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78 成功失败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最终,粉红耳套被赫敏戴到自己的耳朵上,经过了奔跑,她觉得身上暖和多了,粉红耳套让她的耳朵非常温暖在这样寒冷的地方一点感觉不到冷意,而且只有德拉科一个人看到,应该没有关系,如果他敢嘲笑她,就算用强的也要让他也戴上耳套还要留下照片做纪念。

撇头看了眼德拉科,忽然被他不说话地眺望远方的侧脸所吸引,因为刚才的跑动,脸上浮起了一抹红晕,饱满的额头,眉梢微微上挑,长长的睫毛,被围巾包裹住的鼻梁露出光滑的线条,淡金色的头发稍稍有些凌乱,当他不说话时,就像是油画中的人物,难得他也会有这么有气质的时候……他已经长得和她差不多高了?不是吧,她一直有喝牛奶,女孩子比男孩发育早,她应该比他高才是,难道他以后个子会很高?

“赫敏?”德拉科回头见她一直在发呆于是凑近她,捏住她的脸皮,因为她老是捏他的脸,他早就想试试了,发觉她的脸很冰,于是双手捧住她的脸,笑着说,“你真容易变成冰块。”

眉眼弯弯,近在咫尺的笑容让赫敏惊愕地发现,这小子什么时候变得那么秀色可餐了?而且,这是什么动作?太暧昧了……

几乎傻了一般地怔了好长一会儿才回神脸红地挣脱他的手,结结巴巴地说:“是……是这里太冷了。”双手捂住已经红得像煮熟的虾子一样的脸皮,暗暗唾弃自己,居然被一个小鬼头弄得手足无措、心慌意乱?冷静、冷静,不就是被摸了一下?肯定是他以前被摸,现在摸回来……所以,调戏的事情不能做啊,看,遭报应了……

德拉科低头看了看双手,上面还留有她的体温,微微一笑,握紧了拳头似乎是想要把这温度留住。

“前几天我在城堡里探险发现了这个地方,觉得很漂亮,就想告诉你带你来看看。”

如果他能够再大上几岁,目光深情地看着她说,她就会觉得他在向自己告白,只是此刻的德拉科还是个十三岁的孩子,虽然欧美的小孩子个子长起来很快却依然是个孩子,所以他略带了一些炫耀的语气,就像是要把自己发现的宝物分享给好朋友一样,赫敏松了口气,紊乱的心跳也终于平复。

目光再次投入到远处,这次是带了欣赏的心情看雪景,整片大地展现在她眼前,高低起伏的山坡,冰封的大湖,就像洒了糖粉一样被雪包裹的禁林也变得温柔宁静了许多。

“嗯,真的很漂亮。”赫敏被大自然的美丽所折服,深深地吐了口气,忽然眼神一亮,“我想起一个很好玩的游戏。”

“什么游戏?”

“滑雪!”从城堡一直下到海格和湖边的坡地就是一个滑雪的好地方,她以前怎么就没想到?

兴奋地招呼德拉科快走,德拉科对于她说的滑雪的游戏很感兴趣,跟着跑了几步,忽然想起他和克拉布他们约好的整人计划,不知道这点时间他们已经完成没有?

心里忐忑不安,正想再拖延一会儿,谁知赫敏跑得比兔子还快:“你等等我,别跑那么快。”

“德拉科,你缺少锻炼哦,以后每天的晨跑多加二圈怎么样?”

“开玩笑,加一圈就要死人了还二圈?”德拉科发起狠来地追上去,很快就从盘旋的塔楼顶端跑到楼下。

远远地就听到二声尖叫,德拉科先是一喜,成功了?接着又是一惊,听上去怎么好像是高尔他们的叫声?

赫敏的想法不同,第一时间还以为是布莱克又混进来了,看了一眼德拉科,二人从对方眼中看到了紧张。

“好像是克拉布和高尔……”德拉科犹豫是去还是不去,估计是恶作剧失败了。

“我们先去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赫敏跑了几步见德拉科没跟上,以为他害怕了,“你先去请教授们过来,可能是布莱克进来了。”

赫敏的话让德拉科心神一凛,是啊,他光想着恶作剧失败会暴露自己,却忘记了布莱克曾经混入学校就为了杀哈利,如果他遇到了哈利,那小子又昏迷了不就任人宰割了吗?打了个冷颤,着急地朝前跑:“我和你一起去。”

虽然他不喜欢哈利,想要恶整他,却并不想害死他。

越是接近他们越是发现不对劲,一股刺鼻的烟充斥在空气里,赫敏皱眉地把围巾往上拽了拽,一口气要憋好长时间才吐出,纳闷,难道是失火了?

浓烟之中传出一阵咚咚锵的金属落地的声音,接着皮皮鬼的尖笑声在烟雾中盘旋:“哈利落水狗,波特傻小子,哈哈哈,傻小子波特,大傻瓜哈利。”

“走开,皮皮鬼,还有你们两个也给我住手。”哈利狼狈不堪地边咳边吼。

听到霍格沃茨特有的皮皮鬼现编的歌谣,赫敏知道绝对不是布莱克的袭击,估计是哈利中了皮皮鬼的埋伏,克拉布和高尔是无辜被牵连。

魔杖朝前一挥:“清风徐徐。”一股强风立即吹散了缭绕的烟雾,重新还走廊以清明的视线。

远远的有一只铁桶倒在地上,哈利全身湿透地瑟瑟发抖,发梢还在滴水,克拉布和高尔蹲在地上猛咳,克拉布手里的魔杖还在冒着火星一边涌出浓烟,皮皮鬼骂骂咧咧地飘荡在上方,待看清是赫敏,皮皮鬼立刻捂住嘴,扭身,嗖地一下穿墙逃跑。

赫敏连忙帮哈利的身上弄干,短时间内无法恢复温暖,赫敏把围巾取下,给发抖的哈利围上,还把自己的手套也取下递给哈利,哈利摇了摇头,他已经拿了她的围巾不能再用她的手套,抱住双臂上下摩擦借此让自己能够暖和一些,他现在冷得都说不出话了。

“你先回去换衣服,泡杯热茶,然后在壁炉边上烤烤火。”赫敏拍了拍哈利,哈利嘴唇发抖地说了句:“谢谢。”回格兰芬多公共休息室的路上,哈利冻僵的身体就已经慢慢恢复,看着赫敏给他围上的围巾,这是一条男式的绿格子围巾,看着挺眼熟的,是谁的呢?在围巾的角落看到了.的缩写,突然一股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德拉科?马尔福……是他的?!目光暗了暗,不知为何心情变得低落。

等哈利走了,赫敏看了一眼蹲地上不起来的二人,克拉布已经收起了魔杖,高尔则披着一件黑色带兜帽的长袍,怎么造型这么奇怪?

“你们俩谁能告诉我是什么情况?”赫敏来到他们面前,问道。

二人面面相觑,然后高尔求救地看向德拉科,赫敏疑惑:“你看德拉科干什么?”

“是这样。”克拉布站起来,挡住高尔,“哈利经过这里的时候,皮皮鬼突然拎了一桶水就朝人泼过来,他被全身泼湿了,我们见他落难,当然要帮忙了,我就想帮他把衣服烤干,谁知道……火没喷出多少,一直冒烟。”克拉布很茫然,皮皮鬼突然冒出来打乱了他们的计划,他想弄一点火把哈利烤黑,也算他们的整人计划成功,结果没火,只有烟。

应该是他的魔咒出问题了。德拉科摇头地说:“你再不好好学习,我真怀疑你能不能毕业。快点回去多看看书。”

二只跟班垂头丧气地走了。

赫敏总觉得哪里不对,正想着就被德拉科拽着往外面走:“你不是说要滑雪吗?我们去滑雪。”

圣诞假期就在留校的几个孩子滑雪、堆雪人、打雪仗中结束,霍格沃兹随着学生们的回归再次变得热闹起来,游荡的幽灵们也仿佛恢复了精神。

第一次的户外课程保护神奇生物课是大家都不乐意的,要在如此寒冷的日子里在外面呆二个小时,不过海格给他们带来了惊喜,他升起了一堆篝火,里面都是火蜥蜴,这节课很有趣。

上了将近一个星期的课。

“今天晚上八点,魔药教室,斯内普教授要开始教我们对付摄魂怪的方法。”德拉科吃午饭的时候跟赫敏说了。

“我……不去了。”纳威缩了缩脖子,他害怕斯内普教授,跟着他学,肯定会被骂得一点都学不到。

“你真的不去?”赫敏问。

纳威摇摇头:“你先学,学好了再教我。”不是他不想学,而是他真的很怕被斯内普教授骂,只要斯内普教授对他哼一声,他就会害怕得手脚不知往哪里放,哪儿还能学会?

“只能我们两个去了。”德拉科表示遗憾地说,其实非常满意纳威的识相,他本来就是为了赫敏才去找斯内普教授开小灶的,其他人是捎带,现在是纳威自动放弃的可不能怪他。

赫敏实在想不明白纳威怎么就会那么害怕斯内普教授?难道真的是斯内普教授把他教训得狠了?

于是晚上七点三刻,赫敏就跟德拉科一起离开了公共休息室,在八点前赶到魔药教室,斯内普教授是八点准时到的。

“晚上好,先生。”二人向斯内普教授行礼。

一身黑袍的斯内普教授面对两名年级里成绩最顶尖的学生,非常满意,一向紧绷的脸上的线条也变得和缓不少:“我们这就可以开始了。”

作者有话要说:表面的失败,另类的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