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93 鲜血淋漓的相遇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重新开始上课后,哈利发现情况更加糟糕了,至少与他原本关系不错的赫奇帕奇同学变得冷淡,因为赫奇帕奇学院难得获得荣誉,塞德里克?迪戈里是少数给学院带来荣誉的人,现在哈利的出现就像一个不名誉的小偷偷走了属于他们的光荣。

赫敏只能通过纳威获得一些关于哈利的情况,罗恩和哈利已经不说话了,她本来是想过去找罗恩谈谈,可一直忙着查找资料,记录重要的魔法咒语,研究这些魔法会引起的魔纹变化,没有时间去找他们,而罗恩自从那次之后根本不来找她,哈利有时候会来图书馆,大部分时间都是陪着赫敏和纳威在图书馆看书复习功课,克鲁姆就坐在他们对面。

这种情况挺有意思,他们都不知道克鲁姆为何每天都会抽时间来图书馆看书,也不知他是在复习功课还是在看其它的书籍,赫敏觉得他很可能是为了躲避那些苍蝇一般无法摆脱的成群结队的球迷,自从上次被平斯夫人毫不客气地赶出去之后,那些女生们再也不敢在图书馆围上来索要签名,只会躲在书架后面偷看并小声地说话。

赫敏吃完午饭,距离下午的魔药课还有一个小时的午休时间,天气很好,中午的阳光暖乎乎,她不想去图书馆,于是背着她的书包悠闲地在外面闲晃,沿着草坡向下,这是她平时锻炼的路线,沿着湖边走着,看了会儿德姆斯特朗的船在水波中微微摇晃,有些德姆斯特朗的学生正靠在船舷上晒太阳聊天,接着再往前走,离大船越来越远,来到她曾经碰到小天狼星的树丛处,在湖岸边的大石上坐下,眺望着远处的禁林,阳光在树梢上跳跃,周围非常安静。

到底第四学年会发生什么事呢?赫敏一手撑着下巴,努力回忆,如果她能够想起一些就好了,这样就可以帮助哈利,问题是她想不起来,那么久以前的事了,她也仅仅看了一遍电影……如果能够知道第一场比赛的题目说不定就能想起后面的比试内容?

用力地抓乱头发,赫敏望着远方出神。

直到远远的传来午休结束的钟声,赫敏惊跳起来,已经快开始上课了,待会儿的课是魔药课,在地下室,她要跑回去可能会迟到,斯内普教授最讨厌别人迟到,以前他还可能对她睁只眼闭只眼,上学期她因为小天狼星得罪了斯内普教授,她可不认为斯内普教授会放过惩罚她的机会。

从书包里抽出飞天滑板,跳上悬浮的滑板,催动飞天滑板以最快速度向城堡飞去,飞天滑板的最高速度可以达到一百英里每小时,比不上火弩箭却是高速的交通工具之一,回到城堡前面正要爬上城堡前的台阶,有个人正好从门里出来,眼看要撞上,赫敏连忙一个急刹,因为惯性,她只叫了一声“唉哟”人就扑了出去,撞上一具铁板一样坚硬的身体。

“你怎么样?”低沉的嗓音紧张地问,克鲁姆扶正赫敏的身体,他刚跨出一步她就撞过来,如果是在飞天扫帚上他绝对可以避让开,在地面上他的行动就没有那么迅速了。

赫敏觉得鼻子里有热热的**流下,她摸了下鼻子下面,一片鲜红:“流……流血了。”哀怨极了,你丫真是铁板呢?怎么锻炼的,她的鼻子都撞得流鼻血了,他竟然一点都没事儿?

“把头抬高。”克鲁姆见她流血连忙扶住她的脑袋朝上仰,没有一丝预兆地打横抱起她,“我送你去医院。”

“我,我自己能走。”赫敏吓了一跳,被倒流进嘴里的鼻血呛到,猛咳,喷出的鲜血沿着嘴角渗出,她的情况看上去更是糟糕得不行。

克鲁姆更是抱紧了几分,浓眉微拧:“你不要说话,是我让你受伤,我应该送你去医院。”

不由分说地抱着她往霍格沃茨的医院跑去,他抱着她走得很平稳,并没有感觉到太大的颠簸,赫敏放弃了和他抗争,心安理得地享受克鲁姆的公主抱,苦中作乐地想,好歹她也被大众偶像抱着去医院。

最后在赫敏的指点下,克鲁姆才在到处打转的霍格沃兹楼梯间找到了正确的路线,送她进了医院,庞弗雷夫人见赫敏是被人抱着进来的,嘴唇被血染得通红,胸前沾满了血迹,惊吓地让克鲁姆快点把赫敏放病**。

“老天,她怎么了?哪儿受伤了?吐血了?”

“……流鼻血。”

“什么?”

“她在流鼻血。”克鲁姆面无表情地说道。

庞弗雷夫人张嘴又闭上,低头看向赫敏,询问:“流鼻血?”

赫敏羞愧地点点头,觉得丢脸死了,庞弗雷夫人呵呵笑起来:“流鼻血……还好,很容易就能治好。”转身去找药膏,抹了一些到她鼻子里,本来就已经有些止住的鼻血立刻停止了。

送赫敏去魔药教室的时候,克鲁姆一直保持着沉默,赫敏觉得气氛有些压抑,不自觉地想走得快一点可以快点和他分开。

“……你今天没来图书馆。”

赫敏被他突然的出声吓了一跳,看向他,唔唔地随便应了声,又觉得如此太过敷衍:“今天中午吃得多了些,天气也不错就到外面散会儿步。你每天都来图书馆,你喜欢看书?”

“一般吧,只有图书馆比较安静。”赫敏惊讶地看向他,没料到他居然那么诚实地回答她,克鲁姆严肃的脸上显出了一丝尴尬,脸微微有些泛红,“你的成绩一定很好,我看到你看了很多高深的书。”他还看到她帮其他人补习功课,大约是学习成绩没有飞行技术高超,他很崇敬那些头脑好的人。

“还好。我比较喜欢看书,从书本中寻找需要的答案。”赫敏微笑着说,克鲁姆虽然不太善于言辞,性格却很直爽,至少不会让人很难猜,“我的朋友们都很佩服你的飞行技术,他们是你的球迷,世界杯决赛真是太可惜了。”

“你有去看?”克鲁姆惊讶,看到赫敏点头,显得开心放松了些,“爱尔兰的整体实力比我们球队强,输掉比赛在意料之中,我也考虑过是不是应该再等一下,可惜再比下去英国队的比分会跟我们拉得更开……”克鲁姆忽然止住了说话,他发现一路上都是他在喋喋不休,“一直说我的事情很无聊吧?”

赫敏摇了摇头:“我觉得你在世界杯比赛上的表现非常棒,朗斯基假动作完成得非常漂亮。说实话,你是怎么样才能飞得那么好?”赫敏用手做了一个俯冲贴地又再次上冲的动作。

“原理我也说不清,只是不停地训练。”克鲁姆显得很高兴,跟赫敏大谈起飞行的经验,二人到了魔药教室门口,他还有些意犹未尽。

“我到了,谢谢你送我,克鲁姆。”

“请叫我威克多尔。”

“那么,也请你称呼我赫敏,威克多尔。”赫敏笑着说。

“赫米……翁。”

“赫敏。”

“赫米……恩。”

“差不多了,不过还有待加强。”赫敏对他眨了眨眼,克鲁姆笑了。她一直以为他是那种面瘫和不喜欢说话的人,原来他只是面对陌生人比较拘谨性子又太过直爽,因此尽量少说话,一旦混熟了就比较放得开了,他并不是那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大明星反而像是学校里的普通大男生。

赫敏敲了敲教室的门才开门进去,整个教室的人对她行注目礼,在前方讲台处的斯内普教授眼神如刀般地盯着她还有她身后的克鲁姆。

“请原谅,教授。”赫敏说,“我迟到了。”

“教授,都是因为我不小心使她受了伤,刚才去医院治疗结束,她坚持要来上课。”克鲁姆见赫敏没有说迟到的理由,担心她的魔药教授会责怪她,抢在斯内普教授开口前把过失揽到自己身上。

斯内普教授下巴微微抬起,左手托住了右手的手肘,右手抵住脸颊,稍稍摩挲了下,修长的手指挥了挥,懒洋洋地说道:“快点回座位去。”

魔药课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一起上的公共课,赫敏在两个学院的学生们或惊讶或羡慕的目光下,匆匆走到高尔旁边的座位。

哈利的目光一直追着她,很想问她到底哪儿受了伤,只是现在还在上课,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隔开了一条走道,不方便问。德拉科则是又担心又生闷气,她怎么会受伤?克鲁姆有做了什么?他干嘛要跟高尔换座位?不然现在他就不用隔了那么多位子地盯着她的后脑勺瞎想。

“为了你,格兰杰小姐,我不得不重复一遍。”斯内普教授盯着赫敏,“解药,希望你们都已经准备好了配方,我需要你们仔细地熬,然后,我们就选出一个人来试一试。”说话的同时,目光停留在哈利身上,意思不言而喻,他会选哈利做试验品。

赫敏担心地回头看向哈利僵硬的表情,因为最近哈利的状态很差,做什么都失败,他来请教她如何成功施展飞来咒,弗立维教授的课上他的表现一塌糊涂,不知道他有没有准备好配方,从书包里抽出一张空白的纸,快速地在上面写下解药的制作步骤和一些需要注意的地方,高尔偷瞄着她刷刷写下的内容不知道她打算做什么,不过偷看到的内容倒是令他获益匪浅。

魔药教室的门再次被人敲响,科林?克里维侧身进来,他一脸兴奋地向斯内普教授说所有的勇士都要去楼上集合,似乎是要拍照。

“很好!”斯内普说,“波特——带着你的书包,快从我眼前消失!”

赫敏目送哈利和科林的身影消失在橡木门后面,看了一眼准备给哈利作弊的羊皮纸,因为写得急字迹潦草。既然用不上了,揉成团。

“啊……”高尔肉痛地发出一声低呼,赫敏侧过头看着这个小胖子,他以前就一直跟着德拉科,非常爱吃,现在身体进入发育期倒是没有以前那么胖了,不过看上去依然非常结实。

“有事?”赫敏问。

“没事。”高尔摇头,赫敏正要再揉,他连忙说,“可以把那张纸给我吗?”说着指了指快被她揉烂的写有配方的羊皮纸。

反正是没用了,他要就无所谓地给他了。

高尔乐呵呵地傻笑,接过羊皮纸,小心地摊开,仔细辨认上面的字迹,虽然没写完,不过前面的注意事项比他找来的要详细得多,连多少时间加入什么都标注上了,果然是学院里的第一名,和她同桌他的成绩上升不少,写信回家,爸爸妈妈还夸他来着,当初让克拉布跟赫敏做同桌,他还不乐意,真是个傻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