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84 做客x野营

84.做客X野营

“妈妈,我是去观看比赛,是运动会,不是选美。”赫敏无力地捂住眼睛,老妈是把整个服装店给买回来了吗?看看整整一床的裙子,居然还有礼服,就是没有裤子和T恤。

“女孩子无论何时都要注意自己的仪容,你看看你,平时整天顶着一头乱发跟你爸爸一样,稍稍打理一下就漂亮多了。”维多利亚丢下手里拎着的印有大朵矢车菊图案的吊带裙,捧住女儿的脸左右打量,非常满意,嘴里不忘教训赫敏,“女孩子可以长得不漂亮,但是不能糟蹋自己的气质……”

“是是,我知道,没有丑女孩只有懒姑娘。”赫敏无奈地任由母亲**她的小脸还有头发,那头卷卷毛昨天去美容院被发型师拉直了,服贴地垂在背后,眉毛也被修剪过,在母亲强势的胁迫下换上淡蓝色的短袖连衣裙,这是件上下颜色不同的裙子,中间有一根腰带就像分体的衣服,实则是一体的连衣裙,上身是漂亮的蕾丝花边白色的衬衫式样腰部以下是淡黄色到膝盖的短裙,脚下换上了白色的搭扣凉鞋,斜肩背了一只粉红色的珠珠小包,这只小挎包已经施过扩展空间的魔法,因为妈妈认为书包的颜色不配赫敏的衣服,还显得很笨重所以赫敏不得不换了一只小包。

“我就去几天,比赛结束就回来,不用准备那么多衣服。”

“谁说的?你没听奥古斯塔说,上次比赛可是比了足足有五天,不多带点怎么行?反正你的包里面空间很大,有备无患。”维多利亚最后决定不挑了,把这些全带上不就好了,于是只见一床的衣服慢慢消失在一只小小的粉色珠珠小包中,赫敏简直是无语问苍天,她根本就没有反对的权利,看来只好等妈妈出去的时候把准备的方便行动的衣服放几套进去。

她现在真的不想去看什么比赛了,而且妈妈居然比她还要积极?不会真的以为迪恩学长是她男朋友吧?忽然想起他曾经说过“交往”的话,心跳突然快跳了几下……那个,应该只是帮她解围……

看了眼还在忙着装衣服的妈妈,她并没有注意,赫敏暗暗松了口气。

“啊,有电话。”赫敏站起来,“妈妈,你去接一下,剩下的我来装。”

“好吧,要全部装进去。”

“知道了知道了。”等妈妈出去了,赫敏赶紧把剩下的衣服全塞进放在一旁的书包里,又从衣柜里拿了牛仔裤、T恤运动鞋塞进包包里。

“……已经都收拾好了?”维多利亚回来疑惑地打量了下被清空的床铺,又去看了衣柜,没有发现赫敏把衣服藏进衣柜里。

“我会魔法么,妈妈,刚才是谁打来的电话?”

“是迪恩,说十点钟到。”

“十点,现在已经九点半了。”赫敏对妈妈更加佩服,一大早把她叫起来,吃过早餐后就开始准备,明明昨天她都准备好了,说是她准备的衣服不合格,全被丢出来重新准备,妈妈啊,难道她以为自己的女儿是个花蝴蝶吗?而且巫师的审美观和麻瓜们是不同的,只是不管她怎么说,妈妈在裙子和裤子上面就是不肯妥协,说是,学校里上学已经被黑袍遮盖住光彩,假期里怎么着都不能再这样,不然她买回来的一柜子衣服不就白买了?

十点钟,格兰杰一家人都在客厅里,一边看电视不时瞄一眼壁炉。他们认为迪恩会从飞路网过来,然而壁炉一直没有动静,反而是门铃响了。

“我去开门。”赫敏跳起来,抢先跑过去,打开门,看到眼前又高又帅气的金发年轻人怔了下,似乎没料到他会出现在正门。

“你好,美丽的小姐。”迪恩眼中闪过一抹惊艳,很快就恢复到熟悉的带着温和笑容的表情,微微行了个礼,“不请我进去吗?”

“哦,当然,请进。”赫敏连忙侧身让开,迪恩进了屋,来到客厅里。

“你们好,格兰杰夫人、格兰杰先生。打搅了,我没有来晚吧?”

“没晚,很准时。”格兰杰夫妇上次只是匆忙间和他互相认识了下,这一次仔细地打量他。

“你家在伦敦?”威廉问道。

“不,离伦敦有些距离。”

“你怎么没有走飞路网?”维多利亚问。

“我在伦敦的麻瓜公司工作就不用飞路网了,顺便接赫敏去我家再去接我妹妹,下午一起去比赛场。”

“会不会来不及?”巫师所说的有些距离一般是非常远。

“不会。”

“听说比赛可能会很长时间?”大约男人对于运动都有兴趣,威廉忍不住还是问了。

“嗯,魁地奇的规则是只要抓住了金色飞贼就可以结束比赛,如果抓不到,就会一直持续下去。”

“买票的人倒是很合算……那么观众这些天要怎么办?”

“观众会租帐篷,在赛场旁边露营,直到比赛结束。”

“安全问题怎么样?”

迪恩笑了笑:“魔法部出动了很多敖罗维持治安,你们尽管放心。”迪恩对于他们的问题有问必答,一直表现得很耐心。

眼看爸爸妈妈还要提问,赫敏忍不住打断他们:“妈妈爸爸,你们再问下去,我今天就不用去了。”

“哎哟,皮皮鬼等不及要离开我们了。”妈妈抿嘴笑着,“不问了,不问了,好好去玩吧。”

“我不是这意思。”

“我了解。”维多利亚对迪恩说,“赫敏还是第一次和男生一起出去……过夜,你要好好照顾她。”

“妈妈,你说什么呢,还有艾琳呢,她不算的吗?”

“哎哟,还有别人吗?”

“……”

迪恩看着赫敏被母亲挤兑得瞪圆眼睛哑口无言,忍不住笑:“请你们放心,我会照顾好她的。”

直到上了车,迪恩一边开车一边笑:“你的父母真的很有趣。”

赫敏气鼓鼓地抱着双臂,斜睨了他一眼:“他们喜欢开玩笑,你也跟着一起乱说话。”

“他们很关心你,所以才问了我这么多。”

“嗯,我知道……”赫敏不禁露出微笑,迪恩瞥了眼坐在副驾驶座上的赫敏,轻笑,学校里的她总是用坚强的外壳保护着自己,只有在家人面前才会卸下防御露出如此温柔的笑容,原来他们都是同一种人。

转动方向盘,进入了主干车道:“我要先把车开回伦敦的住处,然后使用幻影移形去我家,你还没试过幻影移形吧?”

赫敏顿时点了点头:“幻影移形是什么感觉?你为何不用幻影移形来我家?”

“幻影移形……有些人不喜欢幻影移形,一个是有危险另一个原因就是对他们来说非常不舒服。使用幻影移形必须是去过的地方,我是第一次来你家,还有一点,如果初次拜访就使用幻影移形进入你家,你会不会觉得被侵犯了隐私?另外巫师的家里一般会设下特定的人员才能幻影移形的魔咒。”

赫敏恍然大悟,轻轻捶了捶脑袋,吐舌:“笨死了,竟然问这么低级的错误问题。”

迪恩伸手按住她的手:“可不要把自己捶笨了。”

感受到从他手掌处传来的热度,赫敏呆了下,连忙抽回手,捂住被他碰触过的手背,装作不在意地看向前方,“小心开车啊,不看前面,会出车祸的。”

迪恩对她笑了笑,接着认真地开车,赫敏则一直在想,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呢?难道真的要做她的男朋友?可是他没有再提过,她也从未答复过他,爸爸妈妈似乎挺喜欢他的,那么她要不要考虑一下他呢?

“迪恩……”赫敏舔了舔嘴唇,小声地问,“你有没有……”

“嗯?”

“有没有女……”忽然一个东西扑到她头上,一下子打断了她后面的问话。

【你在这里呢,要去什么地方?】原来是很久不见的黑猫又出现了。

赫敏不知道是该庆幸还是生气被打断的问话,只是现在要她再问,似乎提不起勇气了,一把抓下黑猫,把他放在腿上用力地揉,黑猫很舒服地挪了挪身体,指了指背后,【过去点,再过去点,对了,就这里,太舒服了……】

赫敏黑线地看着这只就差呻吟的黑猫,感情把她的揉搓当按摩了。

“咦?它是从哪儿出来的?我好像没看到它上车。”迪恩惊讶的声音,打断了一人一猫,他们同时睁着圆溜溜的眼睛看着迪恩,迪恩见他们的表情如出一辙,忍俊不禁地说,“你怎么不说话了?它是你养的宠物吧,以前在学校里经常能看到它趴在你头上。”

“你看得到它?”

“看得到啊,一直有看到。”迪恩惊讶地瞄了她一眼。

黑猫也坐直了身体,盯着迪恩仔细打量。

“你相信平行空间吗?”赫敏很高兴。

“什么?”

“麻瓜世界有一种理论,我们生活的地球并不是孤独的,有着无数的平行空间,在其它空间的地球上也生活着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有着各自的生活和人生。有的时候,这些平行空间会因为某些原因而产生相连的通道。”

“嗯,麻瓜们虽然无法使用魔法,但是想象力非常丰富,我觉得可能就是因为他们无法使用魔法才会制造出不亚于魔法的科技,而且他们不会禁锢思想地去发明创造,因此麻瓜世界大踏步前进而巫师世界依然处于十九世纪初期。”迪恩回答道。

赫敏并没有看出他哪儿不对劲,抱起黑猫:“你能听到他的声音吗?”

“他?”迪恩惊讶地问,赫敏用他来形容猫?看来感情很好了,笑了笑,“我从来没听见他叫过。”

【他的情况很奇怪,似乎是当初灵魂受到了损伤,在母体中接受了灵魂修复……他听不到我的声音,应该也没有以前世界的记忆。】

“怎么了?抱歉,我以前一直以为他的嗓子有问题。”迪恩道歉,以为赫敏突然沉默是因为他对黑猫的错误认识,赫敏回了个僵硬的笑容,心不在焉地一手撑在下巴处看着车窗外,黑猫又看了看专心开车的迪恩,没看出什么来,于是趴到赫敏腿上打盹,他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车子里的气氛一下子变得压抑,一直到了目的地一幢二层楼的花园别墅,离她家有一个小时的车程。

“这是我在伦敦时住的地方。”迪恩打开了车库门,把车子开进车库停放好,黑猫趴在赫敏肩膀上。

“你一个人住那么大的房子?”这幢花园别墅比她家的还要大一些,到底一个月赚多少钱?看着如同样板房的装修,赫敏有些咋舌地问,“你真的住这里?”

“是啊,不信?”迪恩看到电话答录机正在闪烁有留言,于是先打开答录机,一个女人略含一丝娇嗔地说:“迪恩,你到哪里去了?怎么不在公司?给我打电话。”接下来几个留言都是这个女人打来的,迪恩微微皱了下眉,关掉答录机。

“她是我一个客户的女儿,总是表现得和我很熟的样子……”

“长得漂亮不?”

“不知道,总是化着精致的妆,谁知道她真正的样子是什么样的?”迪恩向赫敏伸出手,示意她抓住他,“我们这就幻影移行,家里的人等着呢。”

当幻影移行结束时,赫敏只觉得胃里很不舒服,像被某种力量用力挤压,如果真要说一个比喻,那就是滚筒洗衣机里的衣服被狠命地摔打。

“还好吗?”迪恩关心地问她,赫敏的脸色似乎不是很好。

“没事,是我低估了幻影移行时产生的压力。”

“一般第一次进行幻影移行都会不太适应,等将来通过幻影显形的考试就会习惯。”

赫敏点了点头,这时才有时间打量周围,这一看让她不禁半张嘴巴,他们现在的位置是一堵爬满爬山虎的围墙,看那茂盛的样子肯定已经有好几十年,最特别的是,爬山虎围墙竟然一眼看不到边。最囧的是,她分不清这里是围墙内还是在围墙外?

“我们不走吗?”见迪恩看了看手表,没有别的举动,赫敏奇怪地问。

黑猫跳上了围墙,站在围墙上打量四周,沿着围墙跑动。

“我和管家艾伦先生约好在这里等,他一会儿会来接我们。”迪恩单手插在裤兜里,斜靠在一棵树上,“你的猫叫什么名字?我没看到他戴名牌。”

赫敏一愣,到现在她都不知道黑猫叫什么名字,一直是喂来喂去的,看了眼正跑得欢快的黑猫,怎么办?现在又不好问他叫什么,突然想到个名字:“黑……小黑。”

“小黑?很奇怪的发音,有什么含义?”

“中文里是黑色的意思。”

“你对中文有研究?”

“一点点,一点点……呵……呵呵……”遭受黑猫鄙视目光的赫敏嘴角抽搐,她不会起名字,本来想叫黑猫布莱克,偏偏小天狼星就姓布莱克。

“我制作了一枚护身符……这次是真正具有魔力的护身符。”赫敏连忙转移话题,低头在小包中翻找。

“上次的护身符也挺好的。”迪恩将右手的衣袖往上捋了捋,露出赫敏二年前送的亲手编织的手链,左手要戴手表,所以手链戴在右手。

“你还戴着……这个不值钱也没有任何保护咒……”

“不,对我来说,这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迪恩打断了她,眼神很认真地望着她,赫敏突然觉得有些心慌,连忙取出一只银灰色很典雅的硬纸盒,装作惊喜地说:“找到了,这是我最新的作品,能够反弹一些魔法攻击和物理攻击。”

迪恩凝视着示意他快点接礼物的赫敏,最终有些无奈地笑笑,接过盒子:“我可以现在就打开吗?”

“当然可以。”

解开系住盒子的暗红色丝带,打开盒盖,迪恩顿时呼吸一滞:“很漂亮,不过太贵重了。”静静躺在丝绒衬垫上的领带夹上镶嵌着的紫晶,在迪恩眼中自然是知道这东西不是凡品,他能隐约感觉到紫晶发散出来的微弱能量。

“贵重与否是每个人心中所评断的价值,用金钱来计算,只是一堆钱罢了,而且我是无意中得到的紫晶,最多就是到珠宝店订制的领带夹时花了一点钱,你不会怪我偷懒吧?”

“怎么会。”迪恩笑了,取出领带夹系上,“谢谢。”

“赫敏,你来了。”艾琳高兴的喊声由远及近,赫敏看过去,只见一辆高尔夫球场里经常使用的小车朝他们这里开来,开车的是位白色短发梳理得一丝不苟,嘴唇上有两撇修剪得很漂亮的大胡子的老人,他戴着一副圆圆镜片的眼镜,挺直的身板淡定的神情就像电影里典型的英式管家,艾琳不等车子停稳就跳了下来,拉住赫敏又叫又跳。

“迪恩少爷。”老管家微笑了下,“丽思小姐来了,您看是不是直接去老宅?”

“她怎么来了……好吧,直接去老宅。”迪恩很郁闷,给他打电话骚扰还不够竟然找到他家来了?“艾琳、赫敏,我们吃完饭就去赛场。”

“咦,不住在家里吗?”

“不了,我们去露营。”

“耶,太好了!”艾琳开心地蹦起来,赫敏不太清楚他们在说些什么,艾琳给她解释,“我们家有特别的门钥匙,可以直接抵达赛场,因此可以等比赛开始前再赶去,不需要在规定时间使用,不过听说很多人会去赛场边露营。”

赫敏则想到了,怪不得纳威他们星期五就赶去韦斯莱家,说不定可以找到纳威他们?心中不由也有些期待。

二个女孩子一起上了小车,黑猫从围墙上跳下,蹲到赫敏腿上。

“咦?你养宠物了?”艾琳好奇地看着黑猫,“它叫什么?”想要伸手去摸摸,被黑猫龇牙咧嘴地吓退了。

赫敏正奇怪艾琳怎么也能看见黑猫了,只听见耳边传来黑猫的声音:【现在所有人都能看到我。】

微微点头:“小黑。”

这个名字再次遭到黑猫的鄙夷,重重地哼了一声,赫敏尴尬得不行。

老管家负责开车穿过了一条林荫道,一幢恢宏的三层庄园出现在眼前,然而小车并没有向庄园的方向走,而是经过了一座漂亮的花园,离掩映在花团锦簇中的大宅子越来越远,赫敏有些奇怪地看着那幢显然是主屋的方向。

“我们这是要去哪儿?”赫敏小声地问艾琳。

艾琳笑眯眯地回答:“一会儿你就知道了。”迪恩同样保持神秘地笑笑不语。

小车停在一间破旧的石头房子前,在这样一座大庄园中竟然还有如此的一间破屋子留下来简直是不可思议,但是迪恩和艾琳下车的举动告诉她确实已经到了目的地。

“艾伦先生,我们在老宅吃过饭就直接前往比赛场了,你代我跟父亲道歉,我们就不去见他了。”

“好的,少爷,不用担心家里。”老管家点了点头说道,“但愿下次能够由我好好招待您,赫敏小姐。”微微欠身。

赫敏赶紧回礼:“我期待着。”

“你不用紧张,艾伦总是喜欢板着脸,其实非常心软,以前我做错事他总帮我掩饰。”艾琳笑着说。

“难怪你小时候总能够逃脱责罚。”迪恩摇头,“我们走吧。”

送走了艾伦管家,一行三人进了破石屋,里面和外面一样是个破石屋并没有变成豪华房间,甚至是没有一件家具,唯一的可取之处是里面打扫得很干净没有灰尘,黑猫盯着其中的一面墙壁出神。

“都说猫咪有很强的预感,能够发现用魔法隐藏起来的东西,小黑真厉害啊!”艾琳惊叹。

黑猫的身体僵硬了下,非常郁闷,小黑?这么没气势的名字,亏她想得出来。

迪恩挥动魔杖,凭空写了一个开启的咒文,那面什么都没有的墙壁向两旁分开,渐渐露出后面宽阔的空间,绿色的草坪,远远的一座欧式的城堡出现在远方,这就跟对角巷相似的魔法,在同学家中见到又是另一种震撼了。

“快点进来,米丽雅肯定已经准备好吃的了。”艾琳率先进去了。

“前面那幢房子是为了麻瓜们准备的,其实那是我祖母家的祖屋。我的祖母是一名麻瓜。”迪恩说道,做了个请进的手势。

赫敏惊讶地想,原来迪恩是混血?难怪他要留在麻瓜世界发展,光看那祖屋的面积就不小,应该曾是很有权势的家族。

带着探险的心情,踏上柔软的草坪,草坪上的灌木被剪成一只只神奇生物的形状,有美丽的独角兽,凶猛的巨龙,也有兔子乌龟青蛙之类的普通小动物,真的好像踏进仙境的爱丽丝,这一切都让她很惊奇。

“小少爷,小小姐,你们回来啦!还有尊贵的客人!”一个欢快的声音突然在他们身边响起,吓了赫敏一跳,不过看到说话的……人?她就更惊奇了,家养小精灵,是一只真正的家养小精灵,她以前听说过也在图片上看过却还是第一次亲眼见到,太神奇了,大大的眼睛,皮肤皱皱巴巴,两只尖尖的耳朵,身上穿着整洁的枕套。听声音,应该是一个女孩子。

“你好。”

“啊,小客人向我问好。”米丽雅捂住脸快乐地扭来扭去,“您好,您好。”很激动。

艾琳笑嘻嘻地看着赫敏有些不知所措的样子:“米丽雅,午餐准备好了吗?”

“早就准备好了,小小姐。”米丽雅非常快乐地回答,“米丽雅一大早就开始准备了,少爷什么时候来?”说着在他们后面找了找。

“前面有客人,父亲留在那儿招待客人。”迪恩解释道。

“这样……”米丽雅微微有些失望,不过很快就因为小主人带来了客人而变得兴高采烈。

“米丽雅从我爷爷开始就照顾我们家族了。”迪恩说,赫敏则惊异地想,听声音一点都不像活了那么久,小精灵是很长寿的吗?

吃过午餐,已经快二点钟,迪恩家里的门钥匙是一把精美的梳子,迪恩让几人围着梳子:“等我数到三,你们就用一根手指碰到门钥匙就可以了,门钥匙会带我们到赛场。”

当他数到三时,三人一小精灵的手指一同碰到门钥匙,一股强大的吸力将所有人一下子拉起,风在耳边呼啸,一股无形又强大的力量不停地把他们拉过来又甩过去,黑猫抓紧赫敏的头发,似乎过了很长时间又好像仅仅过了一分钟不到,双脚重重碰到了地面,艾琳撞在赫敏身上,赫敏踉跄着扑向一旁。

“小心。”迪恩眼明手快地接住了摔向他的赫敏。

“谢谢,谢谢,对不起。”赫敏手忙脚乱地扶着他的手臂站稳,把被风吹乱的头发重新拨到身后,衣服拉拉平整籍此来掩盖心中的不好意思。

周围很快围上来二个显得很疲惫,阴沉着脸的巫师,打扮成麻瓜的模样,不过怎么看都像参加化妆舞会,其中一个显得很生气地问:“名字。”

“迪恩?费克斯。”迪恩拿出门钥匙。

另一名巫师接过检查了下,让他们等一会儿,跑去对名单,赫敏在等待的时候看了一眼旁边高大宏伟的体育馆,他们正在体育馆的阴影中。

赫敏暗中比对,这座体育馆和前世的鸟巢不知道哪个比较大?

“你们的帐篷在第一片营区,已经准备好了,门口有着白色荆棘蔷薇的就是。”

“谢谢。”迪恩说道,招呼其他人跟他走。

“这些有钱人,总是临时起意……”远远还能听到那两个巫师小声的抱怨。

穿过一片树林,走了大约有二十分钟,终于看到了一大片帐篷,那景观真的不是简单的词汇就能形容,成千上万的帐篷尖顶密密麻麻,巫师们努力把自己的帐篷伪装成麻瓜的帐篷,偏偏做过了头,安装了烟囱、风向标之类的东西,显得不伦不类,麻瓜们看到绝对会怀疑,难怪那些魔法部的人一个个憔悴不堪显得脾气很暴躁。

“荆棘蔷薇、荆棘蔷薇。”艾琳不停地寻找着属于他们的帐篷。

“小小姐,在那儿!”米丽雅细长的手指指住了一顶帐篷,门口的布帘上有一朵白色的荆棘蔷薇。

“米丽雅眼睛真好。”艾琳夸赞道。

家养小精灵很欢乐地晃动脑袋:“米丽雅先去整理一下。”家养小精灵很快进了帐篷看了看又出来,“没有危险。”又一头钻进去。

“我们也进去吧。”迪恩对她们说,赫敏点点头正要进去,背后有人喊他们的名字。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没有更新,今天的一章字数很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