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10 级长的初次调节任务

110.级长的初次调节任务

审判确实如同赫敏记忆中的那般并没有出现意料之外的变化,魔法部临时将审判的时间和地点修改,邓布利多校长却在紧要关头出现帮忙作证和辩护,哈利有惊无险地被宣布无罪,回到格里莫广场12号,金妮、弗雷德和乔治又唱又跳地庆祝,大家都表现出了他们的喜悦之情,赫敏从哈利的表述中,推测出,魔法部与邓布利多校长之间的嫌隙愈加大了。

随着假期即将结束,赫敏觉得有些想念父母了,借用哈利的海德薇给家中的父母寄过几次信,向他们说了些身体和学习上的近况,妈妈给她寄来了不少吃的,满足了几个孩子对于糖果和糕点的需求。

假期的最后一天,霍格沃茨的通知书终于来了,往年都会提前到,书单中总共增加了两本书,也就是说新学年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终于确定了,想想这门课,从来就没有一个教授能够授课超过一年的,是不是被诅咒了,赫敏笑笑地想。她比其他人还多了一封信,信封中有着一枚银色和绿色组成的徽章,斯莱特林学院的蛇身上面有一个大大的字母P,这是级长的徽章,她有些不敢相信,谁会选她当级长?如果是在另外三所学院都不会有疑问,只有斯莱特林……谁知道呢,说不定这是邓布利多校长的意思。

金妮见赫敏对着信纸发呆,凑过去瞧瞧有什么内容值得她出神,看到那枚级长徽章,她不禁惊呼:“赫敏,你是斯莱特林的级长了!”

“好像是的。”赫敏并没有炫耀的意思,把级长的徽章收进书包。

“你不高兴被选为级长?”金妮奇怪地问。

赫敏耸了耸肩:“斯莱特林的学生们大部分跟我关系不太好,级长,我都怀疑会有多少人愿意被我管束,真麻烦,我还有俱乐部要管理。”校长大人是嫌她不够忙吗?

“如果是我,他们不听话就统统关禁闭。”金妮想象着处分那些斯莱特林们就忍不住咯咯笑,“这是级长的权利,他们不愿意也没辙。”

“确实如此。”赫敏点了点头。

在哈利和罗恩的房间,得知罗恩获得了格兰芬多的级长徽章,他正表情怪异,似乎不怎么相信会是他当选为级长,弗雷德和乔治都在极力嘲讽他,说他和珀西一样,是珀西第二。

罗恩可不高兴被说成是珀西第二,因为福吉提拔他担任魔法部长办公室的助理,他说与邓布利多为伍是极其不明智的,跟父母大吵一架后迫不及待地和家里撇清关系搬了出去,令父母非常伤心,把他比喻成珀西,这不是侮辱他嘛!

“你们说够了吧,又不是我要求当级长的。”罗恩恼火地说,他也没想到会是他当选级长,难道被选为级长也是他的错?罗恩的爆发,让室内陷入一瞬间的尴尬寂静,弗雷德跟乔治面面相觑,似乎没料到这家伙也会对他们发脾气。

“不就是当选级长,值得大呼小叫的吗?”金妮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赫敏也被选为级长了。”

“是吗?斯莱特林的级长?酷!”弗雷德说。

“好好收拾那帮衰人。”乔治附和,赫敏成为级长他们一点不吃惊,以她四年级组建了一个大型俱乐部的成绩,短短半年俱乐部的规模超越学校里其它的学生团体成为第一大型俱乐部,这份能力,还有什么悬念呢?不选她当级长,只能说明学校的老师集体眼睛失明。

赫敏的表情一直保持着淡淡的微笑,轻描淡写地回答:“只要他们别来惹我。”

“谁敢来惹你?”弗雷德瞪大眼怪声怪气地说。

“那绝对是找死。”乔治补充。

“你不知道吗?曾经有人说你是比神奇生物更神奇的生物!”罗恩说。

“呃?哪个人说的?我怎么不知道?”赫敏愣住。

金妮笑嘻嘻地说:“你的丰功伟绩都快数不清了,大家私下里传的,你都不注意。”

“神奇生物啊,说得不错,我本来就是从异界来的神奇生物嘛!”赫敏自嘲。

一行人顿时哈哈大笑,气氛变得轻松多了。

哈利虽然在笑,胸口却闷闷的,赫敏和罗恩都成为了级长,他变成了陪衬,看着韦斯莱夫人知道罗恩被选为级长后高兴得对罗恩亲了又亲,大家都向他还有赫敏祝贺,不再关心他,这令他感觉很是凄凉。

下午,韦斯莱夫人去对角巷帮所有的孩子买齐需要的书本,晚上,吃过丰盛的晚餐,大家早早就休息了。

第二天早上又是一阵兵荒马乱,因为缺少了一个警卫,穆迪坚持不肯提前走,而韦斯莱先生没有在魔法部借到车,如今福吉连一只空墨水瓶都不肯借给韦斯莱先生,他们不得不步行前往国王十字车站,几个孩子分散地离开,哈利是单独跟韦斯莱夫人、小天狼星和变成老太太模样的唐克斯护送,赫敏和罗恩则同韦斯莱先生同行,弗雷德、乔治和金妮和卢平在最后时刻到达,穆迪在旁侧观察。

九又四分之三站台前,红色的霍格沃茨特快停靠在站台边,站台上到处挤满了学生们和他们的家人,看着眼前热闹的景象,赫敏既期待能快些回学校又有些忧虑,这一年又会遇到些什么事呢?不知道黑猫回去了没有?他说如果能量集满就不会与她道别了,心中隐隐盼望,他还留在这个世界。

“赫敏。”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先后传来,赫敏来回打量,从两个方向过来的是纳威跟艾琳,后面跟着的是隆巴顿奶奶还有迪恩。

“赫敏,你暑假到哪儿去了,我给你写信你都没收到。”艾琳一见了面就不满地告状,“我问了纳威,问了威克多尔,他们都说不知道。”

“抱歉,抱歉,你有什么想要的礼物?我送给你。”赫敏笑眯眯地摸摸艾琳的头。

艾琳拍开她的手:“不要摸我的头,我不是小孩子了。”嘴里说着不是小孩子,下一刻又眼睛闪亮亮地说,“我要蜂蜜公爵的糖果,一大堆吃不完的糖果。”

赫敏好笑地答应:“好,一大堆糖果,吃到你长蛀牙……”

艾琳皱皱鼻子,做了个鬼脸,又跟金妮打了招呼,纳威小声地说:“奶奶跟我说了,你去的地方,暑假过得好吗?”

赫敏这才发现这个暑假她都没有和纳威联系过,暑假的前半段被火炬木吸引了注意,后半段又见识了凤凰社,带了歉意地问:“嗯,不错,你呢?”

“我还不是那样。”纳威挠挠脸,圆圆的脸上的笑容很开心,“今年生日我收到了一个好东西。”

这一说,赫敏更窘迫了,她没有准备纳威的生日礼物。

“纳威,我想跟赫敏谈谈。”迪恩微笑着询问,语气却是不折不扣的肯定。

“哦,好,赫敏,我呆会儿给你看。”纳威走到其他人那儿。

赫敏和迪恩稍稍走得离其他人远了一些,迪恩开门见山地说道:“魔法部将插手霍格沃茨的管理,你组建的俱乐部大约会被禁止,组织在魔法界没有威胁到人类时是不会插手的,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这算是组员的福利?”赫敏问。

“是我私人的提醒,我可没有使用组织的网络。”迪恩嘴角微微勾了下,“我父亲的家族在巫师世界依然是有些关系的。赫敏,形势变得越来越危险了,你要小心。”说到后来,迪恩的神情染上了忧虑,加入火炬木,他就不再属于巫师而是属于整个人类,人类间的战争他们是不能干涉的。

霍格沃茨特快提醒大家上车的汽笛鸣响,还留在站台上的学生匆匆忙忙地奔上列车。

“请帮我照顾一下我的爸爸妈妈。”赫敏同样慎重地请求,她身在巫师世界,加入火炬木研究小组也仅仅是实习生一样的身份,不算正式加入,不用遵守不干涉魔法世界的规则,她唯一放心不下的就是双亲的安全。

迪恩点了下头:“快上车吧,不然就会错过火车。”

赫敏追上已经缓缓启动的列车,站在列车敞开的门口看着站在站台挺直脊背含着淡淡微笑的年轻人逐渐淡出视线,对于未来有种抓不住的茫然,她一直在想,伏地魔究竟要寻找什么东西,那件圣器,到底是什么圣器?

“赫敏,你和迪恩都说了些什么?那么恋恋不舍?”艾琳用手肘轻轻地碰了碰赫敏,“我都没机会和他道别。”

“他让我注意安全,然后看好你不要让你吃太多糖。”赫敏一脸认真地说,艾琳撇头:“什么啊,这么无聊的谈话。”迪恩太傻了,那么好的机会不告白浪费了,不过迪恩对赫敏到底是什么想法?她现在越来越看不懂了,算了,那些事情她也管不了。

列车驶出一段距离,赫敏想起来她现在是级长而不是普通的学生,对正拖着行李找空包厢的几人说:“罗恩,我们要去开会,级长会议。”

罗恩停顿住脚步,目光看着车窗外,没有搭话,艾琳瞪圆眼睛,惊喜极了:“你当上级长了?斯莱特林的级长?!哈哈,真是太好了。”那高兴的模样好像成为级长的人是她,以后她可以在斯莱特林横着走。

“我们开完会很快就会来找你们。”赫敏目光扫过他们。

“哦,好。”哈利说。

“你知道,我并不想去,我宁愿和你们在一起,我是说,我根本不想去——”罗恩有些不安地扫了眼哈利。

“可你们不得不去。”哈利咧嘴笑笑,“我们待会儿见。”

罗恩见哈利并没有生气,松了口气地拖着行李箱和两手空空的赫敏一起走向火车头的方向。

他们到得不算太晚,赫奇帕奇的厄尼和汉娜是最后到的,在包厢里,赫敏看到了已经在其中坐着的德拉科,原来他就是斯莱特林另一个级长,对他微微一笑就找了个地方站着,他们到得不是最晚也不算早,已经没有座位。

赫敏和罗恩走进包厢的时候,德拉科的眼中显出一抹喜悦,他一直猜测女生的级长会不会是她,爸爸没有插手级长的安排,是不是表示他愿意考虑他的提议?

“人到齐了,请把门关一下。”男生学生会主席起身向厄尼说道,厄尼连忙放开拽着行李箱的手把拉门合上,包厢显得拥挤,赫敏朝里面挤了挤,如果她也拖两只行李箱手里拎只猫头鹰笼子,这里还不挤死?汉娜手里抱着一只猫咪,跟赫敏笑着打了声招呼,她也是改良俱乐部的成员。

“我是男生学生会主席塞伦-麦克斯,来自格兰芬多学院。”

“我是女生学生会主席玛吉-格伦翁克,拉文克劳学院。”玛吉-格伦翁克微笑着说,“不用那么拘谨,以后我们将共同合作管理霍格沃兹的学生事务。”

玛吉的笑容和愉快的说话声让车厢里的气氛变得轻松了些,塞伦于是说:“请大家自我介绍一下。”然后看向身旁的人。

“斯莱特林,德拉科-马尔福。”

有人开了头,他们就按照坐着的顺序开始自我介绍。

“拉文克劳,雅各布-怀特。”

“拉文克劳,利迪娅-斯图尔特。”

“格兰芬多,拉文德-布朗。”

“赫奇帕奇,汉娜-艾博。”

“厄尼-麦克米兰。”

大家看向他,厄尼说:“怎么啦,好吧好吧,赫奇帕奇,你们不是都知道又不是不认识。”

“罗恩-韦斯莱,格兰芬多学院。”

“赫敏-格兰杰,来自斯莱特林学院。”

自我介绍完毕,男生学生会长塞伦开始向他们解释未来的工作内容,需要负责的事务。级长们的工作其实就是连接学校和学生之间的桥梁,也是一个学生自治的团体,具体点说工作很杂,不但学生之间的小矛盾需要他们处理,学校举办的活动都需要他们负责协调,还必须定期巡视学校,拥有处分学生的权利。

“我自己都照顾不过来。”罗恩小声嘀咕,当他是保姆?真不知道珀西怎么会那么高兴当这什么破级长。

大约有些权利的人都很会啰嗦,会议开了将近一个小时,学生会长才宣布散会,让无法在包厢里坐下的人回去包厢,并嘱咐他们把行李放好过一个小时就巡视一遍车箱,如果见到有事情发生能够处理的就处理,实在无法处理就通知他们。

“不知道哈利他们在哪个包厢,我希望可以近一点。”罗恩拖着箱子边走边往旁边的包厢打量,最好不是最后一节。

“赫敏。”德拉科从包厢里出来,“塞伦让我们先负责巡视。”

“不是说让雅各布和利迪娅先巡视吗?”罗恩说,“我们还没有去包厢。”

德拉科耸了耸肩:“你可以去问塞伦。”

“罗恩,你先去找哈利他们,反正我的行李随身带着也不占地方。”赫敏笑笑地说,走向德拉科,罗恩瞪了德拉科一眼,拖着行李箱先行离开。

“我们也走吧。”

一前一后地慢慢走着,新生们有的在车厢的过道里跑来跑去,趴在窗户前往外看,有些从包厢里探出脑袋左右张望,看到他们又连忙缩进去,赫敏看着这些充满好奇的小脸,忍不住微笑,当年她也只是这些小萝卜头的高度,记得好像那一次的旅途都在寻找纳威的蛤蟆来福,她还一间间包厢问过去,对啦,当初还在过道里遇到了德拉科,他从哈利他们的包厢里逃出来还叫嚣着“等着瞧”,这家伙整个就是一故事书里的反派人物。

“你笑什么?”德拉科狐疑地看向正忍俊不禁表情的赫敏。

他一问,赫敏忍不住就喷笑出声:“对不起,只是想到了我初次登上霍格沃茨特快时的情景……那时候真好,什么都不用考虑,只是想着可以见识到一个新世界。”

德拉科显然也想起了他第一次在火车上吃了亏说要告诉爸爸的丑事,顿时尴尬地扭头,听到赫敏说的后半段话,眼神逐渐变得温和,目光落在车窗外不断掠过的草原河流,人生就像这列霍格沃茨特快,飞快地向前驶向终点不能回头也不会中途换车。

“快把这只死蛤蟆弄走,可恶,把我的衣服都弄脏了。”尖叫声划破了二人的回忆,赫敏和德拉科互相看了一眼,连忙走向前方不远处的一个包厢。

拉开包厢的滑门,包厢里总共有五个人,都是豆丁大小的小不点,看着就像是刚入学的新生,其中一面三个,坐在靠窗的位置是个头发梳得油光光的小鬼,嫌恶地盯着衣服上一滩黏液,恼火地指着对面大叫,他旁边的两个不知该说是朋友还是跟班的小孩正凶狠地瞪着对面那两小孩,试图以眼杀人。

“发生了什么事?”稍稍一打量,赫敏笑眯眯地问。

“他打我的普米,普米才喷了他黏液的,普米平时很乖的。”包厢里唯一的小姑娘护着怀里的蛤蟆,开口解释。

用发油固定了头发的小鬼头很傲慢地反问:“你们是谁?别多管闲事。你知道我爸爸是谁吗?”

小鬼头的话一出,赫敏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努力忍住笑,瞥了一眼身边面无表情的德拉科,他是不是想起了谁?

“你的名字。”德拉科用命令的语气说。

几个孩子都察觉到气氛不对,就连那嚣张的小鬼同样感觉到了不妥,目光在他们身上打量了一圈,嘴硬地说:“不就是级长?你们叫什么名字,信不信我老爸明天就让你们没得做?”

“现在的小孩子都这么嚣张?”赫敏再也忍不住了,哈哈大笑。

“你笑什么?”小鬼恼怒地瞪着赫敏。

“原来你以前还是挺可爱的。”没有理会那小鬼,赫敏眯眼笑得开怀,“至少知道衡量局势知道该撤退的时候撤退,不会傻不拉唧地死磕。”

德拉科微不可查地勾了下嘴角,快得无法察觉,用他特有的拖长尾音的语调,懒洋洋地说:“我们的名字如果你进入斯莱特林学院就会知道,不过,你最好祈祷别被分进斯莱特林也别想惹事,不然你可以试试到底是谁从学校里被退学!”魔杖指向那小鬼头,小男孩吓得紧靠在椅背上,脸都吓白了,他的两跟班努力降低存在感,都不敢上前帮忙。

“请你们不要伤害他……”反倒是被小男孩凶的小姑娘开口求情,然而魔法已经发出,小家伙们脸色煞白,出言威胁的小男孩更是如同中了石化术,紧闭眼睛僵硬地坐在那里。

赫敏挑了下眉,看向包厢里吓傻了的几小,笑眯眯地说:“好了,问题解决了,大家要好好相处,还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们。”

目光一一扫过几个孩子,几小惊恐地看着他俩,他们幼小的心灵中以为那个小男孩被魔法击中肯定不行了,霍格沃茨好危险呀好危险……

一直等两位级长离开,包厢里的四人小心翼翼地盯着僵硬的小男孩,默然无语。

“呃?你还活着吗?”还是小女孩比较善良,问道。

小男孩慢慢地睁开眼睛,看到对面的人担忧的神情,忽然觉得她长得挺可爱的,大大的蓝眼睛,红色的头发……

“我……我还活着?”渐渐地他觉得身体能动了,连忙在身上摸了摸,“不痛,一点不痛。奇怪,到底是什么魔法?”

“啊,柯尔,你衣服上蛤蟆的黏液没有了。”某跟班大叫一声。

“什么?原来是清洁咒……”柯尔小男孩脸一阵红一阵白的轮换着变化,他吓得差点昏过去的样子被看到了。

“要吃三明治吗?我妈妈做的,很好吃。”小女孩从随身的包包里拿出好几只三明治,香喷喷的食物的味道顿时勾起小孩子的馋虫,“刚才普米弄脏了你的衣服,对不起。”小姑娘笑着说。

吞了口口水,柯尔小男孩对小姑娘嘀咕了句:“是你给我吃的。”不是他比她拿出来的。

“嗯,是我给你吃的。”小姑娘笑眯眯地说,“我叫苏珊-奥斯丁,大家都叫我苏珊,我还有蛋糕,你们要吃吗?”

其他几个小孩子吞着口水连连点头,包厢里的气氛变得和睦多了。

“你什么时候掌握的无声咒?不赖嘛!”二人离开包厢,赫敏问道。

“在暑假里。”心中则想,他的进度比赫敏慢得多了,总是落在她之后让他在家里的时候努力练习,不想被她抛下太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