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04 难解的心情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04.难解的心情

猫头鹰信使还在不断地进来,不少猫头鹰在赫敏面前丢下一大摞信件后飞走,这些乱七八糟的信件,赫敏稍稍看一下连寄信人的名字都没有,直接扫到一旁,准备到时候丢到垃圾桶里集中销毁。她不用看都知道里面写了些什么,丽塔?斯基特在《巫师周刊》上刊登的文章在霍格沃茨并没有掀起太大的浪花,外面不了解情况的人却给她寄来了不少恐吓信,一面倒地指责赫敏是个坏女人,让她最好滚蛋,有些信件上面还涂抹了恶意的魔药。

“吼叫信!”艾琳兴奋地看着抛到赫敏盘子里的红色信封,估计又是哪个哈利或者克鲁姆的支持者寄来的。

赫敏面色不变,抓起已经在冒烟的红色信封往天空中一抛,从口袋里抽出魔杖,凌空挥动,一道道青色的光从魔杖尖冲出,急速地斩向空中的吼叫信,还来不及发出一个音节吼叫信就被斩成碎片。

礼堂里的人安静地看着飞扬下落的吼叫信碎片在空中就逐渐化为灰烬消散,直到不剩下什么才重新响起交谈声。

“你的速度又快了不少。”艾琳做着挥动魔杖的动作,“太帅了这招。”

“如果你使用的次数多了自然就熟练了。”第一次接到吼叫信,被骂了个狗血淋头,赫敏听到一半就忍不住一记风刀劈了上去,真的斩断了吼叫信的咒骂,于是后来收到吼叫信她都直接斩成碎片。赫敏重新放好魔杖,目光冰冷地扫向玻璃瓶里的甲虫,应该怎么从这个女人身上讨回一些利息呢?

丽塔?斯基特能够变身成甲虫,到处寻找可以胡编乱造的新闻,她是个非法的阿尼马格斯,赫敏并没兴趣挖掘别人的**,也没想过断人生计,如果斯基特不要来招惹她这个秘密也不会被发现,招惹了她又不及时脱身还想继续中伤她就要有还债的心理准备。

抬头看到斜对面的德拉科,他低头看着报纸,克拉布和高尔依然坐在他右手边努力吃东西,潘西则坐在他的左手边,从上次告诉她杂志上的文章后他就没有再找机会和她说话,看上去他并未受到什么影响,这样的情况应该是最好的吧?

上完了课还要忙着俱乐部的活动,又是差不多深夜时分回到宿舍,赫敏把装有甲虫的玻璃瓶放到了床头柜上,丽塔?斯基特变身的甲虫显得焉头焉脑,黑猫凑近玻璃瓶看了会儿很快就没了兴趣。

【我教给你的隐身术练得如何了?】黑猫扭头看着赫敏。

“可以骗过大部分人……”赫敏皱了皱眉,她用“骗”这个词,是因为隐身术其实是一种高级的精神暗示,使用精神力暗示周围的人看不见她,要影响的范围越大需要的精神力就越多,对于没有意识的仪器精神力就无法作用了,这也是为何隐形衣在侦测道具下会无所遁形。

【不错了。】黑猫难得地夸奖她,一般人类不依赖魔法用具仅凭自身的精神力很难做到对所有人隐身,特别是对意志坚强的人来说,精神暗示会减弱甚至是无效,赫敏已经拥有超越这个世界人类的精神力,加上她的悟性,假以时日必定会有所超越。

“你大约什么时候走?”赫敏躺下,盯着天花板。上次黑猫说,乾坤镜的能量就要满了,大约没多少日子就能使用。

出乎意料的,黑猫居然用疑惑的语气说:【很奇怪,应该这几天就可以蓄满能量,可是我每次去看都是还差一点。】他其实一直在考虑,乾坤镜是不是坏了。

“大概是时间还没到,要让你再多留一些时候。”到底和他一起时间久了,与他亦师亦友,嘴上说他很烦最好别出现,其实能够陪在身边就会觉得很安心,他一旦打开空间壁垒回去后,意味着他们再也不会相见了。

【唔,可能吧。】黑猫想不明白地在枕头上翻来覆去。

“……敖珏,你打算怎么办?”安静了会儿,赫敏想到了东海龙女,她坐起身,摸了摸随身戴着的龙鳞,犹豫着是不是要通知可怜的龙姑娘。

黑猫却没有像上次那般立刻说不用管她而是陷入了沉默,赫敏惊讶地看向蜷成一团的黑猫,难道他其实对龙女是有感情的?心中胡乱猜测,黑暗中响起一声叹息:【我必须回去……六界大战,我王遭了暗算,拼尽全力隐藏起妖界王庭后失踪,如今王下落不明,我妖界伤亡惨重,如果我再失踪,妖界就完了……】

“六界大战?”赫敏还是第一次听他提起从前的经历,然而黑猫没有解释,静静地蜷缩成团,那是他不愿提及的伤痛,若是不知道回去的方法就留在这里随心所欲地过下去,可是得知了回去的方法,他又如何能独自留在安全的地方苟且偷生?

黑猫的心愿是要保护妖界,即使不知道回到战场能否活下去也依然要回去,她为了保护这个世界的人而放弃了那个世界,这是必须做出的抉择……即使她已经做出了决定,在这样的黑暗中,依然会黯然魂伤,黑猫也是同样的吧?

一人一猫都失眠地想着心事一夜无眠。

接下去的日子依然如同前几个月那般按部就班,除了接到了迪恩的来信,他同样看到了《巫师周刊》上的文章,他知道她收到很多不怀好意的信件让她不要过于理会,时间长了自然会消退,知道她成立了一个俱乐部,这点迪恩在信中非常赞赏,并邀请她在暑假的时候去找他,有一个好消息要告诉她。赫敏对于是什么好消息有些好奇,不过迪恩对此保守着秘密,只说等暑假再说。

和迪恩的通信让赫敏的心情好了很多,终于到了五月的最后一个星期,麦格教授在变形课后把哈利留了下来,告诉他晚上九点去魁地奇球场,巴格曼先生将宣布第三个项目的比赛内容。

“你不知道他们把魁地奇球场变成了什么。”塞德里克在集会的时候愤愤地说。

哈利也同样显得愤愤不平,他们都是学校魁地奇球队的学生,那个球场见证了他们的荣誉和成长,现在那里布满了还在增高的矮墙。

“是个迷宫。”克鲁姆解释,对于最后一个项目,他反而觉得最后一个项目比前两个项目要容易。

“海格提供了一些阻碍我们前进的动物。还有阻碍的符咒。”哈利说了之后没那么乐观了,要知道海格喜欢的动物可不是什么乖巧的小动物。

“那么你们应该好好练习使用魔咒,如果有需要的魔咒可以在集会上提出来,大家一起研究。”

秋笑着说:“问题是,最终只会有一名勇士,我们这儿有三个。”

“帮谁加油好呢?”纳威纠结地问。

“最后谁能胜利各凭本事。”艾琳倒是没有那么多的想法,她对于俱乐部最满意的地方就是,这里有许多来自三大学院的人,他们对于她并没有太多排斥,在这里交到了朋友,“你们也别太得意了,说不定最后会是芙蓉获胜。”

“说的没错——”罗恩附和道,见大家都看向他,脸红地挠了挠脸说,“这种可能性还是有的。”

“嗯,在结果没有出现前,任何微小的事件都可能改变结局,大家都不能放松警惕。”赫敏如此总结,接下来的日子,她帮几人找了不少魔咒让他们练习,三人中,哈利年纪最小掌握的魔咒也很少为此赫敏特别多花时间帮他练习,罗恩非常悲剧地成为哈利练习时攻击的对象。

“我们去找海格要只动物来试试吧,就用牙牙好了,不是我要抱怨,我的背痛死了。”罗恩揉着僵硬的背,他已经被哈利的昏迷咒击中了五次,虽然地上有枕头昏倒时倒下的位置很难控制,就算是好朋友他也有权利要求休息,当然要赫敏当实验品的话他不敢说。

“罗恩说得也不错,到时候你要面对的都是凶猛的动物,绝对不会傻站在那儿等你攻击。”赫敏扫了眼罗恩,想了想,确实应该去找点动物来训练。

哈利每天一有空闲就寻找空教室按照赫敏给的魔咒名单练习,他还从未试着使用过如此多的魔咒,不过第三个项目明显没有前两个项目带给他的那种面对未知的恐惧,他觉得已经做了很多的准备,即使6月24日到来了,他也能够平静地面对。

这天整个白天进行期末考试,晚上将举行三强争霸赛的最后一个项目的比赛,这也将是改良俱乐部组建的飞行表演队第一次在众人面前展示他们几个月来的训练成果,大家都兴奋地等待着讨厌的考试快些结束,夜晚能够尽快降临。

哈利在吃早餐的时候,麦格教授嘱咐他去礼堂旁边的会议室集合,勇士们的家属将受到邀请前来观看决赛,哈利听了很高兴,快速地吃完早餐,和塞德里克一起前往会议室。

从前他绝对不会如此期待,因为德思礼一家对他没能送命只会失望绝对不会来看他冒生命危险的比赛,然而现在他有了教父,小天狼星一定会来看他,兴匆匆地进了会议室,果然见到站在火炉边对他微笑的小天狼星,还有韦斯莱夫人和比尔也来了。

“哈利,你还好吗?”小天狼星深邃的眼睛含着笑意地打量他,“嗯,看上去不错。”拥抱了他一下,放开,“邓布利多还同意他们一起来看你比赛。”

“没想到吧?”韦斯莱夫人热情地说,对哈利张开手臂,哈利眉开眼笑地上前,“我们来看你的比赛。”她亲了亲他的面颊。

比尔和他握手:“查理也想来,可是走不开。他说你战树蜂的那场太精彩了。”

塞德里克的父亲对哈利不太友好地出言讽刺,塞德里克对哈利说:“别理会他,自从看过丽塔?斯基特的三强争霸赛的报道,他就一直很生气,你知道那女人把你说成是霍格沃茨唯一参赛的勇士。”

“不过他也没有去纠正她。”迪戈里先生说。

“爸爸,丽塔那个女人喜欢无事生非,纠正有用吗?她只会把我们弄得更糟糕。”塞德里克说道,“最好的解决方法就是不要去理会。”

“阿莫斯,你还没你儿子大度。”小天狼星赞赏地对塞德里克点点头。

“你在部里工作,应该了解那女人胡扯的能力。”韦斯莱夫人本来生气的表情也变得和缓。

迪戈里先生被人下了面子想要发火却被他的妻子一手搭上胳膊,因此他耸了耸肩没再跟他们搭话,叫上塞德里克走了。

哈利不用参加考试,他带着小天狼星和韦斯莱夫人、比尔参观霍格沃茨校园,如此消磨了一整天的时间,晚饭时分来到礼堂用晚餐。他们一行人坐在格兰芬多学院的餐桌旁,韦斯莱家的人聚拢过去坐在一起,显得很热闹,哈利感觉仿佛又回到了陋居一般。

“嗨,你们好。”赫敏走进礼堂的时候看到格兰芬多餐桌上热闹的气氛,走过去和他们打招呼。

“你好,赫敏。”小天狼星站起来,笑着说,“我还没有正式向你道谢。”他是指去年赫敏帮他带信给邓布利多,抓住小矮星为他洗清罪名的事情。

“我只是做了我认为正确的事。”赫敏微笑着回答,“重要的是你说的是实话。”目光扫了其他人,韦斯莱夫人似乎不怎么欢迎她的样子,低头喝着南瓜汁饮料。

“赫米恩。”克鲁姆站起身,招呼她过去,赫敏对哈利他们说了声:“请原谅。”点了点头走向斯莱特林的桌子。

等她走远,韦斯莱夫人有些挑剔地说:“就是她么?赫敏?格兰杰,果然是长相平平的姑娘。”

罗恩吃惊地看着母亲:“妈妈——”

“您不会也相信丽塔?斯基特的文章吧?赫敏是我的朋友,她不是我的——女朋友。”哈利看着她的背影语气有些黯淡。

“我当然不相信那女人。”韦斯莱夫人的语气明显热络起来,“她其实是个挺能干的女孩,还组建了一个改良俱乐部?”

“是的,我和哈利都是俱乐部的成员,还是高级的组织者。”罗恩说起俱乐部来了兴致,妈妈和比尔都兴致勃勃地听他说,连弗雷德跟乔治对于俱乐部组织者的集会很感兴趣,他难得地成为众人的焦点,这让他很有成就感。

“你真的只想让她成为朋友?”小天狼星的问题让目光跟随着赫敏的哈利狼狈地看向他的教父,小天狼星目光深邃地看着他,仿佛看透了他内心深处的念头,这令他有种做坏事被当场抓住的措手不及。

“我,我……”他张了张嘴,“我没能邀请她当舞伴。”

小天狼星低低地笑了:“哈利,没能邀请她当舞伴能代表什么?舞会上你有去请她跳舞吗?有没有告诉她你的想法?要知道,你父亲喜欢莉莉也就是你妈妈之后可是一直想着如何让她高兴让她喜欢上他,一味地等待是没有用的。”轻轻拍了下哈利的背,“听我的,如果今晚你能够获得胜利,就去向她表明心意,我想那什么克鲁姆总比不上你和她认识的时间长。”

“如果她拒绝……”

“你怎么这么畏畏缩缩。”小天狼星简直想叹气,这一点到底像谁?他父母的性格好像没一个是这样的,“就算被拒绝,你们还是可以当朋友,而且她对你的感觉会不一样,哈利,追求女孩子要有耐心,如果真喜欢,那么被拒绝一次二次又算得了什么?你妈妈以前可不喜欢你爸爸,还非常讨厌,最后他们不还是成为了令人羡慕的一对?”

哈利看着小天狼星陷入回忆带着温暖笑意的眼睛,心底深处有什么东西雀跃着激荡着。暗暗下定决心,这次若是能够获胜,他一定要告诉赫敏他的心意。

纳威在一旁吃着东西,断断续续地听到小天狼星和哈利小声的说话,惊讶地想道:哈利喜欢赫敏,原来丽塔?斯基特还是有一点说对了?

“他们是我的爸爸和妈妈。”克鲁姆等赫敏过来就迫不及待地把她介绍给一对看上去很精神的夫妇,他们和克鲁姆长得很像,他的眼睛特别像母亲,“她就是赫米恩。”

“你们好。”赫敏落落大方地向他们打招呼,在他们对面落座,克鲁姆的父母微笑着向她点点头,用保加利亚语和她打招呼。充满兴味地打量她,不时会笑着用保加利亚语跟克鲁姆说着什么,看他不好意思的表情赫敏有些好奇他们到底在说些什么,克鲁姆则不知是该庆幸自己的父母不会说英语还是遗憾赫敏听不懂保加利亚语,因为妈妈问他赫米恩是不是他的女朋友……

坐在离他们不远的德拉科听得心里的邪火噌噌往上冒,捏得手中的叉子死紧,该死的他为什么学过保加利亚语?如果听不懂就不用越听越火大,恨不得拿叉子丢过去钉住克鲁姆的嘴。

直到听他说,赫敏并未答应当他的女朋友只答应做普通朋友时心情又异常地变好了,摸了摸心口的位置,呆呆地注视着盘子里的食物,他已经明白自己对于赫敏的感情,不只想做好朋友而是另一种喜欢,不想看到她对别人关心更甚于他,想要她和他在一起时能够喜悦地笑,然而想到父亲不断寄来的信,让他不要做出让他们为难的事情,心中的天枰不断地晃动,无法说服父母让他无力,难道真的只能伤害一方没有两全其美的方法吗?

三强争霸赛五位评委之一魔法部的克劳奇先生依然找不到人,最终魔法部决定由康奈利?福吉作为评委,他的脸孔紧绷显得不怎么高兴。最后一个项目开始的时间差不多要到了,邓布利多校长起身,宣布勇士们先跟着巴格曼先生到运动场去,四位勇士起身,在大家的掌声中走出礼堂。

其他人在各位级长的组织带领下也开始整队准备进入观众席,飞行队是由秋负责,她看过飞行队的排练,感觉不错,应该可以给在场的人带来惊艳,因此她神情轻松地跟随着学院的队伍进入观众席就坐,现在看来一切很正常,哈利已经熟练掌握了好些魔咒也经过了禁林里的蛇怪和蜘蛛的攻击试炼,普通的危险,哈利应该能够快速反应的,至于那个把哈利的名字投入火焰杯的人究竟有何目的,暂时还猜不透,在场有那么多优秀的巫师关注着迷宫赛场,不会有伏地魔的支持者傻到冲出来对哈利做傻事,他们的担心难道是多余的吗?赫敏有些不安地想,一切会顺利结束吗?

澄澈的深蓝色的天空中星星开始出现,一枚耀眼的光球呼啸着冲天而起在空中爆炸开来,引来人们引颈相望。

炸裂开的礼花五颜六色,如同一朵美丽的含苞花骨朵层层绽开,那些被人认为是礼花不断变换着色彩的花瓣忽然向着周围散开,原来那些并不是礼花而是驾驶着滑板的飞行队表演队的成员,他们在越来越深黑的夜幕中穿梭,闪着光芒的滑板组成各种图形和欢迎的字句。

飞天扫帚的队伍加入进来,他们以极高的速度在天空中交叉穿梭、并行、翻转,在下方看美轮美奂轻松惬意,实际上任何一秒的迟疑都可能导致相撞,一团团绿色的如同萤火虫般的光点纷纷扬扬地从空中飘落,人们被这种美丽浪漫的景色迷住,争先恐后地伸手去抓绿色的光点和人们做游戏般地躲闪着,少数被人抓住也仅仅是感觉微微有些发烫很快就消失不见,表演到最后,天空中的表演队缓缓下落,地面上连续几颗礼花弹炸开,将整个天空照耀得五彩缤纷。

人们惊叹着起立,依然浮空的表演队队员们报以热烈的掌声。听着周围人们的惊叹声,赫敏真心为这些表演队的队员们感到高兴,这是整个团队的成功,不光有着表演队队员们的努力也有俱乐部研究部门的大力支持,礼花弹和让飞行滑板、飞天扫帚发光的涂料,制造梦幻般的场景,每一样都是大家齐心协力的成果。

邓布利多起立向这些孩子们大力地鼓掌:“谢谢改良俱乐部的飞行表演队带给我们的精彩表演。”观众们也给了他们震耳欲聋的掌声,飞行队的成员开心地在天空中向地面上的人行了个礼,驶向观众席降落,不少人挤过来看他们的滑板和飞天扫帚,在火把的光芒下滑板和扫帚都看不出变化,不过大家羡慕的目光让飞行队的队员们心里暗自臭美,这么多天来的训练终于有了回报。

邓布利多把控制权交给了卢多?巴格曼,他愉快地接过话题,宣布比赛的规则和注意事项,按照规则,哈利将是第一个进入迷宫的勇士,按照分数的递减大家逐个进入迷宫。

哈利分辨出在看台上向着他挥手的人们,有小天狼星、韦斯莱夫人、比尔、罗恩、纳威还有赫敏,不知她在看着谁?哈利想道,如果能够胜利,他就去向她告白,想象着她吃惊的表情哈利微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