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06 你是谁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没料到迎接她的是一道魔法攻击,赫敏怎么都料不到霍格沃茨的教授,一个大半生致力于抓捕黑巫师的敖罗居然会对一名学生进行攻击,还是毫无预兆的攻击?

红色的光芒电光火石地射向她,来不及反应,八块普通人眼睛无法看到的盾牌升起,魔法攻击被反弹,穆迪那张仿佛用各种边角料拼凑起来的脸上得意还没有抹去,魔法攻击以更快的速度被反射。

大约是他的经验丰富,反弹的魔法攻击方向略有偏差,被他狼狈地躲过,然而避过了弹回来的魔法攻击避不过黑猫的愤怒。

【杂碎!】如果赫敏身上没有佩戴“镜”护身符,她会再一次在他的眼前受伤,被附身过一次,黑猫已经觉得是对他的侮辱了,现在又来?很好,很有胆量。

穆迪被狠狠摔了出去,撞上了背后的照妖镜,镜子从墙上落下,摔成一地碎片。穆迪甩甩头,魔法眼球发现了落在不远处的魔杖,他抬头看向惊愕地看着他的赫敏,心里想不明白她是如何反弹了他的攻击,不过他也知道必须拿到魔杖,那是巫师赖以生存一生中最重要的伙伴,比朋友和亲人更亲密的伙伴,身体已经扑上去捡魔杖。

然而他扑了个空,还差一指的距离,魔杖突然飞起来,穆迪的魔法眼球跟着转动,发现那根魔杖飞入赫敏手中,一股巨大的压力传来,将他压趴在地上。

“穆迪教授,你为何要攻击我?”赫敏语含怒意,毫不留情地将他压制在地面上,黑猫在一旁警戒,这次绝对不会再犯错。

穆迪努力挣扎想要爬起,但是争不过背后那沉重的重压,他趴伏在地上,满地的镜子碎片被深深地嵌入皮肤,浓稠的鲜血染红了地面。

“我倒是小瞧了你。”穆迪咧开嘴,露出层次不齐的牙齿,嘿嘿笑道。

“教授,你刚才说的话都是什么意思?”哈利虽然不忍他满身是血地趴在地上,只是他刚才对赫敏突然出手,之前也对他说了许多奇怪的话,这让他万分不解,因此他确定赫敏没有受伤后并未劝赫敏放开穆迪,“你为何要把我的名字投入火焰杯?”

“是他?”赫敏惊讶地看向哈利,哈利翠绿的眼睛飞快地看了她一眼,又盯住穆迪,肯定地点头:“是他亲口承认的。”

“快点回答,穆迪教授,你有什么目的?”

伴随着赫敏的问话,穆迪感到背后的压力骤然增加,旁边的镜子碎片上爆开了新的裂纹,溅起的玻璃碎屑在他原本就伤痕累累的脸上划出更多细小的伤口。

赫敏稍稍放松了一些压制,穆迪满脸鲜血地咧嘴,用那只魔法眼睛盯住赫敏,模样甚是可怕:“如果你不是个泥巴种,如此熟练的操控力,主人一定会欣赏你。”

“可笑,我为何要你的主人欣赏,你到底是谁?”赫敏不信,抓捕了无数黑巫师的穆迪会是伏地魔的爪牙。

穆迪疯狂地大笑,没有回答,走廊里传来匆匆的脚步声,很快以邓布利多为首,身后左右是麦格和斯内普教授跟随着,他们看到现场都吃了一惊,只是邓布利多校长沉着脸,浑身散发出迫人的气势,麦格掩饰不住吃惊地来回打量趴地上的穆迪和站在穆迪之前用魔杖指住穆迪的赫敏,哈利正站在赫敏身边狼狈不堪。

“校长,他攻击赫敏,还把我的名字投进了火焰杯,怎么会是他?怎么会是穆迪?”哈利神情既惊且怒。

“不,他不是穆迪,如果你了解穆迪,发生今天这样的事他不会把你从我身边带走。”邓布利多说。

斯内普进了办公室,沉默地打量周围。

“赫敏,你可以把他交给我了。”邓布利多挥动魔杖,凭空变出一根绳子将穆迪捆绑住,神情冰冷地走近穆迪,用脚将穆迪翻了个身,居高临下地盯着还在咧嘴笑的穆迪,那张满是疤痕的脸上尽是讥讽,邓布利多不为所动,“西弗勒斯,请你去拿最强效的吐真剂,让我们来看看他究竟是谁。”

斯内普立刻转身离去。

“你们需要休息。我们走——去医院——”麦格想要带两名学生离开。

赫敏不愿意:“我需要知道原因,他是谁?为何攻击我,他们对哈利有什么计划,塞德里克死了,我的朋友死了,我有权利知道真相。”她不想等以后听改编过的官方版本,里面会有多少水份?她需要了解更多,才能制定出下一步的计划,她不想再落在伏地魔的后面,只能他设计别人,就不能让他们先行一步么?

“让他们留下。”邓布利多不容置疑地说,“他们需要知道真相,毒素隐藏在伤口中,只有把脓血挤出才能痊愈,虽然疼却有效。”麦格没有再提要赫敏他们离开的话题。

邓布利多在假穆迪身上搜出了一只弧形酒瓶和一把钥匙,打开弧形酒瓶,凑到鼻子下方嗅了嗅:“复方汤剂,每小时喝一次……”晃了晃酒瓶,“看来今晚我们的假穆迪兴奋过度,忘记按时喝药了。”

“邓布利多,我伟大的主人回来了,你怕了吧。”假穆迪怪腔怪调地说。

“我就在这里,从来没有离开,是他不敢来见我。”邓布利多平静的语调让人有种无形的信服,假穆迪居然嗫嚅着说不出话来。

麦格在邓布利多的示意下,拿着从假穆迪身上搜出的钥匙打开了在房间里的一个大箱子,箱子有七层,每层都装着不同类型的东西,等到打开第七层时,赫敏吃了一惊,下方居然是一个大约三米深的地下室一样的大坑,坑底下是一个瑟缩着仿佛熟睡的人,是真正的穆迪,他骨瘦如柴,花白的头发被剪得长短不一。

邓布利多下去坑中,落在穆迪身旁,确定他中了夺魂咒并没有其它大碍,让人从上面丢下一件穆迪的斗篷,帮穆迪盖严实了爬出箱子。

复方汤剂的时间到了,假穆迪渐渐地露出他的真面目,伤疤渐渐消失,残缺的鼻子占全了,魔法眼球从眼窝里跳出来,一只真眼代替了它的位置,木腿掉到一旁,长出了一条真腿,灰白的长发缩短变成淡黄色,他的脸上仍留有被碎片割伤的伤痕却不妨碍其他人认出他的身份。

“克劳奇。”斯内普进来一眼就认出了这个人,呆愣地喃喃,“小巴蒂?克劳奇!”

“梅林!”麦格呆立在那里,瞪着满脸鲜血还在咧嘴笑的男人。

赫敏和哈利对视了一眼,他俩都不太清楚,巴蒂?克劳奇,是魔法部的克劳奇先生?他们现在只能在一旁静静地听,相信邓布利多校长会问出答案。

斯内普默默地递给邓布利多一瓶澄清的**,邓布利多弄来了一只座椅,把小巴蒂?克劳奇弄到凳子上,不管小巴蒂?克劳奇多么不乐意,面对这么能力卓绝的人,依然被逼着喝下了吐真剂.

接下来他有问必答,从他如何被父亲偷梁换柱地将他和快死的母亲互换,从阿兹卡班出来,被施了夺魂咒囚禁在家,去魁地奇世界杯看决赛,期间偷拿了哈利的魔杖并向着天空发射了黑魔标记,再到后来,伏地魔和他的仆从找上门对他的父亲施展了夺魂咒,反过来控制了他的父亲,放他自由,并命令他去制服穆迪并伪装成穆迪来霍格沃茨伺机潜伏。不过他的父亲开始反抗夺魂咒,试图到霍格沃茨寻找邓布利多,被他抢先一步拦截到,他杀了自己的父亲使了变形咒将尸体变成白骨并将他埋在海格小屋前新挖的泥土里。

赫敏听他轻描淡写地说了弑父的过程,止不住心寒。虽然是有吐真剂的作用可是他说话时眼睛里表现出的是快慰,是狠戾,一个对亲生父亲都能够下毒手的人,还有什么是不敢做的?伏地魔就真的那么令他向往,连自己的父亲都可以杀?

“我在晚饭前主动提出把三强杯放进迷宫,把它变成门钥匙。”小巴蒂?克劳奇带着诡异的笑说,“我主人的计划成功了,他恢复了身体,我会得到所有巫师做梦都想象不到的奖赏。”

邓布利多已经问出了所有他想知道的,再也不去看小巴蒂?克劳奇,吩咐麦格在此看守,让斯内普去找庞弗雷夫人过来帮穆迪检查然后再去通知康奈利?福吉来亲自审问小巴蒂,他自己则带着哈利跟赫敏离开。

“我希望我们先去一下我的办公室。”邓布利多用征询的语气说,哈利麻木地点了点头,他现在才感觉到了身上的疼痛,想到塞德里克,他的心脏猛地一缩,那种疼痛感让他几乎喘不过气,他请他把身体带回父母身边……

“教授,迪戈里先生和他的夫人在哪里?”哈利强忍悲痛地问。

“他们和斯普劳特教授在一起。”邓布利多的声音中第一次出现了颤抖,“斯普劳特教授是塞德里克所在学院的院长,对他最了解。”

赫敏握住了哈利的手掌,哈利的身体僵硬了下,看向眼神悲伤泪珠在眼眶里打转的赫敏,无法言语的苦楚涌上心头,如果最后时刻,他不要坚持和塞德里克一起触摸奖杯,他就不会死了……如果啊,如果,那么多的如果,却换不回塞德里克。

瑟缩地低头不去看她,默默地跟着邓布利多走在空荡的走廊中,脚步声回荡着,他觉得自己不配获得同情,可是又不想抛开手中的温暖,这份无声的陪伴让他在跌跌撞撞的前进途中有了一个倚靠和支撑,令他不至于倒下。

来到了石像守护的墙壁前,邓布利多说出了口令,他们通过石像沿着旋转上升的楼梯来到了校长室的大门前,推门进去,邓布利多弄来了两张椅子,哈利的腿受了伤,他坐下来,赫敏站在他身旁,红色的凤凰轻轻地落在哈利的膝头,轻轻抚摸凤凰的羽毛,令哈利的心情踏实了许多。

邓布利多在他对面的办公桌后坐下,沉默了会儿问道:“哈利,我想知道,你在迷宫中触摸门钥匙之后发生了什么?”

哈利的情绪明显抗拒着想要避而不谈,邓布利多说:“如果能够忘记,我自然也希望能够让你去休息,睡一觉,醒来一切照旧,然而我们不能漠视已经发生的现实,说出来,你会感觉好些。”

赫敏双手从背后搭上了哈利的肩膀:“哈利,我也想知道发生了什么,请你坚强地说出来,我们不能让塞德里克白白牺牲。”

肩膀上逐渐收紧的握力,还有凤凰福克斯轻轻的鸣叫,令哈利鼓起了勇气,终于开口诉说被门钥匙传送后的经历,一旦开口,似乎就没有那么困难了,他一口气把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地说了出来,直到最后他和伏地魔决斗时两根魔杖相连,闪回咒令被伏地魔的魔杖杀死的灵魂们帮助他返回,塞德里克的灵魂如何提出了最后的要求。

说到这里,他感觉再也说不下去了,忽然哈利感觉凤凰飞离了他的膝头,脑袋搁在他受伤的腿上,大颗的泪珠落在蜘蛛为他留下的伤口上,疼痛消失了,皮肤愈合他的腿完好如初。

“我要再说一遍。”邓布利多从座位上站起来,来到了哈利身旁,“你今晚的表现非常勇敢,远远超出了我对你的期望。哈利,你和我一起去医院吧,今天不要回宿舍,你需要一些安眠药剂,好好睡一觉。”又看向赫敏,“你也一起来吧,赫敏。”

三人离开了校长办公室,邓布利多在前面走着,赫敏和哈利并肩走在校长高大的背影中。

“哈利,你已经做得很好了。好好休息,打起精神来,未来,我们还有账要找伏地魔算!”赫敏咬牙切齿地说,伏地魔对人命的轻视和践踏,不能原谅,绝对!

哈利没有回答,不过握紧了拳头。伏地魔,他会再次站在他面前的,一定!

邓布利多走在前方,同样听到了赫敏的话,既没有附和也没有劝阻,连他都不确定,未来能否保护住学校里的孩子们,好不容易经过休养生息慢慢恢复的魔法界又要开始腥风血雨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