?”德拉科解开他的围巾,围到赫敏脖子上,围巾还带了他的体温,赫敏要取下来还给他:“我有围巾……”

“你戴着好了。”

“……你不冷吗?”

德拉科挺起胸:“男孩子才没有你们女生那么怕冷。”

赫敏看到他的鼻子都被冻红了,脖子处的皮肤起了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单薄的身体微微发抖,忍不住偷笑,这个时候还要逞能。

从包包里拿出纯白的羊绒围巾帮他围上:“借给你的,一会儿要还我。”

围巾遮住了他鼻子以下,只露出两只因为暖和而微微眯起的眼睛,淡金色的碎发垂下几根,落在眼睛处,他眨了眨眼,用手揉了揉眼角的动作……好萌……

赫敏忽然又恶作剧地取出那对粉红色的耳套,要帮他戴上,德拉科一看这还得了?坚决不肯戴耳套,于是赫敏追着他地要帮他戴,德拉科捂住耳朵地围着天文塔楼不断地跑,广阔空间寂静一片,只有打旋的雪花纷纷扬扬,这一刻,他们心中没有其它的想法,只有最纯粹的欢乐。

作者有话要说:多么美好的时光啊,然后请大家期待他们的恶作剧到底成功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