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96 邀请舞会开始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仿佛是一夜之间,所有人都在谈论圣诞舞会的话题,热烈的程度让赫敏都不自觉地隐隐期待起来。她甚至在想谁会来邀请她,如果到舞会前都没人邀请会不会很丢脸?或者她应该试着去邀请别人?如此想着,她开始在头脑中挑选起舞伴的人选,纳威?哈利?罗恩就算了,如果迪恩还在的话,会不会来邀请她?

就这样过了几天,赫敏早锻炼的时候纳威没有赶上,她一个人沿着每次的路线匀速地跑着,天气非常冷,树梢上能够看到长长的冰凌悬挂,每呼出一口气都会有一团白雾。

远远地有个人影迎面过来,她不用猜都知道是威克多尔?克鲁姆,因为他们学校的大船停泊在湖边,他会沿着湖岸跑,大部分时候会遇上他。

“早晨,赫米恩。”克鲁姆和她打了声招呼,二人擦身而过的时候,克鲁姆停下脚步,“赫米恩——”

赫敏没有停步,转身原地跑着:“有什么事吗?”

克鲁姆迟疑了下,回头看了一眼她来时的方向,没有看到纳威:“今天你朋友没有一起来?”

“他迟到了,我没等他。还有其它事么?”

“呃,圣诞舞会。”克鲁姆见她要走连忙说道,“我有没有荣幸请你做我的舞伴一起去舞会?”

赫敏停下原地跑步的动作,没想到他是要邀请她参加舞会,克鲁姆显得局促不安地问:“难道我邀请得晚了?”

“没有。”赫敏笑了起来,“我很乐意。”没想到,竟然是大众偶像邀请她参加舞会啊,到时候一定令人大跌眼镜,她现在很想知道克鲁姆的球迷们知道之后的表情了,“威克多尔,能不能把这个消息保持到舞会开始?”

“为什么?”

“因为很有意思。”

克鲁姆松开了紧锁的眉头,咧嘴笑笑:“你说怎么样就怎么样。赫米恩,今天很冷,可能会下雪,早点回去吧。”向赫敏点了下头,转身继续晨跑。

赫敏跳了跳脚,停了一会儿就感觉很冷,继续跑了没几步,细小的雪片零零碎碎地飘落,脸庞上冰凉的触感令她仰头看向稀稀落落的雪花,果然下雪了呢,这是今年的第一场雪,看来等会儿要早点回去。

雪越下越大似乎不愿意停歇,下了整整一晚,第二天早晨起床时,外面一片雪白,整个世界换上了冰雪的礼服。

今天是星期天,走在学校的长廊里,赫敏围上了去年父母送给她的羊绒围巾和手套,感叹着世事的多变,去年这个时候,她和德拉科还曾经一起去天文塔楼看风景,他跟个获得了珍贵宝物的小孩子般向她炫耀来着,如今他们却形同陌路。

天文塔楼是学校最高的位置,赫敏来到了塔楼下方,四面漏风的环境让塔楼显得非常寒冷,因此冬天的时候没有人来这里,赫敏裹紧围巾爬上塔楼,嘴里数着塔楼的阶梯数,耳中听着木质楼梯被她踩得嘎吱作响,如此纯粹的游戏让她嘴角微微上扬,把头脑中的烦恼都去除。

“五十!”笑着蹦上最后一级楼梯,抬头却看到有人正站在楼梯靠右手的墙边,眺望着外面,德拉科?她愣了下,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他。

德拉科没有回头,僵直地站在没有窗户遮挡的半人高墙壁前,他同样没料到赫敏会来这里,他是看到外面的雪下的很大,想到了曾经跟赫敏一起来这里看雪景,他还跟克拉布和高尔一起商量着对哈利进行恶作剧,结果被皮皮鬼介入不知道算是恶作剧成功还是失败?那时候他和她拉着手一起在学校的走廊中奔跑,一起玩滑雪、打雪仗,看到下雪真的让他动摇了,仅仅是一年,这一年,他们之间变了那么多,再也不能一起玩一起复习功课,再也不能表现出对她的好感……

赫敏轻轻地走到他身边,一起看着外面纷纷扬扬的雪花。

“很漂亮。”赫敏的声音打破了沉寂,偏头看向德拉科,“你找到的这个地方看雪景真的很好,就是太冷了。”说着把围巾往上扯了扯。

德拉科没有接话,一径想着,她来到这儿,是不是也和他一样呢?是因为看到了下雪想到了曾经他们在一起快乐的时光?

“德拉科,我一直在想,我们为何不能像以前那样?”看着他被冻得通红的鼻子,少年倔强地挺立在寒风中,赫敏取下了自己的围巾帮他戴上。

围巾柔软的触感还有带有她体温的温暖,令他几乎麻木的皮肤立刻暖和起来,略带了诧异地看向她,灰色的眼珠抹上了一层暖意。

“我也……”沙哑的开口,德拉科才恍然觉得自己的嗓子疼得厉害,却也因此想到了他必须担负的职责,他的所作所为都将代表自己的家族,于是闭上了嘴,默默地注视着赫敏。

赫敏见他久久都没有后话有些失望,他还是不愿意告诉她原因,还是选择家族利益吗?

“德拉科,如果没有伏地魔,我们是不是还能像三年级时那样是朋友?”

德拉科在她提及伏地魔时脸色变得和外面的雪花一样惨白:“你不要随便叫出他的名字,他的恐怖不是你能想象的。”爸爸妈妈都不敢随意提起那个人,曾经的他还非常崇拜那个人,现在爸爸忧心忡忡地告诉他,那个人可能即将复活时的恐惧同样感染了他,因为他曾经过份倾向于麻瓜,跟赫敏成为好朋友,帮助哈利,每一项都够伏地魔回来后拿他们家开刀。

“我为什么不能说?十几年前他失败了,十几年后他还是会失败。”

“你不懂,你不知道他的手段。”德拉科惊慌地想要阻止她。

“不,德拉科,即使我从未学过预言,只有这一点我可以毫不犹豫地做出预言。恐怖的统治终将导致灭亡,你们看不起麻瓜,可知麻瓜世界的历史一直重复着这样的事例,你应该去看看麻瓜的近代史。”少年灰色眸子中显出了茫然,赫敏说,“德拉科,我真的不希望失去你这个朋友。”

他也不想失去她……可惜德拉科想要张嘴说话却仅仅是动了动嘴唇。

“这里太冷了。”赫敏抱住手臂上下搓了搓,跳跳脚,“我要走了,真是冷死了。”对戴了手套的手哈了口气,跑向楼梯。

德拉科呆呆地注视她离去,听着木质楼梯的嘎吱声越来越轻,抓紧围着的羊绒围巾用脸蹭了蹭,很柔软还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淡淡香味。黑魔王会失败,这个念头就像被人拿魔杖放大、放大、无限地放大,德拉科头靠在周围撑起圆顶的墙壁上,谁能告诉他,应该怎么做?

老师们给四年级的学生们在假期里布置了一大堆家庭作业,但是大家的热情并未因此而降低,随着圣诞节的来临,城堡里的圣诞气息越发浓厚,大家一早起来话题就不离晚上的舞会。

图书馆在圣诞这一天关闭,赫敏没地方去,只好呆在公共休息室温暖的壁炉边对着收到迪恩寄来的圣诞礼物,一副巫师棋很有兴趣地在那儿摆弄,艾琳也不怎么下棋,两个棋艺都不怎么样的人凑一起倒也玩得兴高采烈。

“今晚你会和谁一起去舞会?”艾琳让一只卒子越过了边界。

“等到了晚上你就知道了。”赫敏巧笑倩兮地用骑士吃掉了艾琳的皇后。

“唉?那里几时有个骑士的?”艾琳郁闷地盯着吃掉皇后的骑士,她都没有注意,“你真的没有答应哈利的邀请?”

“嗯,他邀请得晚了点。”赫敏笑着又吃掉了艾琳的主教,逼到国王面前,旁边还有一个虎视眈眈的小卒,艾琳已经来不及调兵。

“啊啊,又输了,不玩了。”艾琳打乱棋子,耍赖。

“真的有人邀请你?”潘西经过她们身边时用夸张的语气说道,“有那么见不得人?我真替你惋惜,波特虽然没头脑了些,配你不是更能衬托你的聪明?好歹他还是参加争霸赛的勇士,你们不都爱出风头?为何要拒绝他?”

“老女人,你没听见赫敏说哈利开口得晚了吗?”艾琳本来无精打采的精神顿时回来了,潘西自己送上门来啦。

“你又叫我……”潘西脸气得发青,“你比我好到哪儿去了?小丫头一个,连舞会都不能去的黄毛丫头。”

“嘿哟,你说错了,有人邀请我了,我可以去舞会啦,老女人,是不是很自卑呢?没人邀请你,只好独自一人去舞会,会被人嘲笑的啊!”

“哼,你少得意。早有人请我了。”潘西仿佛突然发现自身的优势,矜持地笑笑。

“请你的人肯定是个大近视。”

“随便你怎么说,我都把它当成你的嫉妒。你们就等着瞧吧。”潘西扫了一眼赫敏,一仰头,骄傲地转身走了。

“瞧她得意的,好像邀请他的人是什么了不起的人……潘西,有本事你让斯内普教授请你。”艾琳把最后一句大声说出来,大家不禁看向她们的方向,潘西脚步一滑险些摔倒,咬牙切齿地瞪了艾琳一眼,小姑娘示威地对她咧嘴露出满口小白牙。

赫敏好笑地低声说:“行了,你也不要老跟她过不去。不过——老天,斯内普教授……”忍不住笑出声,“得到他的邀请参加舞会……”赫敏最终摇了摇头,想象无能。

“本来就是嘛,那才算高难度,值得拿出来炫耀。”艾琳笑嘻嘻地回答,重新整理散乱的棋盘,“还玩不玩?”

“你不是说不玩了?”赫敏揶揄。

“唉,刚才不是输得没劲了嘛。”

赫敏好笑,就是说,跟潘西吵过架又有劲了?

“时间差不多了,我要去准备了。”

“不是吧,还有好几个小时,现在就要去准备?”

赫敏笑笑不语,让艾琳帮忙收拾棋子,起身回去寝室。

八点还差一刻钟,礼堂前的大厅里挤满了人,有些人要跟其它学院的舞伴碰头,因此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地找人。哈利身边虽然有了舞伴,却一直心不在焉地寻找着赫敏的身影,心里一直很沮丧为何他要等那么长时间才开口邀请,如果在一开始知道必须邀请舞伴的时候就找上赫敏就好了。

然而刚才过来的一群斯莱特林学生中,赫敏并不在其中,哈利的目光不停搜索着。德拉科穿着黑色的礼服长袍,他身旁是穿了一身满是褶边的浅粉红色礼服的潘西,她紧紧挽着德拉科的胳膊,德拉科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在看到哈利时扫了一眼他旁边,惊讶一闪很快就显得焦虑。

不是哈利?那么会是谁?

克鲁姆在礼堂门口焦躁不安地来回走动,时间快到了,可是他的舞伴还未出现,这让他不禁焦虑地想难道她不来了?卡卡洛夫教授从七点半开始就不停地问他舞伴怎么还没出现了,因为按照惯例,舞会是由勇士和他们的舞伴开舞,卡卡洛夫甚至说要去帮他随便找一个女生当舞伴也好过丢脸。

还剩下五分钟时,身穿一袭浅蓝色面料的礼服褐色头发在脑后挽了一个高雅的发髻,额头的碎发被梳向一侧,带着优雅气质的少女出现在人群中,在她经过的时候有一股轻柔的力量将前方拥挤的人群轻轻地推向两旁,感受到推挤的人,看过去时不禁惊讶地想,学校里有那么漂亮的人吗?

换下了学校里宽松的校袍,穿上合身又紧致的礼服裙,将刚刚开始进入发育期的女孩子的身体勾勒得异常娇艳,嘴角含笑在众人瞩目的目光中轻盈地走过的女孩子,毫无惧色,高挑的身材,恰到好处的笑容,光芒四射。

克鲁姆看到赫敏顿时笑着迎了上去,向她伸出胳膊,赫敏向他淡淡一笑,伸手搭上他的胳膊:“抱歉,我来晚了。”

“没事,等待是值得的。你今晚真美。”克鲁姆说道,他很高兴,他觉得自己的舞伴是最漂亮的。

“请勇士们到这边来!”麦格教授的声音响起。

哈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邀请她的是威克多尔?克鲁姆?心脏仿佛被谁用力捏了一下,很难受,在舞伴金妮的暗中提醒下,哈利赶紧跟上了勇士的队伍。

他从众人之中走过,走向主宾席,他觉得自己就像是个马戏团里的小丑,在人群中看到了恍然大悟的纳威和艾琳正在一起小声地说着什么,满脸笑意,目光掠过德拉科时,发现他紧绷着脸地盯着赫敏。

舞会在古怪姐妹组合的音乐中开始,四位勇士和他们的舞伴在舞池中随着音乐翩翩起舞,很快,许多人进入了舞池,勇士们不再是注意的焦点,每个人都寻找着属于自己的快乐,然而哈利却只想快点从舞会中脱身。

“哈利,你不去跳舞吗?”金妮有些失望地看着舞池中跳得欢快的人们,哈利就带着她跳了开场舞然后坐到了一旁,难道她来参加舞会就是为了来发呆?

“不去了。”哈利真的提不起精神。

“你要跳舞,自己去找个人。”一旁传来德拉科不耐烦的说话声,潘西倔强地说:“是你邀请我的,你是我的舞伴。”

“我现在不想跳舞,你和克拉布一起跳好了。”德拉科根本不想安慰潘西,“不然高尔也行。”

潘西看了看克拉布和高尔,她一个都不想选,他们俩呆头呆脑就知道吃。正抱着手生闷气,一个德姆斯特朗的男生走过来,邀请潘西跳舞,潘西见他长得还不错,看了眼德拉科,见他无动于衷,生气地接受了男孩的邀请,下场跳舞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