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07 火炬木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魔法部部长审问小巴蒂时,竟然带着摄魂怪,当他们一进入房间,摄魂怪就扑上去,现在小巴蒂?克劳奇已经变成了一具行尸走肉,他无法再上庭作证,康奈利?福吉不愿意承认伏地魔回来了的事实,他坚持哈利产生了幻觉,是他的精神有问题。

失去了证人,魔法部又极力否认、隐瞒事实真相,邓布利多嘱咐其他人不要打搅哈利,不要追问迷宫中发生的事件,哈利既觉得没人来问很好又觉得走在走廊里,周围经过的人都会对着他捂嘴小声地窃窃私语,怀疑地看他,大家对于塞德里克的死亡有着各自的揣测,不少人相信了魔法部发表的声明,哈利有妄想症。

学期即将结束前的最后一个星期三,是改良俱乐部的例行集会日,赫敏没有取消集会,在学校的通告栏中贴了告示,召集所有俱乐部会员进行集会,为塞德里克举行追悼会。

晚上八点钟,改良俱乐部的会员们早早就到了集会地,房间的四周已经用黑色的帷幕覆盖住墙壁,白色的蜡烛落下滚烫的烛泪,每个人脸上有着悲哀,改良俱乐部让他们成为朋友,想到曾经大家一起玩闹,讨论飞行技巧的情景就忍不住落泪。

克鲁姆显得颓丧又不安,他向哈利道歉,哈利原谅了他,反过来安慰并不是他的错,当时他中了夺魂咒,那些攻击的举动并不是他真心所为,看着秋伤心欲绝的脸,克鲁姆无法原谅自己,竟然对自己的朋友下手,塞德里克的死亡他要负很大的责任,这份债他永远都无法还清。

赫敏走上主席台,站在中央的讲台后,目光沉痛地扫视了一圈所有会员,很多人的眼眶里闪动着泪花。张开嘴,却发不出声音地重新闭上,好不容易才再次聚起精神开口:

“亲爱的同学们,朋友们,我们今天聚集在这里,为了哀悼我们的好朋友,忠诚勇敢的塞德里克?迪戈里,他待人真诚,崇尚公平,乐于助人,是我们的好朋友,好伙伴。他的死令人悲痛,令人更加悲痛的是,魔法部试图掩盖事实的真相,他们不允许我们说出真相,把塞德里克的死归咎于意外和他的粗心大意,这是对塞德里克的侮辱,我站在这里,要说出真相。”赫敏浑身的气势一变,双手撑在讲台上,目光悲伤却坚定,“塞德里克是被伏地魔所杀。”

下方的会员们,听到伏地魔的名字忍不住倒抽了口凉气,震惊地看着赫敏。

“奖杯被人做了手脚,伏地魔的手下伪装成穆迪教授一直在算计我们,他们侵入我们的学校,害死我们的同学、朋友,魔法部却一味地掩饰。同学们,我们必须睁开眼睛去看去倾听,我们必须团结起来,不要互相猜疑、分裂才能让塞德里克的灵魂得到安息。”

赫敏的目光落在前排的哈利身上:“哈利,请你上来,告诉大家真相,只有这一次,请原原本本地告诉大家,塞德里克的死不是一个意外,是谋杀,你有义务告诉大家真相。”

哈利犹豫地看着赫敏,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到他身上,他脸色变得苍白,要他再次回忆起那件事,即使已经说过一次了,依然是一块大大的还没有结疤的伤口。

“哈利。”克鲁姆叫了他一声,哈利没有动,直到秋颤抖着声音说:“请你告诉我真相,哈利,我想知道……请求你——”

“逃避解决不了任何事,哈利,东躲西藏只会让你越来越弱,你想像老鼠一样躲到地洞里去吗?”赫敏的话惊醒了哈利,她是指像小矮星那样躲起来?他就算想逃,又能逃到哪里去?如果真的让他像小矮星那样变成老鼠躲起来,他宁愿死在伏地魔的魔杖下!

从座位上站起身,哈利如同即将上战场的战士,一往无前。

塞德里克的死亡原因在改良俱乐部举行的追悼会后慢慢地传开,很快学校所有人知道了真相,甚至不知道为何,《预言家日报》的第二版的位置刊登了丽塔?斯基特对于哈利?波特的专访。

被设计的三强争霸赛,神秘人复活!魔法部部长不作为!

耸动的标题,耸动的内容,编辑部被猫头鹰送来的信件淹没,都是询问神秘人复活的信件,总编看到了来信内容大惊失色,找来报纸看了一遍,连忙下令停止印刷并回收送出去的报纸,另一方面联系魔法部部长。康奈利?福吉得知这一期刊的《预言家日报》出版后立刻被抢购一空,根本没有收回多少,又惊又怒。

“你们怎么会让这样的内容通过审核?”福吉焦躁地在办公室里打转,《预言家日报》是英国魔法界读者最多的报纸,上面的内容从来是经过魔法部审查的。

“我们确实是审核过的,本来不该是这篇文章。”《预言家日报》的总编抹着秃顶上的汗,干巴巴地说,“肯定有人在印刷前偷换了内容。”因为是第二版,整理报纸的人并没有太注意,就这样让报纸流出去了。

“把那个女人找出来。”福吉恨恨地说,丽塔?斯基特这个女人真是什么都敢写,“还有跟她勾结的人。”他现在必须想想应该如何补救,不然他的政治前途大约是到头了,哈利?波特,他怎么能那样说?邓布利多,一定是邓布利多让他这样做的,可恶,亏他还给了他那么多的自由,对他尊敬有加,对霍格沃茨的管理保持沉默,却原来,那老头一直居心叵测,要毁了他的前途,既然如此就别怪他不留情面了。

被人惦记着的丽塔?斯基特如今在哪儿呢?她此刻正坐在意大利乡下的一家小酒馆中,穿着灰色的长袍,鼻梁上架着她那嵌满俗气珠宝的眼镜,凝望着杯中的酒,想到在古灵阁地下金库中增加的九万加隆,嘴角勾起笑容,一仰脖把酒一口饮尽,放下杯子打了个嗝,她还是第一次那么畅快。

为了报复赫敏,她极力中伤却不想被抓住,以为自己这辈子完了,没想到那个小姑娘做事不按牌理,除了一开始关押折磨她,到后来与她约法三章,只要她按事实报道哈利的关于三强争霸赛的专访,并让文章刊登在《预言家日报》上,就放她自由还会保守她是非法阿尼马格斯的秘密,不过在后面的二年里,最好不要去惹她的麻烦,不然她不保证会做出什么事来。她还记得小姑娘眼睛都不眨地丢给她一袋沉甸甸的金加隆,里面至少有一万枚:“这是预付的让你方便行事的活动经费,等完事我会付给你剩下的钱。”

丽塔?斯基特只是想获得自由,只有被限制过自由的人才知晓自由的珍贵,虽然依然有把柄落在赫敏的手中,她也认了,当时并没想过拿剩下的钱,拿着一万加隆去买通在《预言家日报》编辑部打扫卫生的清洁工,让他在印刷开始前偷换文章的内容,也多亏她和这家伙关系不错,他家里最近也急着用钱,坚持要二万,她自己倒贴了一万,做完这事她就直接来到意大利,总算是成功获得了自由,刚才去古灵阁查资产的时候发现金库里比原来多了九万,赫敏那小姑娘倒是很讲信用,这二年她就不回英国了,英国大约会乱成一团。

“再来一杯。”丽塔?斯基特敲了敲吧台,酒保很快又递上一大杯啤酒,丽塔?斯基特抓起酒杯,刚才喝得急又喝了不少酒头有些晕乎乎,手有些摇晃,对着虚空中遥遥致敬,“敬狡猾的格兰杰小姐。”

被丽塔?斯基特称为狡猾的格兰杰小姐的赫敏此刻正坐在从学校返回国王十字车站的霍格沃茨列车上,目光迅速地扫过今天早上刚刚送到的报纸的内容,她订了一份《预言家日报》,这上面的内容比较全面的涵盖魔法界的大小事,不过《预言家日报》被魔法部掌控,是魔法部的官方报纸不是什么秘密。

几天前,丽塔?斯基特的文章引起了轩然大波,报刊被紧急回收,《预言家日报》在第二天发表声明,丽塔?斯基特的文章是假的,是有人心怀不轨想要引起公众的恐慌,但是怀疑的种子已经播下去,丽塔?斯基特一向以辛辣的笔调报道一些隐藏的名人们的秘密而得名。

魔法部指责哈利当时的精神状态有问题,是出现了幻觉,小克劳奇是个从阿兹卡班逃脱的疯子杀人狂,不足取信,公众对于魔法部的反应非常不满,有心人联系到魁地奇世界杯决赛时天空中出现的黑魔标记,伯莎?乔金斯失踪的情况和文章的事件吻合,魔法部几乎被推卸责任的指责和要求调查事件真相的信件淹没,只有寥寥无几的信是说相信魔法部是无辜的。

魔法部如今保持沉默,报纸上又是成天刊登着鸡毛蒜皮的事情,似乎是打定主意,若是一直不表态,这件事也会被当成恶作剧慢慢地消失。

“我还是想不明白,你是怎么让丽塔?斯基特报道哈利的专访的?”艾琳拿着一版报纸看了会儿,眼睛从报纸上溜向正在查看报纸内容的赫敏。

“我不记得我有见过她。”哈利也好奇得不行,这一次丽塔?斯基特并没有添油加醋而是如实报道了他说的关于伏地魔复活的事,列车里的人不禁竖起耳朵。

“我和她有些……嗯,约定。”赫敏折起报纸,上面没有什么有用的内容,看到他们都睁着大眼看着她,“我知道了一些她的小秘密,她答应帮我做这件事我帮她保守秘密,就是这样。”

“什么秘密?”人都有八卦之心,艾琳忍不住问。

“都说是秘密了。”赫敏老神在在地靠在椅背上,“魔法部死不承认,我们就是要让大众获知伏地魔复活了,人们就算不相信也会有所怀疑,只有善加利用舆论导向,人们才能提高警惕,进而向魔法部施加压力。”

哈利存活下来,打乱了伏地魔的计划,他本想悄悄蓄积力量现在却被弄得天下皆知,肯定很恼火。只是再怎么做都换不回塞德里克了,每次想起来还是会很难受,就在不久前他们还在一起互相开玩笑,现在他只是改良俱乐部黑皮书上的一条记录,第一条成员成就的记录也成了他唯一的记录——三强争霸赛冠军。

威克多尔回保加利亚了,即使再不舍得也到了分手的时候,他说会和她保持联系,可能多年以后,他们还会有机会见面,希望那时候一切已经重新恢复平静。还有德拉科……哈利说前往接受召唤的食死徒中有他的父亲,他们,会不会成为敌人?

车站前,见到前来接她的父母,他们带着喜悦的笑容迎接她的归来,在他们的怀抱中赫敏的心情才稍稍好转却又有种责任更重的感觉,她要保护她的家人,这是她的逆鳞,谁都不能碰!

回到家没有多久,赫敏开始了家庭的改造,首先切断了飞路网,如今的飞路网都会受到魔法部的监控,她不能肯定魔法部中现在有多少人受到伏地魔的控制,为了家人的安全必须剔除一切危险的可能。

接着按照在学校里和教授们商讨出来的,保密人的魔咒,她在魔咒中加入了血统,这样只要是和她有血缘关系的人,不论是麻瓜还是巫师都能看到她家的房子,爸爸妈妈就不至于进不了家门。最后按照曾经计划的让纳威当房子的保密人,他们的家从地图上消失,格兰杰夫妇不管在地图上画多少次依然会觉得惊奇不已。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给你们造成了麻烦。”赫敏感觉特别对不起爸爸妈妈。

“没关系啊,别人找不到我们家不就永远都不会遭小偷?”维多利亚笑着说,“对啦,这样账单都寄不到家里,他们会不会把我们的水电切断?”

“切断了,我去外面再接通。”威廉爸爸拍着胸脯保证。

“你会不会啊?”妈妈拆爸爸的台。

“总会有办法的么。”威廉爸爸是船到桥头自然直的类型。

“哈哈,我们可以不付水电费了。”这二只乐观的父母嘻嘻哈哈地谈论着,可是赫敏知道,房子隐藏起来后会造成很多麻烦,每天上下班都不得不像打游击战一样选没人的时候出去,他们从来不对她抱怨,还懊悔帮不上忙。

赫敏一直忧虑着如果形势变得恶劣,她保护不了爸爸妈妈可怎么办?

暑假没过几天,因为把房子隐藏起来了,魔法磁场打乱了电话通讯,电话打不通,迪恩派猫头鹰送来了信,询问他是否能来接她去一个地方,晚上会送她回来。

来信上提到有个秘密要告诉她,爸爸妈妈也劝她出去散散心,不要总是闷在家里,于是赫敏把家里的地址告诉了迪恩,在第二天约定的时间,迪恩开车前来接走了赫敏。

赫敏今天穿得很简单,就是短袖T恤加牛仔裤,头发在脑后扎了个马尾,整个人很清爽的打扮,只是精神不是很好,总显得懒洋洋的。

迪恩不时会瞄她一眼,心说塞德里克的事情对她打击很大,这件事他已经从妹妹艾琳那里得知了,虽然不认识那个塞德里克,却听过他不少事。

“晚上没有睡好?要不要睡一会儿?还要一段时间才能到。”

赫敏点了点头,蜷缩在座椅上闭目休息,等迪恩唤醒她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竟然睡着了。

从车上下来,这里还是普通的地下车库,虽然和外面的车库比似乎有一点不同,然后是进了电梯。电梯不是朝上反而是向下,等到电梯门打开时,面对眼前的景象她惊讶极了。

面前的是一个长方形的大厅,地面是大理石铺就,后面是一道巨大的金属门,门的中央位置的是双头狮子和剑组成的徽章,迪恩从衣服口袋里掏出了一张身份卡,在金属门旁边的卡槽里划过,金属门慢慢向两旁滑行,等他们进去后又慢慢地关闭。

金属门的后面是一条长长的白色通道,周围的光芒不知道从何处照来,走在其中不禁猜测这是什么地方?

“迪恩,我们这是要去哪里?”赫敏停下脚步,她不知道是不是应该继续走下去,这里应该是个不得了的地方,她这样的人可以进去?

迪恩见她没有跟上来也停下脚步,转身,蓝色的眼睛目不转睛地看着她:“你听说过火炬木吗?”

赫敏摇了摇头。

“你不知道也是应该的,这是英国政府对付各种无法解释的神秘事件的部门,独立于一切部门,由英国女王在十九世纪末组建,用来对付外星生物,后来发展为对付一切神秘事件的部门,平时首相也无权调动这个部门。”

“你在这里是什么位置?”

“我?我母亲的家族一直是这里的武器研发部主管,那些武器威力惊人。赫敏,在看不见的地方还有着无数的文明,有些很友善,有些却怀有敌意,这里是英国也是人类最后的防线。”

“你为何要告诉我?”

迪恩深蓝色的眼睛深深地看着她:“我只是想告诉你,不用惧怕伏地魔,他最多就在魔法界兴风作浪,但无法更进一步地控制麻瓜世界,若是他不来染指这一边,我们不会插手魔法界的战争。让麻瓜武器失灵的魔咒已经被我们攻克,我知道你对于魔咒有着更深的理解,希望你能够考虑一下,加入我们的研究小组。”

赫敏听了无法解释心中的震惊,这么说,魔法界一直就在火炬木的掌控之下?可笑魔法界的所谓纯血巫师看不起麻瓜,谁知那才是最大的笑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