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90 争端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90.争端

霍格沃茨城堡的大厅里竖起了一则大启事,学生们围在周围观看,脸上都显出兴奋的神情。赫敏捧着一本魔咒方面的书经过,哈利等三人叫住她挤过来。

“通知上写了什么?”赫敏等他们走近问道,看通知的人太多,她才不乐意去跟人挤热狗。

“三强争霸赛要开始了,星期五下午六点,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的代表队就要到了。”哈利说。

罗恩欢快地补充:“最重要的是最后一节课会提前半小时下课,星期五最后一节课是魔药课,斯内普教授来不及给我们下毒了。”原来斯内普教授曾在上节课时威胁要给他们中的一个人下毒,除非他们能正确调配出解药,这让他们一直提心吊胆,现在警报终于解除了。

“太可惜了。”赫敏凉凉地说。

罗恩不解:“可惜什么?”

“斯内普教授的一片好意。”赫敏摇着头,那眼神真的是为不能见识到毒药而惋惜,“斯内普教授是为了给你们锻炼的机会,让我们能够冷静而迅速地应对突发事件,多好的机会就这样白白浪费了。”

罗恩呆了呆,咋舌:“我宁愿不要有这种锻炼机会。”

哈利和纳威哈哈笑了。

“其实我挺高兴,魔药课能少上些时候。”纳威有些脸红又惭愧地说,他的魔药成绩一向很差劲,斯内普教授是他最害怕的人,能提前下课太令人高兴了,不过有这样的念头不好,对不对?

“赫敏只是说说罢了。”哈利笑着说,赫敏耸耸肩,没有反驳。

纳威松了口气,看向赫敏手里的魔咒书,好奇地问:“你的问题解决了吗?”

“还差一些。”赫敏把书夹在胳膊下面,和他们一起往礼堂走去,“弗立维教授给了我一些建议,霍格沃茨里就设置了不能让人幻影移行/显形的魔法,除了特定的人也就是房子的主人可以自由地幻影移行和显形,不过这里面的设置有些麻烦,是要血脉还是契约呢?”她的滔滔不绝让纳威他们听得眼睛转圈,三人有听没有懂,走到礼堂前,因为大部分人还在看布告栏,礼堂还显得很空,哈利他们正庆幸可以快点去吃饭了,赫敏突然拉着纳威到了礼堂的角落里说,“纳威,我有个请求,你能帮我吗?”

“你说。”纳威很激动,赫敏难得会找他帮忙,他早就打定主意,只要是赫敏的请求他都会为她完成。

“你能不能做我家房子的保密人?”

“保……保密人?我……我?”纳威惊得变成了口吃,他绝对没料到赫敏会选他当保密人。

保密人是一种非常高深的魔法,镌刻在一个人的灵魂之中,只要这个人不把房子地址透露出去,不被允许的人就永远都找不到那幢房子的位置,就算他们把鼻子贴在窗玻璃上也发现不了,一般能够成为保密人的人,代表着被极度地信任。

“是的,纳威,你是我最信任的朋友。”

纳威很高兴:“当然可以,我很乐意。”高兴过后他又说,“我不明白,你为何要把房子隐藏起来?”根本没有这个必要,赫敏的父母是麻瓜,隐藏起房子对他们的生活不是会很麻烦?周围的邻居们就会看不到他们家的房子了,如果有其他的麻瓜朋友来做客要怎么办?

“这你就不用操心了,只要你愿意当我的保密人就好,等我研究透彻了会来找你,别忘了你答应我的。”

“我保证,绝对不透露一个字,以我的生命起誓。”纳威的脸上写满了认真。

赫敏等他发完誓才感激地拥抱他:“谢谢你,纳威。”她一定要保护好爸爸妈妈,然后最好再让黑猫帮她弄一些可以给普通人使用的护身符制作方法,如果后面形势太过紧张,她就劝父母移民去国外。

纳威有些无措,赫敏最近的表现很反常,最后担心地叫她:“赫敏?”

“我没事,纳威,我很高兴,因为我还有你这个朋友。”赫敏松开手,满脸笑容,让人无法察觉她在想些什么,纳威看不出什么来,被她推着走,“好了,快点去吃饭,哈利他们等着你了。”

二人说笑着走的时候,在门口撞见了正好走进来的德拉科等人,克拉布目光凶狠地瞪突然走过来拦路的人,结果看到了纳威旁边的赫敏,顿时收起目光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这个人可不能得罪,没看到跟她叫板的都被揍了么?他不认为自己能够在赫敏施展魔法前拔出魔杖。

德拉科的目光在赫敏跟纳威身上来回打转,最后瞪着纳威恶声恶气地说:“让开。”硬是从他们中间穿过去,纳威来不及避让被他撞得往旁边踉跄了几步,克拉布和高尔可不敢跟德拉科那样,从赫敏身后绕过追上德拉科。

等德拉科坐下,赫敏才回过神,问纳威:“你要不要紧?”

纳威揉了揉被撞疼的肩膀,摇摇头,有些不解德拉科对他为何那么大的敌意?

星期五那天,空气里弥漫着一种有所期待的喜悦情绪。学生们没有多少人专心听课,大家都想着今天晚上布斯巴顿和德姆斯特朗的人就要来了。当魔药课提前结束的钟声敲响,赫敏和其他人一起匆匆赶回宿舍放下书包,因为学校规定必须穿校袍不能背书包。

放下书包又匆忙赶往大厅,学校里的人按照学院排队,一年级的在前方以此类推。学生们鱼贯地走下台阶,排队站在城堡前面。这是一个寒冷、空气清新的傍晚,夜幕正在降临,一轮洁白半透明的月亮出现在禁林的上空。赫敏的旁边是她的三名室友,潘西站在她左手边,德拉科在她们后面一排。

“听说你和纳威?隆巴顿是好朋友?”等待的时候,潘西笑嘻嘻地问赫敏。

赫敏瞥了她一眼,挑了下眉:“你想说什么?”这件事大家都知道好不?

“我看你们似乎不一般哟,其实你们是不是男女朋友?听说你们在礼堂里还抱在一起。”潘西略微有些大声地说,前后的人都能听见,他们不由竖起耳朵一心二用。

赫敏好整以暇地问:“你那么关心我和纳威是不是男女朋友,难道是你对纳威有兴趣?”

“谁会对那个笨蛋有兴趣?成天傻了唧,还经常把事情弄得一团糟……”潘西语气鄙夷,忽然感觉一股大力将她拽住,她无法自控地被半扭过身,原来她被赫敏拽住了校袍的前襟,“你,你要干什么?”心里害怕了,挑战的时候被揍的记忆涌了上来,她不会现在动手?

“不许侮辱我的朋友……”

德拉科一手按住赫敏的手腕打断她的威胁:“放开她。”

赫敏扫了眼被抓住的手腕,顺势看向差不多一个月没有如此近距离接近的德拉科,少年微蹙眉头,瘦削的脸庞灰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复杂的光芒,逐渐收紧的手令她的手腕发疼。

二人默默注视了会儿,松开潘西的前襟,赫敏挣了挣没有挣脱被他紧紧抓着的手腕,挑衅地看向德拉科:“尊贵的马尔福,你抓着我这个泥巴种就不怕被我污染了吗?”

“你……”德拉科冒火地想驳斥她,但最终只是冷冷地说,“教授看着呢,你想要被关禁闭?”

“是你怕关禁闭?”赫敏同样冷冰冰地回答,比谁的眼睛大眼神犀利么?

“啊!布斯巴顿的代表已经来了!”正在此时,和其他教师站在后排的邓布利多喊了起来,将学生们的注意力全部引走,他们一个个抬起头四处张望。

“哪里?在哪里?”

“在那儿!禁林上面。”一个眼睛比较好的六年级学生喊道,只见一个庞然大物正在接近禁林,大家胡乱猜测正在飞来的是个什么东西,就连站在赫敏旁边的潘西等人也不由抬头望天。

德拉科才没兴趣管什么布斯巴顿,目光跟赫敏纠缠着谁都不愿早一步移开,赫敏要挣开手而德拉科不放,于是赫敏一拳打向德拉科的肚子,拳头却没有预计打到肉,而是砸在一小块透明的盾牌上,赫敏的表情顿时一变,因为“镜”将她的攻击造成的力反弹了,因此作用力加上反作用力全结实地落到她的拳头上,赫敏立刻眼泪汪汪,痛……痛死了,她差点跳起来地对着红肿的拳头猛吹气。

“你,你戴着手镯?!”她很委屈地咕哝,看向他的目光柔软了些。

德拉科看着赫敏近在咫尺褐色的眼睛突然觉得心跳快了些,仿佛做坏事被抓到地松开抓她的手,装作看向已经降落在广场上的布斯巴顿学校的巨大马车。

赫敏盯着他的侧脸,揉着疼痛的拳头,发呆,他们是不是应该找个时间好好谈一下?貌似跟着伏地魔没有前途,他的父母会不会愿意改投阵营?

马车降落时巨大的冲击力让她醒悟过来,于是也抛开脑子里的各种念头,很有兴趣地打量被金色飞马牵引的马车。

只见那些金色的马匹的马蹄个个有菜盘子那么大,火红的大眼睛滴溜溜地转,从马车上下来的布斯巴顿的女校长块头之大让人瞠目结舌,居然比海格还要高大?!

邓布利多鼓着掌走上前去,向女校长和她率领的学生们表示了欢迎,因为霍格沃茨位于北方,夜晚已经稍嫌寒冷,布斯巴顿的人正准备进霍格沃茨城堡。

“你们听到什么没有?”有人说着,一个很响很股改的声音从黑暗中向他们飘来。

“在湖里。”李?乔丹大喊,不愧为专业解说员,他的嗓音就是有穿透力,所有人的目光落到了湖面上。

突然一根长长的黑色桅杆突然冲出水面,接着一艘巨大的船跃然而出,大船气派非凡在月光下闪闪发亮,船驶向岸边,抛下了船锚,一块木板搭在了湖岸上,船上的人挨个走了下来,德姆斯特朗的学生们都穿着一种毛皮斗篷,显得块头很大,当他们走近时,霍格沃茨的学生中顿时传出了惊呼:“天呐,是克鲁姆——威克多尔?克鲁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