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98 一波三折的吻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98.一波三折的吻

98.一波三折的吻

等克拉布和高尔吃完了盘子里的食物准备再看看战况如何,扭头看去,只见德拉科不在了,只剩下赫敏和克鲁姆还在原地,赫敏正在向克鲁姆说着什么,很疲惫的样子,他们惊讶地面面相觑,难道他们错过了什么?德拉科去了哪里?忽然他们看到克鲁姆抱住了赫敏?二人又互相看了一眼,耸了耸肩,扭头,这些子乱事,他们还是少管、少管啊!

赫敏因为德拉科坚决不愿意道歉,最后愤恨地离去时,看着他愤愤不平的背影忽然觉得一股疲惫感袭来,德拉科就不能表现得成熟一些?不分青红皂白就过来骂人,胡乱指责,又坚持不肯道歉,这让威克多尔多么尴尬。

“对不起,他平时不是这样的。”赫敏向克鲁姆道歉,“大约是最近很多事情让他心情不好。”

克鲁姆有些诧异地想,难道她不知道那少年为何冲过来的理由?看着在灯光下显得有些摇摇欲坠的少女,苍白的灯光给她笼上了一层寂寥,忽然就有一种将她揽入怀中的冲动而他也确实这样做了,直到怀中人僵硬着身体克鲁姆嗓音低沉地说:“我没有别的意思,赫米恩,你是个好女孩,和你一起我很开心……”

赫敏靠在克鲁姆胸前,见他仅仅是搂着她并没有更进一步的动作,逐渐放松身体,听着他胸腔震动发出的声音,在悠扬轻缓的音乐中,他的声音有一种安抚的作用,她可能是真的很累了,想要找个人靠一下,静静地听着。

克鲁姆停顿了会儿,似乎在搜索词语又似乎在聚集勇气,他犹豫了会儿开口:“从第一次看到你……赫米恩……你是那么有活力,跑步时身体是那么轻盈就像一只猎豹,认真看书时,你专注的眼神特别漂亮……赫米恩——我其实对你……”

天呐,他难道是要告白?赫敏再后知后觉都察觉了,整个人傻在那里,不知道该有什么反应。

“你做梦去吧!”德拉科的声音突然插了进来,下一瞬间,她被人拉住了手腕,冲向礼堂外面,赫敏还在呆滞中被德拉科拽着踉跄着往前跑,等跑出一大段才猛然回神,挣扎起来:“德拉科,你又干了什么?”

“我在救你摆脱那个混蛋。”德拉科不管不顾地往前跑,他现在只有满腔怒火急待发泄,赫敏不肯好好听他说话,这让他非常恼火,虽然忘了其他事头脑中却异常清晰,他们跑不远,目光在走廊两侧扫过,他记得前面不远处有个扫帚间,抓了赫敏到了扫帚间开门把她推进去然后自己也跟着挤了进去把门关上,顿时扫帚间里陷入一片黑暗。

“你疯了!”这小小的扫帚间堆放着杂物,没有窗户,门合上后什么都看不见,赫敏努力站直身体被后面的杂物勾住了头发,诅咒了一句,她现在大概头发乱得跟泼妇打架被人揍过一样了,“快点让我出去。”

本来就很狭小的空间被德拉科挤入后变得更加拥挤,他们二人根本就不能转身,赫敏侧身贴着墙壁,生气地想把同样侧身面对她的德拉科拽向一旁好开门出去,德拉科被她拽得向里面挪了几步,赫敏已经抢占了门旁的位置,握住门把,赫敏正要开门,德拉科从她后面手掠过她的耳畔一把按住了门扉。

“不许走。”

赫敏没能打开门,顿时怒了:“德拉科,你到底想干什么?”

“赫米恩?赫米恩……”外面隐约传来克鲁姆的声音,赫敏正要出声开门,被德拉科从后面一把捂住她的嘴,并且将她压制到门上。

赫敏只觉得头脑中一下子“嗡”地一声,她现在真的不知道他想要做什么了,他难道想要在这个小扫帚间杀掉她然后毁尸灭迹?

挣扎着,努力从被捂住的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德拉科就是不肯松手,他在她耳边压低声音地说:“别浪费力气了,你就不能安静一会儿?”

赫敏恨不得对身后的人进行自卫攻击,可是她又不想对他下手太狠,想着他应该不会真正伤害她,于是顺从他地安静下来,说不定那时候他就会放松警惕。

克鲁姆的声音渐渐地远了,他们听见克鲁姆询问的声音:“你们有没有见到赫米恩?”

“没有,发生什么事了?”哈利的声音。“你脸上的伤……”

“我没什么,赫米恩被马尔福带走了,他很生气的样子,我怕他会伤到她。”

“我们是从外面进来的,没看到他们。”罗恩说。

“你再去周围找找,我们去城堡里面找找看。”哈利说。

“谢谢你们。”

接下来他们散开了,再也听不到声音。

德拉科又倾听了会儿才松开捂住她嘴的手,稍稍后退了些。一得到自由,赫敏转过身,在黑暗中面对德拉科,看不到对面人的脸,只是她现在很生气,这家伙的行为是挟持,竟敢挟持她还捂她的嘴,胆子不小啊!

“你对威克多尔做了什么?”她刚才听到哈利说威克多尔的脸受伤了。

“没做什么。”德拉科有些幸灾乐祸地说,“就是有只金花鼠抓花了他的脸。”当时他扭头往外面没头没脑地横冲直撞,越想越觉得不应该是他跑路,于是又回去了,还好他回去了,居然看到那个混蛋竟然抱着赫敏,赫敏温顺地靠着他,想都没想地掏出魔杖,把桌子上的花瓶变成一只金花鼠狠狠砸到了克鲁姆的脸上,他趁机把赫敏拉走了。

“你怎么能那么做。”赫敏生气地说道。

“哼,他和金花鼠不是很配么?”德拉科毫无悔过之意。

“你怎么……幼稚!”赫敏气愤,前世加上今生第一次有人向她告白,竟然被德拉科给搅黄了,虽然她并不知道自己想不想答应他,当时威克多尔的话却让她微微有些心动的,“走开,我要走了。”

再次去开门,德拉科再次一把按住门。

“你想去找那个混蛋?还是去找哈利?啊,我知道,你还能去找迪恩,可惜他不在霍格沃茨。”他嫉妒地说,真想给这些人一人一个阿瓦达索命!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你扯上哈利和迪恩干嘛?”赫敏试了几次拉不开门,生气地转身,“德拉科,别逼我对你动粗!”

“你要打我?”德拉科暴跳地一把抓住前方人的肩膀把她用力推抵在门上逼近,黑暗中只能听到他们急促的呼吸声,赫敏穿的是露肩的礼服,德拉科抓紧她肩膀的手掌触摸到裸?露的肌肤,冰凉的触感传来,他怔愣了下,感到她微微的颤抖,放软了语气,“很冷吗?”

赫敏惊诧于他语气的转变,虽然看不清他的脸,可是黑暗的空间里有什么东西变化了,从刚才的怒气抗争转化成了丝丝的暧昧,温暖从他手掌之下渗透进皮肤,他慢慢地沿着肩膀的位置向上,抚摸到了脖颈处,手指在她发根处垂下的发丝间流连,赫敏心慌意乱,他的手掌似乎越来越烫,猛然发现他靠得好近,近的能够感到他呼出的气息就在脸旁。

“好了,我不冷了。”抵住他的胸前,赫敏干巴巴地说,“德拉科,我们快点出去吧,我困了,想回去睡觉……”

听着她的声音,黑暗中德拉科似乎闻到了一种不同于狭小空间中灰尘的味道,一种淡淡的香甜好闻的气味慢慢地向他袭来,这种味道就像是记忆中阳光的气息又好像是第一次吃到美味甜点的奶香,他禁不住地想要靠近仔细辨认。

直到他伸出舌尖轻轻舔了一下她的嘴角,赫敏惊住了,如果有光能够看到就能发现少女石化地瞪大眼,见她突然没有了任何动作,德拉科心安理得地找准了她的嘴唇轻轻舔过她的唇。

忽然——只闻“啪”的一声,德拉科捂住一边脸,不可思议地瞪着前方黑暗中的人。

“你打我?”

“你在干什么?”赫敏窘迫又气愤。

“我在吻你,笨蛋!”德拉科也来气了,这个不解风情的家伙,抓住赫敏打他的手,另一手抓着她的肩膀再次用力地将她推挤到门板上,再次吻上去,这一次他略带了惩罚性地用力亲吻,啃咬她的嘴唇。

赫敏闭上眼睛,只觉得嘴唇上疼得要命,甚至尝到了血腥味,这个混蛋,是亲吻还是吃人呢?还有一只自由的手再次“啪”地一下打中他的脸。

德拉科不敢置信被她甩了两次耳光:“你又打我!”这次他抓住了她两只手。

“是的,我就是打你,你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你在强迫我,你看看你在干什么?”赫敏忍不住吼道,“你可以看不起我,但是你不能侮辱我!”

德拉科忽然发现他真的是个混蛋,自己在做些什么?松开手,他声音低哑地道歉:“对不起……”

“不用,我承受不起。”赫敏冷冷地回答,推开他去开门。德拉科忽然有种预感,如果他这次就这样让她离开,他们将再也不可能亲密无间。

身体比大脑更快地行动,一把按住已经开启的门扉。

赫敏试了几次没能开门,漠然说道:“德拉科,不要让我恨你!”

她的话音刚落就被身后的人一把抱住,紧紧地抱住:“赫敏……”

“你还想怎么样?”赫敏恼火极了,用力地扳他的手臂,“真的要我对你用魔法?”

“我刚才不该那样做,可是……赫敏,我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德拉科嗓音压得很低,他充满了茫然的语气让赫敏心软地静静听他说,“父亲让我不要和你来往,让我表现出对你的厌恶,可是我不讨厌你,也不想和你断绝来往,对你恶言相向我很难过,我不想那样的,我不知道该如何做……我讨厌你对着别人笑,拉着别人的手一起跳舞而我只能在一旁看着……”

拍拍他的手臂:“你知道你现在的所作所为会带来什么后果?”德拉科终于和她说绝交的原因了,她却喜悦不起来,真正听他说出了理由却发现他们的距离更远了,中间那座高山无比的巨大,“你的父母不会同意我们交朋友,他们有他们的立场,你想好了要怎么做?违背你父母的意愿?还是你准备反对伏地魔?”

德拉科颤抖了一□体,手下更加用力,勒得赫敏隐隐有些发疼。

“我……不知道。”他根本没有考虑过将来会如何,赫敏的话让他畏惧,从小到大父母对他解说的伏地魔都是强大优秀却有残忍的,他崇拜他也深深地畏惧他,在得知他即将复活的消息时他想过不要去理会他可是父母亲却不断地做着各种准备,迎接那个人的回归。

他不想违背父母,却又不愿意放开怀中这个温暖的人,他到底该如何?

赫敏努力转过身,捧住他的脸,眼睛已经适应了黑暗,能够看清一个轮廓,她甚至能想象他此刻的沮丧无助表情,轻叹:“未来的路需要你自己选择,最重要的是要站对队伍,一旦做出了选择就要坚持着走下去,不能因为困难而后退,亲人是你的心结那么就好好保护他们。”额头抵住他的,赫敏低低地唤了一声,“德拉科……”

柔软的唇贴上了他麻木的双唇,很快就离开,就像是宣告着某种无奈又像是在与他道别,德拉科呆滞地站在原地,看着门开了,头发凌乱的少女走了出去,门再次合上,只留下一室的黑暗和若有似无的暗香浮动。

他靠在门里,思绪一片混乱,门外,赫敏落寞地走在已经没什么人的走廊中,发丝凌乱,嘴唇上的伤口还在渗透着血丝,淡淡的血腥味让她苦笑。

这个圣诞舞会,真TMD烦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