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05 他回来了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四位勇士都进入了迷宫,看台上的人们听着从构筑迷宫的树篱围墙中,远远传来的此起彼伏的沙沙声,猜想着里面的情况,只是茂盛的树篱遮挡住人们的视线。

黑猫的尾部轻轻刷过赫敏的面颊,赫敏回神,微微撇了下头:“你没去禁林看你的朋友?”

【禁林哪有这儿热闹。】黑猫语气轻松地蹲坐在她的肩头,那小小一方空间,赫敏并没有感受到有重量,就像羽毛般轻盈,如果没有听到他出声根本不会察觉他来了。

“你把乾坤镜放在哪儿呢?没见你带在身边,不会被人拿走。”她一直很好奇,每次黑猫都说藏起来了,这里还有比他身边更安全的地方?

【霍格沃茨有一间很有趣的储藏室……下次带你去看看吧。】

“储藏室?”

【对,有很多乱七八糟的物品,有时候也会有好东西。】黑猫眯了眯眼,【说不定你能在那里找到一些需要的东西。】

“哦?那我倒要去看看……”

“看看什么?”艾琳正好听到她小声的说话,赫敏笑了笑,“看你们的表演啊,晚上观看更加震撼呢。”

“那是。”艾琳得意的若是身后有条尾巴现在估计都快翘到天上去了,她加入了飞行表演队,在俱乐部里如鱼得水,并在其中找到了说得来的朋友,当然以她的话来说,赫敏是她的第一好友,其他人都要向后排队。

“能够顺利完成大家都很高兴。”秋松了口气地开心笑说,她是飞行队的总指挥,获得肯定才是对她最好的奖赏。

“你们快点坐下吧,就看谁能够第一个找到奖杯了。”赫敏说,秋的朋友在挥手让她过去,于是秋说了声抱歉,拿着飞天扫帚走向她的朋友们身边,那个女孩是她的好朋友。

周围的人都在和朋友们讨论着各自喜欢的话题,卢多?巴格曼在这段时间胡乱地闲扯,有时讲解一下三强争霸赛的历史。观众席上人们有些听着巴格曼的说话,有些则聊着天,说话声混杂在一起,大多数人在欢笑,赫敏也不能免俗地和艾琳说说笑笑,黑猫蹲坐在她肩头,不时甩甩尾巴,难得悠闲地听着女孩子们的笑谈。

第三个项目才开始半个小时不到,一串红色的火花从迷宫中冲向天空在上方盘旋,观众们停下说话发出惊呼声地向着迷宫方向张望,这是放弃比赛求救的信号,大家紧张地盯着迷宫的入口,不知道会是谁?

不一会儿,在迷宫周围巡逻的几位教授从迷宫中抬出了昏迷的克鲁姆,他的父母着急地跑过去,庞弗雷夫人第一时间来到克鲁姆身边,义不容辞地为克鲁姆进行检查。

“……受了点冲击,身上也没有太大的伤口,没事的,一会儿就会醒。”庞弗雷夫人往他嘴里倒了一剂增强体力的药水就让人把他放在担架上送进一旁的医疗帐篷里,克鲁姆的父母陪着去了。

“怎么会是克鲁姆?”艾琳摇了摇头,在她的想法中,克鲁姆怎么着都不会是第一个被抬出来的,“说不定冠军会是我们霍格沃茨。”仅仅是担心了一会儿,她又面带喜色。

大部分霍格沃茨的学生都想到了这一点,他们的两名参赛者还在迷宫中没被淘汰。

“我去看看他的情况。”赫敏担心地站起身从座位的空隙里挤了出去,从观众席看过去他一动不动的不知道伤得严不严重。

“要不要我和你一起去?”艾琳问。

“不用,你在这里看着,如果冠军出来了你可以告诉我经过。”赫敏的话让艾琳重新坐下了。

“赫敏去哪里?”纳威拿着买的饮料过来,正好看到赫敏消失在楼梯口的背影。

“她去看克鲁姆。”艾琳正好口渴了,眉开眼笑地接过饮料喝了一口,说,“纳威,你真好,来得真及时。”

纳威脸孔微微泛红,挠了挠脸,憨憨地笑笑。

赫敏穿过热闹的人群,医疗用的帐篷在距离赛场稍许有些距离的地方,依然能够听到不远处传来的鼎沸人声,卢多?巴格曼的声音传来,芙蓉被发现受伤昏迷,也被送出了迷宫,庞弗雷夫人掀开帐篷的帘布,沉着脸脚步匆匆地赶去赛场。

正要掀开帐篷进去,德姆斯特朗的校长卡卡洛夫一脸惊慌地从帐篷里出来,二人险些撞上,赫敏赶紧往旁边让了下,卡卡洛夫捂着手臂用惊悸的目光扫过赫敏什么都没说,踉跄着快步离去,赫敏疑惑地看着他消失的方向,不解他这是准备去哪儿?那个方向并不是回去赛场,而是和赛场背道而驰。

难道是威克多尔的情况不好?

想到此,连忙走进帐篷,帐篷里面似乎是施过隔绝外面声音的魔法,很安静,只见帐篷里就像病房里一样摆放着好几张病床,克鲁姆躺在其中一张病**,他的父母担忧地守在他的床边,赫敏走近他们,轻声地问了声好,询问道:“他怎么样?”

回答她的是克鲁姆夫人用保加利亚语的回答,她,听不懂,只得尴尬地看着他们,克鲁姆先生搂了搂妻子,对赫敏微笑着点了点头,又点了点紧闭着眼睛的儿子摆了摆手,在妻子耳边安抚地小声说着。

他们的举动,应该是指威克多尔不要紧吧?赫敏想着,在被单外露出的皮肤处并没有伤口之类的,应该是没什么大碍……

蹲在她头上的黑猫跟着一起来了:【他的生命体征并没有减弱,很快就要醒了。】

有了黑猫的保证,赫敏遂放下心来,刚准备走,威克多尔的眼皮动了动缓缓地睁开眼。

“威克多尔,你感觉怎么样?”赫敏见他醒了,喜悦地向床头的位置靠近了些。

“赫米恩?”克鲁姆的视线渐渐有了焦距,捂着脑袋,“有点头晕。”

“威基。”克鲁姆夫人惊喜地喊道,克鲁姆呆愣地说,“妈妈,爸爸?”

“你没事,我们就放心了。我和你妈妈先出去了。”克鲁姆先生对儿子笑了笑,又看了一眼站在一旁的赫敏,“她很担心你,一开始就赶来了。”说着二人出了帐篷,只剩下他们二人,还有帐篷里微暗的灯火。

克鲁姆听了眼睛亮了亮,紧紧注视着赫敏。

“应该是我出去才对,我去叫你爸爸妈妈进来。”赫敏在他的目光下不自在地移开目光。

“赫米恩……”克鲁姆起身却又捂住脑袋倒向一旁,痛苦地低吟了声,赫敏赶忙扶住他歪斜的身体,着急地问:“你怎么了?很难受吗?”

克鲁姆忽然一动不动被石化了一样地盯着某个地方:“不,老天,我做了什么?我怎么会那么做?”他不停重复着这些话,脸色渐渐变得苍白。

“威克多尔?”

“赫米恩,我,我做了不可原谅的事。”克鲁姆反手抓紧她的手臂,惊惶失措地说,“我不知道为什么会那样,怎么会?赫米恩……”

“你不要着急,慢慢说,到底发生了什么?”赫敏心中那根刚刚放松的弦再次绷紧,迷宫里发生了什么不可知的事情?

“我……击晕了芙蓉,然后又去攻击塞德里克……哈利击晕了我……”浓眉大眼的少年六神无主,“我绝对不会对朋友做那样的事,我怎么会做出那样的事?”

“冷静些,威克多尔,冷静。”赫敏控制着周围蓝色的粒子聚合成一颗小水球,把他的脸泼湿,“现在冷静些了?”

克鲁姆呆呆地望着她,缓缓地松开手,抹去脸上的水珠。

“你还记得你进去后都发生了什么?”

微微皱眉:“……我是第三个进入迷宫的,我想我必须动作快一些才能弥补损失的时间,后来脑子里好像有人对我说,解决掉芙蓉和塞德里克,我就……”他不解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

“那么哈利呢?也要解决掉?”

“没有。”克鲁姆疑惑地揉了揉额角,他无法解释为何会产生这样的想法,说出来大约没人会相信,赫米恩也会怀疑他?心里微微苦涩地想,等哈利和塞德里克出来,他们一定不会原谅他的,赫米恩还会愿意跟他做朋友么?

“只是解决芙蓉和塞德里克……这是为了什么?”赫敏大惑不解,如果是要害死哈利,为何还要让威克多尔去解决掉另外两名对手?赫敏觉得那个要哈利一定要参加三强争霸赛的人,真正的目的即将出现,只是线索太少她猜不出。

帐篷的门帘被人掀开,抬着芙蓉的担架飘浮在半空中进来,还没等庞弗雷夫人把她放到病**,只听见从赛场的方向传来了人们的欢呼声。

“大约是胜利者出现了。”庞弗雷夫人赶紧把芙蓉放到病**,又匆匆掀开门帘出去,然而在门帘掀开的瞬间他们听到了惊慌的喊叫。

赫敏与克鲁姆对视一眼,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恐惧,芙蓉在这里除了昏迷并没有严重的伤,那么是哈利还是塞德里克出事了?

赫敏转头冲向帐篷外,一路尽全力奔跑,心中不停地祈祷着,不论是谁都不要有事。等她一路跑到迷宫入口处,前面的广场上此刻邓布利多校长、康奈利?福吉,黑压压的人层层叠叠,她根本挤不进去,她听着人们不停传说着“他死了……迪戈里——”“塞德里克?迪戈里,死了。”“他死了——”

人群中,女孩子们在哭泣,摇摇晃晃的人影,到处是慌乱的人们的脸,赫敏不敢置信,那个英俊的少年,喜欢和她开玩笑,说让她快点去找个男友的少年死了?一瞬间那些传来的光与影,说话的声音,哭喊喧闹声,这一切让她觉得离得很近又像很远,目光扫过人群,她看到了脸色苍白摇摇欲坠的秋,她的好朋友陪在她身边,她目光空洞地看着看台下方,连向前走路的力气都没有。

心隐隐传来钝痛,为何会是这个结果?哈利呢?他在哪里?

有人拉住了她的手,拽着她跑离喧闹哭喊的人群,赫敏还没有从悲伤中恢复,迟疑地看向拉着她跑的人,一头淡金色的头发在星光下仿佛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德……拉科?”

少年的身体颤了下却没有停下脚步:“他没事,穆迪带走了他。”赫敏知道德拉科所指的他是指哈利,德拉科抓紧了她的手几分,声音低哑地说,“他说,那个人……他回来了。”

“那个人?……”开始还不明白,很快就想到正是那个让人连名字都不敢提的伏地魔,他回来了?复活?那个人杀了塞德里克?现在头脑一团混乱,她急需找到哈利询问迷宫中究竟发生什么事。

“哈利,哈利他们去了哪里?”

“我听穆迪说要送他去医院。”

德拉科刚说完,赫敏已经调头往医疗用的帐篷跑去,德拉科向前抬起的手无力地垂下,那个人真的回来了,以后到底会变得如何?

伏地魔复活了,接下来他必定要开始一系列恐怖活动,塞德里克,想到他再也不会醒来,他的父母悲痛的哭声还有秋伤心欲绝的身影,既伤感又愤怒,又一次让伏地魔走到了他们的前面。冲进医疗帐篷,克鲁姆一家看到她,威克多尔担忧地问:“他们出了什么问题?”芙蓉还没有醒,帐篷里没有哈利的影子。

“是塞德里克——”赫敏嗓音干涩地说,“他死了……”说完,扭头再次冲入黑暗,哈利不在这里,他会去哪里?穆迪说要带他去医院,是城堡里的医院?庞弗雷夫人并不在校医院。

心中的疑点逐渐扩大却又被担心挤到角落,从书包里取出飞行滑板,跳上滑板冲向城堡。

“你能帮我找找哈利吗?”赫敏嫌自己的速度太慢,黑猫即使在霍格沃茨也可以瞬移。

黑猫一直跟随着她:【是那个戴着眼镜的男孩对吧,稍等一下。】很快消失,赫敏飞到城堡大门前时,黑猫的声音传来:【他不在校医院,跟我来。】

黑猫带着赫敏一路来到了一间办公室,赫敏认得这间办公室,这里是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的办公室,曾经她来这里找过卢平教授,现在这是穆迪教授的办公室。

赫敏正要去敲门,门突然开了。

“赫敏,快点进来吧,你一定是担心哈利。”穆迪粗声粗气地说。

赫敏刚跨进办公室,还来不及看清整个办公室里的情况,一道魔法红光迎面向她射来。

“不,你怎么能——赫敏——”哈利惊惧地挣扎着从坐着的凳子上站起身,他全身的血液都要冰冻了,他已经见过一个人在眼前死去,再也不想看到有人死去,更别提这个人是赫敏,穆迪教授为什么向赫敏进行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