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88 绝交

88.绝交

第二天早晨,风暴终于停息了,赫敏在早餐桌旁研究着这学期的课表,邻桌的格兰芬多的餐桌上,弗雷德和乔治正在讨论用什么神奇法术使自己年龄变大,然后蒙混过关参加三强争霸赛。

赫敏是不想违反校规,她不认为学校的教授是吃素的,绝对会想好对策以防万一,而且传说中死亡率很高的比赛有啥好争的,当观众就不错了。

早上有两节和拉文克劳一起上的魔咒课接下来是保护神奇生物课,吃早餐的时候,赫敏遇到了不知道在发什么脾气的德拉科,他一直阴沉着脸似乎下意识地避开她,因为急着要去上课,她只是和他打了声招呼,没有得到回应,而且上课的时候他也没有和她坐在一起,可能是习惯了他们当同桌,于是上课的时候赫敏就在想自己哪儿得罪他了?

“一切都将恢复如初。”潘西下课时有些得意地对赫敏说,她眼神里有着幸灾乐祸,说完这没头没脑的话就抱着书本昂首挺胸地离开教室。

赫敏更加莫名其妙,潘西小姐是准备加入哲学家的行列吗?

一头雾水地收拾好桌上的物品,走出城堡越过潮湿的场地沿着草坡向下,前往禁林边沿的海格的小木屋。

格兰芬多的学生们已经到了,他们第一节课是草药课,赫敏赶到的时候就听见德拉科正冷冰冰地问:“我们为什么要把它们养大?”

赫敏瞄了一眼海格准备的今天课上要使用的神奇生物,在海格脚边有好几只箱子,顿时觉得胃里很不舒服,那些无骨生物在箱子里扭来扭去,一只只就像去了壳变形的大龙虾,灰白灰白、黏糊糊的,许多只脚伸出来挥舞着,太可怕了。它们还发出一股股难闻的气味,时不时地,还会从尾部射出一些火花。

“它们能做什么?有什么用?”德拉科接着追问,他连续地提问难住了海格,海格憋了会儿,粗声粗气地回答:“这是下节课的内容,这节课,你们只需要喂它们吃东西。”

这节课就在大家不停地抱怨和炸尾螺的爆炸声里结束,大家洗过手去礼堂吃饭,德拉科早早就和斯莱特林的同学们离开。

赫敏和哈利他们一起回礼堂。

“你们有没有觉得德拉科很不对劲?”赫敏问。

“我觉得他好像在生气……”纳威犹豫地说。

“他不是一直都这样?”罗恩回答。

“不是……他……”赫敏想了想,不知道该如何形容,“大概是我多心了,他只是最近心情不好。”

下午又是选修课,上完课赶去礼堂吃饭,里面挤满了排队等候吃饭的人。赫敏排到队尾,哈利他们正在另一队中。

“韦斯莱!你爸爸上报纸了!”德拉科带着嘲讽的笑容扬着手里的《预言家日报》,说话的声音放得很响,故意让所有人都能听见,“听听这个——魔法部又出新乱子!”

他大声朗读着报纸中的内容,然后用嘲笑的语气说:“连你爸爸的名字都拼错,你爸爸果然是微不足道的小人物,还有一张照片呢,你们居然管这个叫房子!你妈妈要是能减减肥,模样还算凑合,是吧?”

他说完,克拉布和高尔吃吃地笑,罗恩气得发抖,赫敏和哈利、纳威不敢置信地看着他,自从二年级开始德拉科就没有那么讨人厌了,他这是故意要挑起争端?

“德拉科,你怎么能这样说罗恩的家人?”哈利说。

德拉科讥讽地说:“对了,你去过他家,那么请你告诉我,他妈妈是不是真有那么胖,还是照片照得有些失真?”

罗恩大叫一声,冲了上去,狠狠一拳揍向德拉科,德拉科在上学期一直跟随赫敏早锻炼,还会练习散打,虽然比不上练了十几年的赫敏,对付从来没练过的罗恩不在话下,避过罗恩的拳头反过来一拳打向罗恩的腹部,然而他的拳头并未碰到罗恩的身体,而是被在一旁的赫敏使用魔法将他们移向两旁。

“哈利、纳威。”赫敏一手抵住德拉科的胸口,将他往后推,哈利愣了下连忙抓住还要往前冲的罗恩,纳威顿了下才上前去,拉住罗恩的另一只手臂。

“放开我,我要揍扁他!”罗恩挣扎着,眼睛通红。

“你过来啊,还是要躲在别人背后说大话?”德拉科冷嘲热讽,罗恩扭得更厉害了。

“德拉科,何必说话那么伤人?”赫敏劝道。

德拉科抓住赫敏抵住他胸口的手腕,灰色的眼睛微微波动,闭上眼,再次睁开时麻木又空洞:“谁准你碰我的?泥巴种!”用力挥开她的手。

此话一出,大厅里顿时显得落针可闻,罗恩也不挣扎了,哈利和纳威几乎下巴落地,德拉科跟赫敏从死对头一直到好朋友,是几乎所有霍格沃兹学生见证的,现在他竟然再次骂赫敏泥巴种?

赫敏睁大眼,不敢置信,被挥开的手腕隐隐作痛,心里突然涌现出一股可笑又慌乱的念头。

“老天,德拉科,你这是在开玩笑?”她想装作不在意。

“听不懂英文吗?”德拉科嘲讽,“学校第一聪明人变成白痴了,连这么简单的词语都听不懂?泥巴种!”

“你这是认真的?”赫敏神情冷了下来,不死心地再次确认。

“我像是在开玩笑?泥巴种的你配和我交朋友吗?”

“……德拉科?马尔福,你……哼!”赫敏冷笑一声,“我真是瞎了眼,和你交朋友,果然纯血家族的友谊是没有信誉可言的,从今往后,我们不是朋友!”

说完,她也没心情吃饭了,愤愤地拂袖而去,大厅里的人们没人敢阻拦她的去路,赫敏的表情说明她非常生气,她现在就是一炸药包一点就炸。高年级的还记得她曾经和德拉科大打出手,打得血流横飞,低年级的慑于赫敏周身散发出的不善,纷纷让路。

“你怎么可以那样说赫敏?”纳威鼓起勇气,愤愤不平,“赫敏一直把你当成好朋友,大家怀疑你的时候总是维护你,你怎么可以骂她?”

“闭嘴,你这个没脑子的笨蛋,虽然你是纯血,比泥巴种还不如。”德拉科毫不留情地说道,“我们走。”淡金色头发的少年以蔑视的眼神扫过愕然的纳威,走进礼堂,克拉布和高尔凶狠地用目光瞪周围的人,看着大家被他们吓退很有成就感。

斯莱特林学院的人们默默地看在眼中,没人表示发言,潘西显得开心不已,被歪曲的秩序终于又要恢复原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