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12 关禁闭

(HP)重生之赫敏·格兰杰 112.关禁闭

分院仪式结束后,照例是用餐时间,大吃大喝完毕,校长再次起立向大家讲解新学期的注意事项,接着介绍了两位新教授,其中一位是代替海格的格拉普兰教授,另一位就是代表魔法部的乌姆里奇。

乌姆里奇在校长的话还没有结束时就迫不及待地打断抢着发言,赫敏听着乌姆里奇做作的说话声微微蹙眉,这种做法反应出魔法部对于校长极其不尊重。她发言的时候,没有多少人认真地听她说话的内容,赫敏却认认真真地听取她所有的说话内容,从而发现隐藏其间的含义。

果然是表明魔法部要插手霍格沃茨的事务……

忽然被人拍了下肩膀,赫敏正陷入沉思,吓了一跳地从座位上蹦起来。

“对不起,吓到你了,要回休息室了。”德拉科同样被赫敏突然起立的动作吓了一跳,不过他很快平稳下情绪,眼睛瞥向一旁,转而大声地说,“一年级新生,请到这边集合。”

赫敏想起她现在不再是普通的学生而是斯莱特林的级长,在其位谋其事,再不能像以前那样只管自己了,站到德拉科身边。

一群小不点害羞地从人群中出来,走到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餐桌之间的走廊中,他们羞怯又好奇地打量赫敏和德拉科,柯尔小男孩是其中唯一昂首挺胸的,他身后跟着二个跟班,那二人就没有他这般有气势显得畏畏缩缩。

赫敏扫了一眼他们,微笑着说:“请排好队,跟着我们,不要掉队,你们不想第一天就在城堡里迷路吧?”

四大学院的一年级新生们都排着队跟随在各自的级长身后,好奇地打量霍格沃茨城堡里的一切,他们对城堡里到处移动的楼梯印象非常深刻,很快就忘记害羞兴奋地和身边的朋友讨论起来。

斯莱特林的公共休息室在地下,一路向下行进,灯火变得昏暗,来到了斯莱特林公共休息室前,这是一堵墙壁,德拉科对着墙壁说出口令:“纯洁。”隐藏的门打开了,露出后面泛着绿光的公共休息室。

小孩子们对什么都很稀奇,进去后探头探脑地打量,休息室里一些高年级生已经回来了,有些留在休息室,有些则直接回去寝室。

“接下来是分配宿舍。”德拉科说道,拿出了人员的名单。

女生这里并没有多少问题,男生这块则遇到了挑战权威的人。

“我要一个人一间房间。”柯尔小男孩骄傲地说,“我爷爷说已经和学校打过招呼了。”

德拉科连眼皮都不抬一下:“我没接到通知。”

“你……我爷爷说了,我可以一个人一间。”柯尔倔强地说,“我爸爸是国际魔法合作司司长,我爷爷是魔法部……”

“魔法部部长是不是?”赫敏打断了柯尔炫耀式的威胁,走近他们,微笑着说。

柯尔见她看上去比较好说话,略显得意地哼哼:“是啊,知道怕了吧,只要你们让我一人住一间,我就不把霍格沃茨特快上发生的事情告诉我爷爷。”

“要给你一个人一间寝室不是不可以。”赫敏笑眯眯地说,德拉科瞥了她一眼重新看向柯尔的时候明显带了看好戏的眼神。

“还是你知道进退。”柯尔向他的两个跟班得意地咧嘴笑笑,新生们用敬畏的目光看着他,这让小男孩觉得自己就像是勇斗恶龙获胜的勇士。

“但是。”赫敏的笑容不再无害,神情变冷,“你有什么成绩用来换取单独一间寝室的权利?是你能够以一己之力战胜这里所有人?还是你在魔法界拥有无法比拟的知名度?”

“我爷爷……”

“不要跟我提你爷爷,在这里,不管是你爸爸还是你爷爷都没用,这里是霍格沃茨魔法学校,不是魔法部,我们不是他们的雇员,他们帮不了你,现在你来告诉我,你有什么能耐足够换取独自一间寝室的权利?”赫敏的语气一松,又变为笑眯眯无害的模样,“只要你说出的理由让我满意,我会为你安排,斯莱特林不是不讲理的地方。”

柯尔紧咬住牙关,真是太丢脸了,他被说得哑口无言,果然他不该来这个破学院,什么打过招呼会照顾他,骗人的!

“不说?那么按照名单回去寝室。”赫敏说道,目光扫了一圈围观的人,“这里不是你们的家,不论在家里有多受宠爱都不要拿到这里来,没有谁比谁高贵,要获得特权就必须自己努力做出成绩。”再次看向其他人,“你们都听明白了吗?”

新生们对赫敏既敬且畏地连连点头。

“很好,今天已经有些晚了,你们回去整理一下寝室收拾收拾就早些休息,明天就要开始上课了,给你们一个忠告,明天早些起床,第一天上课迟到会给教授们留下不好的印象。”

新生们虽然不知道赫敏说的是什么意思,不过没人违背她,一个个灰溜溜地回去寝室,有几个新生女孩子聚在一起,小声地说了几句话,忽然跑过来齐声对赫敏说:“晚安。”

“……晚安。”赫敏微微有些惊讶地回了一句,只见小姑娘们笑着跑上楼,这些洋溢着笑意的脸庞似乎在告诉她未来并不是一尘不变。

德拉科瞥了眼眼神带着柔和笑意的赫敏,和她一起目送那些新生小姑娘们消失在螺旋阶梯处。她说的那些话,都是在说她自己呢,从一个麻瓜出生的小女巫成长为斯莱特林的级长,闻名霍格沃茨,这些都是她凭借自身的努力做到的,并没有依靠谁的关系,依靠家族的关系为所欲为压迫人,果然很令人讨厌。

微微勾起嘴角,低声地说:“没有谁比谁高贵……我们也是一样的。”赫敏以为听错了地讶然看向他,德拉科笑了笑,“晚安。”

回到寝室,室友们正在整理行李,把衣物挂进衣橱,她们可能在她进来前在说话,等她进来时谁都不出声,似乎很忙碌地样子。

赫敏也没跟她们说话地洗漱完,把校袍换下挂好,把床幔放下后躺下,没有在房间里见到黑猫的踪影,大约是回去他的世界了吧?心底有些惆怅,但愿他能够保护住他的族群,以后都要靠她自己了……

闭上眼睛,很长时间后才意识迷迷糊糊地,突然一个黑影扑到脸上,赫敏张开眼睛,眼前一片漆黑,毛绒绒的感觉贴着她的脸,一把抓开趴脸上的黑猫,大口喘气。

“谋杀呢!”

【哟,我自有分寸,不是没死么?】黑猫非常欠扁地说。

“你怎么还在呢?不是说回去了?”心里很高兴来着,嘴上却说得满不在乎。

【别提了,好在找到了缘由。】黑暗中,黑猫的两只银色眼睛眯成两弯月牙,话音里带了一丝阴险,【改天带你去看看,保证你大吃一惊。】

第二天早晨,天上下着蒙蒙细雨,吃过早餐,和哈利他们一起前往魔药教室,这是开学后第一堂魔药课,这是斯莱特林和格兰芬多一起上的一门课,他们可以一起走。

在走廊的拐角处,秋和她的一个女同学一起走了过来:“你们好。”漂亮的东方少女看上去精神不错,赫敏他们赶紧回礼:“你们好。”

秋看了一眼哈利,笑着问赫敏:“今年什么时候开始俱乐部活动?”

“还没有决定,星期五……不,星期六吧,刚开学会比较忙,我们几个人先开一下会,讨论一下这个学期要做些什么。”赫敏说。

“好的,那么再见。”一行人互相道别向着各自的教室走去。

“她是个很漂亮的姑娘。”罗恩看着秋飘逸的长发和窈窕的身姿说道,哈利却看向正在和纳威说话的赫敏,下意识地回答:“嗯,是很漂亮。”

“不知道斯内普教授会布置什么课堂作业?”越接近魔药教室,纳威越害怕,他说话的声音都在发抖。

“肯定不会很简单,纳威你太紧张了,放轻松,越紧张越容易出错。”赫敏轻轻拍抚着他的背,“教授会列出制作步骤的,你先不要急着动手,先把制作过程好好看几遍,接着再按步骤做。”

“我们可没有你那么聪明的脑袋还有过人的记忆力。”罗恩的话让本来已经有些平静的纳威又紧张起来,赫敏瞪了罗恩一眼:“魔药制作需要的是精准的技艺,考核也不会让我们改进魔药,有制作方法还出错,只能说明你不用心。”

纳威脸色更加苍白,他很用心了,可一旦上手做就会手忙脚乱,特别是斯内普教授在走廊里走来走去,经过他身边的时候,简直要了他的小命。

来到魔药教室门前,教室的门到了时间阴森森地开启,学生们进了教室寻找自己以前的座位坐下,高尔乐呵呵地走到赫敏旁边坐下,他不担心,随便斯内普教授在课堂上让他们做什么魔药,他只要跟着赫敏的步骤做,怎么样都不会不及格。

斯内普教授用恶意的语调提醒大家年开始了,在明年六月份他们将进行考试:“你们最好都能勉强及格,不然我会……很生气。”目光落在纳威身上,纳威大气都不敢出。他又接着说有些人就不能参加他的课程,因为他只会招收优秀的人。这次是扫过哈利,然而哈利大约也想着可以不用再上魔药课而高兴着呢,不过这一切必须在五年级结束才行,今年他们依然得受斯内普教授的折磨。

这一年的黑魔法防御课,乌姆里奇让他们收起了魔杖,居然开始上理论课,这让大家觉得非常无聊,这跟魔法史课有什么区别?不让他们实际动手练习,难道要让他们在考试的时候才动用魔杖?那时候有多少人能够合格?然而不论他们如何抗议,乌姆里奇教授油盐不进地让他们按照她的说法做,反抗者不是扣分就是关禁闭。

赫敏在后来得知,哈利在课堂上跟乌姆里奇发生争执,乌姆里奇罚了他一星期的禁闭。

“哈利,你要忍耐一些,不要和乌姆里奇起冲突。”吃饭的时候,赫敏劝说哈利。

“难道就任由她那样做?我们能学到什么?你也认为伏地魔复活时候我编出来的谎话?我就是个骗子!”哈利突然冲口而出的暴躁话语让赫敏噎住了,他见到赫敏吃惊的表情,隐约有那么些不安却又有种伤害她后的快感。

“嗨,哥们儿,你这样说就有些太过火了。”罗恩愣愣地发了会儿呆,赶紧说,“我们当然相信你说的话,我们是站在你这边的。”纳威在一旁点头。

赫敏对于哈利那样说她,心中确实不好受,她又不是生来就好脾气在家里又是爸爸妈妈倍加宠爱,一直让着他也是觉得她岁数比他大不好跟他计较,最后,她叹了口气,语气淡淡地说:“乌姆里奇是魔法部派来的,而且她现在可是我们的教授,她完全有权利处分我们任何一个人。你最好冷静地想一想,乱发脾气于事无补。”说完她跟纳威道别后就回斯莱特林的餐桌了。

“赫敏不高兴了。”纳威有些担心。

哈利望着赫敏,觉得自己最近的心态确实不太好,总压抑不住内心的愤怒,脾气也变得暴躁很多,呆呆坐了会儿,想着过去道个歉却看到她身边有一群斯莱特林的小女孩们笑嘻嘻地和她说着话,他想着,等有机会了再跟她道歉……

赫敏心情郁闷地从格兰芬多的餐桌往回走,她觉得哈利以前不是这样的,怎么今年变得如此易怒?他以前明明是个很害羞的男孩嘛……

正想着事情,一群一年级女生过来,她们向她问好,开开心心地一起吃午餐,这让赫敏觉得满欣慰的。

然而开学紧张的课程之后,改良俱乐部商定的组织干事之间的例会开始前一天,赫敏在《预言家日报》上发现了关于乌姆里奇被任命为第一任高级调查官的报道,里面说她有权对霍格沃茨里需要改进的地方进行调查和纠正,还从魔法部强行通过了所谓的《教育令》。

这才是魔法部真正想做的,乌姆里奇的正式任命终于生效了。

乌姆里奇上任后的第一条政令就是一切三人以上的俱乐部活动都得停止,不过可以去她那儿申请重新获得组建的许可。

赫敏作为改良俱乐部的会长,自然得去找乌姆里奇申请重组,她心中有预感乌姆里奇不会同意,只是心中还是有那么一丝侥幸,只要她忍耐一些改良俱乐部还能再次开始。

“不行!”赫敏的申请获得了乌姆里奇斩钉截铁的回复,老女人脸上恶意的笑容就跟吞吃了一只肥美苍蝇的癞蛤蟆一样满足。

“为什么?”赫敏语气平静地询问。

“请注意,格兰杰小姐,和我说话的时候必须说‘请’,我不希望我的学生是不知礼仪的粗鲁之人。”

“请问为什么?”赫敏不耐烦地顺应她的要求。

乌姆里奇咧开宽阔的嘴巴,压尖嗓音用小姑娘说话的语气回答:“据我所知,你所谓的改良俱乐部正是一切谣言的发源地,是绝对要被禁止的,除非……”

赫敏暗咒着,这老女人被人胖揍一顿扔进大海喂鲨鱼:“请问有什么要求?”

“除非以后你们的所有发言都要经过我的批准,还有,你必须向所有会员通告,上学期哈利所说的都是谎言,塞德里克?迪戈里的死亡是一场意外。”

“不可能!”赫敏咬牙切齿地大吼,“塞德里克的死亡绝对不是意外,我不会为了让俱乐部重组而出卖朋友,更不会侮辱一个已经死去的人的荣誉。”

“格兰杰小姐,你想好了?”乌姆里奇脸上的笑容更加甜蜜与不怀好意。

“是的,我宁愿俱乐部就此结束也不会与你同流合污。”她现在理解哈利了,真的忍不住,这个老巫婆,她本来脾气就不是很好,如果这具身体年纪再小几岁早冲上去揍她一顿了。

“看来霍格沃茨的教育果然太过松散……”

“你错了,是你的到来破坏了霍格沃茨的良好环境,你把我们的学校搞得乱七八糟,魔法部手伸得太长了,你们就不怕适得其反?”赫敏极快地说道,“以为捂住了耳朵和眼睛就以为什么都没有发生,魔法部原来都是一群目光短浅的老古板。”

“禁闭!格兰杰小姐,你的思想很不安全,我要罚你晚上来我这儿关禁闭。”乌姆里奇咧开嘴笑容可掬,仿佛在说请你来吃晚饭一样的轻松愉快,“一直到你认识到错误。”

“你永远都等不到。”赫敏丢下这样的话,调头就走。

乌姆里奇的声音在后面追来:“不一定……”后面的话被合拢的门关在身后。

很快其他人都知道了赫敏被乌姆里奇关禁闭的事,这不是个令人高兴的话题,被乌姆里奇处分过的人都清楚,她会如何折磨学生,大家关注着这件事,到底会是哪一方先认输?