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81 抓捕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当天晚上,城堡进入了戒严,学生们被赶进公共休息室,透过学校的玻璃窗能够看到摄魂怪们在城堡外面到处飞舞,阴冷的气息透过石块渗透进城堡,渗透进人们的身心,大家都担忧地讨论着到底是何种情况,消息灵通的人传说着是有人发现了小天狼星的踪迹,总之传到最后说是小天狼星差点把目击者杀死,那人受了重伤正躺在医院里活不了多久。

第二天早晨,赫敏无精打采地起床,没有去早锻炼,她整整一个晚上没有睡着,黑猫也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本来想问问他是不是早就知道布莱克是阿尼马格斯能不能去帮忙给布莱克送个信,却连根猫毛都没找到,担惊受怕了一整个晚上。

来到公共休息室的时候,德拉科几人正围在一起说着什么,见到赫敏从楼梯上下来,艾琳等她走近,说道:“赫敏,你是不是早就得到了消息?”

赫敏惊讶,瞌睡立刻飞走了:“什……什么消息?”

“不能出去城堡外面,你才起那么晚。”

“禁令还没解除?”暗中松了口气,原来不是知道她就是那个众人口中差点遇害的目击者。

“小天狼星一定有某种特殊的方法。”德拉科说,“否则他怎么能够在那么多摄魂怪的搜索下还能不被发现?”

“我倒是觉得他知道一条没人知晓的秘密通道。”潘西猜测着,“上次他不就混进城堡了,哎呀,学校里哪儿是安全的呢?我要给家里写信。”

几个人聊着各种猜测,一路前往礼堂,吃早餐的时候,学生们得到了指示,摄魂怪将在外面进行地毯式搜索,城堡将封闭在禁令解除之前,一切离开城堡的课程暂停。命令宣布之后,整个礼堂一片嗡嗡声,学生们兴奋地计算着可以少上多少课,并没有所谓的恐慌。

赫敏的禁闭处罚开始了,斯内普教授大约是责怪她越级报告的行为,把她转渡给了费尔奇,于是费尔奇抓到了一个苦力,非常高兴地使唤她,让她晚饭后打扫所有楼层的厕所,不许她使用魔法,这个不许使用魔法自然是让她交出魔杖,幸好赫敏可以不使用魔杖移动物体,这些对她来说并不是难事,反正打扫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除了第一间厕所她是老老实实打扫的,后面的几间她都随身带了一只闹钟,定好时间,用魔法把厕所打扫干净,然后不用魔法需要多少时间她就差不多这个时间出去。

邓布利多校长第二天也没有回来,直到第三天下午,赫敏正在上变形课,下课后,整理好东西准备去礼堂吃晚饭,吃完了她还要去继续她扫厕所的处罚。

“格兰杰小姐,请跟我来。”麦格教授在讲台边说道。

赫敏和德拉科、哈利他们说了句:“你们先去礼堂,不用等我了。”

几人担忧地看了她一眼,貌似赫敏最近非常倒霉,莫名其妙就被罚打扫厕所,问她原因她又支吾着,逼问得紧了就说是不小心惹怒了教授,被扣了分还罚关紧闭。

“能够让斯内普教授扣自己学院的分又罚赫敏关禁闭……她到底是做了什么事啊?”哈利实在想不透,像斯内普教授那么偏心斯莱特林的人竟然扣分还被罚,原因就让人心痒难耐了。

“总不见得又是跟谁打架吧?”罗恩说道。

德拉科斜睨他一眼:“一个人怎么打得起来?”他鄙视的目光和语气让罗恩恨得牙痒痒。

赫敏跟着麦格教授离开了变形课教室,一路上,麦格教授没有说话直到路线不是向麦格教授的办公室而是向着她曾经走过的前往校长室的路线时,心里暗道,难道是校长先生回来了?

如此想,经过一处窗户时朝外面看了一眼,果然没有看到外面无处不在的摄魂怪。

麦格教授对着石头守护兽说出了口令,从守护兽身后的通道盘旋而上,校长室里有人,邓布利多校长似乎很不高兴地说着:“我说过,不许摄魂怪进入学校,不论是什么理由!”

“请原谅,我认为学生们的安全比摄魂怪进入学校更重要……”斯内普教授的声音传来。

麦格教授敲了敲门,里面的说话声顿时停止了,一会儿后校长用平静的语气说:“请进。”

“校长先生,我把她带来了。”

“谢谢你,米勒娃。”校长微笑着说道,麦格教授同样扯了扯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地点了点头。

“您好,校长先生。您好,斯内普教授。”赫敏向两位行礼。

“格兰杰小姐,似乎我们总是在这里见面啊!”邓布利多校长微微一笑,很快整肃起表情,“据说你见过布莱克,请跟我说说具体情况。”

赫敏张了张嘴,看到在一旁旁听的斯内普和麦格教授,她犹豫了下:“校长先生,我可以单独跟您说吗?我只想和您一个人谈。”

邓布利多似乎没料到她会提这样的要求,微微有些吃惊,斯内普教授则脸色变得很臭,他想明白了,赫敏当初必定是有重要的情报没有告诉他,没有使用吐真剂……这是他的失误!

“西弗勒斯、米勒娃,你们先离开一下。”

“好的,校长先生。”麦格点了点头,转身正要出去,对着不怎么情愿的斯内普说,“斯内普,你不出去吗?”

斯内普弹了弹衣袍上没有的灰尘,昂首,一个半回旋大步离开了办公室,麦格教授也跟着一起出去,办公室的门关闭只留下赫敏跟邓布利多校长二人,还有一排前校长们的肖像,见赫敏看了眼肖像们,邓布利多校长挥了挥魔杖,顿时有一层薄膜状的物质包裹住他们的周围半径,很快就溶入周围的空气。

“现在你可以放心地说了,除了我们俩不会有第三个人听得到。”

若是平时,赫敏肯定会好好研究这中能够隔音的魔法,现在她却没有任何心思,舔了舔嘴唇说:“校长先生,请原谅我向斯内普教授说了谎。”

“难道你并没有见到布莱克?”

“不是,我见到他了,只是……”赫敏犹豫着,当初她想把布莱克这颗烫手山芋快点丢掉,才想邓布利多校长不在如果让斯内普教授接手也可以,于是稍稍透露了一点,谁知道斯内普教授一猜到布莱克立刻就像遇到了不死不休的仇敌,那样深刻的痛恨让她畏惧了,而且她对于“摄魂怪之吻”的处罚也很担忧,如果邓布利多校长也是这种反应怎么办?她觉得小天狼星可能是清白的。

“没有关系,你可以选择你认为可以告诉我的情报告诉我。”邓布利多校长语气温和,他的态度让赫敏紧张的神经缓缓放松。

“是这样……”赫敏把布莱克告诉她的事情告诉给了邓布利多。

一向慈眉善目的校长神情严肃,双手手肘撑在桌上,手掌互叠放在鼻下。

“如此说来,布莱克是来找变成老鼠的小矮星彼得……”邓布利多沉吟片刻,忽然恍然大悟,笑了,“原来如此,他是这样让摄魂怪寻找不到。”

赫敏惊奇地问:“什么方法?”

校长大人做了个噤声的动作:“你我心里知道……我现在有百分之八十相信布莱克是无辜的,还有百分之二十……我们现在就去寻找证据。”邓布利多长身而起,挥手解除了隔音的魔法。

赫敏跟在校长身后,不禁暗想,校长大人是真的猜到了布莱克是阿尼马格斯还是忽悠她呢?

斯内普和麦格教授正在门外大眼瞪小眼,听到门开的声音,皆看过去。

“你们还在,正好,一起来吧!”邓布利多说道,斯内普和麦格面面相觑,不由看了眼在校长身后的赫敏,不知道他们俩说了些什么?

“我能问一下,这是要去哪儿?”麦格问。

“格兰芬多学院的公共休息室。”邓布利多校长带领着一行人大步穿行在城堡的走廊中,先去斯内普的办公室,让他拿了吐真剂再次上路,“想起来了,我们还需要找一个人。”邓布利多下了楼,说道,转身又踏上了移动的楼梯去了另一个楼层通道。

“莱姆斯,有件事需要你的协助。”邓布利多敲开了黑魔法防御术教授的办公室。

卢平有些惊讶邓布利多校长来此:“愿意效劳,校长先生。”卢平教授关上门,加入这支奇怪的队伍,暗中猜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而且赫敏?格兰杰为何也在其中?

来到格兰芬多学院公共休息室门口,邓布利多校长开始下达指令:“西弗勒斯和莱姆斯,你们俩守住出口,绝对不能放任何人或动物出来。”

“明白了,先生。”二人虽然觉得奇怪,还是答应了,只是斯内普鄙夷地斜睨了眼卢平,一手握住魔杖一手搂住另一条手臂地站到卢平对面,卢平无奈地苦笑了下,在另一边警戒。

麦格教授在校长的示意下,对门口的卡多根爵士说出了口令:“奇身怪皮。”卡多根爵士可不敢对校长和教授们放肆,乖乖旋开入口放行。

见到进来的是院长和校长,格兰芬多学院的休息室里顿时安静下来,有些没看到的人觉得说话声怎么低了,不自觉地停下说话四处张望,看到校长和院长,连忙闭嘴屏息。

“大家不用顾虑我们。”邓布利多校长说道,“我要找罗恩?韦斯莱。”

罗恩呆了呆,校长要找他而不是哈利?被哈利推了一把,他才踉踉跄跄地从人群中走过去。

“我能看看你的老鼠宠物吗?”邓布利多温和地问。

“当……当然可以。”罗恩受宠若惊,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跑到宿舍,在床铺上找到厌疚疚的斑斑,把它抓起来捧在手心里,“斑斑,你真是好运气,校长要帮你检查……唉哟,你干嘛咬我?”

老鼠斑斑趁罗恩吃痛地松手时从他手上跳下,往床底下钻。

“斑斑,你快点出来,你怎么了?”罗恩追着斑斑到处跑,床底下,柜子下面,总之哪里又小又难找的地方它就往哪里钻,恨不得能够穿墙。

“还没找到你的老鼠吗?”邓布利多校长的声音出现在寝室门口。

罗恩一身狼狈,涨红脸地从地上爬起来,手指头还在流血:“对不起,它突然发疯了,刚才还咬我,怎么都不肯出来。”

“这样……”邓布利多校长意味深长地笑了,修长的手指捏住魔杖,轻轻一挥,房间里的东西悬浮起来,老鼠也不例外,一伸手斑斑飘浮着来到他面前,房间里的物品重新归位。

斑斑不停吱吱尖叫,黑色的眼珠几乎要突出来。

“米勒娃,竟然有一个阿尼马格斯在我们眼前那么多年都没有被发现。”邓布利多微眯眼睛。

“您是说……这只老鼠?”麦格教授惊异。

罗恩更是忍不住叫道:“不会的,斑斑一直住在我们家,它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是阿尼马格斯?”如果一个人养了好几年的宠物,有朝一日被告知那不是动物而是个人,任谁都不会相信,谁会愿意那么长时间装成一只老鼠?

哈利等同是这个宿舍的学生站在邓布利多校长身后,同样惊异不已,他们谁都不能相信,这只和他们一起生活了将近三年的老鼠,不是老鼠?

纳威捅了捅赫敏,小声问:“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

其他人同样竖起耳朵,赫敏能够跟着来到格兰芬多学院的公共休息室自然是知道一些内情?

赫敏摇摇头:“看下去就知道了。”她心中在祈祷,小天狼星没有欺骗她,如果证明这只是一只普通的老鼠,那么小天狼星只能自食恶果。

“米勒娃,你来?!”邓布利多虽然在询问实际却是命令。

麦格教授挥动魔杖对准老鼠斑斑,魔杖喷出一股耀眼的蓝光,斑斑拼命挣扎尖叫,又是一道光芒闪过,老鼠的身体逐渐撑大,头出来了,四只也开始胀大拉长,挤在门口的孩子们目瞪口呆地看着。

后面发出了大声的惊呼,邓布利多校长回头一看,门口有许多好奇的眼睛,微微一笑,挡住门口的视线:“珀西,请帮忙维持一下秩序。”

“请您放心,校长先生。”珀西挺了挺胸,胸口那枚男生学生会长的徽章闪闪发光,转身就开始驱赶其他人。

“哈利、罗恩和赫敏留下,还有一件事。珀西。”校长说,“请你去把守在公共休息室外的斯内普教授和卢平教授请进来,告诉他们,有一个老朋友要见见他们。”

说到后面,邓布利多校长的语气含了一丝不容忽视的威严:“很久不见,小矮星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