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11 分院帽的警告

111.分院帽的警告

还没见到赫敏的时候一直想着她暑假里在做些什么,是否也像他那般时不时想起她?想给她寄信?在家里的猫头鹰棚徘徊了很久,口袋里的信摸了一遍又一遍都翻卷起毛边,最后好不容易下定决心要绑信的时候却遇到来寄信的爸爸,在他怀疑的目光中,信还是没有寄出。

能够同样成为级长,大约是最令德拉科高兴的事了,这意味着即使他和她走在一起也没有人会多话,行走在吵吵闹闹的霍格沃茨特快的走道里,周围都是各种兴奋的脸孔,似乎一直这样走下去也不错。

“孩子们,要不要买点吃的?”推着小推车在过道里卖零食的长相和蔼的胖女巫从远处迎面过来,边走边询问身旁经过的孩子们,“离霍格沃茨还有很长一段时间。”

“请给我坩埚蛋糕、巧克力蛙、南瓜汁,德拉科你呢?”

德拉科皱着眉,他不喜欢吃火车上的蛋糕,赫敏见他一直不回答以为他不知道该买些什么,于是对胖女巫说:“都来两份。”

“好的。”胖女巫笑呵呵地清点出赫敏需要的食物,递给她,赫敏正在包包里掏钱袋,德拉科先付了钱:“不用找了。”

胖女巫乐呵呵地收了钱,又推着小推车向前走。

“我们去前面找个地方吃完了再继续。”走道里包厢的对面靠窗户的位置有折叠起来固定靠墙的椅子,人们若是要在走廊里休息谈话可以将椅子翻下,两张椅子之间有一块方形的木板可以翻下来当桌子。

赫敏小口地吃着蛋糕,德拉科吃一口蛋糕灌一口南瓜汁,蛋糕太干了,如同记忆中那样甜死人没有一点进步,而且烤的有些焦,他刚才出来的时候应该把家里给他准备的午餐带出来的,里面有赫敏爱吃的蓝莓蛋糕……

赫敏吃掉大半块蛋糕,放在一旁,拆开了一包巧克力蛙,抓着巧克力蛙却又烦恼该咬哪部分,最后叹了口气,递给德拉科,她依然不习惯吃这种会动来动去的东西,感觉在吃活生生的动物。德拉科接过巧克力蛙,一口咬掉巧克力蛙的脑袋,疑惑地看向正用呆滞目光看着他的赫敏,低头看了看手里没有脑袋的巧克力蛙,以为她也想吃,把另外一包还未拆封的递给她。赫敏摇摇头,摸了摸手臂上的鸡皮疙瘩:“你吃吧,都给你吃,我只要卡片就行了。”

德拉科点了点头,他早就已经收集满所有的卡片了:“你也在收集卡片?”

“不是,哈利还差三张就集满一套了。”如果是特殊卡片就送给他。

德拉科用力地把巧克力蛙咬碎,咬得咯咯作响,仿佛他正在嚼某人的骨头。

“……又是邓布利多校长啊!”看着卡片上的巫师像片,赫敏翻到背面看校长先生的生平介绍,巧克力蛙卡片上的内容没有改动,依然说明他是国际魔法联合会会长、巫师协会会长、梅林爵士团一级魔法师,实际上,他的这些头衔已经被魔法部蛮横地解除了,魔法部现在极力污蔑邓布利多校长是个老糊涂,到处散布神秘人回来的言论是为了扰乱人心。

“魔法部……会派一名调查官来霍格沃茨。”

德拉科平淡的声音夹杂在周围发出的各种噪音中,很容易被忽视,赫敏慢了半拍才听明白他说了什么,惊讶地看向他:“调查官?来干什么?”

“评断谁可以留在学校……校长也在被调查行列。”这是他从父亲那儿听来的,父亲现在对他并不像从前那样什么都不告诉他,稍许也会透露一些认为可以让他知道的内幕。

原来迪恩所说的魔法部插手学校的管理就是指的派驻调查官。

“德拉克,你怎么在吃这种垃圾?”潘西夸张的声音传来。

“我跟赫敏是级长,正在巡视车厢。”德拉科回道。

“赫敏也在?请原谅,我真没发现你,都怪你太不起眼了。”潘西笑着说,梅丽和索菲亚则有些不安地看着赫敏,她们暗暗祈祷,最好别打起来。

赫敏站起身,挑了下眉:“没关系,我不会歧视残障人士,你的视力一定已经退化得很严重,回到霍格沃茨最好快点去找庞弗雷夫人检查,错过治疗时机后悔都来不及。”语气那叫一个真挚。

潘西的脸孔差点扭曲:“你诅咒我?”

“错了,我只是关心你,我的室友我的同学。”赫敏很无辜地摊摊手,“既然你不领情,那么告辞了,我还要继续巡视。”

德拉科扫了一眼潘西:“没什么事我们先走了。”几步就追上已经走出一段距离的赫敏,潘西咬紧嘴唇,眼看德拉科递给赫敏一张卡片,是另一包巧克力蛙里的卡片,赫敏很高兴地收下,潘西小姑娘快气死,真想撞墙啊,德拉科难道忘了赫敏是个泥巴种?你家的纯血骄傲呢?哪里去了?

接下来的巡视路线上并未再遇到什么麻烦事,一些小事情顺手处理了,走到靠后的一间车厢他们见到了哈利他们,差不多已经巡视完毕,快快地走到车尾没事儿就回到朋友们所在的车厢,拉开滑门,看到站在门口的赫敏跟德拉科,包厢里的气氛似乎变得更加诡异的寂静。

“看来我不太受欢迎。”德拉科扫了一眼车厢里戒备地盯着他的人,跟赫敏说,“我先走了。”

“马尔福,等等。”出人意料的,居然是罗恩开的口。

德拉科目光疑问地看向他,罗恩面上带着怪异的笑容:“你知道这是什么?”他指了指桌面上放着的一颗像病变器官一样微微跳动的古怪仙人掌。

“是什么?”他又不是百科全书。

“它叫米布米宝,纳威收到的生日礼物,是一种非常罕见的植物。”罗恩瞥了眼赫敏,见她正盯着仙人掌出神,于是欠扁地坏笑道,“其实这种植物还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自卫机制,你要不要试试?”

“罗恩……”纳威局促地拉了拉罗恩的袖子,罗恩这是要德拉科当众出丑?

罗恩暗暗挥手让纳威住嘴,转而对德拉科说:“别担心,没问题的,还是你不敢?”

“我来看看。”赫敏对所谓的自卫机制很感兴趣。

“不!”所有人在她要接过仙人掌时大声阻止,她疑惑地看向他们,不解他们的反应为何这么大?

“罗恩,你是不是有什么忘了告诉我们?”赫敏察觉了不对劲,皮笑肉不笑地来回打量这些人,其中有一个不认识的女孩子倒拿着一本杂志头缩在后面,其他人则尴尬地看着她。

“好啦,我说。”金妮承受不住赫敏的目光,“一旦受到攻击,仙人掌就会喷出臭汁,又臭又粘,喷得到处都是。”

“金妮,你干嘛要说出来?”罗恩懊恼地坐下,他本来想好好教训一下这小子的,现在被妹妹破坏了。

金妮对他做了个鬼脸:“刚才的苦头还没吃够呢?”

罗恩撇了撇嘴,小声咕哝了几句。

“我们买了南瓜馅饼和巧克力蛙,你们要不要吃?”艾琳对赫敏说,顺便搭上德拉科。

“刚才我们吃过了。”赫敏笑着回答,德拉科同样对列车上的食物敬谢不敏,这次说什么都告辞离开。

“你是赫敏?格兰杰。”唯一不认识的女孩子从倒过来的杂志上方露出了两只大大的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赫敏。

“呃,是的,你是?”赫敏惊讶地问。

“她是卢娜?洛夫古德,和我同级,在拉文克拉学院。”金妮说。

“卢娜?洛夫古德?”赫敏吃惊地看向这位特立独行的姑娘,“我二年级的时候和你也在一个车厢里呆过,不过……那时候你好像还没有这么……嗯,另类。”好记性让赫敏想起第一次在列车包厢里和卢娜一起乘坐的时刻,那时候她像个漂亮的芭比娃娃,怎么长大了变成这样?

卢娜惊讶极了:“你记得我?”很快她用如同唱歌一般的语调说,“只有聪明才智才能伴随人一生。”说完,她举起颠倒的杂志挡住脸不再出声。

赫敏疑惑地看了看对面的人,几个男生对他耸了耸肩,艾琳拽着赫敏聊天,她有一个暑假没见到赫敏了。

这一天真是变化多端的一天,从上午太阳大好到天空渐渐阴沉,如今更是下起雨来,越是向北天越是黑暗,算算时间差不多了,包厢里的人开始换上校袍,赫敏和罗恩将级长的徽章在胸前戴好,哈利见到罗恩还对着车窗户反射的影子照了照,觉得这家伙嘴上不说心里还是很自得的。

下了火车,站台上一派嘈杂,一个陌生的声音召唤新生们集合赫敏看到,那个提着提灯的人并不是往年的海格而是格拉普兰教授,曾经代替海格上过一段时间的保护神奇生物课。

虽然在心底疑惑海格究竟去了哪儿,不过现在不是个询问的好时机,几人不得不冒着风雨往停靠的马车处走,哈利被拉着马车的长有翅膀的黑色怪马吓了一跳,然而他询问了罗恩,他们都表示没看见,罗恩更是担忧地问他:“你是不是发烧出现幻觉了?”尽管卢娜表示,她也一样看得到那些黑色怪马,他并没有疯,哈利却并未打消疑虑。

马车停在学校门口,大家匆匆奔上台阶冒雨冲进大厅,熟门熟路地来到礼堂,一进入礼堂,他们就各自分散向所属的学院长桌。

“你看那人是谁?”

顺着艾琳的手指,赫敏看向教师席,邓布利多校长坐在最中间,他旁边坐了一个看上去就像是没结过婚的老姑妈一样的女人,长得又矮又胖,一头卷曲的灰褐色头发上还系了一个非常难看的粉红色大蝴蝶结,穿了一身的粉红色,真是要多怪异就有多怪异。

“她……应该就是新来的黑魔法防御课教授。”赫敏暗暗补充,她就是魔法部安插的调查官,抬眼看向德拉科的方向,德拉科顺着她的视线同样看了一眼教师席中那一身粉红色的老女人,微微点了下头,接着用好似炫耀的语气说:“看到那个坐在邓布利多校长边上的女人了吗?她是魔法部的副部长,和我父亲也是好朋友。”

克拉布和高尔看了看乌姆里奇,嗤嗤地笑:“长得好奇怪。”

“她可是魔法部的高级调查官,你们可别被她抓到把柄,不然我也不能保住你们。”德拉科警告他俩,“老女人的脾气是很古怪的。”

二人连忙止住嘲笑,受教地猛点头,一脸感激。

赫敏听了直想大笑,这二只太有意思了。

新生们排着长长的队伍在麦格教授的带领下走进礼堂,显得惊魂未定,麦格教授拿出了分院帽,那顶脏兮兮的破帽子突然开口唱起每年都不同的歌,这一次的歌很长,赫敏仔细听着,似乎从四位学校创始人为了共同的理想聚在一起开始,后来出现了分歧,于是学校分裂成四个学院,他们各自招收属意的学生,这样依然保持着和睦,但是有人的地方就会有纷争,四大学院都想大权独揽,曾经的朋友反目成仇,最后斯莱特林离开了,一切恢复了平静。如今再次有强敌出现,历史将重演,四大学院应该团结起来不要分裂。

赫敏吃惊地听着分院帽忧心忡忡地唱完,它对学校发出了警告,虽然帽子被赋予的职责就是将新生分入四个学院,它却忧虑地提出了警告,它也知道学校将遇到大麻烦了吗?

同学们交头接耳地互相讨论着分院帽的新歌内容,在麦格教授严厉的目光下,大家安静下来,分院开始,麦格教授垂眼望着手中长长的羊皮纸,大声报出第一个名字。

随着分院的进行,队伍慢慢地缩短。

“苏珊?奥斯丁。”列车上红色头发蓝眼睛的小女孩匆匆跑向前戴上分院帽。

分院帽考虑了会儿才喊出:“格兰芬多。”苏珊小姑娘放下帽子,开心地跑向格兰芬多的桌子。

又过了会儿,麦格教授喊出下一个名字:“柯尔?弗兰克?福吉。”

头发被淋得湿漉漉的小男孩挺了挺胸,傲气地走向分院帽,赫敏想着他的姓名听上去很耳熟……忽然看到粉红色的魔法部高级调查官乌姆里奇正目光和蔼地盯着小男孩,那笑容都快滴出蜜来,猛然想起,福吉,魔法部部长不就是这个姓?难怪敢如此嚣张。

他戴上分院帽后,分院帽同样考虑了很久,柯尔小男孩一脸纠结,他们之间正在意识沟通中,可能是分院有分歧?

很长时间的静默,底下发出了窃窃私语的声音,越来越响,分院帽最终宣布:“斯莱特林。”

柯尔小男孩面如死灰,从头上取下分院帽,很快又骄傲地昂起头大步走向斯莱特林的桌子,斯莱特林学院的同学鼓掌欢迎他,柯尔目不斜视地找了个空位坐下,发觉脚早就软得都站不起来还吓出一身冷汗。

他总有种被盯着的感觉,肯定是那两名级长,他们不会找他麻烦吧?

心中宽面条泪。

这次死定了,为毛啊,他必须进斯莱特林,苏珊进的又是他最不能去的格兰芬多?梅林太不公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