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89 焦躁不安的心

89.焦躁不安的心

接下来的日子平平淡淡,没有什么事故也没有人特别挑起争端,如果说纳威在魔药课上把坩锅烧化的事,这已经是他烧化的第六只坩锅。

和德拉科闹翻这让赫敏心情很不好,斯莱特林学院里,如今只有艾琳还会来找她说说话,其他人又和她划清界线,潘西虽然不敢对她冷嘲热讽,不过又把她当成了透明人。

心情低落之下,她觉得这些事情不太好向爸爸妈妈说起,一时想到了迪恩,冲动之下就给他写了信,等到寄出信她又后悔了,他们的关系并没有那么深刻,为了自己的烦恼就去打搅他,说不定他觉得她很烦。

赫敏和德拉科再也没有说过话,魔药课上德拉科和高尔换了座位,他们的关系似乎重新回到了第一学年入学时,甚至比那时候更加差劲。

大家都盼望的黑魔法防御课,穆迪教授让他们切切实实地了解了黑魔法的施展,第一节课上就为他们展示了黑魔法中的不可饶恕咒的施展,他警告学生们要小心不要中了不可饶恕咒,因为有些咒语是没有方法防范,一旦被击中就没命了,这种震憾性的上课方式让学生们深深地着迷。然而这些都没能让赫敏提起兴趣,她似乎还是如同往常那样总是闷在图书馆里,只是只有她自己知道,没有看进去多少。她那么真心相对的朋友,竟然如此伤害她?这让她很想去抓住他好好揍他一顿,又骂她泥巴种?你丫难道是高级的石头种?

于是早锻炼的时候她就一个人疯狂地对着树木拳打脚踢地发泄不满,直到拳头受伤使用白鲜药剂都不能恢复,手掌上总是缠着纱布,身上散发的气息更加不善。

斯莱特林学院的人与赫敏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起来,似乎是有志一同地要欺负她,有长得高大凶悍的斯莱特林的高年级要教训她,直面的攻击,背地里的偷袭,赫敏是不管男女,一个个被她直接悬浮,连拳头都没有用地当成垃圾丢成一堆。

一段时间后,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里,只要赫敏在就没人敢大声说话,因为她最近脾气很暴躁,她不跟你逞口舌之争,挑衅的人直接被揉成垃圾扔一边,曾经有倒霉的说什么泥巴种之类的,其实是谐音,正好被赫敏听到,于是那娃悲剧地被甩出了一米远。在讽刺换来变成垃圾堆,打又打不过的情况下,谁也不想送上门去讨打。

只有几个特别顽固,貌似有受虐倾向的依然执迷不悟,面对他们时不时的挑衅,赫敏索性在公共休息室的公告栏上贴出通告,选好了一天,进行决斗,谁要挑战她可以一对一也可以一起上,后果自负。

到了比试那天,为了公平,赫敏除去了护身符,大家才敢上前挑战,一开始还一对一,不过一对一的比试很多人连拔魔杖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她揍晕,于是她不耐烦地让人一起上,在众人的混战中更是轻松地制造了一堆人形垃圾,当她鄙夷地说出“还有谁?”并扫视公共休息室里的人时,所有人皆向后退,至此再也没人敢惹这位毫无畏惧的彪悍女王,她重新获得了安静的空间。

早晨吃饭的时候,赫敏看着别人那里挤得要命她身边空空荡荡的状况,面无表情,是他们自己乐意的,她还乐得宽敞。

吃到一半时,一大群猫头鹰飞进了礼堂,一只猫头鹰给她捎来了信,猫头鹰亲昵地啄了下她的手指,赫敏递给它一块熏肉,猫头鹰吃完又去艾琳那儿亲昵地蹭了蹭才飞走。

“是迪恩给你的信?”艾琳送走哥哥的猫头鹰,暧昧地问,“都写了些什么?”

赫敏收起信,起身,面不改色地说:“我吃饱了。”

“告诉我又没什么关系。”艾琳叫着,“小气。”她可以写信去问迪恩。

午休时,赫敏独自坐在湖边的大石上,打开了信。

赫敏:

很高兴你给我写信,请原谅我过了那么久才回信。马尔福的事情,我很遗憾……

最近我听到一系列奇怪的消息,相信对你会有些帮助,各地的黑巫师中流传神秘人即将复活的流言,马尔福家曾经跟神秘人关系甚密,现在大部分逃脱了罪行的食死徒在观望。

邓布利多校长启用了疯眼汉,大约是察觉到了什么,虽然还未确定此事的准确度,不过无风不起浪,请尽量小心。

我会继续关注这件事,赫敏,我喜欢你神采飞扬的模样,不要皱眉!

你忠实的迪恩

目光在信上连续地扫视了好几遍,赫敏明白了,为何德拉科会变得如此古怪,忙着和她划清界线。原来马尔福家以前就跟着伏地魔行事,魁地奇世界杯决赛时天空中出现的那个预告一般的黑魔标记让他们感到了恐慌,如果伏地魔回来那些在他消失后为了摆脱牢狱之灾而出卖了同伴的食死徒们必定会受到惩罚,马尔福家不幸正是那些被处分的家族其中之一,为了在伏地魔回来时表明他们依然忠心与他,和麻瓜出身的她划清界线是必须的,特别是伏地魔的头号大敌——哈利,他们更是不能是朋友。

猛地站起身,她现在就想冲到德拉科面前,好好质问他和她绝交的原因,就因为一个流言,他就跟她绝交,抛弃他们之间好不容易培养起来的友谊。

在湖边来回走地转圈,停下脚步,很快又泄了气,流言是真实的,她不记得过程却知道伏地魔会成功复活,如果她能够记得内容就好了,直接去阻止他复活,他现在应该还没有恢复到原来的实力,只需要一点点攻击就能置他于死地,可惜一切都是她痴心妄想,有做白日梦的时间还不如找找如何隐藏自己家的魔法,不能让爸爸妈妈受到伤害,德拉科也是这种想法?

自从接到迪恩的信,赫敏暴躁的情绪渐渐平息,知道了原因再去观察德拉科就能发现他其实也不好过,和那些人在一起,即使在笑也没有进入眼睛,就像是强迫自己表现得开心又鄙视的样子。

于是德拉科对哈利、罗恩的挖苦她保持冷眼旁观,哈利和罗恩对他已经到了两看两相厌的地步,曾经变得和谐的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再次陷入了针锋相对的明争暗斗。

刚刚平息一件事,另一件扰乱她思绪的事情又冒了出来——消失很久的黑猫破军重新出现了。

像所有猫咪一样弓起身地伸懒腰,随后躺在她**,赫敏突然看到他时狠狠地吃了一惊,下意识就要摸出龙鳞呼唤敖珏,稍稍忍耐了下,她不想随便冤枉黑猫。

【哟!】黑猫抬了下爪子。

“哟什么哟,你这个家伙。”赫敏怨念深重,她这里头大的事情一件接一件,他居然不知去何处逍遥,让她帮他收拾残局,“魁地奇世界杯决赛的时候,你跑到哪儿去了?”

【我就在周围转了转。】黑猫说道。

“你看到敖珏了?”

黑猫甩了甩尾巴,非常慵懒地趴枕头上:【看到了,谢谢你帮我打发她。】

“这样一句话就完了?”赫敏愤怒了,她本来就心情不好,面对黑猫跟谈论一个无聊的人一样的态度,她几乎要暴走,一个两个的都不是好东西,“你跟她都准备结婚了,既然答应要娶她为何没有出席婚礼?诺言都是骗人的?你就这样欺骗人的感情?还是活得太久,觉得耍别人玩很有意思?”

室友梅丽进来看到赫敏对着空气大吼大叫,因为赫敏目光恶狠狠地看向她,吓得脸色变白,带了畏惧的僵笑:“啊,我还有些作业没写,你继续,继续。”说完关上门,急急地退了出去,站在门口发愁,不好了,赫敏?格兰杰终于疯了!今天要怎么睡觉?

【稍安勿躁,你看你把人吓的。】黑猫打了个哈气,【我没有骗她的意思,其实这件事跟你也有些关系。】

“我?”

【对,她家的所谓传家宝,其实正是可以打开平行空间通道的法宝,比我们来得都早,掉落在千年之前,被敖珏的家人捡到成为她家的传家宝,我得到了预言……】黑猫龇牙啧道,再次唾弃禁林里的那帮神棍,【总之是东方有转机,于是我去了,也找到了乾坤镜,我需要使用它回去我的世界,我有我的战场,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送你一程。】

“什么?”赫敏震惊得说不出话。

【你没听错,你可以回原来的世界,乾坤镜能够扭转时间和空间,能量已经差不多要蓄满,大约不是今年就是明年就能打开通道。】

赫敏此刻思想极度混乱,她可以回原来的世界了?在她好不容易选择了这个世界生活下去的时候,告诉她可以回去了?

“我……我会变成什么样?”赫敏深吸了口气才能微微颤抖地说话,有些没头没脑,黑猫顿了下理解了她话里的意思。

【你可以选择灵魂穿越或者带着现在这具身体穿越,如果是灵魂,我可以将时间设定在你当初离开之前,让你重新回到你的身体中,一切就跟做了一场梦一样,醒来了,一切照旧。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留在这里。】

这里的一切都是梦?赫敏坐到**,呆呆地想,如果真的如同黑猫所说,她在这里的一切不过是一场梦境,醒来就结束了,那么她在这里生活了十四年算什么?如果留在这里,那么就要放弃曾经的世界?还必须面对伏地魔。

黑猫没有再多说,躺下休息,赫敏此时也无力考虑敖珏的问题,回去和不回去两种念头在她头脑中战斗,不停地战斗。

潘西和索菲亚被梅丽拦在外面,听她说赫敏疯了,二人非常紧张,几人贴在门上小心地听取里面的声音,直到里面再也没有声音时才互相推搡着小心地打开一条门缝趴上面往里瞧,发现赫敏已经拉下帐子睡了,这才灰溜溜安静地进了寝室。

纳威经常会跟着赫敏一起早锻炼,他基本上是跑步,有时会跟着练习拳法,如今艾琳说要睡觉早就不参加了,德拉科也从今年开始再也没有出现过,只有他一个有时候会陪着赫敏跑步,只是他经常跟不上赫敏的脚步,她最近的心情一直很糟糕,这让他很担心。

“赫敏,你不要这样。”纳威气喘吁吁地两手撑在膝盖上,他喘不过气,“就算失去了所爱的人也不能自暴自弃。”

赫敏击打树杆的拳头停顿了下,哼说:“谁失去所爱的人了?你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她现在心很乱,在另一个世界的父母,这一辈子的父母两方的亲情在心中拔河,她无法决定是留在这里还是回去,只得不停地挥拳,直到手掌上缠绕的纱布染上了鲜红色。

纳威看得心惊胆战,赫敏毫不在意地解开手上缠着的纱布,重新换一卷新的纱布。

“我只是打个比方。”纳威声音低沉,“我的爸爸妈妈不在身边,可是我还是得生活下去,你不是告诉过我,要看向美好的一面而不要总沉浸在悲伤和黑暗中?所以我有奶奶,有大伯父大伯母,有你这位好朋友,还有哈利和罗恩他们,德拉科不再是你的朋友,可你还有我们这些朋友,还有其他关心你的人。”

缠绕纱布的动作停下,赫敏看向纳威,虽然他并不知道她心中的烦恼但是他的真诚她感受到了,自从与德拉科闹翻之后她第一次认真地打量纳威,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总喜欢哭哭啼啼地来找她帮忙解决问题的小男孩了,现在的他也会通过自己的考量来劝她,每个人都在成长,似乎只有她和以前一样?自从穿越重生之后,她的时间就一直停留在那个时间拒绝长大?

有些可笑地笑了笑:“纳威,如果有一天我不在了,你也要这样乐观。”

“你说什么?你怎么会不在了?”纳威着急地追问。

赫敏摇了摇头,拍了拍他的肩膀:“我们该回去了。”仰望碧空如洗的天空,不论最后她是留下还是离开,有些事必须做,何必烦恼那些还没有到来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