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03 是谁在伤心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德拉克在前面走赫敏尾随在他之后,二人沿着昏暗的走廊默默前进,赫敏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暗猜是俱乐部出了什么事?不像,如果是俱乐部的事情,其他人会来通知她而不是斯莱特林的学生们明目张胆的鄙视她……应该是发生了什么她不知道的事情。

拐了几个弯,德拉科在某条走廊停了下来,昏暗的走廊里每隔很远的距离才有一支摇曳的火把照明,墙上连画框也没有,即使有也是空荡荡的,大约没什么人愿意守在这儿。这条走廊通往更深的地牢,只有刚进入学校的豆丁们被人捉弄或者玩壮胆游戏时才会打这里经过,这个时间点不会有人来,正是谈话的好地方。

一直在想事情,赫敏没注意前方的德拉科停下了地又朝前走了几步,在他回转身时才猛地回神,险些撞上,连忙停下往后退了一步,面对德拉科吃惊的表情尴尬地说:“你找我有什么事?”

火把的光芒从很远的地方照射过来,德拉科大半个人笼罩在黑暗中,在他脸上勾勒出轮廓分明的光与影:“你是不是……算了,你自己看吧!”说着递过来一本卷起来的大版面杂志,“在杂志最中间的彩页部分。”

赫敏疑惑地接过,看到封面上是一个卷发女巫,用魔杖指着一块大大的海绵状蛋糕咧嘴笑着,《巫师周刊》是杂志的名字,赫敏快速地翻到了中央,整整一页是哈利的一张照片,在照片的下方是一篇短文:哈利?波特的秘密伤心史。

标题很耸动,她往下看,原来又是丽塔?斯基特写的。看开头的时候她还在笑,哈利和她是恋人,这招已经用过了,等看到说她野心勃勃,喜欢名人,三强争霸赛开始,运动明星威克多尔?克鲁姆来到霍格沃茨,她用**迷惑威克多尔?克鲁姆并把他迷得神魂颠倒时她忍不住喷笑。

“你笑什么?”德拉科见她居然肩膀耸动着地发笑感到一阵心烦意乱,“他亲吻你了?”

“……她怎么会知道?明明当时没有人……”赫敏脸红地竖起杂志,她想到了那时候心跳的感觉,唉,还说做朋友,朋友亲一下脸会有那种慌乱的心情么?

手中的杂志被德拉科往下压,褐色的眼睛看到了生气的灰色眼眸,看她那副神不守舍的样子他就想去揍人:“难道你真的对他用了**?”

赫敏对他生气的模样纳闷地想他生什么气?笑着说:“我会那么没品?”说着,接下去往下看,神情从轻松看戏变得凝重。

丽塔?斯基特是如何知道她和德拉科那次晚上的约会的?

只见文章的后半段有这么一段:

格兰杰小姐似乎不满足玩弄两个男孩的感情,深更半夜地与学院里另一名男生在小树林里约会。

“我会说服我的父母。”德拉科?马尔福说,他是个英俊的男孩,“我曾经说的伤害你的话都不是真心的。”

格兰杰小姐因何受到如此多的欢迎?似乎并不是因为她的天生丽质,她是一个长相平平又喜欢使用暴力的姑娘。

“哦,她长得真的很丑。不过她脑子挺机灵的,很可能制作了一种**。”一名格兰杰小姐的同学说,“请不要把我的名字报道出来,我怕她会报复我。”那位同学说完立刻表情恐惧匆匆地走了。

在霍格沃茨,**自然在被禁止之列,阿不思?邓布利多无疑需要认真调查此事……

“她是怎么知道上次我们在树林里的约会?还那么清楚你说的话?”赫敏心惊地再次仔细地阅读了一遍描写她和德拉科的内容,还好丽塔?斯基特不知道他们在谈论些什么,只留下了暧昧的对话,不然德拉科将来就惨了。

目光快速地扫过短文,又看到了许多不容忽视的细节,比如威克多尔在俱乐部办公室邀请她去他家玩的事,当时他们的位置在五楼,如果是外面有人从窗户看到他亲她不是没可能,但他们之间的说话不可能有人躲在外面偷听却不被发现,最令人不解的就是她和德拉科的约会,那时明明没有其他人在。

“谁知道她用的什么方法,重要吗?”德拉科烦躁地说,克鲁姆吻了她而她并没有像上次那样否认地承认了,还脸红?

“当然重要。”赫敏抓紧杂志皱眉,“难道是利用了什么道具?”她想到电影里出现的*之类的东西。

德拉科奇怪地看她翻找着衣服口袋,拍打着衣领:“你在找什么?”

“一种监听的用具……”忽然她用力拍了一下额头,这里是魔法世界,而且霍格沃茨施展过麻瓜物品失灵的魔咒,因此什么卫星定位、电子仪器到这里都会失灵,必须使用魔法世界的思考模式,“她可能有一件隐形衣……等等!”一手托着下巴,眼睛盯着地上的一角,穿着隐形衣也不能解释她如何能出现在五楼的窗户旁,除非她会飞……

眼睛忽然睁大,也是有那种可能的,阿尼马格斯,某种不起眼的会飞的生物,就像小天狼星一样是没有登记的非法阿尼马格斯。

“又怎么了?”德拉科被她突然抬头紧盯着的目光吓了一跳。

“……她的胡编乱造我可以不予理会,只是你要怎么办?”赫敏担心极了,丽塔?斯基特唯恐天下不乱,指名道姓地把德拉科暴露出来,他的父母也会看到杂志的内容,“你或者像以前那样咒骂我,我们再好好打一架?”

“你开玩笑?我为何要和你打架?”德拉科瞪她,“你不担心你的名誉?”

赫敏笑起来:“我的父母不看巫师世界的报刊杂志,了解我的人更不会把这些事当真,不了解我的人,随便他们去说,对我又能造成什么影响?倒是你,最好跟我撇清关系,不然你的生活会受到影响。”

那最后一句话,让他心中一痛,撇清关系,在所有被报道的人中,他是唯一得跟她撇清关系的人?!

《巫师周刊》的那篇报道带来的效应不是一般的大,而且其中报道的人又是最近学校里风头正劲的几人,更是引来阵阵热议,却没有如丽塔?斯基特所想那般掀起打击赫敏的不好流言,只是让她更加出名,让改良俱乐部在霍格沃茨大受欢迎,这倒是令她非常不解。

集会的时候塞德里克还调笑:“刚建议你找个男友,你居然一下找了三个,不愧为会长。”

“你是不是得罪了丽塔?斯基特?”秋悄悄拧了塞德里克一下,疼得他龇牙咧嘴。

“我和她结仇又不是什么新闻。”赫敏觉得塞德里克以后绝对是妻奴,对塞德里克的话并不在意。

“那么,你会选择哪一个?”秋好奇地问,在学生之间有人开了赌局,如果能够打探到第一手资料……

赫敏好笑地瞥了眼秋:“他们的****分别是多少?”

漂亮的东方少女吃了一惊,不好意思地捂住脸:“你都知道了?我没下注……真的!”

哈利开始还有些尴尬,可赫敏和克鲁姆平淡的反应到后来他慢慢地也变得波澜不惊,只是在看向赫敏和克鲁姆在一起说话的时候心情会低落。

从圣诞舞会时知道赫敏是克鲁姆的舞伴,那时候开始他就觉得自己慢了一步,虽然赫敏一直没有承认和马尔福有没有深夜约会,其他人则正是因为这一段报道认为文章的报道是虚假的,因为德拉科当众咒骂赫敏泥巴种,两人因此而绝交,这事闹得非常大,任何有自尊的人都不会再和好,丽塔?斯基特的报道成了大家开赫敏玩笑的材料,赫敏也大方地拿这件事自我调笑,反而让她与学校里其他学院的人关系变得更好。

哈利却隐隐觉得丽塔?斯基特在马尔福这件事上没有说谎,说不上为什么,只是如此觉得,他却不敢去亲自证实。

“会长,你会配置迷情剂么?”有小姑娘红着脸悄悄地找她,表示想要弄一点。

这大约是唯一造成的不便了,到后来,赫敏被大家缠着追问迷情剂的配方,最后她非常无语地召开新闻发布会,错了是在集会上被逼上台解释迷情剂的问题:“感情并不能依靠迷情剂,药物无法帮助你获得真心,当药性褪去时终将面对冰冷的现实。与其到时候痛苦,不如努力让喜欢的人接受真正的你。”接下来,赫敏仔细讲解了迷情剂解药的制作方法,真是大煞风景的做法,这也让众人了解了他们的会长各方面知识的熟练掌握。

每天早晨,礼堂里吃早餐的时候也是猫头鹰们忙碌着送信的时候,德拉科意外的没有收到家里寄来的零食反而是丢下了一封信,猫头鹰把信丢进了他面前的餐盘里,果酱涂抹在信封上,瞪着信上面的徽章片刻,德拉科犹豫了下拿起信,施了一个清洁咒,把信塞进口袋。

看了一眼对面坐着的赫敏,她正在和艾琳说着什么,艾琳用手指戳着一只玻璃瓶希望能够让瓶子里的甲虫飞动。最近几天赫敏总是随身带着一只玻璃瓶,里面养着一只甲虫,瓶子上面的盖子钻着孔洞可以令甲虫不至于被闷死,但也没办法飞出来。

“它是不是生病啦?”艾琳丢了些面包又撒了一些水进去,可是甲虫并没动那些食物地趴那儿不动,“怎么不吃东西?“

“生病了吗?那正好,我正好想实验一种魔药的配方,需要甲虫,如果它不想活了,正好让我做实验用。”

“它不是你的宠物吗?你居然要用宠物做实验?”

“它不是要死了嘛,不能浪费了。”赫敏慢条斯理地说,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扫描着瓶子里的甲虫。

甲虫飞起来,愤怒地在瓶子里飞舞,最后停在瓶口想要出来,被赫敏冷笑着用叉子柄用力敲了下瓶口的盖子,把甲虫打落瓶底,甲虫四脚朝天翻不了身,赫敏抓起玻璃瓶小幅度地甩动:“是想活着还是做我的魔药材料?我说过我的耐心是有限度的。”

甲虫晕头转向中,好不容易等瓶子停下了,透过玻璃瓶看到赫敏嘴角含笑却透着寒冷恶意的褐色眼睛,惊恐地抖动翅膀,连忙歪歪扭扭地爬过去吃面包碎屑喝着瓶底的水珠。

“赫敏……你的笑容好恐怖……”艾琳弱弱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