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97爆发

97.爆发

“我们也有一座城堡,没有这里的大,也不如这里舒服。”跳了几支舞,赫敏和克鲁姆走到旁边吃着东西,克鲁姆笑着大声说,“我们的只有四层,而且只有在施魔法时才能点火。我们的场地要比这里宽敞,不过冬天白昼很短,不能在场地上玩。到了夏天,我们每天都在外面飞来飞去,飞过湖面,飞过山脉——”

“你的飞行技术原来是这么练出来的。”赫敏同样大声地说,周围的音乐很响,**快速的音乐让人的心情随之飞扬,她的脸红红的,满脸笑容,舞会令人很愉快。

“在天空中你能够感受到更多的自由。我听说飞天滑板是你发明的,很有趣的发明。”克鲁姆比划着滑板的形状。

赫敏笑得很开心,这样的环境让她的情绪也放开了,能够直接地表达喜悦:“不算什么,一些小玩意儿。我觉得能够发明出方便大家生活的东西才是伟大的。”

克鲁姆注视着赫敏说道:“霍格沃茨很好。你也很好。”赫敏对着他笑:“欢迎你再来霍格沃茨,不过不知道还有没有机会?”

年轻的保加利亚男孩挑了下眉:“今年结束我就毕业了,会成为职业球员,真可惜……”注视着赫敏的目光隐隐有点失落,不过很快又重新欢笑着,“我去拿些饮料。”

赫敏点点头,等他离去了,连忙塞了一些食物到嘴里,让肚子里不要空空的,看到坐在角落里的哈利和罗恩他们,她端着盘子走过去。

“你们不去跳舞?威克多尔去拿饮料了。”边说嘴里还在咀嚼着食物,“老天,我太饿了。”一直忙着跳舞都忘记吃东西了。

哈利勉强地回了她一个笑容,金妮在一旁无聊地数着手指头:“哈利,我们也去跳舞!”能够得到哈利的邀请她非常雀跃,可是来到舞会却不跳舞,她怀疑自己是不是答应得太快了。

“对不起,我不想跳舞。”哈利闷闷地说,他现在只想舞会快点结束。

金妮泄气地觉得她选错了舞伴,若是答应别人也不至于在舞会上傻坐着。

“你和克鲁姆关系很好,能不能帮我要个签名?”罗恩没有找到舞伴,作为朋友他也没有离开去邀请其她女孩子地陪着哈利,现在看到赫敏过来于是涎着脸问。

赫敏好笑地说:“想要签名你自己去要啊,他就在这里,机会多得是。”

“可是我不知道他会不会不愿意。”罗恩摸着头,“我担心会被他讨厌。”

“不就是一个签名。”哈利突然大声说,他们总是围绕着克鲁姆说着,他心里很烦,看到身边的朋友都吃惊地看他,他又觉得自己突然发脾气很不应该,“对不起。”他说,“我只是心情不好,金蛋……我还不知道里面隐藏的线索。”他沮丧地随便拉来一个理由,其他人似乎是相信了。

“还有一个多月呢,你还有时间。”赫敏放下手里的餐盘,安慰他。

“你说克鲁姆有没有发现其中的秘密?”罗恩问,赫敏连忙摇头:“我们从来不聊比赛的事,你这是要我去找他作弊?他和哈利是对手……”

“你们在聊什么?”克鲁姆手里拿着两瓶黄油啤酒过来,递了一瓶给赫敏,向其他人点了下头,“抱歉,我就拿了两瓶,你们要不要?我再去拿。”

“不用,你自己喝,我们刚才喝过了。”罗恩受宠若惊,偶像跟他说话了,还问他要不要喝黄油啤酒,这足够他回味好久了。

痛快地喝下大半瓶黄油啤酒,赫敏放下瓶子:“我们再去跳!”从小到大再加上前世,她还没有这么疯狂地跳过舞,这些都将是未来的回忆,趁着年轻趁着有机会,她要好好地享受这些快乐。

克鲁姆牵住她的手将她拉起来,二人笑着又踏入舞池,随着欢快的音乐节奏起舞。

看着欢乐的人群,看着跟克鲁姆跳着舞旋转着欢笑着的赫敏,哈利觉得很不舒服,他现在讨厌克鲁姆了,他走路的样子很难看,长得也不怎么样,希望他从飞天扫帚上摔下来……哈利猛然发现,他变得恶毒了。

“我想出去散会儿步。”他声音低低地说着,站起身,“金妮,你去找个人陪你跳舞。”

金妮惊诧又难过地看着哈利,女孩子敏感的心让她察觉到了什么,看着哈利,最终她没说什么,扭头寻找前面邀请过她的布斯巴顿的男生,那个男生招呼来自己的朋友,金妮很快就加入了他们一伙。

罗恩陪着哈利离开了礼堂,他们现在刚刚才和好,而且留在这里也没什么意思。

音乐戛然而止,再次响起时,是一首慢歌,让一直振奋的精神得到舒缓,灯光变得妩媚,流光溢彩的光芒有种神秘的气息,赫敏和克鲁姆在前面的音乐结束时停下来:“我们去休息一会儿。”对于搂抱在一起缓缓舞动的舞蹈,赫敏有些不好意思,她总觉得慢舞应该和喜欢的情人一起跳。

现在场上留着的大多数是双双对对搂在一起甜蜜的恋人,克鲁姆没有坚持,和赫敏一起跟随着撤退的人流走,赫敏感觉背后被谁撞了一下,踉跄着向前倾倒。

“小心。”克鲁姆眼明手快地揽住她的腰,将她捞进怀里。

“谢……谢谢!”感受到紧靠在身边的人喷吐在耳畔的热气,赫敏红着脸道谢,扶着他的手臂站稳,心里暗暗诅咒脚上穿着的细高跟鞋,虽然鞋跟不是很高,只是她出生到现在还是第一次穿,不习惯才会被人一撞就倒。

向前跨了一步,眼睛里流下泪来。

“怎么了?是哪里伤到了?”克鲁姆惊慌地问。

赫敏摇摇头,用力地眨眼:“有东西掉到眼睛里了。”她伸手揉眼睛却是让眼睛更疼,眼泪不受控制地哗哗往外流。

赫敏的右眼红通通泪汪汪,克鲁姆赶紧抓住她的手:“不要用手去揉,还是我帮你看看!”带着她走到角落里,赫敏仰高头睁大眼,克鲁姆寻了个光线比较好的位置,凑近她的眼睛:“我看到了,你有手帕或者纸吗?”那是一根眼睫毛,克鲁姆不太好用手擦,赫敏摇摇头,眼泪还在往外流,“现在到眼角上了,你忍耐一下。”克鲁姆捧着她的脸,小心地帮她取出眼里的异物。

还没等赫敏向克鲁姆道谢,德拉科怒气冲冲的声音闯进来:“你这个混蛋,你怎么敢欺负她!”说话的同时一把推开克鲁姆,从他刚才的位置看过去,克鲁姆捧着赫敏的脸在亲吻她,再也忍耐不住了,他这些日子来已经忍得够久了,冲过来推开克鲁姆时还有点气弱,现在看到赫敏通红眼泪汪汪的眼睛,怒火中烧,“你没看她不愿意吗?”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克鲁姆疑惑不解,他哪儿欺负赫米恩了?

“到现在还在装傻。”德拉科冷哼一声,“你就是用自己明星的身份来骗女孩的,长得傻愣愣的原来根本就是个花花公子。”

“德拉科,你在说什么?你误会威克多尔了,他只是在帮我。”赫敏也听不懂德拉科在说些什么,不过她试图化解他们俩的敌意。

威克多尔,她叫他威克多尔!

德拉科咬牙切齿:“你跟别的女人一样也那么爱慕虚荣?他不就是一个会打球的运动员嘛,除了会打球他还会什么?”

“够了,你不要随意中伤别人,威克多尔不光会打球,他的成绩也不错,至少他人很好,不会跟你这样一会儿和我交朋友一会儿又骂我泥巴种!”赫敏受不了了,他到底要怎么样,莫名其妙就上前来中伤威克多尔,“道歉,你要向威克多尔道歉。”

克鲁姆稍稍有些察觉眼前的少年为何对他有如此深刻的敌意,是为了他的舞伴。卡卡洛夫教授让他和这个少年多亲近,说是对他往后的发展会有好处,可是他没兴趣讨好别人,除了赫米恩,这个撞进他怀里流鼻血的少女,她的聪明才智令他佩服,谈话的时候从来不会说让他为难的话题,还有舒服的笑容让他觉得和她在一起很自在。

“做梦,我才不会道歉。”德拉科气得发抖,只觉得脑袋一阵晕眩,让他向克鲁姆道歉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

“没关系,赫米恩,我不用他道歉。”克鲁姆说道,“我们接着去跳舞。”

赫敏把手伸向克鲁姆摊开的手掌,德拉科冲动地抢先抓住了赫敏的手,拽了她就往外面走。

“赫米恩……你居然喜欢一个连你名字都叫不准的笨蛋。”他边走边说,嫉妒得要死,因为他觉得赫米恩的叫法很亲密这个叫法和别人都不同。

“说什么喜欢不喜欢,你有什么资格管我?”赫敏生气地反问,挣扎着想甩脱他的手。

克鲁姆追上来,拦住他们的去路:“你快点放开她,你没看到她不想跟你走?”

“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你少管闲事。”德拉科语气很冲地说道,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去思考,什么黑魔王什么麻瓜什么巫师,统统去死,满心满眼都是这个保加利亚的混蛋吻了赫敏!他在心底用最恶毒的诅咒咒骂着克鲁姆。

克拉布和高尔看着他们的老大在那儿跟克鲁姆针尖对麦芒完全忘记了周围的情况,不禁打量了一下周围,还好现在礼堂里的灯光比较昏暗,人也少了很多,没有太多人注意到正在争吵的角落。两人一边吃东西一边关注战况,如果德拉科需要人手围殴克鲁姆……算了,那个保加利亚**强壮的体格……他们还是吃东西!

二只扭头,他们什么都没看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