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79 魔纹初现黑狗的秘密

79.魔纹初现,黑狗的秘密

“摄魂怪以人类的欢乐、希望等一切积极正面的感情为食物,要抵御它们有一个咒语,这是一种高深的魔法,不过我想这对你们应该没什么问题。”斯内普用他一贯缓慢的语气说,听起来总有点傲慢在其中成了他的特色,他的话令赫敏和德拉科不由回应了微笑,能够得到斯内普教授的肯定夸奖是件令人愉快的事。

“你们应该已经知道这个咒语叫什么了。”目光从他们身上扫过,二小点点头,这些在书上有记载,只需查阅就能明白而且具体的实例他们也见过。

“是保护神咒,先生。”德拉科说,“可以变出一个保护神,像盾牌一样保护我们。”

“保护神是我们心中积极的一面所形成的屏障,因为保护神不知道恐惧,摄魂怪对此无可奈何。”赫敏补充。

斯内普很满意,这说明他们都有做过功课,他就不需要重复那些最基本的东西了。

“首先,你们要把所有的意念集中到某个特别快乐的时刻,咒语才会生效……这是教科书上的记录。”斯内普讥讽地说,“其实魔法能否成功与否,在于信念,强烈的意念能够召唤来成功。”

赫敏脑海中似乎有什么被激活,细细琢磨教授的话,“强烈的意念能够召唤来成功”,心情雀跃,是的,就是强烈的意念,她能够不需要魔杖使用魔法就是因为强烈的意念驱使分布在空气中的粒子按照她的想法聚集。

“咒语能够使你的意念更加具体和形象化,因此在初接触魔法时,大声念出咒语是必不可少的,随着年龄和经验的增加,默咒就成了必然趋势。”斯内普教授继续说着,“现在,你们先把你们的意识专注到某个特别快乐的时刻,然后念出咒语——呼神护卫。”

二小认真地把咒语念了好几遍,把咒语念熟。

“把意念集中。”教授说道。

二人于是努力回想快乐的时刻,赫敏先是想到了赚到第一笔钱时,很快甩甩头,不够,又想到二年级开学典礼上,校长请她上台进行表彰的时刻,大家在下面鼓掌,用仰慕的眼神看她,当时那种“是我?”不敢置信的感觉就像是飘飘欲仙。

“举起你们的魔杖,念出咒语。”斯内普见他们似乎都已经做好了准备,说道。

随着教授的指示,赫敏握紧魔杖,清晰且准确地念出了咒语:“呼神护卫。”

一股银白色的光芒从魔杖尖跳跃而出,赫敏瞪大眼,愕然地看着这只围着她旋转跳跃好似要和她玩闹的猫咪,就像黑猫一般漂亮的线条,只是比他要活泼得多对她也充满依恋,而让她惊讶的并不是第一次就成功的事实,那些灰色的粒子吸收了从魔杖里喷涌出的银色物质,一些略大的光点轮流闪烁,那种速度不是很快却隐藏在众多粒子中并不醒目,最重要的是,这些光点的闪动好像有规律?

直觉这些光点的闪动很重要,赫敏若有所思地仔细观察,脑子里迅速记下这些光点的位置,果然发现这些密密麻麻的光点的闪烁是有规律的,它们的位置有先后顺序,几次重复后,赫敏记得差不多了,她停止施法,着急地掏出纸笔也不说话直接跑到被移动到一边的桌子上,趴着把光点的位置标注下来。

斯内普斜睨了一眼正入神地跑一边在纸上到处画着小点的小姑娘,抿了抿嘴唇忍住了打断她的想法,他有些惊讶,就这么短短的一次教学和实验中,她又有什么新的发现了么?

德拉科魔杖中喷薄而出的那一团看不出形体的银色光辉就显得有些逊色了,面对赫敏一次就成功的猫守护神有些不服气地试了一次又一次,总算,他的守护神能够稍稍有了点形状不再是一团银色的光辉。

“先休息一下。”斯内普及时打断德拉科,“练习确实可以增加熟练度,不过不得法的练习只是浪费时间。”

德拉科来到赫敏身边,看到她在羊皮纸上不停地戳着黑点,疑惑:“你这是……”刚开口就被斯内普教授一手搭住肩膀,德拉科望着教授的眼睛,斯内普轻轻地摇头示意他别打搅她,有时候发现某样东西最要紧的就是不能被打断思路,一旦被打断可能必须花费更多的精力和时间才能发现其中的奥秘。

德拉科怎么都想不明白,她那张羊皮纸怎么看都像是在乱涂乱画。

赫敏根本就没有理会周围的情况,以极快的速度将无数光点的位置标识出来,整张羊皮纸布满密密麻麻的黑点,盯着这些黑点,她沉思了会儿,用笔沾了墨水,缓缓地沿着看到的闪烁的路径开始勾画,开始还有些迟缓,渐渐地越来越流畅,随着大部分黑点被线连接起来,她的眼神也越来越亮,这是……魔纹?!和迪恩送的那本炼金笔记上画的某些魔纹好像。

魔纹就如同魔法中的电路,维持着魔法的运行,如果每个魔法都有魔纹,那么解读出魔纹就可以将魔纹制作进物品中,魔纹比魔咒更方便地和天地能量引起共鸣,这些魔纹和黑猫给她的咒文好像,原来就是这样么?

赫敏顿时激动不已,如果真的是如此,那该是多么了不起的发现?等她回过神来,发现德拉科正怨念地在一旁整理魔药教室的陈列柜。

“咦?教授去哪里了?”

“你总算是好了。”德拉科用魔法把柜子里的东西迅速地整理完,“教授早回去了,他今天还要巡夜,让我等你弄好了一起回去休息。”

“真是辛苦你了。”赫敏精神正亢奋着呢,德拉科把魔药教室的门锁好才一起离开魔药教室。

“你刚才在画什么?”德拉科很好奇,“斯内普教授让我不要吵你。”

赫敏怔了下,眯眼笑,不愧是斯内普教授,太善解人意了:“非常重大的发现,等我研究完了你就明白了。”

赫敏再次陷入了忙碌的研究中,她让黑猫把紫晶分割成七块,一些边角料也被她收了起来,紫晶的每一个部分蕴含着纯粹的能量,可不能浪费了。

黑猫给她的咒文也就是魔纹已经练习得炉火纯青可以闭着眼睛一笔画完,现在的问题是如何把魔纹刻到紫晶中,黑猫说了要一笔完成绝对不能中断,用刻刀刻画绝不可能一笔完成,那么要如何做?

在其它硬物上实验,全部失败,于是护身符的制作又陷入了瓶颈。

【我又不是炼器者。】黑猫如此告诉她,【不过,我听说,高等级的炼器者不用手画咒文。】

赫敏非常囧地想,不用手画咒文?要怎么画?

这些日子她对外界的事情很不敏感,德拉科虽然很郁闷,可是赫敏完全不理会任何人事物,他已经习惯了,幸好他不是唯一被忽视的人,其他人比他还要没有存在感,罗恩心情低落地说他的老鼠斑斑消瘦得厉害可能快不行了,她只是嗯嗯两声完事,哈利跟她道谢她也心不在焉,甚至斯莱特林球队战胜了赫奇帕奇她都仅仅是随便赞扬了几声又翻着那本炼金笔记,书页都快被她翻烂了,依然是毫无进展。

因为赫敏烦恼着如何刻画魔纹的问题,不让其他人烦她,午休的时候一个人坐在禁林旁边湖岸边的一块大石上,赫敏手指缠着耳边的头发无意识地打着圈圈,寒冷的空气也没能让她的头脑清晰。

到底如何才能做到不用手画魔纹?

寒冷的湖边吹过来的风又湿又冷,赫敏把围巾又往上拉了拉,遮住了眼睛以下的位置,这个季节很少有人会来湖边,她是喜欢这里的安静,想要好好思考。忽然背后的树丛中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以为是有人过来,回头,却看到一双黝黑的眼睛,吓了一跳条件反射地挥手将躲在树丛里的家伙猛推向后。

“嗷”地一声,有着一双黝黑眼睛的动物发出痛苦的呻吟,大约是撞到了树上,赫敏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拨开树丛,就看到一只毛乱蓬蓬的大黑狗艰难地躺在地上,看着她的目光小心谨慎,弓起的身子和龇牙的动作昭示着它不希望她靠近。

“对不起,我还以为是从禁林里跑出来的野兽。”赫敏汗颜,看着大狗爬了几次才挣扎着起来,低头舔了舔左前爪,这才发现它的脚正在流血,刚才被尖利的石头划破了,石头上有点点血迹,“呃,如果你不介意,我这里有药。”赫敏很尴尬,是她把它打伤的,而且这只狗看上去糟透了,毛乱蓬蓬的,眼神里流露出焦躁和紧张,似乎是曾经受过伤害?

根据以前看动物星球的经验,面对受伤的动物绝对不能冒失地上前,那时候是它们警惕性最高的时刻,拒绝一切陌生的人或动物的接近。

从书包里取出白鲜香精,她一向随身准备着对止血疗伤非常有效的白鲜香精,一旦用得差不多了立刻就会调配好备用。

“我要帮你疗伤。”赫敏对大黑狗笑着说,努力传达她的善意,指了指手里的药瓶,“这是药,可以止血。”又指了指它流血的脚爪,“我没有恶意,让我帮助你。”赫敏不论是前世还是今生都喜欢狗,最见不得狗狗受伤,要不是妈妈不喜欢养小动物,她绝对要养几只狗狗,所以她和邻居家的巴克狗狗非常要好。

大黑狗谨慎地看着她,在她接近它时只是默默地注视着她,直到她蹲下伸向它受伤的脚时才僵硬了□子,脚往后退了半步,不过更快的是它又把伤腿伸过去,身子半趴到地上。

赫敏微微一笑,向后方不远处的湖水处引了一颗小水球过来,帮它清洗了伤口,这才打开装药水的瓶盖,倒了一滴药水到伤处。

“会有点疼,忍着点,很快就会好。”说着看了一眼大黑狗,惊讶地发现它正牢牢地盯着她,漆黑的眼睛里满是沧桑,似乎有无穷的话要说却又不得不隐忍。

“你有什么话要说吗?”赫敏忍不住问,很快就自嘲地想,别傻了,虽然是出现在魔法学校,哪里有那么多会说话的动物?难道黑猫那样的妖怪多得随处可见吗?

黑狗张了张嘴,没有发出声音,赫敏跟它大眼瞪小眼,远远的学校楼上的大钟敲响了,午休结束,赫敏连忙起身,拍了拍衣袍。

“我要去上课了,再见,以后不要躲在树丛里,会有危险的。”扭头跑了几步,又折回来,“对了,你肯定肚子饿了,这是我准备的点心,本来想下午肚子饿了吃的,给你。”拿出饭盒,把里面的二只葡式蛋挞放到地上,“虽然不多,可是很好吃。”不知道狗狗吃不吃蛋挞?对它挥挥手,这次真的朝城堡奔去,再拖延要迟到了。

“你又去湖边了。”德拉科对气喘吁吁跑来的赫敏小声说,“不要总是一个人过去。”

赫敏从书包里取出书,等气喘匀了,晃晃头:“那里安静。”正想告诉他遇到黑狗的事情,正好弗立维教授进来了,连忙不说话了。

随后几天,赫敏午休去湖边时都能见到那只黑狗,它并没有做什么危险的举动,于是赫敏经常会多拿一些肉类的食物,并且偷渡了一只盘子变成狗狗的餐盘,看它每次吃得狼吞虎咽心里就忍不住同情。

“赫敏。”某天哈利等三人在湖边寻找赫敏,他们知道她经常会来这儿却没有发现人。

大黑狗很警觉,听到有人过来团身往树丛深处挪,赫敏赶紧起身,钻出树丛:“哈利?”

“你怎么在树丛里?”罗恩看看她又瞄瞄晃动的树丛,总觉得里面有什么东西。

“刚才有东西掉树丛了,你们找我什么事?”

纳威说:“是巴克比克的案子。”

“海格接到了撤诉的通知。”哈利语气开心地说。

赫敏听了同样挺高兴:“太好了,你们不用为这件事再烦恼了。”德拉科做到了。

几人正说笑,树丛发出沙沙声,顿时没人笑了。

“什么人?”罗恩紧张地对着树丛吼道,哈利提心吊胆以为会见到一个身穿黑袍的摄魂怪又担心会见到凶神恶煞的布莱克,纳威僵立了几秒伸手去掏魔杖。

“哎呀,其实没什么啦。”赫敏见大家紧张得都快神经断裂,连忙打哈哈,“是我捡到的一只狗,我见它挺可怜的就每天那点吃的来。”说着对树丛喊了声,“喂,你快点出来吧,他们都是我的朋友,不会伤害你的。”

等了好一会儿,就在他们以为狗狗已经跑了时,树丛晃动,一只毛发蓬乱的大黑狗从树丛里钻出,一双眼睛牢牢盯视着哈利,哈利有些吃惊地后退了几步,他记得看到过几次不详好像都是一只黑狗的形象和这只好像,而且它看着他的眼神,该怎么说呢?就像他是一块好吃的肉,视线黏在他身上不肯挪开。下意识地和黑狗拉开了些距离。

“不用害怕,它不会咬人。”赫敏以为哈利害怕,赶紧帮黑狗解释。

哈利扯出一抹尴尬的笑:“我不是害怕……午休差不多要结束了,我们还是快点回去城堡吧。”他看到湖对岸的禁林上空有黑袍的摄魂怪晃晃悠悠地飞行而过,忍不住打了个冷颤。

大家顺着他的目光也看到在禁林上空隔湖晃悠的摄魂怪,虽然知道它们被勒令不得进入学校范围,可谁都不知道它们什么时候又会不听命令地闯过界。

四人往城堡走去,大黑狗默默注视着他们的背影走远,眼眶里涌上了泪水。

“什么时候才能抓住布莱克!”罗恩缩了缩脖子,这些摄魂怪太讨厌了,光看着就让人头皮发麻,“哈利,你的保护神咒学得怎么样了?”

“还是那样。”哈利没什么精神地回答,他的保护神咒没有一点进展,心底深处他期待着能够听到父母的声音,就是这个原因让他无法成功施展保护神咒。

“赫敏,你有什么秘诀吗?”纳威想起赫敏已经能够施展保护神咒了,因为赫敏最近忙着研究没时间教她。

“唔,秘诀?有吧!”赫敏沉吟片刻,“要用坚定的意念召唤保护神,你意念的力量有多强召唤出的保护神就有多强。”

“意念?不是要回忆快乐的时光才行吗?”哈利迷惑地问,怎么跟卢平教授说的不同?

“回忆快乐时光也可以,对你们这个年纪的人这样解释会更容易理解。不过魔法的施展去除那些多余、华而不实的东西,最后留存下来的就是坚定的召唤成功的意念。”

赫敏的话让另外三人茫然,难道魔法的施展成功就这么简单?只要坚定的意念就行了?似乎是很简单,可是什么才是坚定的意念?听了赫敏的话,他们的脑袋更加迷糊了。

第二天午休的时候,赫敏收好吃的食物,来到湖边,树丛里黑狗钻出一颗脑袋,接着又缩了回去,赫敏跟着钻进树丛。

“今天我拿了小牛排和土豆泥……”声音在见到树丛中没有黑狗而是一个人时戛然而止,而且这人的脸她可是非常熟悉——小天狼星布莱克!到处是他的通缉令,他现在竟然出现在她面前?他竟然真的在学校,现在他是想要杀掉她吗?

面对一名杀人犯,赫敏可不想坐以待毙,先下手为强!一抬手,一道强烈的压力将布莱克压制住往后推,将他抵在树杆上用力推挤,强大的压力让布莱克顿觉呼吸困难。

“听我说,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布莱克困难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