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86 黑魔标记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86.黑魔标记

周围依然热闹沸腾,马尔福夫妇正要进帐篷,忽然听到迪恩说:“你有什么事?”卢修斯停了停,回头看了一眼,顿时很有兴趣地停步继而看好戏地把玩手中拐杖上的祖母绿宝石。

“他在哪儿?”穿着一身红色广袖长裙的东方女性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赫敏,问着莫名其妙的问题。

“我认识你吗?”赫敏微笑地面对眼前的女子,心里暗暗警戒,她身上的衣服一眼看去很漂亮充满东方古典韵味不知道是何种材质,赫敏却能看到她衣服上聚集的紧密的能量粒子包裹着女子的身体严严实实,女子披散着头发,眼神不善,不会是个女疯子?

“别以为把他藏起来我就找不到了,你身上有他的气味!”女子目光不善。

赫敏脸上的笑容维持不住了:“什么气味?你说的他到底是谁?”说得她好像乱搞男女关系,难道她是食死徒,要找哈利?可是她和哈利接触并不多,若说是找迪恩的还说得过去,偏偏这女人对迪恩根本是无视状态。

“到现在还想掩饰吗?”女子冷哼一声右手迅速地凌空一划,顿时一支冰箭凭空出现射向赫敏,迪恩显然没有想到她会一言不合就攻击,要去抽魔杖已经来不及,连忙冲过去想要挡在赫敏前面,赫敏早就已经戒备着在女子手动的时候就从包包里拔出魔杖,只是没料到攻击来得如此快,而且女子的攻击力比她强多了,通过魔杖扩展过的魔法“烈焰熊熊”喷射出一条火蛇然而冰箭撕裂了火蛇,一股寒气席卷过来。

简直就像电影慢镜头,迪恩推开赫敏,赫敏摔向地面,慌乱地扭头,冰箭已经到了迪恩面前,他以为自己这次非死即伤……

“嗡”地一声,八块人高的半透明能量盾牌凭空出现,将迪恩包围在其中,四块在内部,四块在外部,这八块能量盾牌正好将相互之间的缝隙阻挡住,冰箭撞上盾牌立刻调头以同样的速度射向原来的主人。

女子吃了一惊,狼狈地扭身堪堪躲过了返回的冰箭,冰箭斜插着埋入地下,入土的地面处立刻形成一小块冰晶体。

“镜……”红裙女子微微眯起眼睛,似乎在沉思,没有继续追击。

因为没有了危险,保护迪恩的八面盾牌又消失得无影无踪,赫敏爬起来:“你怎么样?有没有受伤?”

迪恩惊讶地摇头,低头看向领带上的领带夹,晶体的紫色似乎比刚才淡了一些。刚才是怎么回事?是赫敏送的领带夹造成的?有魔力的护身符,能够反弹一定的魔法攻击和物理攻击……原来是真的。

艾琳被吓呆了,她完全没反应过来,这一切就如电光火石,直到赫敏说话才发现自己忍不住发抖。

德拉科听到外面的声音从帐篷里跑出来,惊疑不定地看到赫敏关切地同迪恩说着话,一名穿着红裙的东方女人不知道为何一直盯着赫敏的方向,看向一脸凝重的父亲:“爸爸,发生了什么事?”纳西莎尾随在儿子之后,察觉到周围空气中的冰寒之气,打了个寒颤,同样疑惑不解,红裙女子究竟是谁?

“卢修斯……”

“嘘。”卢修斯做了个噤声的动作,纳西莎没再说话,只是拉住德拉科打定主意,一旦有什么不对劲立刻幻影移形。

“这位……小姐,请问你到底想找谁?如果要找人,你也要说清楚那个人的名字我才可以告诉你到底知不知道他的下落。”赫敏真觉得自己很倒霉,无缘无故就被个女疯子袭击。

“‘镜’是你制作的?”女子目光灼灼地盯着迪恩。

“不是。这是别人送的。”迪恩没有说出是谁送的。

“小子,快说是谁做的,别以为戴着这种货色就能挡得住我的攻击。”女子冷笑道,“我刚才大意了,下一次就没那么容易。”

“这只是别人送给我的,是谁做的,我哪里知道。”迪恩不准备把赫敏供出去,他认为红裙女子要对护身符的制造者不利。

“由不得你不说。”女子右手掌心朝天,一股可怕的能量在她掌心聚集,赫敏看得清清楚楚,她有些明白女子是谁了。

“是我做的。”赫敏说道,迪恩吃惊地看着她走到他身旁略微朝前一些的位置,“护身符是我做的,不过教给我制作方法的人我不知道他的确切位置,他经常神出鬼没,我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出现,什么时候又消失不见。”

“你身上明明有他的气味!”女子恨声道,周围几人看赫敏的眼神都不对了。

赫敏很无奈,大姐,求您别再败坏咱的名声了!

“他确实有跟我来,不过没有和我一起看比赛,相信他现在已经不在帐篷里了,不信,你可以进去搜搜。”说完,她才想起帐篷的主人不是她,于是询问迪恩,“可以吗?”

迪恩挑眉,谁跟他们一起来又在帐篷里?明明过来的就他们几人……难道是小黑?他突然惊讶地瞥了一眼赫敏,那只猫,难道是阿尼马格斯?

沉默地点了点头,赫敏于是做了个请进的手势,红裙女子驱散手中的攻击,并不担心他们会暗算她地走进画有白色荆棘蔷薇图案的帐篷。

卢修斯见没戏可看了,示意家人快点进帐篷,然而还没等他们坐稳,他们的帐篷就被一股狂风掀翻,马尔福一家面面相觑地从被撕开的大洞中看去,只见在他们旁边和费克斯家的帐篷隔开的一顶帐篷被拦腰撕裂,那家住户正惊恐地逃跑,费克斯家的帐篷早就变成了碎片,就像经历过一场大爆炸。

费克斯兄妹,家养小精灵米丽雅、赫敏均是哑口无言地望着捂住脸呜呜哭泣的红裙女子,你发飙就发飙,发飙之后怎么反而像是他们欺负她来着?

德拉科没有再征求父母的意见,这次快步跑向赫敏,纳西莎着急地叫道:“德拉科,快回来。”然而,德拉科头也不回,赫敏看了德拉科一眼,小声问:“你怎么过来了?这里不安全。”

“……她到底怎么回事?”

赫敏耸耸肩,她真觉得遇到疯子了,一会儿凶狠一会儿又突然哭起来。

魔法部的巫师们接二连三地幻影显形地出现:“是谁在闹事?”心里在哀嚎,竟然是贵宾席的人的帐篷出事?

女子只是蹲到地上哭,任谁来都不理。

“对不起,打搅各位了,只是有些误会,给你们添麻烦了。”迪恩只得出面解围,好不容易劝走了魔法部的几位,想要恢复帐篷却发现毫无作用,果然是被魔法破坏的东西就无法恢复……

“看来我们无法露营,只好回家去了。”迪恩无奈,米丽雅在破烂堆里挑拣着还能坐的桌椅,听了这话,丢下手里缺胳膊少腿的杯子跑回小主人身边。

“你不可以走。”红衣女子突然一个闪身抓住了赫敏,德拉科以为她要对赫敏不利,一把抓住赫敏另一只手臂,于是不知怎么样就变成拔河的状态,她是被争抢的对象。

赫敏受不了地大喊:“你们都放开我!”二人犹豫了,“我又不会逃跑。”这样才让二人松了手。咳嗽了声,“这位……不知道叫什么的小姐……”

“敖珏。”女子抽泣着说。

赫敏怔了下:“敖珏小姐,你也看到了,你要找的人不在。他经常跑得不见踪影。”

“我知道,他就是这个样子,出现几天又跑了,可是他明明答应我会和我结婚的,我都发了喜帖了,亲戚也来了,他居然放我鸽子,我把我家的传家宝送给他当定情信物,难道他是骗我的吗?”女子泪水盈盈地诉苦。

赫敏狂汗,原来黑猫骗了人家的财还骗人感情?这太不应该了。

“他说要学炼器,我就帮他画了‘镜’的图例还帮他翻译成英文,又给了他练手的材料,他说过些日子来找我,谁知道一去不回,让我在婚礼上被那么多人同情。”

赫敏真不知该如何说,原来黑猫拿回来的图纸和材料都是从敖珏姑娘处骗来的呢,好死不死,她还都用掉了。

“你遇到骗子了!”德拉科断章取义地下定论,“如果是我,绝对要找到他,不光要把传家宝拿回来,还要好好揍他一顿!没有人能够占马尔福家的便宜。”

敖珏顿时又眼泪狂流,赫敏冷汗,你丫别越帮越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