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80 暴怒的斯内普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80.暴怒的斯内普

“难道你不是通缉犯?”赫敏冷冷地问。

“被通缉……也不能代表通缉令就一定是正确的。”

“哼,你这个背叛者,到现在还想花言巧语?”想到哈利说的他出卖朋友的事情,她最鄙夷那些出卖朋友的人,布莱克直到现在还不肯承认地狡辩,让她很生气,更加用力。

“听我说……哈利……”布莱克痛苦地说,“他身边……有一个真正的叛徒。”

“说!”赫敏稍稍放松了控制,她对于布莱克所说的话很在意,哈利身边若是真的有个叛徒隐藏着,太危险了。

“罗恩的宠物,那只老鼠他不是老鼠是一名巫师。”布莱克以极快的语速说道,赫敏对罗恩的老鼠宠物没有多少概念,只记得那只老鼠貌似活了很久了?“阿尼玛格斯,名叫小矮星彼得……”

“差点被你骗了,小矮星彼得不是很早以前就死了,整条街的人目睹你杀死了他,阿尼马格斯必须在魔法部登记,登记簿上可没有小矮星彼得的名字。”

“你怎么就那么固执?所有阿尼马格斯都会去登记?”布莱克见说不通愤怒地说,他的眼神变得凶暴,“小矮星彼得欺骗了我们,我看到他的照片,他在霍格沃茨!”说着他开始挣扎,赫敏赶紧将他压制住。

“你无辜?无辜怎么会被关进阿兹卡班?当初你为何不申辩?”赫敏被他的挣扎弄得怒了,控制着将他悬浮并狠狠甩到树上,这一下可不轻,布莱克被撞得胸口翻涌,脸色苍白。

“申辩又如何?是我的错,害死了詹姆和莉莉,申辩能够让他们复活吗?”布莱克痛苦地说,“我确实该死,可是真正的背叛者还活着,他就在哈利身边,我怎么能死?”说到后来满脸痛恨。

“你的意思是你从阿兹卡班越狱就是为了抓小矮星彼得?”

“是,我要他死,要他为了曾经做过的事情以死谢罪。”布莱克咬牙切齿。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他是罗恩的老鼠?”其实赫敏觉得他的话并不是没有道理,而且一直控制着他也挺累人的,“我现在放开你,不过你不能有其它的举动,不然我会直接把摄魂怪招来。”

布莱克点了点头,他手中既没有魔杖也没有别的武器,有什么办法伤害眼前这位厉害得没天理的小姑娘?

突然一股极其阴冷的气息传来,赫敏心里一惊,回头,只见有二名摄魂怪越过湖面正向他们这里接近,扫了一眼苍白憔悴又焦躁不安的布莱克,他很紧张,似乎是下定了决心从人变成了一只黑狗。

赫敏倒抽了口冷气,布莱克也是阿尼马格斯?难怪他说不会所有阿尼马格斯都去魔法部进行登记,那么他说的小矮星彼得是阿尼马格斯的可信度又上升了。

没有多少时间,阴冷的感觉已经侵蚀到了肌肤,周围的空气寒冷无比,赫敏掏出魔杖,出了树丛,将魔杖指住二名摄魂怪:“快点离开这里,校长说过,不允许你们进入学校。”

摄魂怪能够听懂她的话,问题是赫敏听不懂摄魂怪的话,也不知道它们之间是如何交流的,不过从它们徘徊不去的动作可以看出它们的回答,而且其中之一抬起手臂,一只如同枯骨一般布满粘液和斑点的灰白色的手伸向赫敏。

“呼神护卫!”赫敏嫌恶地厉声大喝,因为极为愤怒,魔杖中喷涌出比以前更多的银光,一头猎豹般大小的猫咪从魔杖尖端跳跃而出,猛扑向摄魂怪,摄魂怪仿佛被滚水烫到,立刻飘离,在树丛上方盘旋了一圈,最后不知是放弃了还是没什么发现,晃晃悠悠无声地从天空中划过飞回了禁林深处。

收回魔杖,返回树丛时,布莱克已经恢复成人形:“你会守护神咒……你愿意相信我了?”他刚才还在犹豫是不是上前抢夺她的魔杖施展保护神咒,还好她也会,这样他就不需要暴露了。

“我不喜欢摄魂怪。”更不可原谅的是,它们竟然要对她下手?饿疯了吗?“阿尼马格斯……你就是凭借这个从阿兹卡班逃出来的?”

布莱克一屁股坐到地上,用手捂住脸,回忆起狱中的生活令他打了个冷颤。

“摄魂怪对于动物不怎么敏感,当我觉得无法支持下去时就会变形,可能就因为这样我才能保持一丝清明,直到我看到了那张报纸,彼得变成的老鼠就站在罗恩?韦斯莱的肩膀上。”

“……世上的老鼠成千上万,你怎么能确定它就是小矮星彼得?”

“彼得变成老鼠的样子,就算化成灰我都能认出来,每天每天我都忘不了他的样子。”布莱克语气激动地说。

“这只是你的片面之词。”

布莱克气得暴跳如雷,他都这样说了还不相信?这小姑娘也太谨慎了,为什么就不肯相信他?

“我说的都是真的,你不是哈利的朋友吗?你只要把那只老鼠带出来,我就可以证明他是小矮星彼得,那个真正的叛徒!”

“你给我冷静一点,想要把摄魂怪再招来吗?”赫敏挥手将逼近的布莱克再次推到树干上,空气中无形的力量将他牢牢压制住,布莱克要吐血了,现在的小女孩都这么彪悍吗?都不需要魔杖?

“我不是不相信你,只是你现在确实拿不出证据……如果你认为自己是清白的,那么去见校长,把一切说给校长听,你愿意吗?”赫敏紧紧盯着布莱克,只要他有一点点的小动作,她就会直接下狠手,把他揍个稀巴烂,没有魔杖的巫师,对她来说不堪一击,至少他们无法靠近她身边。

布莱克皱眉考虑了下:“如果只是告诉邓布利多一个人,我愿意。”他下定了决心,如果说这个世界还有谁能够信任与依靠,那么只有邓布利多。

回到城堡,赫敏一直有点心事重重,脑子里一直在思索她的提议是不是正确,她和布莱克约定,她会找机会告诉邓布利多校长布莱克在学校里的事实,到时候再看校长先生是愿意让他进入学院还是约定去某处见面。

这段日子她一直表现得心不在焉,其他人倒是没有发觉她的不同。

吃晚饭时,赫敏很早就去了礼堂,不时看一眼教师席,如果要找校长谈话晚餐的时候是个好时机,然而事实往往会和期望背道而驰。

以前不想找校长的时候总是看到他会出现在教师席和教授们一起用餐聊天,今天要找他的时候却一直没见到人。赫敏等了会儿,依然没见到校长出现,礼堂里的人已经渐渐减少,她看到哈利他们还在于是走过去。

“嗨,你们好。”和他们打了声招呼,赫敏在他们对面坐下,三个男孩子同样说了声:“你好。”

“今天的水果布丁很好吃。”赫敏笑着说,几人东拉西扯地互相聊了聊,见气氛不错,赫敏咳了声,“罗恩,你的老鼠最近情况怎么样?”

“唉,斑斑的精神越来越差,毛脱落了好多,给它吃强身剂也没用。”说起他的宠物,罗恩愁眉苦脸地叹气,虽然他总抱怨斑斑哪儿哪儿不好一点用处也没有,心里还是非常介意,如果斑斑真的死了,他会非常难过。

“它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虚弱的?”

罗恩努力回想:“去埃及时它还好好的,从埃及回来后……没多少时间就开始变得精神很差,它是不是要死了?”

赫敏低头沉思,从埃及回来……小天狼星正好是那个时候越狱的,这一切都是巧合?而且听罗恩说,斑斑在他们家已经有将近十几年了,普通的老鼠能够活那么长时间吗?心里对于小天狼星的说法更加确信了几分,究竟是先把老鼠弄来交给布莱克还是找到邓布利多校长让他来处理?

既然是在学校里,这件事还是应该通报校长,相信校长先生绝对可以掌控整件事,前面几次冒险,九死一生,都是没有通知教授自作主张,虽说平安活下来了,可下场太过凄惨。小天狼星到底是不是清白的,她不想再头疼那么多事情,只要找到校长就没问题了。

目光再次扫过教师席,依然没有校长的身影,不过斯内普教授还在,赫敏等了会儿,见斯内普教授用餐巾擦了擦嘴角,起身,连忙也站起来,跑过去。

“请原谅,斯内普教授,对不起打搅您几分钟。”赫敏在他打开礼堂旁边的教师使用的小门时终于追上了。

斯内普还以为赫敏又有什么学习上的问题要询问,于是站在原地等着她的下文。

“先生,请问您知道校长先生在哪儿吗?我有些事情要向他报告。”

斯内普有些不高兴地蹙眉:“什么事?你告诉我就可以了。怎么,我不够资格听你报告?”语气里的压迫力呈几何级数上升,赫敏知道,教授生气了。

“不是这个意思。”赫敏连忙摇头,她怎么敢说斯内普教授没资格?“我很抱歉,教授,这件事我答应了只能告诉校长一人。”

“既然如此,你就遵守你的誓言,不要告诉其他人。”斯内普讥诮地回答,他对于自己学院的学生居然要跳过他这个院长向校长报告而非常不高兴。

“校长今天去了伦敦,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斯内普见赫敏没了下文,不耐烦地回答,拂袖离去。

赫敏碰了一鼻子灰,觉得自己很倒霉,为了小天狼星把自己学院的院长给得罪了,惴惴不安地想不会给她穿小鞋吧?

“对不起,教授,校长先生什么时候能够回来?”

“你很着急?”被再次叫住斯内普阴沉着脸。

“……先生,如果有一个人被冤枉了十几年,一直背负着叛徒的名声,每天受着良心的煎熬……”

“你想说什么?”斯内普教授色厉内荏地打断她。

赫敏惊讶地瞪圆眼睛,看着脸色很难看的斯内普教授,他怒发冲冠的样子让她如同被点穴一样地傻站着,难道她的话里有哪里又戳到他的软肋了?

“嗯……是关于学校里出现的危险人物。”赫敏选择措辞,尽量不提及小天狼星的名字,斯内普教授是什么人,很快就联想到她说的是谁。

“你见过那个人了?”斯内普的眼神瞬间变得凌厉,“他在哪儿?格兰杰小姐,你可要注意,他已经被魔法部划定为最危险的人物,魔法部已经下达了见到他就执行‘摄魂怪之吻’的命令,你知道什么是‘摄魂怪之吻’吗?”他残忍地问。

赫敏傻呆呆地望着斯内普教授,脸色变得苍白:“我知道……可是,魔法部不会太过武断了吗?”她现在后悔暴露出她见过小天狼星的事实。

“不管他对你说了些什么,罪犯们为了脱罪什么都说得出来。”斯内普冷酷一笑,“他对什么都不在乎……好了,格兰杰小姐,现在你快点告诉我他在哪儿?否则作为斯莱特林的院长,我有权对你做出处分。包庇的罪名不轻,阿兹卡班是从来不管囚犯年纪大小的。”

赫敏第一次觉得斯内普教授散发出来的不善如此咄咄逼人,忍不住打了个冷颤,好吧,她害怕被关进阿兹卡班,看布莱克的模样就像被折磨得很惨,不管斯内普教授是恐吓她还是真的会把她交给摄魂怪……抱歉了,布莱克……

“我是在禁林旁边的湖边遇到他的,他想要我帮他引荐校长。”赫敏可怜兮兮地说,“我真的不知道他说的话到底是不是真实的,我不知道他会不会还在那里。”

斯内普目光凶狠地盯视着她似乎要看穿她是否在说谎,赫敏心里一咯噔,她并没有说出布莱克是阿尼马格斯,如果斯内普教授不相信……

斯内普教授的表现不像是平时的他,提起小天狼星他就很暴躁,连气息都变得凌厉无比,那好像刻骨痛恨的怒气让她瑟缩。

“教授,我把我知道的都说出来了,很对不起,当时我很害怕,他是个杀人犯,他说他是无辜的,要我帮忙引荐校长,我只是想快点离开他,就答应了,他逼我不能告诉别人,那个誓言是他逼迫我发的,我现在告诉了您……先生,如果你不相信我,可以对我用吐真剂。”赫敏很慌张,说话的声音都有些发抖,深怕斯内普教授真的对她用吐真剂,一旦用了吐真剂布莱克就真的完了,没人能抵抗吐真剂的药力,她不相信她会例外。

斯内普教授的神情莫测高深,好一会儿:“斯莱特林扣十分,从明天开始,一个星期禁闭,好好反省你的错误!”

“是,先生。”赫敏低下头,斯内普的衣袍从她视线中很快消失。

赫敏松了口气的同时又为布莱克担忧,斯内普教授必定是去通知摄魂怪了,如果他被摄魂怪抓住,布莱克就没命了,“摄魂怪之吻”多么残忍的刑罚,吸取活人的灵魂只留下一具躯壳,但愿他能够逃脱,不然若是布莱克是无辜的,她的罪过就太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