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85 家养小精灵

85.家养小精灵

“费克斯先生,很少能见到你。缓慢的语速,拖长的尾音,说话的人就跟他的声音一样显得略带了些傲慢。

“马尔福先生。”迪恩面含微笑地向他点头致意,“还有福吉部长先生,好久不见。”

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点了点头:“你父亲还好吗?”

“他很好,谢谢您的关心。”

康奈利?福吉向一旁的哈利他们扫了一眼,点了点头,跟迪恩相比,哈利就被他抛到一旁了。

“听说你在麻瓜世界发展得不错?你真该来魔法部工作,要知道,现在部里就缺少你这样有能力又肯干的年轻人……”

“对不起,先生,我总不能为了自己让我的父亲接着操劳。”

“你的父亲有个好儿子啊。”卢修斯?马尔福做出感叹状,迪恩回以笑容:“谢谢。”

几个成年人在那里说着话,在一旁当陪衬的德拉科自然是来到霍格沃茨的同学们之间。

德拉科目光扫了一圈,看到赫敏的打扮微微怔了下,忽然很不爽,是为了迪恩才打扮的?

“你们住哪里?”问话的时候看着艾琳。

“喏,就是这顶帐篷。”

德拉科盯着帐篷上的荆棘蔷薇看了一眼,又撇头找到自家的帐篷,离得很近。

“你们几时到的?”

“呃?刚到一会儿,我们吃过饭才赶过来。”艾琳有些莫名其妙,问话就问话,干嘛瞪她?她哪里得罪他了?小艾琳哪里晓得,德拉科正在迁怒迪恩邀请了赫敏还一起吃饭!她再一次被人无视,当了无辜的炮灰。

哈利的目光则是看到了瑟缩在马尔福先生阴影中的多比时惊诧地瞪大,刚想叫他,多比早就已经看到他了,那双大大又突出的眼睛四处乱转,拼命地摇头,又尖又长的耳朵被甩来甩去,手掌噼啪地抽打自己的脸。

卢修斯正好看到自家的家养小精灵自虐的行为,狠狠地踹了他一脚:“你在做什么?又在这里给我丢脸?”

多比被踢得打了个滚,爬起来,拽着身上脏兮兮的枕套,恭顺地鞠了一躬:“对不起,主人。请您原谅多比的愚蠢。”说着又用脑袋撞地面上的一块石头,“对不起,对不起……”

“他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赫敏愕然地看着拼命惩罚自己的家养小精灵,问德拉科,“你们敢让他服侍你们家?”

“他本来就笨手笨脚的,总是做错事情,小精灵做错事都这样惩罚自己。”德拉科用无动于衷的目光看着多比的自我惩罚,“他们生来就如此,不自虐就不行。”

多比直撞得脑袋流出鲜血,马尔福跟福吉面无表情,迪恩微微蹙眉,艾琳不忍地移开视线,罗恩看得是目瞪口呆,纳威瑟缩地低头盯着地面,心惊肉跳。

“快点停下……”二道阻止的声音一前一后,哈利再也忍不住地丢开水桶冲过去,拽住还要往石头上死磕的多比,赫敏也同时上前,在包包里寻找白鲜药剂,往他的伤口上撒了二滴。

多比睁大眼睛,灯泡一样鼓鼓的眼睛里涌上泪水:“哈利?波特……请不要阻止我,是我的错,坏多比,都是多比的错……”边说还要挣扎着自我惩罚。

“不,你不用这么做……”哈利为了阻止多比出了一身汗。

“德拉科——马尔福先生,你没有什么要对你家的家仆说吗?”赫敏生气了,“就算是奴隶,也有生存的权利!”

德拉科怔了下,看了看扭头正怒气冲冲地面对父亲的赫敏,又看向父亲,忽然觉得他这样的无视是不是有些过分了?

卢修斯微微仰高头,嘴角是不以为然的笑:“你也说了,他是我家的家仆,从签订了契约开始,他就将服侍我们家族的人一直到死,做不好事情遭受处罚是很正常的,难道我们就不需要遵守法律?而且自虐行为并不是我让他如此,格兰杰小姐最好搞清楚状况之后再来指责我。”

“你不认为,让一个快乐又忠心的仆人来服侍比一个整天愁眉苦脸疯疯癫癫的奴隶好得多吗?整天对着疯癫的家养小精灵,难道还能生得出快乐之情?”

“我也希望能够得到一个不会惹人心烦的家养小精灵,可惜哪儿有得挑选。格兰杰小姐是不会明白,家养小精灵是多么难得,是由家族代代相传,啊,我忘了,你家是没有家养小精灵的。”

赫敏咬住嘴唇,根本就是强词夺理。

【他们之间有主仆契约,你是没有办法的。仆人是无法违背主人的意愿的,没想到这个世界还有如此的魔法存在。】黑猫的声音传来,让赫敏心中生出一股无力感,迪恩家里的米丽雅根本就不是这样的,看上去很快乐,难道其他的家养小精灵过的都是跟多比一样的生活?

“多比,快去整理帐篷。”德拉科结束了这场争论,多比挣扎着起来:“是的,小主人。”鞠了一躬后一瘸一拐地寻找到马尔福家的帐篷,离费克斯家的帐篷不远,只隔开了一顶帐篷,门帘上有一只白色独角兽。

“如果你们不介意,我们要去打水。”迪恩见气氛不对,于是向马尔福先生和福吉部长道别。

经过了多比的事件,大家本来高兴的心情长了翅膀地飞走了,几人来到营地旁边的一只水龙头边,那里已经排了长长的队伍。

“家养小精灵都那么神经质?”罗恩嘀咕。

“谁说的,我家的米丽雅就很好,非常可爱。”艾琳为自家的家养小精灵抱不平,“是他们对家养小精灵太凶暴了。”

“当马尔福家的家养小精灵太悲惨了。”纳威说。

“是环境造成的。”迪恩见赫敏跟哈利有些沮丧,于是解释,“家养小精灵是如何成为人类的奴隶的,已经说不清了,据说是巫师创造出来的,世代为了一个家族工作一直到死亡,一旦做错事,就会情不自禁地自虐,似乎是灵魂中有某种契约,无法违背主人的意愿。”

赫敏显出难过的表情,其他人也认真地听着。

“太可怜了。”纳威声音低低地说。

“家养小精灵以服侍人类为荣,如果真的脱离了人类,也就是主人给了小精灵自由,他们会很悲痛,伤心欲绝,即使是遭受了非常厉害的虐待,他们也不愿意得到自由。”

赫敏叹了口气,和那些黑奴一样,经历了好几代的洗脑,要让他们追求独立和自由是何等的困难?记得以前的黑奴历史上,美国为了解放黑奴而爆发的南北战争,和北方军战斗的大部分是黑奴,他们为了保护所谓的主人和为了解放他们的北方军战斗。更不用说,家养小精灵的灵魂中有着契约的力量约束着他们的行为,就像迪恩说的,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古老的巫师家族中不会只有一个家养小精灵,不过能够带着他出门,多比的魔力应该很强。”见赫敏不解,迪恩继续说,“米丽雅和我们一起来不是为了服侍我们,而是等回程的时候,让她带我们回家,她可以带很多人一起幻影移形,我练习不够,带一个人可以带两个人……”

赫敏露出笑容,排队的时候,前面有人在争论到底谁会赢。

“你们觉得最终会是谁获得冠军?”罗恩很快就把家养小精灵的问题抛到了脑后,那些跟他没有一毛钱的关系。

罗恩的话转移了大家的关注,顿时,大家讨论起究竟是爱尔兰会赢还是保加利亚赢,罗恩很迷保加利亚的找球手,说他是当今最好的找球手,才十八岁非常有前途。

“难道我们不该为了英国而支持爱尔兰吗?”提了水往回走的时候,艾琳说道。

罗恩用“你不懂了”的表情说:“我们当然希望爱尔兰能够获胜,但即便如此也不能代表威克多尔?克鲁姆不是世上最强的找球手。”

“你那么相信克鲁姆能够抓到飞贼?”

“……你平时看体育杂志么?”

艾琳摇头,罗恩“啧”了一声不再理会她,伪球迷,根本是来凑热闹的,跟她没话说。

“你那是什么眼神?”艾琳追上去,手里的桶不停地晃动,一行人吵吵闹闹,很快就又变得开开心心。

回到赫敏住的帐篷,米丽雅从帐篷里出来,接过迪恩他们手里的水桶。

“各位客人,如果你们愿意稍稍等一会儿,米丽雅很快就能准备好下午茶。”

面对这个笑嘻嘻很欢乐地邀请他们的家养小精灵,哈利等人有些不能适应,和多比差太多了。

“谢谢,我们要把水送回去。”哈利虽然很想留下,不过他们已经出来很久了,韦斯莱先生说不定等得着急了。

“你们可以送完水再过来,下午茶正好准备好了。”迪恩笑着邀请道。

“太好了。”罗恩很高兴地代替大家答应了。

“一会儿见。”纳威提着水桶和哈利他们一起走远。

随着下午过去,一种兴奋的情绪盘旋在营地上空,大家的热情几乎可以驱散一切恶劣的天气,黄昏时分,天空中出现了一颗颗星子,随着夜幕的加深,营地里的巫师们焦急的等待着,幻影显形的巫师小贩们从天而降,到处可见,端着托盘,推着小车,里面装满了稀奇古怪的玩意儿,罗恩穿行在小贩们之间,扼腕地说:“我们应该准备一些加油套装来贩卖,肯定生意很好。”

“我们就好好享受一下世界杯的气氛……我去买全景望远镜。”哈利不想听罗恩一直抱怨少赚多少钱的话题,赶紧跑远。

哈利买了三架全景望远镜,迪恩也过去买了三架,几人人手一只,又买了比赛说明书,各自回自己的帐篷。

树林的远处传来低沉浑厚的锣声,顿时,千万盏红红绿绿的灯笼在书上绽放光明,照亮了通往赛场的道路。

人们从帐篷里出来,每个人脸上带着兴奋。

“时间到了。”兴奋的气氛会传染,连迪恩都显得有些激动,也不忘提醒两个正东张西望的小女孩,“走的时候小心一些,人太多了,不要走散。”

走在通往赛场的路上,身旁到处是人们走动的声音,喊叫、欢笑,还有人在唱着不成调的歌,穿过树林中的通道,来到了曾经出现过的体育馆旁边,走近了才觉得体育馆比任何时候都巨大,赫敏他们是从一号门进入的。

“一等票。”入口处的检票员是名女巫师,查看了迪恩出示的票说道,“顶层包厢!一直往楼上走,在最顶上。”说完又忙着查看后面观众的票。

沿着铺有紫红色地毯的楼梯向上,来到顶层的包厢,赫敏发现,不愧是贵宾席,位置在体育馆的最高处,而且正好对着金色的球门柱。有二十来张紫色和镀金座椅,分成两排。韦斯莱一家已经到了,他们占据了第一排所有的位置。

红头发的韦斯莱先生站了起来,热情地跟他们打招呼。

“您好,韦斯莱先生。”迪恩上前和他握手,“你好,珀西。”有礼地和急于表现的珀西打了招呼。他们互相聊着魔法部和麻瓜们的事情,哈利他们回过头。

“嗨,你们好。”赫敏和艾琳两人挤进第二排的座位,倒数第二个座位上已经坐着一个捂住脸的家养小精灵,艾琳在那小精灵旁边坐下,赫敏坐下后有些好奇地打量看到的第三个小精灵。

“她叫闪闪,有恐高症。”哈利为赫敏介绍,他先一步和闪闪聊过了。

赫敏惊讶地问:“有恐高症?你要不要紧?”

闪闪的眼睛从指缝里透出,很快又闭上,拼命地摇头:“尊敬的小姐,主人派我来占个位置,我就来了。”

“他知道你有恐高症,为何还派你来?”

“主人……主人要我给他占个位置,哦,闪闪真想回到主人的帐篷里,但是闪闪听从吩咐,闪闪是个很乖的家养小精灵。”

“谁家里要如何对待家养小精灵都是他们的自由。”艾琳说,“我只能做到善待我家的家养小精灵。”

赫敏从哈利眼里也看到了无奈,这些可怜的生灵,明明有着强大的魔力为何却受人类的制约?他们灵魂上的奴隶契约到底是谁下的?

渐渐地,包厢里的人渐渐多起来,韦斯莱先生不停地起来跟人握手,这些人一看就是很有身份,珀西显得坐立不安,屁股上装着弹簧,直到魔法部长康奈利?福吉本人驾到时,他因为鞠躬鞠得太低眼镜落到地上摔得粉碎,他尴尬地用魔杖把眼镜修复就呆呆地坐在座位上。

魔法部长热情地和迪恩打招呼得到不冷不热地回应,于是又亲切地向哈利打招呼,表现得二人就像老朋友,拉着哈利把他介绍给保加利亚的魔法部部长,这让珀西很嫉妒。

保加利亚魔法部部长貌似不会英语,对福吉的话毫无反应,直到看到哈利额头上的伤疤,立即兴奋地指住他,冒出一大串叽里咕噜的话。

“应该是明白了。”康奈利?福吉一脸疲惫,“我对语言不太擅长,这种时候就要找巴蒂?克劳奇了,啊,他让他家的家养小精灵给他占了个座位……想得真周到。啊,卢修斯来了!”

赫敏立刻抬头看过去,正走进包厢的一行三人正是下午刚见过面的德拉科和马尔福先生,他们身边总摆出一副厌恶神情的女人正是德拉科的母亲,不知道她是几时到的。

德拉科神情严肃地站在父亲身旁,康奈利?福吉已经迎上前去,热情地跟马尔福先生握手,马尔福先生为他介绍了自己的妻子纳西莎,福吉则为他介绍其他人。

介绍过保加利亚魔法部部长后,康奈利?福吉又扫了一圈包厢里的人:“你认识亚瑟?韦斯莱吧?”

韦斯莱先生和马尔福先生互相对视着,卢修斯灰色的眼睛来回扫视着那排座位。

“天哪,亚瑟,你卖了什么才弄到顶层包厢的座位?你的家当肯定没有那么多钱,对吧?”

福吉显然没听出他话里的嘲弄意味,他说:“卢修斯最近刚给圣芒戈魔法伤病医院捐了很大一笔款子,亚瑟。他是我请来的贵宾。”

“那真是——太好了。”韦斯莱先生勉强地笑着回答。

卢修斯的目光扫到赫敏身上,赫敏毫无惧意地向他微微点头致意,那落落大方的态度,让卢修斯眼神微动,又看到赫敏身旁的迪恩?费克斯最终什么话都没说,讥讽地对韦斯莱先生点了点头带着家人走向自己的座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