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09 井底之蛙

109.井底之蛙

厨房里摆放了一张长桌,里面坐了不少人,赫敏乍一看还以为自己到了韦斯莱家,因为餐桌边坐着的大部分是韦斯莱家的人,还有几个她不认识的人,她进去的时候热闹的气氛顿时安静下来,里面的人都看着她,这真是个尴尬的时刻。

“你们都愣着干什么?她就是邓布利多让我去接的赫敏。”穆迪在门边的座位坐下,“谢谢莫丽。”韦斯莱夫人给他一盘子香喷喷的炖肉。

“你们好。”赫敏在众人各种各样的目光下,镇定地走到罗恩旁边,她和罗恩比较熟,金妮朝旁边挪了挪,赫敏道了声谢,坐下,小声地问:“你们是几时来的?”弗雷德和乔治抢着同赫敏打了招呼。

“暑假开始没多久。”罗恩回答,其他人又开始聊些最近部里的情况,“你见过哈利的海德薇没?那家伙疯了,我写回信写得慢一点就啄我的手,我的手到现在还疼着呢。”说着他伸出自己那只结了疤的手给赫敏看,赫敏暗自庆幸,海德薇对她还是很友好的。

“邓布利多校长为什么会让我来这里?”赫敏吃着盘子里的炖菜和面包问,凤凰社,她有资格知道凤凰社的事情吗?罗恩的父母好歹是凤凰社的成员,她既是个麻瓜出身的巫师又是身在斯莱特林,最多就是和哈利是好朋友。

“校长很少来这里。”金妮说,“我在这儿那么长时间了,没见过他几次。”

“是我的意思。”小天狼星离他们不远,听到了赫敏的话,如此说道,“哈利早就想请你来家里玩了,一直没机会,可惜你来了,他却还不能过来。”

“哈利应该过不了多久就可以过来了。”韦斯莱先生说。

“真的吗?”罗恩跟金妮几乎同时呼喊起来,他们在这里住的实在是太没意思了,刚开始还能在房子里探险,现在在一个地方住了很长时间又不能出去玩,简直是无聊极了。

吃过晚饭,韦斯莱夫人安排赫敏和金妮住在一个屋子,金妮是个红头发的漂亮小姑娘,皮肤很白鼻子上有几颗不是很明显的雀斑,有着韦斯莱家热情的血统:“你没带行李?”金妮上楼的时候,笑嘻嘻地问,“是不是忘记了?要不要我借你睡衣?”

“谢谢,我带了行李。”赫敏拍了拍身上背着的书包,她的书包是空间物品并不是什么秘密,只要与她关系近一些的人都知道。

“我都忘了。”金妮咯咯笑起来,“真方便。”

两个姑娘刚刚爬上二楼转角处,一排钉在墙壁上的家养小精灵的脑袋突然映入眼帘,赫敏吓了一跳,觉得这个家族真变态,喜欢把家养小精灵的脑袋做成标本钉墙上,下方的墙壁上还有一副长长的挂毯,上面像树枝一样伸展的图案,屋子里的光线太暗了,赫敏正想仔细看看,忽然一个家养小精灵弓着背,一手拖着一把拖把,看也不看她们一眼地从一道门里闪了出来,他腰间围了一条脏兮兮的破布,模样很老了。

他似乎以为赫敏她们听不见地自言自语:“又来了一个奇怪的女孩,克利切不知道她叫什么名字,来这里做什么,我可怜的女主人,她如果地下有知该多么的伤心?真丢人,少爷把狼人、骗子、小偷都弄进来,他们一个又一个地来来去去,把房子弄得乱七八糟,可怜的老克利切又能怎么办呢……”

金妮拽着赫敏绕过克利切往楼上的房间走,小声说:“他是布莱克家族的家养小精灵,从小天狼星的母亲死后他就独自在这房子里,疯疯癫癫老不干事。”

“嗯,看得出来。”赫敏点了点头,回头看向那个还在嘀嘀咕咕自言自语的老家养小精灵,不禁想到,哈利和小天狼星就住在这种环境里?简直跟鬼屋差不多!不知道哈利什么时候才能到?

房间里并排放了两张床铺,赫敏从书包里拿出了行李箱,从里面找出睡衣放在**,从书包里翻出一本书坐在书桌前看了起来,还拿出笔记本记录着,金妮虽然也加入了俱乐部,不过跟赫敏不是太熟,见她埋头看书记笔记于是也拿出一本四年级的书看了起来。

一直到韦斯莱夫人前来让她们睡觉的时候才惊觉已经快午夜了,二人也不洗漱了,直接换了睡衣躺下睡觉。

“你睡着了么?”黑暗中,金妮的声音响起。

赫敏脑海中还在想着她的论文,火炬木魔法研究小组的同事们对她的自然能量的说法很感兴趣,极力鼓动她写一篇论文去《魔法世纪》投稿,《魔法世纪》是一本专业的学术性月刊,上面发表的都是学术性的论文,受众一般为学者或某一方面的研究人员,是魔法界具有权威性的杂志之一,不少名人都在上面发表过论文,最著名的就是邓布利多的龙血的十二种用途,火炬木的同事们说她的魔法构成与自然能量的论文绝对能够超越邓布利多关于龙血的论文,想到那些有意思的人们,她忍不住淡淡地微笑。

“赫敏?”

“呃?什么?”

“你醒着呢,我还以为你睡了。”

“你睡不着吗?”

“嗯……你,有喜欢的人吗?”

赫敏吃了一惊,喜欢的人?脑海里突然浮起一个模糊的人影,那个人是……

“赫敏?”

“没有特别喜欢的。”赫敏闭上眼睛,“你呢?有喜欢的人么?”

“我……”金妮忸怩了下,小心地问,“你对哈利是什么想法?”

“哈利?”

“是的,请你告诉我。”金妮的声音里有着一丝迫切。

“他是个勇敢的人,遇到很多危险事件和困难险阻却都没有被打倒,很勇敢,非常……”

金妮等了会儿,见赫敏没有再说,这次索性直接问出了心中的疑问:“你喜欢他吗?”

赫敏几乎不假思索地就脱口而出:“喜欢啊,他是我的好朋友,当然喜欢了。”

“只是朋友间的喜欢?”金妮的声音里隐隐有些紧张和喜悦。

可能是黑暗中的聊天让她回到了大学时代,晚上躺在宿舍里和姐妹们聊八卦聊喜欢的男生,一向感情迟钝的神经突然被人点亮:“你喜欢哈利?”

一阵沉默,金妮没有否认:“他大概觉得我就是个小妹妹。”

“你不会是因为他是哈利?波特才喜欢他吧?”

“不,不是的。”金妮语气激烈地说道,很快又道歉,“可能刚开始确实只是崇拜他,跟他说句话就激动得要命,我把他当成和罗恩一样的哥哥,可是,一直看着他,慢慢地就想要得到更多,想他能多看看我,不要只是因为我是罗恩的妹妹才和我说话……他大概不会注意我,只会把我当成妹妹看。”说到后来显得有些沮丧,“对不起,跟你说这些,你一定觉得很困扰……”

“金妮,你很聪明比你哥哥罗恩聪明多了,不要看低了自己,喜欢哈利,就去向他表白,到底是迷恋还是真正的喜欢,等交往后就能明白了。我好像没见他有女朋友。”

“你……不生气?”

“我为何要生气?”

金妮松了口气,看来赫敏对哈利并没有那个意思。

“……我会找机会……嗯,告白,不过我需要时间,请不要告诉别人。”

赫敏轻笑着说:“要不要我发誓?”

“不用。”金妮也笑了起来,“我一直想有个姐妹,可以无话不谈……赫敏,你真的没有喜欢的人?”

“没有,你的好奇心还真重。”

经过夜谈之后,两个女孩子的感情变得非常好,就像亲姐妹一样。

大约是换了个地方,不太习惯,赫敏很早就醒了,看看时间差不多了,也就不睡起床去盥洗室打理了一下,换上运动服下楼,整幢屋子仿佛都陷入沉睡中,赫敏来到二楼那一大块挂毯前,走近了才发觉这是一张族谱,最上端绣着几个大字:

高贵的最古老的布莱克家族永远纯洁

赫敏细细地辨认这张族谱的人名,看到了菲尼亚斯?奈杰勒斯,想起这个名字在校长室听到过,对了,是那个斯莱特林出生的前校长,他和小天狼星是亲戚啊……

接着往下看,在贝拉特里克斯和纳西莎这两个名字之间有一个烧糊的小圆斑,目光随着纳西莎的名字走,后面的一根双股金线和卢修斯?马尔福连在一起,接着一根单股的垂直金线从他们的名字连向了德拉科?马尔福。

盯着德拉科的名字看了会儿。

小天狼星和马尔福家原来也是亲戚……她接着往下看,没有找到小天狼星的名字,挂毯上有好几个被烧焦的小圆斑,这些大约是被家族除名的人。

韦斯莱夫人从房间里出来,看到比她起得更早的赫敏,惊讶地问:“是不是床铺不舒服?”

“床很舒适,是我不太习惯。”赫敏有礼地问,“韦斯莱夫人,我可以出去晨跑吗?我一直习惯早晨去外面跑一圈。”

“啊,当然可以,七点钟吃早餐,你出去的时候小心一点尽量小声些,不要碰到任何东西。”韦斯莱夫人提醒她,赫敏点了点头。

结束晨跑,赫敏把格里莫广场附近转了一遍,附近的路线她都了然于心,回到12号前的台阶前,她推了推门,是锁起来的,在门上找到了门铃,摁了下去。

门被人粗暴地打开,里面露出小天狼星压抑着怒火的脸,似乎是某人起床气很大。

“对不起。”赫敏赶紧道歉。

小天狼星见是赫敏,把额前的头发往后捋,深深地吸了口气,让她进来,把门锁好:“是我没跟你说过,不要用门铃,因为……”走过走廊旁的一块帷幔,他稍稍撩起帷幔,赫敏朝后面看了一眼,发现那竟然是一副真人大小的画像,其中是个脸色蜡黄的老太太,她的目光看到了小天狼星,顿时尖叫着咒骂:“伤风败俗的家伙,肮脏的杂种,家族的败类……”

小天狼星把撩起的帷幕放下,老太太的咒骂停了,他一脸郁闷地说,“明白了?她是我母亲,听到有声响就会尖叫,她在画像背后弄了一个永久粘附咒。”不然他早就把这画像处理掉了。

“如果不用门铃,我要怎么进来?”赫敏无辜地问,门上有魔咒,她又不能用魔杖使用魔法,会被魔法部追踪到。

小天狼星无语。

第二天晚上,哈利到了。当时大家已经吃完晚饭,孩子们回到了房间,赫敏是听到敲门声,金妮开的门,金妮惊喜地说:“哈利,你来了!”

抛下手中的书,赫敏从书桌前站起来,看到哈利和罗恩一起站在她们的房间门口。

“哈利,你几时到的?”赫敏笑着跑过去拥抱了下他。

“嗯,刚刚到……”哈利内心感觉很复杂,他想着赫敏和罗恩他们在这里却不给他写信,他在德思礼家住了快一个月,都快把他逼疯了,心里怨恨,很想对他们冷淡,却又在见到赫敏之后心里冒起一股淡淡的委屈。

“我是昨天到的,你最近好吗?”

“我还好……”听她说她也是刚来没多久,心中那股委屈似乎烟消云散了。

“是谁去接你的,你不知道,我是穆迪接的,看到他的时候真是吓了我一跳。”赫敏说道。

“邓布利多亲自把他接来的。”罗恩说,“这是我第三次在这里见到他,他还没走,在下面商量什么。”正说着话,听到外面有响声,金妮探头出去看了看,小声问:“你们在干什么?”

“嘘,你们也想知道他们在商量些什么吧?”弗雷德小声地说。

“嗨,伙计们。”乔治咧嘴笑笑。

几人挤到双胞胎身边,就见乔治正拽着一只耳朵一样的东西慢慢地往下放,对准厨房的位置,慢慢地说话声从里面传来。

“……福吉最近和马尔福家走得很近,马尔福捐了一大笔钱给魔法部改善工作环境,他如今拼命拉拢那些被哈利指责为食死徒的人,他们在讨论通过一条法令,如何为纯血巫师争取更多的权利。”

“那个蠢货,以为遮住眼睛事情就不会发生了?”小天狼星火爆地说话。

“他最近去了阿尔巴尼亚……”这个略微低沉又微微有些傲慢的声音,正是斯内普教授,“似乎是要寻找的东西有了眉目。”

“斯内普教授也是凤凰社的?”赫敏惊讶地小声问。

“邓布利多极力保证斯内普是我们的人。”罗恩回答,“还好他从来不在这儿多逗留。”

听到厨房里的人要出来了,乔治赶紧把窃听的伸缩耳拉上来,几个人凑一起讨论伏地魔要找什么东西。

“会不会是什么威力强大的武器?”弗雷德猜道。

“还有比阿瓦达索命更危险的?”乔治说。

“有啊。你们没见过一下子就摧毁一座城市的攻击吧?”赫敏说道。

韦斯莱家的孩子们震惊地看向她,罗恩吞了口口水:“你在开玩笑?”

“玩笑?这就看你们如何看了。”赫敏抿唇笑笑,站直身子,把头发拨到耳后,“我们都是坐在井底观天的青蛙,以为看到的天空就是世界的全部,其实还有无穷的未知领域存在,看不见并不等于不存在。”

“孩子们,你们在那里做什么?你们该睡觉了。”韦斯莱夫人见到楼上正聚在一起嘀嘀咕咕的几个孩子,于是大声对他们命令。

“知道了,妈妈。好了,哈利,很高兴见到你。”弗雷德拍了拍哈利的肩膀。

乔治对他眨了眨眼:“谢谢你上次的资助。”

上学期,哈利获得三强争霸赛冠军的奖金,他不想拿,塞德里克的父母也没有接受,他就把奖金给了弗雷德和乔治,他们俩拿着钱说是要开一家笑话商店,不过他们的妈妈似乎觉得不好好读书,光想着开笑话商店那才是一个笑话,所以他们一直瞒着韦斯莱夫人偷偷进行。

哈利对他们咧嘴笑笑,双胞胎朝楼上去了,哈利和罗恩也准备回去房间,哈利忽然用他那双碧绿的眼睛紧张地注视着赫敏,说:“赫敏,我还没有说——我很想念你……们——”

“呃?”赫敏正看着斯内普教授的身影消失在长长的门廊入口,回神的时候正好看到哈利的目光落在金妮身上才又看向她,褐色的眼睛略略惊讶地大张,很快微微弯起,“嗯,我们也很想你……晚安。”转身回房间的时候对金妮眨了眨眼,金妮则回了一个大大的笑容,和他们道了晚安,回了房间,心中却有些微微的失落,她看出来了,哈利说话的对象是赫敏,她是附带的,赫敏没有看出来吗?

金妮想着,是不是应该告诉她?可心中又有个念头疯狂地滋长,如果她不提醒赫敏,她就不会知道哈利对她的感情,如果她抢在前面告白是不是就有机会成为哈利的女朋友?躺在**,她捂住脸为自己有这样龌蹉的念头而羞愧,却又没有勇气开口提醒赫敏,就让她保持沉默吧,她不配去告白……哈利,哈利……他喜欢的是赫敏……

8月12日哈利去魔法部受审的日子一转眼就到了,他一直做恶梦,梦到被宣布有罪,再也不能去霍格沃茨上学,还有人来到他面前,把他的魔杖折断……他无法遏制心中的恐惧,很早就起了床,他今天必须和韦斯莱先生一起去魔法部受审。

罗恩还睡得很香,哈利情绪不佳地离开房间,来到楼下的厨房里,韦斯莱夫妇已经起来了,赫敏居然也坐在餐桌边。

“赫敏?”哈利惊喜地看向她,没想到能够在前往魔法部受审前见到她。

“不用惊讶,我一向这么早起。”赫敏对他微笑着说,“放心吧,你会没事的。”就她以前看过的电影,那些有限的记忆片段中,都表明哈利并没有被开除……对了,她第一部看的HP电影名字叫什么?好像叫……哈利?波特与什么什么……圣器?圣器?到底是什么圣器来着?

哈利低头吃着早餐,绿色的眼睛就像融化了冰层的湖水一般柔软,她是担心他的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