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94 少年的心思赫敏的威胁

94.少年的心思、赫敏的威胁

过了二天的早晨,赫敏进礼堂吃早餐的时候忽然发现大家用一种很怪异的目光打量她,很多人聚在一起窃窃私语不时还会对她瞄来瞄去,经常能发现他们好奇的目光跟着她转,赫敏觉得很奇怪,她最近貌似并未做什么惹人眼球的事情,最多就是克鲁姆送她去上课的事情,不过并没有现在这种表现,她为何又变成了风口浪尖上被人评论的对象?

摸不着头脑地坐下,拿了一些爱吃的食物,正在吃着,德拉科忽然走了过来,丢下一张报纸,一掌按住,怒气冲冲:“你是哈利的初恋情人?还两情相悦!你是不是很高兴?”

嘴里咬着的吐司掉到桌上,赫敏连忙擦擦嘴巴,不解:“什么初恋情人?两情相悦?”不悦地说道,“是谁在诋毁我的名誉?”

“这么说你并不喜欢波特了?”德拉科觉得心里那股怒火平息了不少,甚至暗自窃喜不已,“应该是波特自己胡说的,果然是个大话王,你看他对记者乱说的话。”他松开手,赫敏看到他手掌下按着的报纸,第一版上面是一张哈利的大照片占据了醒目的位置而且整篇文章都是讲的哈利的事情。

赫敏拿起报纸看了起来,文章是个名叫丽塔?斯基特的人写的,越是看越是觉得……这人的用语非常煽情,而且知道如何能够吸引人们的眼球,不过也太过突出哈利了吧,另外的三名勇士只在最后稍稍提了一下,塞德里克居然连名字都没有?她已经能够想象哈利往后的日子会多么难过了,文章里面的那些表现绝对会被人抓着嘲笑。

“上面写了是科林?克里维说的初恋情人之类的话,作者也真是的,一知半解就随便乱写,也不问问当事人,这些东西,当笑话看就可以了,认真的是傻子。”赫敏把报纸往旁边一丢继续吃她的早餐,她是哈利的初恋?这倒挺有意思,不知道哈利知道了会怎么样?要不要去问问他是不是真的暗恋她?边吃边笑起来。

德拉科拿过报纸仔细地又看了一遍文章的内容,其它的也就罢了,就是扯上赫敏那一段让他不舒服,既然赫敏不在意,那么肯定是那女人乱写。想着,把报纸揉成一团丢到桌上,终于可以好好吃饭了。

哈利进来的时候接受到比赫敏更加热烈的目光和讨论,很多人都对着他捂嘴笑,这让他莫名其妙之下又非常恼火,但是又无处发泄,他其实真的不想来吃早餐,大家对他冷嘲热讽,罗恩又不跟他说话,纳威还不错,但是他和纳威就是没有罗恩那么说得来,然而要他先向罗恩低头那又不可能。

气闷地坐下吃东西,弗雷德捅了捅哈利,挤眉弄眼地让他快点看看报纸,哈利疑惑地打开报纸,那入眼的大照片就让他吃了一惊,读了一小段文章就险些让他气得背过气去,那个女人竟然乱写一通,里面的话他根本就没说过也没有因为父母而流眼泪,他哪里知道父母若活着会如何评价他的事情?抓住报纸的手恨不得把这份报纸撕碎。

“都是胡说的,你们别信。”哈利恼火地说道。

乔治说:“胡说八道是那女人的特长,还老拼错字,你看德姆斯特朗和布斯巴顿,他们的名字都拼错了。”手指指住了最后一段。

“《预言家日报》怎么聘请一个错字连篇的人当特约记者?”弗雷德抱怨,他们的父亲也被这女人的报道讽刺过,最让人受不了的就是她经常把别人的名字拼错,“不然咱们给她寄一包粪蛋?等她打开的时候喷她一脸。”

“好主意。”乔治一脸坏笑,跟弗雷德凑一起商量怎么做。

午饭时间,哈利被人一直拿报纸上的内容讥笑嘲讽让他除了上课就不想和人一起,匆匆吃过午饭就离开礼堂,在门口的位置遇到来用餐的赫敏。

“等会儿你能来找我吗?我有些事想……”他立刻又停顿住,看着赫敏的眼睛他忽然觉得心跳的节拍加快,满脑子想的都是文章里写的赫敏是他的初恋情人,脸孔突然涨红不知道接下去该说些什么,他觉得应该跟赫敏拉开距离辟谣可是又不愿意因此而不跟她接近。

赫敏微微侧头,嘴角上扬:“好的,我吃完了就去找你。”对哈利抿嘴一笑,低声说,“去湖边等我,你知道那儿。”说完,在其他人的目光中毫不在意地快步走进礼堂。

因为她的笑容还有仿佛小秘密一般的约会地点让哈利的心不觉变得欢快,被人讥讽了一整个上午的郁闷心情一扫而空,他甚至想跳起来大喊一声“太好了”,拼命压抑激动的心情,脚步轻快地离开城堡。

二人并肩沿着湖岸散步,哈利觉得似乎跟赫敏之间有什么东西变了,一方面觉得和她一起很安心,一方面手脚似乎不知道该放在哪儿地很紧张,刚才他等待的时候好不容易平静下来的心在看到她跑过来说“对不起,让你就等了”的时候,因为奔跑而显得红扑扑的脸,晶亮的褐色眼睛里跳跃着的笑意,心脏突然就不受控制地剧烈跳动,恍恍惚惚地说不出话来,这真的令他感觉很丢脸。

“哈利,报纸上的东西一看就知道不是你。”赫敏笑着说,“因为我知道你并不想成为勇士,绝对不会说出那样煽情的话来。”

听着她的声音,哈利心头忽然一颤,勾起嘴角轻轻“嗯”了一声,似乎就这样听着她说话的声音就有种淡淡的喜悦,给了他能够继续下去的力量。

“可是呀,既然已经被选上,就要努力保护自己,比赛肯定会很危险,不过我相信你一定可以化险为夷。”

“嗯……你对我那么有信心?”哈利惊讶地挑眉,他自己都没有信心她反而对他有种盲目的信任?

“哈哈,要不要打赌?我赌你会成为最后获胜的勇士。”调皮地眨了眨眼,“绝对不是安慰你。”

哈利愣了下,好笑地说:“难道要我赌自己输吗?”

赫敏歪了歪脑袋:“所以?你一定会获胜。”

“特里劳妮教授预言我会死呢,你真的觉得我会赢?”哈利现在已经能够心平气和地开自己的玩笑,赫敏皱了皱鼻子:“有人告诉我,禁林里的马人预言很准,不过他们从来不肯直接告诉你,因为改变命数要付出代价,特里劳妮教授总是预言死亡,她的预言有实现过吗?”

哈利想了想:“呃……从来没有。”

“那么你还在烦恼些什么?”简直就是自寻烦恼,“你就是老担心这个那个一大堆事情才状况很差。”赫敏趁机教训他,“我不是告诉过你魔法的要诀吗?”

“什么?”哈利被她说得一愣。

“意志力啊意志力,只有坚定的信念才能召唤来成功。”恨铁不成钢的用手指戳戳他的眉心,“你都没往心里去?”想那什么飞来咒,虽然这是四年级才学的咒语,她一年级就学会了,偏偏哈利在魔咒课上没成功过,还不止魔咒课,其它的科目也一塌糊涂,“有空烦恼被陷害,还不如想,‘你们要看我出丑我偏偏要成功给你们看’,不同的目标会带来不同的态度。”

哈利摸了摸被她戳过的额头,低低地笑了:“真是赫敏式的回答。”如果是赫敏站在他的位置,绝对不会退缩而是勇往直前吧,就像她曾经鼓励他的“勇者必须勇往直前,不能回头。”

赫敏疑惑地挑眉看他,什么是她的回答?哈利没有解释,碧绿的眼睛凝视着她:“谢谢你,赫敏。我不会放弃。”

赫敏嘴角上扬,拍了拍他的肩膀:“不用谢,我们是朋友嘛。”

“小天狼星给我寄来了信。”他们接着往前走的时候,哈利说道,“他是看了报纸才给我寄的信。他也觉得我会很危险。”

“这是毋庸置疑的,只要还愿意冷静考虑的人都能看清。”赫敏说,“他还说了些什么?”

“他说卡卡洛夫以前是食死徒而且穆迪教授在到霍格沃茨就任的前一天夜里受到了攻击,是有人不想让他来任教。特别是……魔法部失踪的那个女人,伯莎?乔金斯,在阿尔巴尼亚失踪的,那里正是传说中伏地魔苟延残喘的地方,乔金斯知道即将举行三强争霸赛。”

“他怀疑是卡卡洛夫把你的名字投入的火焰杯?”赫敏觉得如此怀疑也没有错,“知道三强争霸赛重新开始的人只有魔法部的人还有三所学校的教授们,邓布利多校长是为了学校的安全才选择了穆迪教授,我看过敖罗的资料,他以前似乎抓捕了不少黑巫师,卡卡洛夫……没有证据也不能说就是他,因为一般侦探小说中,卡卡洛夫的嫌疑太过明显反而不会是他……哈利,总之还是那些话,小心一些,尽力而为。”

哈利点了点头:“不知道第一场比赛的项目是什么?”

学校在第一个项目开始前的星球六批准三年级以上的学生到霍格莫德村游玩。哈利和罗恩的关系依然没有好转,罗恩和弗雷德、乔治和李?乔丹一起走的,不过他身边有着赫敏、纳威还有斯莱特林的艾琳,这个女孩子终于到了可以前往霍格莫德村的年纪,兴奋得不行,一路上总是拽着赫敏问东问西,赫敏并不是经常前往霍格莫德,相比之下她宁愿留在图书馆,不过为了给哈利打气让他转换心情才一起出来玩。

村子里来来往往很多人,大部分是霍格沃茨学校的学生,他们看到哈利和赫敏走在一起就会用很暧昧的目光打量还指指点点地说什么原来他们是一对啊,一点都不掩饰之类的话,哈利觉得有些不好意思然而看到赫敏毫不在意的样子又觉得自己的表现很挫。

他们去了糖果店,买了许多糖果,又去参观了有名的尖叫棚屋,艾琳远远地看着孤伶伶耸立着的棚屋,既想靠得近些又担心会不会大白天跳出一只鬼来,全神贯注地盯着棚屋,忽然她尖叫着转身逃跑了,其他人追上去,她惊魂未定地一口咬定:“有一只鬼在里面晃过,我看到了。”

其他人面面相觑,是树枝吧?棚屋被木板钉住了,哪里看得清里面?偏偏小姑娘坚信不疑,她白天也见鬼了。

经过一阵跑动,大家显得有些疲累,纳威提议去三把扫帚喝一杯黄油啤酒,获得了一致同意。一行人于是移驾三把扫帚小酒馆。

从偏僻的尖叫棚屋回到热闹的街道上,几人正有说有笑地走着,忽然一道耀眼的闪光灯把他们的眼睛几乎闪瞎,一会儿之后视力才恢复。

“哎呀呀,我们最年轻的勇士哈利?波特和他的初恋情人一起共游霍格莫德,真是令人羡慕的青春年华。”嘴唇涂得血红的女人笑嘻嘻的,一双眼睛来回打量走在中间的赫敏和哈利,完全无视他们旁边的纳威和艾琳。

“你是谁?”赫敏不悦地问,“谁准许你给我拍照的?”

“我是丽塔?斯基特。”女人脸上笑容不变,果然是脸皮比城墙厚。

哈利愤怒地瞪着她:“你又要乱写了?上次的报道,里面的话我一个字都没说过。”

丽塔?斯基特打开她的红色鳄鱼皮手袋,从里面拿出记事簿和自动羽毛笔,脸上的笑容更加甜蜜:“难得遇上,不如让我给你做个专访?还有你的小女朋友。”说着看向赫敏,“是格兰杰小姐?你对于哈利成为勇士有什么看法?是不是非常为他骄傲?”她说话的时候,羽毛笔刷刷地自动记录着,“你们俩站得近一些,再照张相。”她示意摄影师朋友快点拍照。

都不知道她是不是赫敏·格兰杰就敢说哈利和初恋情人一起约会同游……赫敏一挥手,正在记录的羽毛笔和飘浮着的记事簿到了她的手中,看着上面记录的内容,嘴角抽搐了下“赫敏眼神温柔地注视着哈利说‘他是我的英雄,是的,我很为他骄傲’……”

没有再看下去,一把撕下记事簿上刚刚记录的内容,嘴角勾起一抹狠辣的笑,随手一挥,丽塔?斯基特感觉被一股力量拽向赫敏:“斯基特小姐,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如果这些胡编乱造就是你所谓的采访,我不介意让你在记录上写下并且发表,赫敏?格兰杰是个喜欢揍人的野蛮人,我不管你怎么写别人,但是在我没有允许的情况下,你随便拍我的照片刊登就是侵犯了我的肖像权,我有权要求你做出赔偿,还有,诋毁我的名誉,你准备花多少钱来弥补?”

“这个……我的采访是经过了魔法部同意的。”斯基特还是第一次遇到赫敏这样的人,无往不利的笑容僵硬了,她的同伴想上前来解救她被赫敏拔出魔杖指住在他依然向前,被魔杖上冒出的火球落在脚尖处而吓得停在原地,在他们的周围逐渐围拢起一群围观者。

“斯基特小姐,我说过了,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还是你想要尝尝被揍的滋味?”

丽塔?斯基特脸色变了,脸上的粉妆簌簌地掉落,推了推眼镜她很快又挂上献媚的笑容:“大家都是文明人,我会把关于你的内容去掉,还会发表道歉声明,至于赔偿……”本来想说算了,看到赫敏冷笑着调转魔杖指住她脸的动作,她马上说道,“一百加隆如何?”

“好,我相信斯基特小姐的信誉。”赫敏松开了对丽塔?斯基特的钳制,把记事簿和羽毛笔还给她时,赫敏用很遗憾的语气说,“对不起啊,把你的笔弄坏了,多少钱?我赔给你。”

“没关系,没关系,不值几个钱。”丽塔?斯基特暗自泪流地苦笑,招呼她的摄影师同伴快点跑路。这都什么人啊,现在的小孩都那么彪悍?太可怕了,如果她继续乱写会不会遭到她的报复?想到后面还要继续报道三强争霸赛,以后还会接触到赫敏,呃,看来还是悠着点,至少不能随便把赫敏?格兰杰牵扯进来……

哈利他们敬佩地看向赫敏,还能如此对付丽塔?斯基特那个女人?道歉和赔钱,哦,梅林保佑,大约只有赫敏才做得出如此的事情来。

“你们还准备去三把扫帚吗?”赫敏收起魔杖,弹了弹衣服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好整以暇地问同伴们,其他人愣愣地点头,艾琳回过神后,扑过去抱住赫敏的手臂:“哦哦,赫敏,你好帅啊,我太崇拜你了。”

哈利真是痛快得要命,赫敏帮他把那一口恶气狠狠地扇了回去,为了这件事,绝对值得大家喝一杯:“等会儿我请客。”

“太好了。”纳威笑着说。

等事件的主角们都走了,没有戏看的观众也逐渐散去,这件事足够他们谈论很久了。当人群散开,德拉科和克拉布、高尔远远地看着走远的赫敏等人,心里真是五味杂陈,淡金发色的少年依靠在街道旁商店的墙上,双手环抱在胸前。

克拉布大吃着奶油夹心巧克力,吃得鼓鼓囊囊,完全没有看戏的*,高尔则看得有点呆,嘴里的含着奶油夹心巧克力好久都没想起来嚼一下,越发觉得自己的同桌是个危险人物,不过对他似乎挺好?嗯嗯,以后千万记得不能惹她生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