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91 火焰杯中的名字

91.火焰杯中的名字

邓布利多校长的话揭开了晚宴的序幕,餐盘中出现满满当当的食物,霍格沃茨厨房里工作的家养小精灵们为了今天的晚宴使出了浑身解数,晚餐比任何时候都要丰盛,里面还有几道菜是外国风味。

每个人尽情享用着美味佳肴,赫敏是发现坐在她对面的克拉布和高尔愣愣地盯着某个地方看,于是疑惑地回头,原来是布斯巴顿的一名女生走向格兰芬多的餐桌,向罗恩他们询问了什么,罗恩涨红脸呆呆的连话都说不出了,哈利把在他们前方的一盘杂鱼汤推向她,布斯巴顿的女生小心翼翼地端走了那盘杂鱼汤走向拉文克劳的桌子,当她在礼堂里穿行时,许多男生都转过脑袋望着她,其中有几个似乎一瞬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

赫敏嗤笑了声,重新回转身吃东西,小男生啊,看到了漂亮一些的女孩子就这副德性。想着瞄了一眼对面的德拉科的方向却跟德拉科的视线相触,微微一愣,德拉科不自在地垂下视线端起杯子喝了口水,有几名德姆斯特朗的男生目光跟着那位布斯巴顿的女生旋转。

“对不起,可以把盐递给我吗?”克鲁姆向旁边的德拉科说道,德拉科把不远处的盐瓶递给克鲁姆,道了声谢谢,克鲁姆往烤羊排上撒了一些盐粒,低头吃着食物,似乎是盘子里的食物对他更有吸引力。

“我父亲本来想让我转校去德姆斯特朗。”德拉科语调懒洋洋地说,“听说你们那儿对黑魔法很宽容?”

克鲁姆点了点头:“只是那里的天气很冷,没有霍格沃茨这般温暖。”德姆斯特朗位于非常北方的位置,有很长的一段时间处于冬季。

在他们用餐的途中,魔法部体育运动司司长卢多?巴格曼和国际合作司司长巴蒂?克劳奇坐在了主宾席为他们准备的位置中,宴会随着所有的菜品从餐桌上消失,重新换上光洁可鉴的金边空餐盘而宣告结束。

邓布利多校长来到中央的讲台前,以带了些愉悦的语气开始解说三强争霸赛的规则,费尔奇端出了一只镶嵌着珠宝的大木盒子小心地放到了礼堂主宾席的一张桌子上,邓布利多拔出魔杖在盒子盖上敲了三下,盖子打开,从里面掏出了一只大大的木头高脚杯,里面跳动着蓝白色的火焰。

“有志成为勇士者可以在二十四小时内报名。”邓布利多大声说,“明天晚上的万圣节晚上,火焰杯将选出它认为的最能代表三个学校的三位同学的姓名。今晚,火焰杯将放在大厅里,所有愿意参加的同学都能接触到它。”

校长再次提醒比赛的危险性,让大家好好考虑,并且为了防止没有到年龄的学生报名,将在火焰杯的周围设置年龄界限的魔法。

韦斯莱家的双胞胎非常喜悦,他们觉得年龄界限很容易破除,只需使用增龄剂就能蒙骗过去,他们已经迫不及待地要去弄增龄剂了。

赫敏起身,拍了拍校袍的皱痕,和艾琳一起返回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另外两个学校的学生们由各自的校长带领返回他们来时的交通工具处,赫敏想到了魔法世界可以扩充空间的魔法,笑了笑,果然是很方便呢,出去旅游可以带一座移动房屋,刚才还在猜想他们住哪儿的自己真是太傻了。

第二天是星期六,赫敏的生物钟准时地在五点之前就将她唤醒,她的室友们还没醒,先去盥洗室刷牙洗脸后,换上了运动服和跑鞋,将蓬松的马尾绑起,曾经拉直的头发顽固地又开始变得卷曲。

沿着走廊向着上方前进,昏暗的走廊中悬挂的画像们正睡眼惺忪,游荡着的斯莱特林的鬼魂血人巴罗正在不远处面壁,应该不是在睡觉?赫敏从他身边快步经过。

大厅里火焰杯正在一张半人高的桌子上静静地燃烧,在火焰杯外围的地面上用细细的金线画了一个圈。

门厅处费尔奇的猫洛丽丝夫人感觉到赫敏的到来,回头目光幽幽地看向赫敏,悄无声息地跑向赫敏,在她脚边跟随着跑了会儿,送她到大门口,费尔奇已经打开了城堡的大门,一股冷气扑面而来,蹲□挠了挠洛丽丝夫人的下巴,猫咪微眯起眼睛显得很舒服地用头蹭着她的手。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赫敏抬头看向正匆忙奔来的纳威,轻松地跃起。

“对不起,我起得晚了。”纳威喘着气说。

“还好,没有迟到多少时间。”赫敏笑嘻嘻地说,“不然我早不等你了,我们走。”招呼了一声,带头出了城堡。

清晨的空气干燥又寒冷,不过跑了一会儿他们就感觉不到冷了,赫敏陪着纳威慢跑了会儿,逐渐加快脚步,沿着斜坡向下,纳威渐渐地跟不上她了,赫敏也不等他,按照她以前的跑步路线向前跑,靠近湖边时,德姆斯特朗的大船在湖边随着波涛微微地晃动着,上方的桅杆还有从船舱里透出的朦胧的灯光,给人感觉就像是一艘穿过了时空的古老大船正在诉说着它曾经的历史。

赫敏不禁放慢了脚步,这种全木质的大船只有在电影电视剧中才能看到了,很有海盗船的风范,慢跑着往她经常练拳的树林跑去,半途,遇到了一名迎面向她跑来的身影,穿着红色的运动服,她倒是没料到有人也会选择这里,随着二人越来越接近,她看清了他两道浓黑又粗的眉毛和引人注目的鹰钩鼻,是威克多尔?克鲁姆。

二人迎面而过的时候,眼神都不禁向对方打量了一下,赫敏向他微微一笑就转开了视线,匀速地向着目的地跑去。

等她练了一会儿拳脚,纳威才赶到,他用惊喜的语气说着:“我看到克鲁姆了,他也在晨跑。”

“嗯,我也看见了。”

“你有没有带纸和笔?我怎么就没带呢?”纳威很懊恼,如果他能够拿到一张克鲁姆的签名,到时候会有多少人羡慕他呢?他几乎能够想象到哈利和罗恩羡慕的眼神。

“他还会在这里留整整一个学年,以后有的是机会。”赫敏不得不佩服克鲁姆受欢迎的程度,竟然能够让纳威都变成讨要签名的粉丝,“你是准备跟我练会儿拳还是休息会儿再回去?”

纳威有些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他都忘了是来早锻炼的了:“嗯……练一会儿再回去。”他已经有几天没练拳脚了。

回寝室换了衣服前往礼堂时,碰巧遇到弗雷德跟乔治准备跳进画了年龄界限的金线圈中,顿时惊讶地看着他们,在周围围观的霍格沃茨学生也紧张地看着他们,毕竟如果他们能够蒙混过关代表其他人也可以通过。

哈利和罗恩在一旁看着,赫敏过去和他们站在一起。

“我觉得他们不会成功。”赫敏并不看好他们,“校长肯定会考虑到增龄剂的问题。”

弗雷德跟乔治一人喝了一滴增龄剂,因为他们只需再长大一点点就达到十七岁了,当他们跳进圈子时一开始并没什么反应,掏出写了名字的羊皮卷正要丢进火中,双胞胎被丢出了线圈外,他们的下巴上都长出了长长的白胡子,顿时引得周围的人一阵哄堂大笑,他们俩也被对方的模样逗笑了,在邓布利多校长的示意下,二人去医院找庞弗雷夫人,原来他们并不是第一个如此尝试的人。

“只有无聊的人才做无聊的事!”德拉科特有的拉长音,带着一脸嗤笑地说。

哈利和罗恩嫌恶地看了他一眼,不予理会地扭头走向礼堂。

赫敏看着他,忽然走近他,德拉科身体紧绷地盯着来到面前的赫敏,和他一向形影不离的克拉布和高尔在他身后张望。

“他们至少尝试过了,你呢?对于未知的事物,你敢不敢去尝试?”

德拉科怔了下,一时无法领会她的意思,只得表现出傲慢的表情:“你是要我去学他们的愚蠢?明知不可为还要去尝试?”

“在你眼中,面对未知的尝试是愚蠢?”赫敏轻嘲一笑,摇摇头,转身走了。

德拉科暗中握紧拳头,他想要追上去问她话里到底是什么意思,可是身后跟着的克拉布和高尔,他有很多事不能对他们说,他悲哀的发现,这两个所谓的好友并不是能够无话不谈的知心好友,他们是各自家族的传声筒,一旦他说了什么话就会被他们传回各自的家族,继而为父母添麻烦,他已经给家里增添了不少麻烦。

想起暑假结束前,父亲和他之间的谈话就无比憋闷,就因为魁地奇世界杯时,上空出现的那个黑魔标记就表明那个人将要回归了吗?而就因为黑魔王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回归,他就必须和朋友反目成仇?最重要的,他必须对赫敏表现出厌恶?第一次他在心底诅咒,该死的黑魔王,死就死了,为何还要冒出来?

万圣节的晚宴,时间似乎比往常要长得多,也许是因为很快就将宣布勇士的名单,每一张面孔上都流露出焦急,无心盘子里的美食。

终于盘子里的食物消失,重新是金灿灿整洁的餐盘,礼堂里的声音徒然升高又在邓布利多校长起立后变得安静无声。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高脚杯中的火焰突然变成了红色,接着冒出一条火舌从里面飞出一片被烧焦羊皮纸,邓布利多接住了羊皮纸,放得稍远些才看清了上面的名字:“德姆斯特朗的勇士,是威克多尔?克鲁姆。”礼堂里响起一片掌声和欢呼声,克鲁姆起立,走向邓布利多然后顺着教工桌子往前走,从旁边的一扇门中进了隔壁的房间。

接下来被选中的另外两名勇士,分别是布斯巴顿的芙蓉?德拉库尔和霍格沃茨的塞德里克?迪戈里,给迪戈里的掌声和欢呼声明显要来得时间更长,正当邓布利多校长做总结陈述时,已经安静下来的火焰杯中的火焰又变成了红色,火舌喷吐中,一片烧焦的羊皮纸片飞出,邓布利多下意识地抓住了纸片,瞪着上面写的名字,久久——

“哈利?波特。”

所有人转过头看向茫然的哈利,没有人鼓掌,反而是用一种怀疑的目光看向他,就像他是一个背叛者一般,大家窃窃私语,这声音越来越大,而被点到名的哈利无措地看着周围:“我没有把我的名字投进去。”他试着解释,可是旁边的罗恩和纳威都呆呆地看着他。

直到邓布利多校长大声地喊道:“哈利?波特,请你上这儿来!”他一向温和的表情没有了,蓝色的眼睛盯着哈利,这让哈利觉得非常难堪,那目光仿佛在指责他,在大家的目光中他觉得举步维艰。

一道清脆的掌声响起,缓慢但是节拍清脆,在这个充满了嗡嗡声的礼堂中显得非常清晰,仿佛是一道惊雷划破了充满乌云的天空,大家不禁心神一震地看向鼓掌的人。

是赫敏?格兰杰!

她站起身,面带鼓励地看着哈利,有节奏地鼓掌,哈利看到了她,赫敏对他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挥了挥手:“哈利,加油!勇者必须勇往直前,不能回头!”

她的话让礼堂里更是陷入诡异的寂静,斯内普教授脸色阴沉地盯着他们俩,然而这里还有许多比他更权威的人,只得按捺下怒火地冷冷观看。

赫敏说完又鼓起掌,韦斯莱家的双胞胎顿了下哈哈笑着也鼓起掌:“哈利,真有你的,竟然成功了。”弗雷德嚷嚷道。

“要加油啊,格兰芬多的勇士!”乔治说。

格兰芬多学院的学生们鼓起掌,接着其它学院的人也开始鼓掌,虽然不是所有人都向他欢呼,但那种忐忑不安仿佛他偷了什么东西的气氛一扫而空。

哈利很感动,在这个时候,在大家都怀疑他的时候,只有她一个人愿意在那么多人面前表示支持他,眼睛忽然有些湿润,他露出了笑容,脚步不再犹豫不决。看向主宾席的目光也变得坚定,邓布利多原本生气的目光也不禁变得软化,轻叹口气,语气温和地说:“哈利,到那扇门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