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83 八卦新闻

83.八卦新闻

几面靠墙的位置堆放了一只只整理箱,被码放得很整齐,一旁还有一只高大笨重的旧衣柜,这些旧物皆安静地呆在靠墙的位置,和房间中间一张宽大的原木制桌子拉开安全距离。房间中央的原木桌外观很古朴,能够看到树木原有的纹路做工一点不含糊,非常稳固。

木桌占了大部分的空间,杂物和原木桌中间的地面上随地丢弃着一张张画有魔纹的白纸,现在木桌上放了一个大脸盆,一颗指甲盖大小暗红色偏黑略微又泛着些银色光芒的**悬浮在脸盆上方的正中间,肉眼看去光滑的**球忽然像种子发芽又像蚕茧抽出丝来,蜿蜒地顺着特定的方向向外扩张,渐渐地能够看出雏形,仔细看和地上散落的白纸上的魔纹非常相似,当最后一笔完成,魔纹发出一道温润的白色光芒,整个魔纹如同流水一般流动起来,暗红色的纹路中闪烁着点点光芒。

赫敏欣喜地感受着悬浮的魔纹散发出的能量,这一次她觉得可以成功,握紧魔杖,控制一旁的紫晶悬浮,将魔纹推向紫晶,组成紫晶的粒子不怎么情愿地被压缩得紧密,让魔纹能够进入它们之间。

“还差一点……”赫敏喃喃道,握住魔杖的手更加用力,精神高度集中,额头甚至布满汗水有些流进了眼睛里,眼睛热辣辣地疼,她却不能去擦更不能眨眼,一眨眼可能就会造成失败,这次是最接近成功的时刻。

“拜托,给点反应。”嘴里不停重复,组成紫晶的粒子终于与魔纹形成了链接,顿时魔纹放射出耀眼的光芒,瞬间的强光让赫敏不得不闭上眼,再睁开,一颗漂亮的紫晶在赫敏的控制下悬浮在半空中三百六十度地缓慢旋转,欣喜地招手,紫晶落进她的掌心中,紫晶触感冰凉透过紫色可以看到其中仿佛流动着的魔纹,实际上魔纹真的在流动,普通人看不到,因为魔纹被压缩得非常微小。

赫敏满意地打量第一颗成功制作的护身符,她终于想明白什么才是不用手画魔纹,原来是直接控制颜料凭空绘制,在某次实验后依然没有进展,无聊之下用魔法让一团水在空中随着她的魔杖的走向形成文字,这给了她灵感,不断地尝试,整个学期一直到学期结束,如今她终于成功了。

为了不让这种感觉消失,赫敏精神亢奋地再接再厉,随便啃了几口放在一旁已经硬梆梆的面包,觉得难吃就往碗里一放,接着控制颜料浮空,制作过程中魔纹完成的速度越来越快,累了就趴桌上眯一会儿,醒过来接着做,不知不觉,所有被切割并委托珠宝商店打磨的紫晶颗粒都被嵌入魔纹,看着一颗颗排列在桌面上散发幽幽光芒的紫晶,赫敏心中别提有多么满足与骄傲。

现在就差最后的装饰了,对着作品自恋地欣赏了很久,她是被腹中强烈的饥饿感唤醒的,捂住胃部,身体不由微微弓起,太饿了,饿得都快抽痛了。

把制作完成的护身符收进一只盒子里,解除了包围在身边让人找不到她的魔法,从外面照射进窗户的光线判断应该是早上,这里正是家里的阁楼,被她改成了实验室。

暑假开始以后她大部分时间花在了实验室里,小天狼星洗脱了罪名,斯莱特林学院夺回了魁地奇冠军的地位又以绝对优势获得了学院杯冠军,斯内普教授很欣慰,只是面对卢平教授和小天狼星时依然像吃到了讨厌的食物一样阴沉着脸。学校的晚宴过后,大家乘坐红色的霍格沃茨特快返回了各自家中,现在困扰她最厉害的护身符制作的问题也解决了,她终于可以好好享受剩下的暑假生活。

肚皮可不管她还在回忆和喜悦那些有的没的东西,再次抽搐着提醒她再不吃东西,她就要饿死了。实在是饿得不行,匆匆跑下楼梯,客厅里传来说话声和碰到盘子时发出的声音,烤面包片的焦香和炒鸡蛋的味道勾得赫敏直咽口水,肚子叫得越发欢实。

“妈妈,快点给我些吃的,饿死我了。”赫敏一路冲进客厅,只见一桌子人正愣愣地看着她,赫敏挠了挠头,居然发现了隆巴顿祖孙,“奶奶,纳威?你们怎么在这里?不是说要十五号才来的吗?”

“今天已经十六号了。”维多利亚见不得女儿一脸菜色,赶紧拿出干净的盘子,帮她把蔬菜煎蛋果酱什么的统统夹进烤面包片里,赫敏去洗了下手,接过来就大吃特吃。

“吃慢一点,还有。”心疼地看着女儿狼吞虎咽,父亲帮她倒了一杯牛奶。

满嘴的食物,赫敏模糊地说了声“谢谢”继续埋头吃,原来她已经在实验室里呆了整整三天了?

“研究重要,也要注意身体是不是吃得消。”奶奶对赫敏憔悴得跟个鬼一样的模样心疼地说,她们已经商量好了,如果赫敏到了中午还不出来就去打破她设置的魔法,揪也要把她揪出来。

赫敏连忙点头,直到肚子有了七分饱才停下:“我忘了时间了,还以为才过了一天。”

“你就欺负我和威廉不会魔法,找不到你?”维多利亚生气地瞪了眼赫敏,看看都变成什么样子了,眼睛里布满血丝,脸色苍白,头发本来就很蓬松,现在显得更加蓬乱无比,“快点去洗个澡,睡觉。如果生病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哦,好,我现在就去睡。”赫敏连忙跳起来,“奶奶,纳威,你们请随意啊,我去睡觉了。”她可不敢违背妈妈,生气的女人可是很恐怖的,即使面对的是她的女儿。

几人对着火烧屁股一样迅速逃窜离去的赫敏忍不住发出了一阵笑声,维多利亚也忍不住被逗笑,忽然想起有朋友给她寄来的信,想了想还是决定等她醒来再告诉她。

这一觉整整睡了一天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赫敏才从**爬起来,伸展了一□子骨,她觉得身体快要僵硬了,推开窗户,新鲜的空气让懒洋洋的身体为之一振,精神也振奋起来,迅速地洗了脸换下睡衣,换上晨练时穿的运动服,把头发在脑后扎起一个马尾,清清爽爽地下楼。

楼下很安静,家里人应该还在睡觉。

轻轻地开门出去,刚走到温斯特夫妇家的围栏旁,巴克狗狗已经听到她的脚步声,着急地围着白色的围栏跑来跑去,嘴里还叼着牵引的绳索,一根尾巴摇得都快断了。

刚打开木栅门,巴克就扑出来热情地在她脚边打转,动不动就想扑到她身上要舔她。

“好了,好了,你这个大家伙,快点坐好,还要不要出门了?”巴克听话地蹲坐,让赫敏把项圈系上绳子,忽然吐着舌头地伸出一只前爪,渴望地看着她,赫敏怔了下,喷笑地握住它的爪子摇了摇,然后抱住它蹭蹭,真是好可爱啊,“好几天没带你跑了,真对不起。”

结束晨跑,等她回来的时候顺便买回了社区附近蛋糕店的蛋糕,以前在家里的时候经常买来当早餐吃,回来的路上,她就和巴克一起吃了好几个小圆蛋糕。

“不可以告诉别人,我们吃过东西了,知道没?”赫敏对巴克教育道,巴克用湿漉漉的眼睛望着赫敏,把嘴巴附近的碎屑舔干净,举起右前爪做出发誓状。

赫敏笑着拍了拍巴克的脑袋:“嗯,乖孩子!”

回到家,把报童扔在草地上用塑料袋卷紧的报纸捡起来,又去门口的信箱里看了看,顺便把信箱里的账单也一起拿了进去。

妈妈正在准备早餐,看到赫敏进来,惊讶:“已经起来了?我正想等会儿去叫你。”

“已经跟巴克一起转了一圈回来。”扬了扬手里的蛋糕,“还买了蛋糕。”

“正好,来帮我摆餐具,然后去叫你爸爸起床。”

“遵命夫人!”赫敏调皮地敬了个礼,很快摆好餐具快步跑上楼。

过了大约二十分钟,家里所有人坐在了餐桌旁,吃着属于自己的那份早餐,不时聊几句。

赫敏跟纳威并排坐着,纳威正在说着:“哈利回了一次他姨妈家就去小天狼星那儿住了,他有没有给你寄信?”

“嗯。我刚看到。他现在总算不用老是看他姨妈一家的脸色了。”赫敏抿嘴笑着说,刚才妈妈把哈利寄来的信给她了。

离开学校时,校长嘱咐哈利无论如何,每年一定要回德思礼家一次,因为在他身上有一个魔咒,只要他还把姨妈家当成家,每年回去一次,不论时间长短就能保证伏地魔找不到他,那个咒语将保护他直到成年,因此哈利再不乐意都不得不回去一次,不过哈利的来信上写着,小天狼星去接他的时候,把德思礼一家吓得不轻。

从信的内容看来,哈利显得很开心,小小抱怨了下教父家里很久没人住了,里面很脏,他一直在打扫,家里有只家养小精灵,似乎很不喜欢他和小天狼星,不过,那房子非常大,等以后有机会请她和其他人一起去玩。

“罗恩的父亲,韦斯莱先生弄到了爱尔兰对保加利亚的票,他们有邀请我和哈利,你也会去看世界杯对吧?”纳威咬了一口面包问道。

“纳威,嘴里有东西的时候不许说话。”奶奶眼尖地发现孙子的坏习惯,语气严厉的说。

纳威赶紧低头,闭上嘴,赫敏也不敢含着食物说话,等吞下嘴里的食物才开口:

“世界杯是什么时候开始?”

“下个星期一。”

“……唔,没有几天了。”赫敏计算了下时间,“迪恩没有给我球票,我可能不去了。”

“上次迪恩学长不是有邀请你?”

“呃,我忘了给他答复。”赫敏挠了挠头,上学期事情很多她都忘记有没有回信了。

“迪恩?”维多利亚听到了他们的谈话,“前些天有个叫迪恩的小伙子打来过电话,提过什么世界杯。说是星期六来接你去他家……皮皮鬼,这个迪恩是谁呢?”说到后来维多利亚兴味盎然。

“还能是谁?”赫敏对于母亲八卦的眼神无奈地说,“他是我学院的学长,已经毕业了。”

“毕业了还跟你保持联系,关系很好?以前怎么没听你提起?”

“妈妈,他是我以前学院的级长,对谁都很好,我和他的说话次数都数得过来。”

“我只是说他和你关系好又没说感情好,你着什么急?我知道,其实是那男孩子对你有意思你对他没意思,是不是?”

母亲暧昧的语气让赫敏脸红了:“你不要乱说……”

“他家里是干什么的?有几口人?好不好相处?”威廉老爸也来了兴致,“上次那个叫德拉科的男孩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也喜欢你?”

“德拉科是我的同学兼好朋友。”

“哦,迪恩是男朋友。”威廉老爸自以为地下结论,“长得什么样?”

“说了不是男朋友——”

“男的朋友不就是男朋友?”

“爸爸,这怎么能划等号……”

“唉,我了解,我了解,女儿大了,想当年我也这样跟父母解释。放心,我和你妈妈不会阻止你,不过要带回来给我们看看。”

“……”赫敏欲哭无泪,怎么连父亲都这样?赫敏觉得他们这是在报复她呢,报复她呆在实验室好几天不露面。

“上次送赫敏去学校不是在火车站见过他么?很英俊的小伙子。”维多利亚无视女儿,“声音也很好听。”

“那个孩子,是个不错的小伙子,很稳重。”

“赫敏现在就交男朋友会不会太早?”隆巴顿奶奶提问。

“我们家赫敏一向早熟,早一点没关系,看到好男孩就要快点抓住……”

几个大人居然凑一起商量起赫敏交男友的问题,小姑娘郁闷得要喷血了,都是什么和什么?竟然无视她这个当事人的意见?还越扯越离谱?什么恋爱可以,结婚要晚一点,生孩子最好在二十岁以后……

纳威听得是一脸雾煞煞,赫敏嘴角抽搐,仰天长叹,她可不可以不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